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206章 众矢之的
    “西潘莲?我怎么闻所未闻?”顾明语将手肘撑在桌案上,歪着脑袋疑惑的问道。

    顾清惜悉心解答:“西潘莲是生长在滇国与南疆的一种花卉,喜阴多生长在潮湿的地方,花开时花瓣细长如丝,或勾或卷妖娆非凡,味道清香淡雅,这圣女看来是极其喜欢这西潘莲的,不然不会将它绣在裙裾上……”

    白日里在蔷薇花圃中顾清惜远远的看见诗柯的蓝色裙摆上是绣着红色的花的,而碍于水汽氤氲遮挡看不真切,在庭殿中才得以看清,原来那红色的花儿是一朵一朵错落有致的西潘莲,妖艳非凡。

    顾明语点了点头,道:“这花好看,回头我也要弄几盆养在王府里。”

    顾清惜笑了笑,“卫国的气候虽不适合西潘莲的生长,但王府里养的能工巧匠却是该有法子能创造出西潘莲生长所需的环境的,养几盆花儿也未尝不可。”

    “恩恩,就是这个样子。”顾明语狂点头。

    两人正这样望着诗柯闲聊着,对面的诗柯似是有感应一样,缓缓侧目回眸,那明亮灿如皎月的眸子微弯,纵然是白纱下的容色看不清楚却也是能感觉到她在对着她们微笑。

    顾明语被看的一怔,随后又是一喜,拉了顾清惜的衣袖道:“清惜姐姐你快看!圣女好像在冲我们的笑呢!”

    “看见了……”顾清惜轻声说着,“在滇国,圣女被当做天神的女儿来供奉,她的亲和力自然是令人感觉到心神愉悦,她似乎也是个很爱笑的女子呢……”

    在御花园里顾清惜见过她的笑,在醉风庭殿又见她笑,顾清惜对她的印象显然是极其好的,这样一个不言不语却用笑意来传达情感的女子无论如何也是令人讨厌不起来的,圣女,果真是不同凡响……

    “圣女右侧的那唐国太子怎么也在看我们?”顾明语眨了眨眼睛,有些摸不着头脑。

    唐国太子?

    顾清惜眸光一掠,见一袭月白银袍的宇文耀正襟危坐在桌前,年纪似与顾长卿不相上下,他长相妖治,墨发如丝,剑眉入鬓,一双漆黑的眸子幽如深潭,深邃而不见底,隐隐泛动着难以琢磨的清冷之意,高挺的鼻梁之下是两片薄薄的嘴唇,他整个面孔都充满着一种危险的妖魅气息,令人看一眼就觉得此人并非池中物,尤其是那一双冷色的眸子足以证明他是个心思极重之人。

    顾清惜微勾唇,想来也是,这宇文耀是堂堂一国太子,唐国皇位将来的继承人,在皇宫那腌|臜之地长大的人如何能心思纯善了去?

    眸光与宇文耀一擦而过,见他薄唇微上扬似有一抹玩味的笑意,顾清惜的眉眼一沉立刻收回视线来,不明白宇文耀这平白无故的笑是何意,毕竟两人不过是初次见面而已。顾清惜这样疑惑着回头望了一眼自己的身后,见身后的席面上各世家小姐,名门佳秀们却是个个面颊生红,挺直了身躯,露出傲人的胸前优美曲线,双眼盈光闪闪的看向宇文耀的方向,看到这一幕,顾清惜恍然像是顿悟了,忍不住噗嗤一声轻笑,对顾明语说道:“是我们多心了,唐国太子并不是在看我们这桌,而是在看我们身后那些个明艳动人的俏丽佳人……”

    顾明语眨了眨眼睛也跟着回眸一望,见这些个卫国的女子对唐国的太子这般的钦羡爱慕,不禁嗤之以鼻,道:“听说唐国太子这次来京是有意与我朝缔结秦晋之好的,说是要挑选一位太子侧妃回去呢,这些个女子定是眼馋那异国太子妃位了,怪不得个个面上笑的是花枝招展,都觉得宇文耀是在看她们呢!”

    “唐国距卫国千里迢迢,这些个世家小姐们心地其实该是没一个想要远嫁的,然而不想远嫁但也却不妨碍她们在异国男子面前展现自己的优美,女人嘛总是想要削尖了脑袋引得异性吸引的。”说道这里,顾清惜又是一笑,道:“谁让我天朝最受女子钦羡的宸王世子留恋秦楚馆碎了她们一地的春|梦,伤了她们的芳心呢?”

    顾明语听得顾清惜将这话引导了自家大哥的身上,她黝黑乌亮的眼睛眯了眯,笑嘻嘻道:“哎呀,大哥这般自残还不都是为了独宠一人?我那大哥对自己还真的是狠心下得去手,这帝京不知有多少女子一夜为他伤碎了心呀,现在鲜少有人大胆无畏的自荐枕席了呢……”

    闻声,顾清惜莞尔一笑,这一笑间神光离合,容色极盛,甚为炫目,她这一笑的光景,映入宇文耀的眼中,却使得他黑眸一沉,觉得这女子笑起来是这样的清艳脱俗,而与此同时,姜国摄政王父子也是不经意的瞥到了顾清惜这璀璨的一笑。

    摄政王神色有些迷离,总觉得坐在那里笑语嫣然的并不是顾清惜而是当年的顾宁柔,那一个当年驰骋帝京,号称文武双绝的奇女子……

    裴宫泽在御花园吃了顾清惜好大一个瘪,心中早将顾清惜列为了头等憎恶之人,这会儿见到她笑,他私底下自然是恨的咬牙切齿,手搭在桌沿上冷不防一个用力,竟然将上好紫檀木的桌子硬生生掰下一块来,握在掌心碾成了齑粉!

    顾清惜坐的位置明明是不太招摇显眼的,然而因了她这一笑却是引来无数齐刷刷目光,羡慕有之,憎恨有之,厌恶有之,欣赏有之,各不相同,其中憎恨有之的唯薛妤婷与林若兰最盛,那眼神灼灼的恨不得在她脸上抠出一个个的血窟窿来!

    顾清惜感觉到四周投射来的异样目光,心中不由莞尔,逐渐收敛了唇边那灿如春光的笑意,至于么?她不过是笑一笑而已就招惹来这样多的复杂迥异的目光……

    顾清惜有些百无聊赖,继续低头给自己倒酒喝。

    对面的顾长卿瞧见她那无奈的样子,身子向后一倾,凤眸中透漏出雍容懒散的笑意,今晚这宴会怕是不同寻常呢……

    众人各怀心思,庭殿中有着短暂的一刻宁静,不过是下一瞬便是有侍从高喝唱诵道卫皇与皇后驾到——

    闻声,庭殿内所有人起身行礼参拜,乌压压的人群跪了一地,场面甚是隆重异常。

    卫皇身着一身明黄色九龙戏珠龙袍,头带十二道珍珠玉冕,威风凛凛,气势逼人,昂首阔步而来,与卫皇并肩而行的皇后薛容身披大红色锦绣凤凰六宫之首正宫装,同样是雍容华贵仪态万千款款而来。

    卫皇落座,含笑请众人平身,作为这次四国盛会的东道主卫皇首先对远道而来的使者表示亲切的关怀慰问,再次说了些表面上睦邻友好共促国体繁荣的客套话,最后祝愿这次卫国之行各国使者能尽兴而归。

    一番虚与蛇尾的热情亲切之后,今日的晚宴正式拉开了序幕。

    丝竹起,歌舞兴。

    宴会素来都是一贯的索然无味,顾清惜也不喜这样的场面,但碍于自己的身份却又是不得不参加宫宴,庭殿中人此刻都是在陪着笑脸随着卫皇或者使者们敬酒说笑,百无聊赖的顾清惜只好自己喝自己的酒,时不时端起酒杯来一饮而尽,喝酒的同时也不忘与顾明语这丫头小声的咬耳朵,两人大抵都是闲的难受极了居然一一对殿内的女子开始品头论足起来,从服饰说到发髻,从发髻又说道脸蛋,从脸蛋又说道她们身上佩戴的首饰,最后居然是聊到了她们脸上擦的胭脂水粉谁多谁少……

    顾清惜一边聊着一边喝酒,一壶‘琉璃醉’不消片刻就被她饮下了大半,而在观之她的眼睛,却见她眸色清亮有神,与没喝酒时并无区别。

    顾明语一旁看着顾清惜一杯接着一杯姿态优雅的喝酒,心中顿觉得是心驰神往,没想到清惜姐姐还是个好酒量的,见她喝的这样兴起,顾明语也是被引|诱的按耐不住为自己倒了一杯,她从来都不饮酒,只是单纯的觉得这酒格外的香,一口下去入喉绵软香滑竟还带着丝丝的甜意,顾明语眨了眨眼睛顿时觉得这酒是个好东西,又是抿了一口,酒水下肚并无不适感,这丫头顿时来的兴致,一仰头学着顾清惜那潇洒的英姿将余下的杯中酒一饮而尽!

    “哇!原来酒是这样的好喝!”顾明语喝完一杯酒两眼晶晶发亮,那亮光堪将外头悬挂的月亮都比了下去。

    顾清惜瞧着她那眼神中有些异常明亮的光彩,笑道:“这酒虽喝起来醇香柔滑,然而却是如寻常烈酒一样的有后劲,你这从未饮过酒的一杯下肚已是极限,别在馋了,你等下子许就会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了……”

    顾清惜将酒壶拿开,躲掉了顾明语伸过来倒酒的小手,则是笑盈盈的为自己斟满了一杯,“你还尚小不宜饮酒。”

    顾明语不依,第一次喝酒的她觉得这酒是真的好喝极了跟果酿似的,然而她却不知道这样的皇宫盛宴为了避免客人饮多了酒而失礼故意才选了这纯度不高的酒来当做宴饮,然而这‘琉璃醉’虽然入口绵滑但却也是实实在在的酒,酒劲后期就会慢慢散发出来,用不了这滴酒未沾的顾明语就是要晕头转向了,自是不能再多喝。

    “不!我要喝!”顾明语嚷嚷着。

    “不行。”顾清惜坚决不许。

    两人在这边打太极,却是浑然不知庭殿中许多人都看向了自己,等到顾清惜回神却才是知道有人为了助兴竟在殿中表演起了节目,这会儿正是林若兰出列邀请顾清惜与她舞一段剑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