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200章 滇国圣女
    顾清惜侧目而笑,“能从世子口中听到夸赞之词实属不易,那圣女诗柯看来一定姿色不凡,等晚上夜宴我可是一定要仔细的瞧上一瞧。”

    “什么味这么酸?”

    顾清惜话音刚刚落,顾长卿忽然皱起了眉头来四下嗅了嗅。

    顾清惜有些疑惑,“我怎么没有闻到什么酸味?”

    顾长卿一脸正经,煞有其事的望着顾清惜,说道:“你没有闻到么?好像不知是家的醋坛子倒了……”

    醋坛子?

    顾清惜拧眉,瞬间回神,到头来这厮是在说她吃醋!

    “我可没有拈酸吃醋!对于美的事物任何人都有追求的权利,你若是觉得那滇国圣女貌美大可娶回家的……”

    顾长卿停下脚步,凤眸笑吟吟的盯着她那清澈而明亮的眸子,道:“我怎么觉得这醋味更浓了些呢?呀,好酸好酸呐……”

    顾清惜翻了个白眼给他,“若不是碍着人多眼杂,我现在真的很想给你一拳……”

    顾长卿失笑,心情似乎很好的样子,狡笑道:“等晚上,我去你房中给你打,让你打个够如何?”

    顾清惜:“……”

    顾清惜平日里自负伶牙俐齿然而在这方面却是觉得始终斗不过这狡猾的狐狸,顾清惜觉得如果她在继续接下去肯定是要陷入他的圈套里,索性不说话瞪他一眼没好气的抬步继续往前走。

    身后,顾长卿凤眸晶晶亮的瞧着前面那小女子逃跑的身影,顿时觉得心里美滋滋,神情很是荡逗……

    顾长卿勾唇一笑,抬步跟上。

    两人拐过抄手扶廊,入了一片蔷薇花圃,只见一片片的嫣红蔷薇缀满绿色枝头,花开锦簇,芳艳无双,花圃中设有鹅卵石铺成的水渠,水渠中温泉碧水清澈蜿蜒入境,流淌中缥缈出丝丝缕缕的水雾之气,将整个花圃萦绕的如同仙境一般。

    衣着绚丽的美丽女子与少年英武的俊朗男子在花圃中漫步,顾清惜透过这如雾飘渺的仙境忽见花圃中央站着一位背面而立的女子,女子身段窈窕,一身冰蓝色的百褶长裙立在水雾之中,如墨青丝散落身后只是用一条冰蓝色的丝带松松的系着,有风吹过,她美丽的裙摆与乌黑光滑发丝摇曳飘飞,冰清玉洁,美如遗落九天的仙女……

    在那百褶的冰蓝色裙裾上似乎还用丝线勾勒着一朵朵红色妖艳的花,因隔着远看不甚真切,然而仅仅是这样一个朦胧的背影却足以令顾清惜失神停滞了脚步。

    “那女子很美……”

    顾清惜不禁感慨出口,虽未曾看到正颜,然而萦绕在那女子周身的一种空灵而幽静的韵致与气质却并非寻常女子所能修炼而来的,她一身冰蓝之色仿佛是不食烟火飞翔在天际的蝴蝶,又像是天山之巅那晶莹闪耀的节节冰凌,凉而冷却又是那样飘逸唯美,令人看一眼在难移开视线。

    这样的美,顾清惜还是平时第一次所见……

    “那蓝衣女子,正是滇国圣女。”

    身后,传来顾长卿低沉而略带感叹的声线。

    “是她?”

    顾清惜眨了眨眼,盯着那道纤瘦空灵的身影,沉吟片刻道:“圣女,果真是仙人之姿。”

    顾清惜这样说着,忽见那背面而立的女子幽幽转过身子。

    她转身,见她肤如凝脂的额间坠着一颗蓝色水滴玉坠,玉坠之下,是一双明亮灿如皓月的美眸,美眸之下,一层薄如蝉翼,轻如蚕丝的白色面纱娇羞般遮住了半张脸。

    白纱飘渺,面纱的容色亦飘渺,虚实隐现。

    此刻,她似听见了顾清惜的赞美一般,那双如皓月般的明眸似是冲着她所在的方向微微眨动,清冽而笑。

    是的,她在笑。

    顾清惜能感觉到。

    “她似乎听到了我们的说话。”

    顾清惜望着那花圃中盈盈而立的,淡淡的说道。

    “圣女虽具有奇异的法力,但应还不至于能听到我们的对话,你该想多了。”顾长卿不由失笑。

    “没有,就在方才我似乎看见她在冲我们这边笑。我们在看她,她也在看我们……”

    “哦?”

    顾长卿挑了浓黑的剑眉,凤眸隔着水雾向那女子看去,下一刻似是隐约看见那女子眸光闪动有笑意闪过,顾长卿微勾唇回以淡淡一抹笑容,随即垂眸道:“都说女子是天生敏感的,果不其然……”

    顾清惜笑了笑,“这滇国圣女冰清玉洁,遥相对望施以一笑,似是有心结交……”

    顾长卿略微沉吟片刻,道:“也不尽然,你我所处的位置还有其他走动的人,许是人家并不是对我们笑呢?”

    顾清惜转身四下打量,见在她们的身侧果真还有很多人,顾清惜眨了眨眼睫,调侃道:“看来是我自恋了,圣女这笑看在谁眼里似乎都是在对自己笑一样……”

    顾清惜转身欲走,这时候却是看见三男两女走向了圣女诗柯,来人穿着装扮具游牧民族特色,男子身形矫健,女子身姿曼,但不论男女走路皆是步履轻盈、行动如风,显然个个都是武功高手,他们五人对圣女行礼似乎是说了些什么,冰蓝色衣裙的少女便是被拥簇着离开了花圃,不知是不是隔着蒸腾的水雾容易产生幻觉,顾清惜觉得走在最后面的那一男子眸光有朝她看过来,那人脸上一道狰狞的疤痕从右眼角延伸到左下颚,双目突出,一脸肃杀之相……

    “那侍卫的眼神……很是特别……”顾清惜不由呐呐出口。

    顾长卿闻声看去,却见一行人已走远。

    “德阳郡主,别来无恙啊。”

    这时,身后响起一道似笑非笑的声音。

    顾长卿与顾清惜双双转身回眸,见雕花的金廊下姜国摄政王之子裴宫泽负手而立,淡青色水纹织云锦的戎马劲装,头发高梳与发顶用缠着各色细碎七彩宝石的发带绑紧,乌黑的发下是棱角分明的深邃五官,观之正是意气勃发,英姿飒飒。一嫁大叔桃花开

    顾清惜眉眼含笑淡淡扫了一眼裴宫泽,轻启红唇,道:“许久不见裴公子了。”话到这里,顾清惜眸眼弯弯,嫣然一笑,又道:“本郡主无恙。”

    这话乍一听像是在寒暄,然而在细品之下,将这两句话连在一起,那意思就是不见你裴宫泽,我自然是无恙。

    这话分明是带了贬义的。

    顾长卿薄唇一勾,微微讪笑。

    这样机智的惜儿,他最是喜欢。

    裴宫泽哪里是听不出顾清惜这是在当面给他难堪,他的脸色有些阴沉,但终究是在姜国同样浸虐她的代价!

    不露出锋芒来,裴宫泽日后还指不定要如何的来处处招惹挤兑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