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202章 投壶叫板
    “呜……呜呜……”

    沈菀乔见顾清惜走远后,便挣扎着要去掰开那捂着自己嘴巴的手,她没料到自己正走着走着便突如其来的被捂住了嘴且凶猛的被拉到了花丛里!

    “别叫!”

    身后传来女子疾言厉色般的警告声,下一刻她手一松,沈菀乔才得以喘息上几口气。抓机书阅读网,海量小说免费阅读/下载

    她扭头,美眸中映出的是一张陌生女子的面孔,女子的装扮不同于卫国少女的婉约柔美而是有着粗狂的异域之风……

    沈菀乔瞪着眼前的女子,警惕道:“你是谁?!”

    那女子浓眉大眼,俏鼻红唇,满头的青丝编成一股一股细长的麻花鞭用绳子绑着,肤色并不白皙而是杏仁色,女子见沈菀乔这般谨慎,她不由勾唇一笑,道:“你所收到的纸条是我写的。”

    “你!?”

    沈菀乔不可思议的惊诧出声,她下意识的握紧了掌心中那还未来得及销毁的字条,怔怔愣了半响,“你是……是……”

    “不错!”那女子打断了沈菀乔的话,唇角诡异的一笑。

    沈菀乔见到她那唇边溢出的诡笑,全身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四肢百骸里都在流窜着一股冷意……

    顾清惜跟踪沈菀乔失踪后,转而去寻找顾明语,绕了御花园小半个圈儿,在一片绿草如茵草坪上看见了她的身影。

    草坪上聚集着一些少年少女在玩投壶游戏,投壶起源悠长是由六艺中的射艺演变而来是流行与名门贵族中间的一种雅致游戏。

    投壶所用的壶多为金属制与陶瓷制,投壶无耳,壶颈长七寸,口径二寸半,壶高一尺二寸,容斗五升,壶腹五寸,壶中盛以红小豆,使箭矢投入后不至于弹出,投壶所用的箭矢多为竹子与木头所制,削尖如箭,站在规定的距离外向壶中所投掷,投中多者为胜。

    此刻草坪上围着大约十多个人,锦衣华服,言笑晏晏,时不时的传出几声叫好声或拍手声,场面观之十分之热闹。

    顾明语一身烟紫罗裙被围在人群中,正是在往壶中投箭矢,她玩的兴高采烈,鬓发上斜插的玛瑙垂流苏的簪子随着她的摇晃在天际划过一道道的流光溢彩,那缠丝点嫣流苏轻巧晃动,闪烁着碧湖般粼粼波光,十分耀眼。

    箭矢接二连三的被投进壶中,发出叮咚碰撞的青铜声响,悦耳异常,每随着着她投中一次,周围都会发出一阵的叫好声,顾明语的玩性大起,越发的愈战愈勇,到最后二十只箭矢仅有三根未射中,余下的箭矢都已入了壶中插得满满当当。

    “好!明语你太棒了!”

    “哇!真厉害!”

    “我要是能这样就好了,文昌郡主真是玩的太好了!”

    “……”

    一轮下来,顾明语无疑是这群少男少女中所中箭矢最多的,周围的人都向顾明语投去了炙热的钦羡目光,被这么多同龄伙伴这样大肆的夸耀,顾明语那一颗少女的虚荣心也被吹捧了出来,她微仰着下巴,乌黑幽亮的眸子略带着骄傲之色扫过大家,巴掌大的小脸上都是写满了小小的得意。

    “这点小小的成绩,竟如此的沾沾自喜,呵……”

    顾明语正如一只美丽又骄傲的小孔雀站在人群中笑语盈盈心里乐的冒泡泡,欣喜还没有欣喜够,冷不防身后传来一声讥笑,这令顾明语的头上顿时像是被浇了一桶冰水将她那点的高兴之火全都浇灭了!

    顾明语心里气哼哼,霍然回头,见人群中站了一位黑衣劲装的明朗少年,少年身形站得笔直,双手环抱在胸前,头发高高束在头顶用一根红丝带随意的绑着,清爽而又潇洒,少年有着不输于闺少女般白皙的肤色,白净的面庞上浓黑剑眉上挑,一双眼中散发着桀骜之色,坚AA挺的鼻翼下,两片薄薄的唇片微微勾起。

    人群中的少男少女无一不是色泽艳丽的华美服侍,而他却是特立独行一身绒黑,站在人群中那样的突兀与显眼,令顾明语一眼就看到了他的特殊,除此之外,他所在的地方仿似自成一片天地,冷傲与自负这两个字眼从他周身上弥散而出,真真的是鹤立鸡群!

    顾明语瞪眼瞧着这讥笑她的少年,她的黑白分明的眸子里都是怒气。

    “武少恒!”

    三个字,从顾明语牙齿缝里挤出来。

    “顾明语!”

    三个字,也同样从武少恒的牙齿中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出来。

    两人一个照面,一字不差的喊出彼此的名字,显然上一次菊花宴散去大家都做足了调查的。

    这般在皇宫中见面,无疑是仇人见面格外眼红!

    顾明语眼睛瞪大,气狠狠的瞧着那桀骜的少年,道:“你凭什么嘲笑本郡主?兴许你还不如我呢!”

    武少恒眼皮轻抬,凉声一笑,却未说话。

    然而这不说话,却正是更大的嘲讽!

    顾明语瞧着他那满脸的不屑一顾与冷冰冰的神情,心里头忽然烧起了一把火,她转身将壶中插着的箭矢全都拔了出来然后又捡起了地上未射中的三支,将它们抱紧,然后举到了武少恒的面前,下巴一抬,乌亮的眼睛里全都是不服气,脆生生道:“别光说不练!你要是个男子汉就给我比一场!我让你先!”

    “你要跟我比?”武少恒见这明眸皓齿的小女子张牙舞爪的来挑衅,不由心下冷笑。

    “你有种嘲笑别人难道没种接战么?”顾明语扬眉,眸光亮的吓人。

    武少恒素来不与女孩子打交道平日里也鲜少说话,若不是在宸王府别院遇上这折断他箭的野蛮丫头他定然不会这般在宫中当面讥笑顾明语,然而他却是没想到这顾明语不似寻常少女一般被说的面红耳赤而是越战越勇型,你越是想要灭她威风她越是挣扎反抗的厉害,这真是有趣!

    武少恒拿着那一双冷冰冰的眸子仔细扫了顾明语一眼,暗道其实上一次他就意识到这丫头的野蛮性子了不是么?

    “我不是不敢接战,而是我怕我赢了你,你这郡主的脸面没地方搁。”武少恒一副目下无尘的冷傲样子,顾明语站在他面前抱着一摞箭矢,而他却依然是双手环胸不动丝毫,压根没有去接箭的意思。

    而顾明语依然是这样固执的举着,也丝毫没有妥协的意思。

    两人针尖对麦芒,各不退让。

    听得武少恒那样高傲的语气,顾明语哼了一声,冷笑,不以为然道:“成王败寇,输就输了赢就是赢了,这有什么搁不下脸皮的?难道我堂堂文昌郡主还没那勇气认输而改去哭鼻子么?你这话未免太瞧不起我了!”

    成王败寇?

    武少恒听得她那铿锵有力的咄咄逼人言辞,忽而抿了抿唇,心道这丫头倒还是有几分骨气,不同于那些扭捏造作的少女。

    然而,他欣赏,却并不代表他原谅了她那日折断他箭的举动,也并不代表他对她会手下留情!

    “既然你这样说,那我就让你瞧瞧投壶的另一种玩法,你可是要瞪大眼睛看仔细了。”

    武少恒薄薄的唇角一处丝丝的玩味与冷笑之色,他盘在胸前的双手终于是放开,两手垂下,黑色劲装的衣袖裹紧了手腕,手腕处用红丝带各绑了三道,黑与红的搭配更是彰显了他傲气凌云的那份孤高,令人生出一种宝剑出鞘的凌冽之感。

    顾明语站在他面前,见他伸手来拿箭,他的手很好看,指尖纤长骨节白皙而均匀,此时上下翻飞清点着一根根的箭矢,不得不说,是十分之赏心悦目。

    上一次,顾明语也是见过他的手,还将竹箭折断了塞到他掌中,然而那时却未曾细看,而眼下两人距离的这样近,她才恍然发现这武少恒的手竟是比她的都要好看上三分!

    顾明语心里吃气,感叹这上天竟让一个少年长这样漂亮的手做什么,她郁闷的抬脸,然而这一抬脸却是又看见他那一张英气逼人的俊颜,顾明语心里气的冷哼哼,这家伙手长得好看也就罢了脸也这样好看,老天爷可真的是不公平!

    顾明语脑袋里这样开着小差,武少恒已是将二十只箭矢整齐的码放在右手掌心里,二十支箭矢高高罗列,他的掌心很是明显的盛放不开,然而这一摞的箭矢在他手中托起却是不见有丝毫的晃动,稳稳当当。

    武少恒这一幕,引起不少人的窃窃私语。

    “天呀,他这是要做什么!”

    “该不会是要一起投出去吧

    “哎呀,怎么可能!一起投出去怎么会中呢?”

    “……”

    大家的议论纷纷声将顾明语的心神拉了回来,一眨眼的功夫见武少恒如此,她的眼睛惊讶的眨了眨,“你这是要做什么?难道要一起投射不成?”

    “如你所想!”

    四个字,言简意赅。

    不等顾明语从他的话音中反应过来,武少恒脚步踏前,右手突然发力向前一送!

    霎时间,二十支箭矢唰唰的被投掷而出,密密麻麻,如蝗虫过境,直冲那远处的壶口而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