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194章 夜半发烧
    今日的赏菊会因为三人的落水而变的失去了趣味,不少人都拥着薛妤婷与林若兰去嘘寒问暖,顾清惜所在的雀楼也来了诸多人探望,顾明语热心送走最后一位,整个人无精打采的跌坐在软椅上累的再也不想动一根手指头了。---手机端阅读请登陆 M.ZHUAJI.ORG---

    “明语,辛苦你了。”

    顾清惜披着斗篷裹紧了身子坐在床榻上,床榻前安置的着一盆金丝银碳熏的屋子里暖烘烘的,束墨等人都热的身子出了一层汗,然而顾清惜却是仍旧唇色泛白,整个身子冰凉冰凉的,她拢了拢身上厚而暖的披风,对顾明语虚弱一笑。

    顾明语瘫在椅子上不想说话,倒是旁边的裘清涟笑盈盈的为顾明语端了一碗茶,嗔笑道:“郡主不必这样客气,明语是这院子的主人,她不招待客人谁来招待?小丫头就该多锻炼锻炼才是。”

    顾明语一仰头将水喝了精光,道:“对,清涟表姐说的对……”

    顾清惜清澈的眸心中荡开一抹暖暖的笑意,她起身离开了床榻,道:“天色不早了,我该是回府了,今天实在是给宸王妃添麻烦了……”

    顾明语与裘清涟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果真是夕阳西下,也不便多加挽留,顾明语想了想自家大哥安排给自己的事情,要好生的照顾清惜姐姐,顾明语从椅子里站起来,道:“我送清惜姐姐上马车,不看你安安全全的离开,我不放心。”

    “好。”顾清惜点头一笑。

    三人出了房间,有说有笑的往外走,熟料正是走着,顾清惜忽感觉一道劲风扫过,她霍然回头去看,见一支细小的箭正如流光一样朝顾明语射来!

    “明语!小心!”

    顾清惜紧张的一声疾呼!

    “啊!”

    还不等顾明语反应过来顾清惜的话,那飞来的小箭已不偏不倚的射向了顾明语的头顶,箭上携带的劲风擦着她的头皮而过将她挽起的发髻冲散,霎时,头上朱钗珠花接二连三掉落在地,顾明语一头乌发飘散在秋风里,她小脸微白的怔愣在原地,有些被吓的不知所措。

    “语儿你还好么?”

    裘清涟同样是吓的不轻,忙上前将顾明语上下打量了一番。

    顾清惜则是垂眉,眼眸望着那掉落在地上的箭,她弯腰捡起,小箭不过只有五寸长,是竹子所铸,箭端被削尖并未镶嵌铁质的箭头,顾清惜将小箭看了一番,道:“这箭做工粗糙且短小,今日宾客众多,许是不知是谁拿来射着玩耍的工具……”

    顾清惜嘴上这样轻描淡写的说着,但她心里却是知道这箭射来时携带的劲风并不是普通玩耍的力道,显然这射箭的主人是多少会武的,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箭无箭头没有伤到明语……

    “给我看看!”

    顾明语从惊吓中回神,将那小箭从顾清惜那里劈手夺过来,她盯着那箭,黑白分明的眸子气汹汹,咬牙道:“若是被我知道是谁射的!我绝不轻饶了他!”

    顾明语这样恶狠狠的发誓着,不料话才是刚刚落地,右边的花木丛中跳出一个绯衣少年,少年头带金冠,剑眉星目,模样长的唇红齿白,看上去也就是约十六七八的年纪,正值年少。

    “姑娘,那小箭是我的,还请你归还于我。”少年开口说话,一脸英气逼人的同时却又是不乏带着一股子桀骜不驯的气息。

    “你的?”顾明语正愁着找不到人呢,这会儿那人却是自己跳出来送到面前了!

    顾明语磨牙,指着自己满地的朱钗,道:“你知不知道你的箭险些射伤了我!只差一点就射中了头颅!”

    绯衣少年黝黑的眸子看了顾明语一眼,见她发丝凌乱散开,再看那地上的发饰,少年好看的眉心一皱,张口道:“无心之失,实在是抱歉。”

    口中的话虽是道歉然而那神情那姿态却是显然没有将这一茬事放在心里,不过是走些场面上的客套话罢了。

    这股子颐指气使的神气模样瞬间是激怒了顾明语,她瞪大了眼眸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不知道。”绯衣少年抬着漂亮的下巴,淡淡的吐出三个字眼。

    不知道?

    顾明语鼻子气的有些冒烟了,她可是这院子里的半个主人,他能来赏菊宴定然是客,这会儿客人却是不识的主人面目,真真的憋屈的她难受。

    顾明语直勾勾的盯着他,“那你说,你是谁家的孩子!乱箭伤人,怎么也没人管教你!”

    听到顾明语这样气势汹汹的言辞,绯衣少年显然是有些不耐烦,瞧着这丫头也不过是十四五的年纪罢了,竟敢说他是哪家的孩子!他可是比她要大!

    “说话呀!”顾明语瞪他。

    “武伯侯府。”绯衣少年瞥了顾明语一眼,神色冷傲。

    “武伯侯府?我怎么没听说过?”顾明语拧了秀眉。

    “将箭还给我,我兴许会原谅你的无知。”绯衣少年伸出手来,薄薄的唇角抿着一丝丝的讥笑。

    顾明语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怒气,这小子竟骂她无知!哼,真的可恶!

    下一刻,顾明语樱唇忽而绽放出一抹璀璨堪比明珠的甜美笑容来,一歪头,笑道:“你想要是么?”

    “你这不是废话么?”绯衣少年冷哼一声。

    “好,那我给你!”

    顾明语忽而两手握住那小巧的竹箭,猛的一用力,只听得‘咔嚓’一声脆响,那竹箭被掰成两截!

    “你……”绯衣少年看着爱箭被折断,他漆黑的眸子闪过一抹的憎恶,道:“野蛮的臭丫头!”

    顾明语折断了少年的箭,听见被骂野蛮,她倒是没生气而是笑语盈盈的走过去将两截断箭塞到少年的掌心里,一脸狡笑,道:“诺!你不是要你的箭么,现在本姑娘还给你!说我野蛮,我看你才更是粗鲁!”

    顾明语冲少年做出个鄙夷的神情,一转身,甩动满头的乌发,上前挽了顾清惜的手臂,十分好心情道:“清惜姐姐,我们走,跟这样粗鲁的人打交道,真是自降身份,哼!”

    绯衣少年,低头怒气冲冲的看着手里的断箭,又忽而听得顾明语的话,少年气的胸膛鼓动,抬眼盯着顾明语走远的身影,咬牙道:“下次别让小爷在见到你!否则,有你哭的时候!”

    顾明语一行人携手往外走,裘清涟路上回头看了一眼那绯衣少年所在的地方,笑着对顾明语说道:“语儿果真的厉害,瞧把那少年气的脸都变了颜色了。”

    顾明语眨了眨眼,“表姐这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

    “自然是在夸你,哪里损你了?”

    “我怎么听着这话不太对味儿,表姐是在说我牙尖嘴利是不是?”顾明语撅嘴。

    “没有,你想多了。”裘清涟轻笑开来,又道:“不过,你折箭那举动倒还是真的有些……令人吃惊……”

    “表姐你这是在变相的说我野蛮是么?”顾明语踢着地上的石子,不服气道:“谁让他射中了我却不好好的道歉,你瞧他那趾高气扬的模样,看着就让人不舒服。”

    裘清涟面上带着宠溺的笑,道:“是是是,谁让他险些伤害了我们家语儿呢,把箭折了这已是算便宜他了……”

    顾清惜听到这里也不禁失笑,拍了拍顾明语的手,道:“没受伤就好,武伯侯府是先皇时封下的皇商,延续至今仍荣宠不衰,掌握着卫国重要的商贾命脉,虽朝中无实质官职但起到的作用却是举足轻重,那少年若是我猜的不错该是武伯侯府中的小公子武少恒了……”

    “皇商呀,怪不得我不知道。”顾明语这样说着,心里却是在想,武少恒是么?本郡主可是记住你了!

    公主府。

    顾清惜的马车回到府邸时,夜的翅膀已经笼罩了大地,府上挂起了灯笼。

    踏入门廊时,顾清惜裹了身上的披风,询问道:“三小姐回来了么?”

    门房,清儿的哥哥徐昊立刻恭敬回话道:“回郡主,三小姐回来了,奴才向车夫打听了,说今儿三小姐去了城西郊的一处庙堂里见了一位僧医,两人相谈了半个时辰才出来,至于说了些什么没人知道……”㊣百度搜索:㊣\\

    僧医?

    顾清惜眸子微微闪了闪,道:“好了,我知道的。”

    说罢,顾清惜向束墨使了个眼色,束墨便掏出了沉甸甸的荷包来塞给了徐昊,巧笑道:“有劳徐大哥了。”

    徐昊接了荷包,腼腆的红了脸笑了笑:“以后郡主有事情尽管吩咐,奴才一定尽心尽力的办好……”

    回到清韵,顾清惜疲乏的躺在了床上,从湖水里爬出来后虽喝了姜汤,烤了火炭驱寒,但她仍然是觉得不舒服,头隐隐作痛,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不知道是睡到了什么时候,睡梦的中她只觉得身子如坠烘炉被火烧的炙热难耐,全身软绵无力,滚烫难耐,迷迷糊糊中似是有人在叫她,她想要努力听清楚是谁,然而那声音却又是消失不见了。

    她在睡梦中极其不安稳,眉头皱成打结,呼吸灼热,全身烫的吓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