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207章 剑舞舞剑
    “今日盛会晚宴小女子想献剑舞一曲博得诸位一笑,只是这剑舞却是双人舞,小女一人无法献艺,所以想要找一个舞伴。”林若兰此刻已换了一身绿柳浮水色得体劲装,尽显英姿飒爽,此刻她手持一柄银色灵蛇剑负在身后,身形笔直的站在正殿中,细长的眉毛上挑,美目望着顾清惜,颇有挑衅之色,只听她说道:“德阳郡主才艺双绝,名冠京城,这剑舞小女想邀郡主同台演绎,不知郡主愿不愿意。”

    这话说的极其的满一上来便给顾清惜带了个大高帽子,若是舞不好了可就是丢人了,之前博得的美好名声也就毁于一旦了。

    众人闻言眸光自然而然落向顾清惜,期待着她的回应。

    顾清惜作画可栩栩如生,谱琴曲堪称仙人之乐,然而她所谓的才艺也仅仅是这些,除此之外似乎不曾听过她善舞,这若是普通舞蹈也就罢了兴许可以应付凑合而过,然而林若兰却说是剑舞,这就颇具难度了,女孩子闲来无事都是捏针绣花、弹琴诗画,却是嫌少有舞枪弄棒的,林若兰这邀请分明是故意刁难了。

    这一刻,薛妤婷的唇角弯弯显露出一丝得意之笑,顾清惜当众羞辱与她,今晚她就要当着外国来使,诸位朝臣命妇的面好好的挫一挫她的锐气,让她颜面尽失!

    林若兰的剑舞可不是寻常之舞,顾清惜只要敢接招绝对是要她好看!她若不接招那就是等于自己给自己没脸,让她承认自己是个草包笨蛋连舞都不会还说什么冠绝京城?呵,简直是笑话!

    薛妤婷的眼角上挑,满是讽刺,她冷笑着望着顾清惜,道:“郡主怎么不说话?大家可都是等着一睹郡主风姿呢……”

    若说之前林若兰的邀请还有人没回过味来的话,这下薛妤婷出声,所有人都悟了,这才艺展示似乎掺杂了某些女儿家的恩怨呐……

    不过,要真是这样,这舞似乎就更有看头了!眼下所有人都被这索然无味的宴会搞得昏昏欲睡了,正差点儿提神醒脑的事来乐呵乐呵,在场的都个个是人精,一时间所有人看破不说破都似笑非笑的等着看好戏了……

    “清惜姐姐,这林若兰摆明了是以强凌弱!故意找事!”

    酒后的顾明语眼睛晶晶亮,大抵是酒劲上来了她脸红扑扑的如个大苹果,没好气的说道:“她那什么破剑舞也就她会,故意拿出来显摆,真真是不要脸!”

    殿内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顾清惜的身上,然而却是不见她抬头,只是见她自顾自的慢条斯理的为自己斟酒,顾清惜听的顾明语的话不由莞尔一笑,轻声道:“总有些人永远不识抬举,你饶她一次她不知老实呆着偏偏在进三分,就像是苍蝇一样的惹人讨厌……”

    “对!就是讨厌!”顾明语真心是喝高了,说上一句还好好的,这句话就明显的舌头有些捋不直了。

    这惹得顾清惜忍俊不禁,一直微低着头笑着,她这一笑落在别人眼里可就是瞬间被脑补成诸多版本了。

    或胜券在握,或无法招架在自嘲,或者干脆是被吓傻了光顾着倒酒也不知说话了!

    林若兰见她那璀璨夺目的笑,心里鄙夷之,她冷哼了一声,道:“郡主莫非是喝多了,竟让皇上与诸位使者这样久等?”

    卫皇这时则是微微蹙了蹙眉,身为上位者,林若兰那点小心思他自然是看在眼里的,虽不屑说出口然而并不代表着他对林若兰搬出他圣上的来压制顾清惜是赞成的,虽然他对顾清惜的情感并不亲厚,然而说到底顾清惜还都是皇家人,与他有着一定的血亲关系,林若兰不过是个东安侯府的小小嫡女居然当殿向顾清惜发难,这未免,太不知进退了……

    这样想着,卫皇那略带浑浊而又精锐非常的瞳仁危险的眯了眯……

    这等闺阁女子之间的斗法他无法干预,唯一期盼的就是顾清惜在这个时候不要丢了天家的脸!

    卫皇身侧的皇后薛容则是高高的坐在凤椅上,一手端着茶盏,一手捏着茶盖悠哉悠哉的一下一下的刮着茶沿儿似是心情极佳的模样……

    庭殿内的气氛逐渐变的有些诡异起来,闻此,顾清惜这才缓缓抬起眉眼来,清澈的双眸瞥向林若兰,定定的看着她。

    林若兰接触到她那一瞬不瞬的眸光时,忽感觉她的眼睛里射出了无数的冰冷飞刀,下意识的,林若兰嘴角的笑有些僵了僵,就在她被顾清惜盯的心里稍作不安时,她却见顾清惜倏地收回了那冷如寒霜的眼神,转而是笑了笑,那笑意温和到晃人双眼,以至于林若兰有瞬间的恍惚,恍惚刚才看到的顾清惜那森寒的眸光是自己眼花了!

    她这样短暂的失神,耳边就听道顾清惜软软的开了口,道:“本郡主不善舞,林小姐是知道的,你这般热情相邀着实让本郡主很为难,所以,再三思量,这与林小姐登台舞剑一事本郡主想了想还是作罢吧……”

    推辞?

    顾清惜果真是不敢接招了!

    林若兰听她这样说,心底顿时是乐开了花,转瞬间将顾清惜刚才那展现出来的可怕目光忘得一干二净!

    呵,她就猜顾清惜不会舞蹈,何况是剑舞,瞬间,林若兰的目光中得意之色更盛,有恃无恐,不依不饶道:“怎么会呢?我是听说郡主舞艺超群才斗胆来请郡主一起献舞的,郡主这般推辞难道是不屑与小女一起并肩而舞么?”

    顾清惜唇角笑意越发浓烈,这林若兰的胆子果真是大,居然这样对她步步紧逼。

    想让她出丑?

    呵,不好意思,她怕是要让她失望了……

    顾清惜笑语盈盈的看了林若兰一眼,道:“林小姐这样说可就是严重了,本郡主是不精通于舞艺的,不与你一同演绎舞姿,是因为本郡主技术欠佳,若是寻常舞蹈也就罢了,可偏偏是这等剑舞,本郡主深怕舞剑的时候一个不小心伤到了林小姐那可就不美妙了,万一有所差池本郡主该如何与林大人交代?”

    林若兰一听,心下顿时一喜,忙说道:“郡主多虑了,这剑舞本就是我自愿献艺,倘若真的有什么意外,我也是不敢有所怨言的,再者说这剑舞也不是过于激烈,相信依着郡主的舞艺一定可以演绎到完美极致的,郡主实在是不必太过忧心谨慎。”

    顾清惜听了,似有顿悟般抬脸道:“哦?这么说来,若是本郡主因舞技不佳而误伤林小姐的话,林小姐是不会怪罪的喽?”

    林若兰心里藏着小算盘,目的就是为了引顾清惜答应下这献艺之事,自然是不能让顾清惜逃脱了去,当下笑答道:“不会,郡主放宽心。”

    林若兰这话可是当着满殿宾客说的,所有人也都听见了,见此,顾清惜则是眸子一闪,似卸了一身重担似的顾盼巧笑的盈盈站起了身,望着林若兰那笑的堪比太阳花都灿烂的脸,惬意的勾了勾唇,道:“既然林小姐这样说了,那本郡主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郡主请——”

    林若兰很是客气的作出了个英姿飒爽的请姿。

    “清惜姐姐小心点!”

    顾明语抓了抓顾清惜的手担心的叮咛着,她总是觉得林若兰这讨厌的女人没安什么好心。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顾清惜反捏了捏她的手掌,回眸一笑。

    既然林若兰都说自己被剑所伤都不会责怪与她了,这一撇干净了关系,她还有什么好畏手畏脚的呢?

    林若兰啊林如兰,本郡主瞧你那一张脸不爽很久了,今儿得了机会,若不好好的‘招待招待’你,还真的是枉费了我这般与你打太极……

    “林小姐,请——”

    顾清惜笑意款款的同样做出一个请的姿势来。

    两女站在庭殿正中,顾清惜取了丝带将自己宽大的衣袖束紧扎起,挑选了一把通体银白的长剑,以两指指腹自下而上潇洒摩挲而过,下一瞬长剑一闪亮出一抹雪白之光,随后以一个奇异的角度翻转,刷刷刷三声,雪白长剑在她掌中挽出一连串的绝美剑花,众人只觉得银光乍现,如烟火璀璨,魅惑至极,俊秀不凡!

    四周殿内之人不由发出一阵的唏嘘之声,习武之人见到这一幕,瞬间眸光一亮,识货的人自然是知道顾清惜这样一个漂亮起手式的厉害所在——顾清惜是会武的!

    一个只会剑舞的林若兰与一个会舞剑的顾清惜对决!

    呵,等下只怕是有好戏看了!

    林若兰见到顾清惜这样一个堪称完美的剑花,她的心中不觉一震,有些不可思议的看了顾清惜一眼,心下起疑,顾清惜怎么可以将这剑舞的这样精彩绝伦?

    这一刻,懒散靠在案几旁的顾长卿,凤眸中柔情脉脉,他摩挲着杯中酒,薄唇抿笑的望着那道纤长窈窕的身影,这小女人向来不吃半点亏,林若兰以剑舞来挑衅与他的惜儿,呵呵,注定是落不到什么好下场的,她挖坑得了林若兰的许诺,怎好意思再手下留情呢?

    顾长卿,唇角含了一抹颠倒众生的笑,举杯,将酒一饮而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