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201章 后娘威武
    裴宫泽的脸色很是不好看,一双眸子盯着顾清惜似是要将她活活吞了般。

    第一次见她时,他只觉得她是不畏死亡救人的勇敢女子,他心存些怜惜与欣赏,第二次见她却是觉得她是长满了尖锐刺的刺猬,美貌与毒舌共存,很是惹人讨厌!

    且听她那话,言辞不多,却是锋利的一针见血,令他铩羽而归!

    他一贯不喜欢女人,尤其是这样机智又狡猾且更惹人讨厌的女人!

    他父王那年轻时候的隐晦风流史他是有所耳闻的,他只盼着这眼前的可恶女子最好与裴家没有关系!

    他那样眸光如刀一样的锁住顾清惜,下一刻却是忽而诡异的一笑,盯着顾清惜那美丽绝色的脸蛋,故意曲解了她话中的含意,诡异一笑,道:“德阳郡主这般想得到我父王的青睐?怎么想要去摄政王府当妾么?”

    这话说的很是犀利、嘲笑、甚至于是人格的侮辱!

    “裴公子!这里不是你为所欲为的姜国地盘还请你言辞慎重,免得因此两国交恶!”

    顾长卿绀紫锦衣忽然无风自动,他凤眸眯起一条危险的缝隙,盯着裴宫泽的脸,若不是碍着的此处场地不便,只怕他早已出手教训他这番口无遮拦!而他这话中的警告意味也是十足,警告裴宫泽若是在无的放矢不知好歹,那么他丝毫不介意大打出手的,不怕将事情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

    “宸王世子这口气到是很大!”

    裴宫泽笑声薄凉,顾长卿的身手他是见识过的,若两人开打怕是他占不到上风,然而纵然是占不到上风那还是不影响他摆架子耍威风的。

    “本世子的口气大也没裴公子摆谱摆得大!”顾长卿一声冷笑。

    两人,一个紫衣飘飞,一个青衫浮动,四目相对,炙热的战火似再两人之间兹兹燃烧着。

    顾清惜自是知道顾长卿这是在维护自己,然而面对裴宫泽的再次挑衅,她却不想软弱无能躲在顾长卿的羽翼下接受庇护,她带着安抚的眸光从顾长卿身上扫过然后落在裴宫泽那令人憎恶的脸上,扬起的唇角荡出一抹笑,然而这笑却是不带丝毫的笑意,她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巧笑嫣然’的说道:“裴公子此言差矣,若说本郡主有心进摄政王府,那本郡主一定不会屈居做妾的,自然是要干掉摄政王妃将其取而代之,届时高高在上,在看你三拜九叩叫本郡主一声后娘……”

    话一出,裴宫泽的脸色聚变,双目喷火,怒道:“顾清惜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不想做正妃的女人不是好女人,不想做裴公子后娘的女人也不是好女人,本郡主说的什么自然是清清楚楚!”顾清惜迎上他那凶残的眸光,伸手理了理云鬓,笑意温软。

    “不知廉耻!”裴宫泽牙槽磨的咯咯作响。

    “与不知廉耻的人交谈自然是用不着知廉耻,以恶压恶,正是刚刚好。”顾清惜继续笑,笑的矜持,笑的高傲,笑的凌霜欺雪。

    裴宫泽那一张脸便是在她那毫不遮掩的冷笑中,逐渐变的狰狞,变的扭曲,变的可怕异常!

    “好!很好!你很有胆量!”盛怒之后,裴宫泽冷哼,“就是不知你这胆量能支撑你走多久!”

    “自然是走到年老色驰,入棺盖土的那天。”

    “你……哼!”裴宫泽被气的重重甩了衣袖,深吸一口气。

    然而顾清惜却是不打算这样轻易的放过他,继续道:“怎么?不过是寻常的打趣斗嘴罢了,裴公子还要与我这个小女子生气动怒么?如此一来,这姜国摄政王之子的气度不免让人笑话了呢……”

    “你这张嘴,本公子真想拿刀子给你割了!”裴宫泽抿唇,眸中凶光更盛。

    “呀!可惜,只怕你现在是没有这个机会了……摄政王似乎是在找你……”

    顾清惜一笑,眸光越过裴宫泽的肩膀,摇手一指不远处的飞檐四翘的淡金色楼,那里,一袭黑色绣金色五龙戏珠摄政王官服的裴羿临窗而站,气势逼人,正望向这里。

    裴宫泽转身,看到摄政王的那一刻,跟随者摄政王的替身侍卫已来到了裴宫泽身边,道:“公子,摄政王在楼正等您。”

    裴宫泽回头忽得一声狞笑,意味不明的看了顾清惜一眼,随后大步流星走开。

    顾清惜抬眸望向那楼,见摄政王的身影已经不复存在。

    “摄政王似是有心替你解围。”

    顾长卿将眸光从那楼上收回来,话音里有几分感慨之意。

    “或许他是真的找裴宫泽有事,也或许是见到我这一张酷似娘亲的脸有些感触,不知他作何心思,你我也猜不透彻。”

    “嗯。”顾长卿应了一声,边走边说道:“四国盛会不过是表面上维持着四国的安宁,实际上各国都是野心勃勃,为争天下蠢蠢欲动,盛会的海面之下多半是暗流涌动……”

    顾清惜脚步缓慢的走着,神色有些凝重,道:“或许这卫国太平盛世的天要变了……”

    卫国,此时内争储君之权,外有异族虎视眈眈,今后的日子注定是宁静不了的……

    两人心知肚明,话点到为止,不便多说。

    出了蔷薇花圃,两人便分开来,御花园中人鱼混杂,不方便在一起言谈说笑,于是便各自去了男女宾席,听着丝竹声声,等着晚宴的来临。

    紫藤萝的花架将男女席位分开,顾清惜回到花棚中时,见显眼的高位上已经有皇后、明贵妃、庄妃、淑妃等各宫的妃子坐着,妃位的下首是四大王府的各正妃夫人,顾清惜眸光一瞥间四下打量完毕,此时的薛妤婷正围着皇后娘娘说些什么,顾清惜与裘清涟坐在一起,却是能清晰的感觉到一道道不善的眸光刮着她的后背,那威严而又冷冽的目光想也不用想应该是从皇后身上射出无疑。

    顾清惜心中不禁冷笑,薛妤婷这是见斗不过自己跑去她皇后姑奶奶那里告状了么?

    皇后,第一次入宫时在太后寿康宫里见过的,论仪态与气度都是不及明贵妃,如今不过是被薛妤婷说了几句碎嘴的话就这样对她加以厉色,诸般心思不知隐讳而都摆明在脸上,这皇后之位还能坐了这么多年,实在是引人唏嘘不已……

    顾清惜端起桌上的琼花果酿慢慢的品着,直接将那投射而来的不善目光忽略,比起皇后的凶煞而言,在观之位于下首的宸王妃与风清娴便是觉得温柔多了,这时的宸王妃拉着风清娴也是说笑,然而她却是感觉不到丝毫的压迫气息,宸王妃是知道自己与顾长卿的私事的,然而纵是心知肚明可在这样的大场合之下却不见对自己流露出丝毫的疏远与敌意,这般心思深沉与容忍之度却都是皇后缺少的……

    宸王妃亲自挑选了风清娴为心仪的未来儿媳妇,自是拍着风清娴的手,雍容华贵的精致面庞上都是满满和蔼的笑意。

    顾清惜看着宸王妃那脸上的笑容,心下忽而有些发涩,这样的笑恐怕她今后是遇不到了……

    顾清惜低头抿了一口果酒,复抬眸时候见一旁的裘清涟四下张望着,有些着急之色。

    “裘小姐这是在寻找什么?”

    顾清惜轻声的询问道。

    “明语那丫头走开好一阵子了,却是迟迟不见回来,有些担心她。”裘清涟已是有些坐不住。

    “明语还是孩子心性,喜欢玩耍,这会儿怕是不知道遇上什么有趣的事情了吧,再者说这是皇宫不会有什么危险的,裘小姐放宽心。”顾清惜笑着劝慰。

    “话是这样,可我还是有些担忧。”

    顾清惜还想要说些安慰的话,然而这个时候她眸光一瞥间却是见远处的沈菀乔站起了身走开了,她现在声名狼藉身边并无愿意交谈之人,她现在要去哪里?

    心下起疑,顾清惜当即也跟着起了身,对裘清涟笑着说道:“既然裘小姐这样担心明语,那我去找找她,裘小姐在这里坐等着就好了,等下万一明语回来见不到我们怕是又要去寻我们了……”

    “郡主还是坐在这里休息吧,清涟去找明语便好。”

    “还是我去吧,裘小姐在这里安心等候吧。”~

    顾清惜执意让裘清涟留下来,裘清涟便只好点头应允了,顾清惜笑了笑转身跟随着沈菀乔离开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顾清惜保持着适宜的距离跟着沈菀乔穿花过树,见她专挑人少的地方走顾清惜心中越是疑惑她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眼见前方沈菀乔拐过一处花丛,顾清惜拾步连忙跟上,然而等着她拐过去之后,眼前一片坦荡的荷花莲池,顾清惜四下观望却是不得沈菀乔的身影……

    去了哪里?

    顾清惜微微蹙眉,好端端的一个大活人说消失便是消失了?且眼前这引了温泉水养的莲花池都是水也不是藏身之所……

    四寻无果,顾清惜无奈只好离开。

    躲身在顾清惜身后花丛中的沈菀乔此刻正被人用手捂紧了嘴巴,不放她发出一点声响,沈菀乔瞪大了眼眸眼睁睁的看着顾清惜的裙摆从地上扫过,渐行渐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