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174章 密道杀人
    “暧?”

    顾长卿收回放在顾清惜身上的眸光,低头想要落棋,却突然发现自己竟已是无路可走了!

    “再看也是输了。”

    顾清惜嫣然一笑,“放下你的棋子,陪同我一起去堵人吧。”

    就是这样输了?

    而且还是输的自己都浑然不知?

    顾长卿无奈的丢了棋子,摸了摸鼻尖,好笑的起了身,“哎,这次是我大意了。”

    “那下次,我让你一回?”顾清惜满脸堆笑,好不俏皮可爱。

    “不必了,下次我一定会赢回来的,现在嘛,不是说去堵人么?去哪里堵?”顾长卿心道输了就是输了没什么好遗憾的,输给惜儿,他甘心情愿呀。

    “去密道。”

    顾清惜冷笑一声,清澈的眼眸中满是算计之色。

    清韵三楼,推开门板,一股古朴雅致的气息迎面扑来,一排排紫檀木书架成纵横交错之位摆放,书架上整齐罗列着一本本书册,书或厚重或轻薄,或新或旧,汇成书的海洋,令人看一眼,心境便情不自禁的安宁下来,想要拾携一本翻开细细品读……

    房中,有些随性的摆了一盆盆的绿植花卉,碧绿色的叶片与小花安静的吐露着淡淡芬芳,满屋的书香浓郁,临窗的位置安放了一方竹木圆几,上面码放着茶具,一条藤蔓做成的摇椅正晒着窗外秋色的斑斑阳光,散发着悠闲的懒洋洋味道……

    顾长卿亲眸子微微一眯,唇角有笑荡开来,道:“没想到惜儿还藏了这么雅致的书,宁静致远,我喜欢。”

    “随时欢迎来做客。”顾清惜回眸一笑,百媚横生。

    “好,以后秋日暖阳,坐下来,与你细数美好时光……”

    顾长卿望着那摇椅,脑中不由幻化出一副他与惜儿坐在阳光下指尖慵懒翻书的一幕,那样的静谧美好,令他神心向往,想到若是日后与惜儿结为夫妇,那他一定会为她准备如此一间雅致的书房……

    “都说宸王世子冷漠如霜,闲言寡语,然而到我这里却全然都变了味,世子倒惯会是甜言蜜语,挑人心扉。”

    顾清惜轻笑的说着,踱步走到最后一排书架旁,停在雕花红漆的一根顶梁柱前,伸手拂过柱子上一朵殷红的莲花微微一按,下一刻,一人粗的圆柱从中间一分为二像左向右移开,露出隐藏的层层木阶。

    顾长卿紧随其后,笑着搭话道,“特殊的人总是该享受特殊的待遇,外人道我冷漠如霜,恕不知当我遇到心爱的女子时,我也会热烈如火。”

    顾清惜点了点头,浑然不与他苟同,只是笑道:“世子这张嘴,修炼的真是有些火候了,我都贫不过你了……”

    顾长卿伸手弹了她的脑门,嗔怪道:“你这小女子,当真是不识好歹……”

    说罢,他看了一眼窄小的仅能容一人通过的密道,“我先下去,你随后。”

    顾长卿将长袍一撩别到腰间,顺手将袖管也挽了起来,那一低头,一垂眸,动作迅速却又是美的如行云似流水,此番衣衫变动不但不显的粗俗反而却是令他更凭增三分清爽之意,仿似夏雨洗夜,眼前一片澄净光亮。

    顾清惜不得不感慨,这厮丝毫不论什么时候都是这样的风姿卓卓,意气勃发。

    “想什么呢?把手给我。”

    一声低笑,将顾清惜飘远的心思拉了回来,顾清惜望去,却是已见他入了密道,正伸出手来要牵她,他那薄唇上的笑,温醇如酒,看一眼,仿佛就要被熏的醉了。

    “哦。”

    顾清惜愣愣的哦了一声,乖乖将手递了过去。

    感觉到掌心一阵温热,他的大掌将她牢牢的包裹住,拉着她一路蜿蜒向下。

    这密道从圆柱入口后走入墙体,初极狭,下至三层深入地底后,豁然开朗,周围石壁上无火把而是镶嵌着颗颗夜明珠,光泽承浅,色泽莹白,将幽深湿潮的密道照的微微发亮。

    “没想到公主府还暗藏着如此巧的密道,且以明珠照亮,可见当时下令修建这般密道之人,是如何的心思玲珑又如何的挥金如土。”

    顾长卿不由的赞叹一声,谁能想到这密道的入口竟是在清韵的三楼之上而非一楼底层,且密道又别具匠心的隐藏在支撑着楼梯的雕花圆柱之中,这般奇构思足以彰显设计者的精了。

    “这密道的确是非人所思,若不是被掳走从陈瑞安口中得知,只怕这辈子也是发现不了它的存在。”

    “公主府是当初庄敬公主婚嫁时,圣上勒令建造的,这密道该是庄敬公主的意思吧?”

    “谁知道呢?娘亲已过世,徒留下个疑问。”

    顾清惜一边说着一边拉着顾长卿的手向前走,“这密道连通着清韵与沈文涛的竹林轩,沈文涛是个聪明人,既是没被打死也该想到这公主府不是避难之所,他想要离开公主府十成十是要走这个密道的,我们到出口的方向等他。”

    顾长卿看了她一眼,扯了扯唇角,笑道:“我不得不庆幸当初的自己做了个明智的选择,否则与你这般狡慧的女子对上,我肯定是捞不着一分好处。”

    “嗯,这一点我表示十分的赞同,不得不说你眼光独到,没让明珠蒙尘。”谁不喜欢听赞美的话呢?顾长卿既然如此夸她,那她也就沾沾自喜一下好了。

    两人说笑着手牵手向密道出口走去。

    然而,本以为双腿被打残又挨了不少板子的沈文涛这个时候还未曾赶过来,结果却是出乎意料。

    距离密道出口不远处,顾清惜看到了沈文涛的身影。

    此刻的沈文涛一袭雪白袍子上满是血污,双膝不能行走的他以双拐架在腋下,一步一步艰难的在地上挪移着,满头的发散了,从背后看上去,那身影血迹斑斑好似个流浪落魄的乞丐,完全颠覆了之前温润玉公子的形象。

    速度还挺快!

    求生意识还挺强的么!

    “大哥,你这是要去哪儿?”

    清幽的声音突兀的响彻在密道里,犹如地狱的魔鬼幽灵,将沈文涛吓了一跳。

    他转身,满眼不可思议!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小贱种!”

    砰——

    沈文涛话音未落,顾长卿凤眸一眯,一个身影腾挪,掌风蓄了内力猛的击在沈文涛的胸口,他那已是残败的身子就如断了线的风筝被打了出去,撞击在身后的石壁上!

    “啊……”

    沈文涛痛苦的呻AA吟一声,身子如块破抹布倒在了地上,他手捂着胸口,气息都要痛的断了!

    三根肋骨!

    顾长卿这一掌竟是击碎了他的三根肋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