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185章 黑白色彩
    顾清惜拐过转角朱廊,眼前视野霍然开朗,秋菊花海,层叠如浪,争奇斗艳,瑰丽如画。---手机端阅读请登陆 M.ZHUAJI.ORG---

    一朵朵硕大菊花丝丝缕缕绽开,金色、红色、粉色、紫色、白色、甚至还有罕见的墨色、浅绿、雪青色,朵朵如葵,娇艳盛放,在秋日阳光下吐露芬芳,摇曳生姿。

    锦衣玉带的年轻公子与淡妆浓抹的貌美少女,漫步在花海中,或驻足说笑,或取景赋诗,或嬉闹打趣,放眼望去,其乐融融,十分美。

    顾清惜的眸子微微眯了眯,抿唇一笑,心道这果真是一个盛大的相亲宴会,如此多的俊男美女,观之很是养眼。

    “清惜姐姐!”

    远远的一声脆响,一袭鹅黄色裙装的顾明语站在花丛中朝顾清惜招手,脸上的笑容堪比日光都要绚丽,头上插的一支金步摇,垂下的流苏随着她的摆动而欢快的跳跃着,划出一道道璀璨的光芒。

    见到顾明语那一张如花般灿烂的笑靥,顾清惜会心一笑,举步走了过去。

    “清涟见过郡主。”

    在顾明语身侧站着的裘清涟,一身海棠花开罗裙笼身,外罩一件白色绞纱肩披,妆容淡雅,笑意柔美,见到顾清惜走来,欠身行礼。

    “裘小姐不必多礼,这样倒是显得你我生疏了。”

    顾清惜笑着将裘清涟虚扶了一把。

    “就是就是,清惜姐姐又不是外人,表姐你不用这样客气的,要不然弄的清惜姐姐都不好意思了。”见到顾清惜的顾明语简直就像是一只快乐的麻雀,吐着粉舌,叽叽喳喳的说着。

    裘清涟有些好笑的瞧着顾明语,道:“郡主身份摆在那里,这礼不可废,还有啊,你怎么能乱叫郡主姐姐?”不该是要恭恭敬敬叫声小姑姑的么?

    顾明语一歪头,狡笑道:“我喜欢叫清惜姐姐啊,叫小姑姑会把人叫老的,清惜姐姐这么漂亮,叫姐姐才正合适。”

    裘清涟无奈的摇了摇头,“也就是郡主脾气好,能容忍你这般胡闹。”

    “可不是!清惜姐姐对我可好了呢!不论我怎么闹她都不会生气的!”顾明语欢快的说着,一双黑亮的眸子冲着顾清惜眨巴眨巴,笑的甜美,心道清涟表姐一点都不知道实情,这清惜郡主可都成了她嫂嫂了,她叫姐姐真是好生委屈自己的,真想一口一声娇嫂嫂的叫她才好呢……

    “真是受不了你。”裘清涟心里也很是喜欢顾明语这个小表妹,瞧着她胡闹也只能是宠溺又无奈的叹息一声。

    顾明语对裘清涟嘿嘿一笑,庆祝自己耍嘴皮子又赢了一把。

    顾清惜瞧着顾明语那调皮的模样,柔柔一笑,说道:“明语生性活泼,天真可爱,她这个样子最是讨人喜欢,每次见到她笑心情都会跟着变的很好,这丫头是个活宝……”

    裘清涟听了这话,表示十分赞同,道:“是呀,这小妞就是个活宝,走到哪里都讨人欢心。”

    显然,顾清惜与裘清涟对顾明语都是一样的喜欢,两人这样说着,不免都各自笑了起来,看着顾明语的眸光宠溺的都能溺死人了。

    这夸赞对顾明语来说自然是十分的受用,她笑嘻嘻的挽了两人的手臂,道:“你们两位同样都是我最喜欢的好姐姐!走,我们去那边亭子里坐着,大哥在那里。”

    凉亭中,顾长卿一袭紫衣锦袍正坐在青石桌前玩弄着棋子,一抬眸,便是远远看见顾明语拉了顾清惜朝他这里走来。

    顾明语见到自己大哥,不由冲他咧嘴一笑,露出一排晶晶亮的小贝齿,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眨了眨,像是在说:大哥,你瞧呀,我不负重任的将娇嫂嫂给你带过来了……

    顾长卿凤眸一眯,唇角荡漾出一抹浅浅的笑意来,像是说:你真是个好孩子……

    兄妹俩个隔空‘传音’,心里头都在不着痕迹的偷笑。

    三个人转眼间已入了凉亭,裘清涟见到顾长卿,笑着叫了一声表哥,顾清惜则是清眸幽幽的看了他一眼,对他彬彬有礼的一笑,道:“世子一个人在下棋?”

    顾长卿瞧着她身上穿着浅紫色的裙裳,再看看自己重紫色的衣袍,心里悄然一喜,没想到今儿他与惜儿倒是穿了同样紫色的衣服,唔,真的不得不说他们两个越来越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了……

    顾长卿心里这样‘自娱自乐’的想着,凤眸波光粼粼的望向顾清惜精致的眉眼,薄唇一勾,轻笑道:“是呀,一个人下棋多少是有些枯燥,听说郡主棋艺精湛,不知有没有兴趣陪我下一盘?”

    顾清惜莞尔一笑,“世子从谁那里得知的我棋艺精湛?”

    顾长卿唇角的笑容深了些,暗道惜儿可真是坏啊,他从哪里得知她棋艺精湛?哈,这小女子这不是在逼着他承认自己曾经是她的手下败将,逼着他想起自己惨痛的历史么?

    坏!

    真是坏!

    顾长卿心里暗自诽腹!

    然而,他又是怎么能承认呢?

    当下,顾长卿潇洒一笑,道:“忘记是听谁说过了,只是记住了郡主棋艺精湛,一直想着若是碰见了郡主,一定要好好的与郡主下上一局才甘心。”

    闻声,顾清惜眸子弯弯,笑成了软软的月牙儿,看来他还是对上次输给自己一局是心存不甘的,想要再次较量。

    顾清惜看了看这棋盘,也不再拘泥,随坐到了顾长卿的对面,嫣然一笑:“世子如此相邀,我若是不应,岂不是拂了世子情面?”

    言外之意,就是在说,你都是我手下败将了咱俩是没有好比的,我答应你下上一局,这完完全全是看着你这般强烈要求的面子上才点头的……

    顾长卿凤眸眯了眯,将棋盘上的棋子默默的收回,笑道:“郡主难得赏光,在下一定努力,不枉费这千载难逢的一次好机会。”

    言外之意,就是在说,上一次我输不过是一时不查,这一次我可是有备而来,你要提高警惕,十万个小心了……

    两人都是心思缜密机智狡猾的上位者,这话说的都是相当有水准,明明是暗地里在打着谜语,明面上却是让人丝毫听不出来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一旁的裘清涟只是单纯的觉得这两人只是要下棋而已,若说有一点不适应的话,那好像就是自己与明语丝毫都被当成了透明人,表哥压根不理会她们……想到这里,裘清涟不觉的有些情况尴尬,心道表哥实在是太过于冷漠了,对待自家表妹一直都是这样熟视无睹……

    为了避免这种不舒服的感觉,裘清涟与顾明语小声的说起话来,“明语,你见到你清娴表姐了么?”

    顾明语往嘴里放了一块绿豆糕,嚼了嚼,鼓着腮帮子说道:“没有呀,一直都没有看见她……”

    裘清涟想起她昨日才将将得知的消息,便是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正与郡主专心下棋的顾长卿,半掩着唇悄悄说道:“清娴要许给表哥了,这事你知道么?”

    噗——

    顾明语吃了绿豆糕正是噎着了,刚端起茶碗了喝了一口水,还没来得及咽下就听到裘清涟说出这样惊悚的话来!她一个没忍住,直接吓的喷了!

    这一喷不要紧,满口的绿豆渣和水却是喷了她自家大哥一后背!

    正要落子的顾长卿,这个时候脸色沉了沉,手指捏紧,大有将棋子碾成灰的狠劲,他阴测测的转了身,盯着顾明语,挑眉,阴测测道:“怎么回事?”

    顾明语慌忙中伸手摸了一把嘴,赔笑道:“呛,呛着了……我这就去给大哥去找衣服去!”

    说罢,顾明语起身,拉起裘清涟道:“表姐跟我一块去!”

    裘清涟就这样被强行拉着一路小跑走远了,顾明语慌慌张张的,心里惊悚不已,天呐,什么时候清娴表姐要许给大哥了?这事是真是假?她必须得问清楚!找个没人的地方问!

    顾明语拽着裘清涟出了凉亭后,亭子里的人也再无心下棋。

    裘清涟说话的声音虽小但却是没能逃过顾清惜的耳朵,她轻轻眨了眨眼睫,温软一笑,将手里的棋放回了棋篓里,平静道:“刚才我见过风小姐,盛装而来。”◎百度搜索

    顾长卿‘啪’的一声将手里的棋子扔到了棋盘上,似是嘲讽笑道:“任是盛装而来,在我眼中也不过是黑白色彩。”

    顾清惜本就是猜想到了这一切,所以此刻的她根本不见什么不良情绪,她从衣袖里掏出丝帕来递到他面前,笑道:“明语喷了你一身,还是先擦一擦吧,我估计她找衣服来也是要等一会了。”

    她拉着裘清涟跑远了肯定是要去质问这事的,只怕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被那丫头喷了一后背,我看不见如何擦?”

    “你这是变相的要我帮你?”

    “那你肯不肯呢?”

    这亭子本是掩在不起眼的花木深处,顾清惜眸子扫了扫四周,见无赏菊的人走进,而他又那样拿着亮的吓人的目光盯着她看,顾清惜只好叹了一声,起身走到他身后,用丝帕擦拭着他的衣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