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197章 与虎谋皮
    “没有毒?”

    顾清惜侧目,多少有些惊诧。

    顾长卿一本正色的点了点头,继续道:“是的,没有毒!后期你若是经常练武这血於本是可以消除的然而你并未坚持,所以时间久了,这逆行的血液久而久之得不到舒缓就会变的如此,不过你放心,这并不会危及性命,也并不是像红衣人所说的那样凶险,我这里有一瓶上等的活血驱淤的药,你按时服用,很快便可将沉积的陈旧血气驱散,渐儿恢复正常……”

    话说着,顾长卿从衣袖里拿出一个小瓷瓶递给了顾清惜,顾清惜在掌心中摩挲着那瓶子,忽而低低一笑,“被人耍的感觉还真的是不怎么好呢……”

    那红衣面具人竟逗她玩,耍了她这么久,实在是令人痛恨!

    顾长卿闻言,唇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意,道:“欠下的迟早是要还的……”

    “嗯。”顾清惜点头将药放在桌子上,有些疑惑道:“你是从哪里得知的这一切?”

    “一个朋友那里。”

    顾长卿笑了笑,并未多解释,而顾清惜也没有继续追问。

    两人就这样靠着窗台看起书来,秋日暖阳笼罩在身上热乎乎的,时不时的说上几句话,聊一聊药铺的生意,说一说后天即将要举行的四国大会,在议一议其它王府近期的动静,一上午的时间就这样在指尖悄然溜走。

    四国盛会在即,顾长卿能抽出这样闲暇的时间来陪她已是十分难得,在顾长卿离开后,顾清惜便觉得自己有些乏困,正想要放下书去床上小憩片刻,却是听到了束墨的声音:“郡主,荣王世子到访,您见还是不见?”

    顾沐尘?

    顾清惜笑了笑,这些天顾沐尘倒是对她格外的殷勤,眼下都来府上了么?

    她一时间还真的没有猜透,顾沐尘态度的骤然改变到底是为了什么……

    “请荣王世子到厅内喝茶,我这就下去。”

    顾清惜简单的收拾了一番后下了楼,一进厅内便是看见一身藏青色秀闲云野鹤暗纹的顾沐尘坐在那里姿态优雅的喝茶,而在一旁的桌子上已摆满了大小的锦盒,光看包装便知里面装的东西不是寻常凡物。

    “世子怎么来了?”

    顾清惜淡然一笑,一身素白长裙站在厅中,头上未缀朱钗,任由一头乌发随意的散落肩头,素颜中更是透露着几分苍白的病态,一袭装扮虽是样式简洁,但却是给人一种怜惜之感,这样的顾清惜大有一种病如西子胜三分的羸弱之美。

    顾沐尘一抬眼便是见到这样异与浓妆艳抹胭脂俗粉的顾清惜,一时间眸光微怔,心道这德阳小姑姑的美色真是越发的出众了……

    顾沐尘迅速的收回自己停留在顾清惜脸上有些过长的目光,起身道:“昨日清惜小姑姑落水,本世子未来得及探望深感不安,所以今日特意来府上拜访……不过,看清惜小姑姑的面容有些苍白,是落水感染了风寒伤了身子么?”

    顾清惜轻咳嗽两声,笑道:“有劳世子费心了,昨日那湖水太凉,倒是真的一不小心病倒了。”

    “要不要我请御医来为小姑姑瞧一瞧?”顾沐尘面色露出几分真切的担忧。

    “寻常小病而已用不着这般兴师动众,我已服下了药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好的。”顾清惜淡淡的笑着坐了下来。

    “如此,那就好。”顾沐尘点了点头,随即将桌子上放置的一个四方锦盒推向了顾清惜,笑道:“昨日说要赠你小姑姑溪山暖玉,谁想着事发突然没来得及送出,还请小姑姑不要嫌弃。”

    顾清惜微微动了动眼睛,下一刻虚弱的笑了笑:“昨日世子妃说这溪山暖玉是她一直梦寐以求的宝物,世子何不将它赠与世子妃?如此也算是鹣鲽情深,亲爱有加?”

    顾沐尘的面上的笑有些微僵,心里暗道,听顾清惜这话的意思昨日薛妤婷与她争这溪山暖玉了?

    哼!真的上不得台面!

    不自然的,顾沐尘对薛妤婷产生了一种微的厌恶。

    然而他要拉拢讨好顾清惜却是势在必行的,当下见顾沐尘又笑了笑,道:“这溪山暖玉本两副,昨夜本世子将那一副送给了世子妃,而这一副却是要留给清惜小姑姑的,清惜小姑姑若是不收的话,可是要辜负我一番盛情了。”

    闻声,顾清惜心中隐隐发笑,笑着顾沐尘不愧是荣王府的接班人,这撒谎编瞎话的本事真的是信手拈来呀,这暖玉何其稀有,他竟他自己有两副?若真的有两副那薛妤婷还为此跟她争风吃醋什么?

    不过有些事情自己看破,自己知道也就是了,没必须说出来。

    昨天薛妤婷已是多少惹恼了顾沐尘,今天她故意提起薛妤婷也不过是为了让她在顾沐尘的心中目中更不讨喜罢了,虽不知顾沐尘这番刻意接近自己的目的是什么,但是她的话对于此刻的他而言却是多少都有些重量的。

    招惹她的人,她总是记在心里的。

    既目的已达到,她也没必要在矫情推辞,实不相瞒,这溪山暖玉她还真的有心收下,天气越来越冷了,倒是不放留着日后与顾长卿下棋对峙用,毕竟这暖玉棋子不是你有千金就能买来的,这东西可遇而不可求……

    “我本想着将这副暖玉转让给世子妃的,既然世子说世子妃那里已有了一副,那我便不推辞收下了……”顾清惜嫣然一笑,将东西收下。

    从刻意的疏远拒绝到眼下的亲近收下礼品,这对顾沐尘而言不可不为是欣喜的。

    都说拿人手短,吃人嘴短,他要是很有耐性将顾清惜的收服的,溪山暖玉无疑是一个好的开始。

    顾清惜眸光一瞥见他漆黑双眸中那隐藏的淡淡笑意,她伸手抚摸了那做工精致的锦盒,暗自诽腹,她已传递给顾沐尘一个她贪心爱财的暗号,还怕以后好东西不上门么?

    这次是溪山暖玉,下一次送来的东西怕比这个还要珍贵的吧?

    呵呵,她表示很的期待呢……

    虽不知他到底欲意何为,然而对于她这样的敛财高手来说,多收下一件是一件,钱没有嫌多的…

    这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没什么好厚非的……

    果真,闲聊一阵之后的顾沐尘在离开时说改日再登门来拜访……

    顾清惜起身相送,唇角弯弯笑,道:“下次,我会烹一壶好茶恭候世子大驾……”

    送走了顾沐尘,顾清惜觉得已是精疲力尽,上楼歇息,一觉睡到傍晚,用过饭吃过药,顾清惜就坐在摇椅里看书,一边看书也算是一边等人。

    三天期限已到,今晚红衣人回来。

    房间内烛火忽而闪动一下,顾清惜抬头一笑,道:“比我想象的要来的早,亏你没深夜来,要我等到那个时候我怕是熬不住就睡了。”

    “这样期盼我的来?是想好了?”

    屋内,果真是有一道妖娆的红衣身影站在顾清惜的对面,身影挺拔忻长,就像是一把要出鞘的宝剑,无形中给人一种寒气逼人的压力感,面上的琉璃面具闪着光芒,只露出一双犀利如钩的眼睛与两片殷红的唇瓣……

    顾清惜笑语盈盈的望着他,道:“是的,我想好了,我再三考虑之后决定还是想要保住我的小命……”

    “聪明的人都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红衣人发出一声笑,手一拂身上的那妖娆到夸张的衣袍,大刀阔斧的坐在了椅子上,也不拖泥带水,直接双眸盯着顾清惜,道:“既是答应学武,那就该叫一声师傅来听一听……”

    “师傅?”

    顾清惜合上书轻笑,那笑容映在烛光里倒是有着一种眩晕的璀璨。

    “笑什么?”红衣人显然是有些不悦。

    顾清惜将手上的书合上扔在了桌面上,一歪头道:“我连你的名字、身世、来历,都不知道,在作为我师傅之前,你不该先自我介绍一下么?”

    “楚。”

    红衣人张口吐出一个字,道:“这是我的姓。”

    “就只有这样?”顾清惜耸肩一笑。

    ”只有这样!”红衣人声音冰冷。

    “你可真不是一个称职的师傅。”顾清惜摇了摇头,他竟这样敷衍与她。

    不过敷衍也没有关系,既是答应了跟随他,那她有的是机会一步一步挖掘出他的秘密来……

    要知道出来混总归是要还的……&&

    “没有这么多废话,接下里的这段时间我会传给你一套提升内力的武功心法,等你修炼的火候达到了,我在教你琴杀。”

    “琴杀?”顾清惜疑惑。

    “不错,以琴弦为利刃,以音声为武器,与弹琴中杀人于无形!”红衣人眸子阴沉而犀利,口中吐出的字眼同样的单调而寒冷,仿佛杀人在他眼里不过是简单的家常便饭一样。

    顾清惜眸光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随后一勾唇:“琴杀是么?倒是稀奇,我喜欢。”

    “就知道你会喜欢!”红衣人红唇上扬,一声低笑,这笑倒不似他的眼神那样冰冷丝毫是带了点异样的温度。

    然而这话却是令顾清惜唇角忍不住抖了抖,不由惊叹这人接话的速度是这样的速度与不要脸!她说喜欢也不过是明面上的客套话,而他却是继续客套话上做假,什么叫做就知道她喜欢?她明明是很厌恶的好不好?

    从此,她将过上一种被操控的生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