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214章 守株待兔
    “明语,现在还不能走!”

    “为什么?你现在全身都湿了呀,且还受了伤……”顾明语忧心道,眉头心疼的皱着。

    此刻的顾清惜已差不多恢复了体力,她拉了拉身上的衣物,眸色幽沉,那黑衣人意图毁她清白,若是这样神不知鬼不觉没人看见她被侮辱的话,他这样做岂不是徒劳无功?想要设计陷害她的人多数都是在庭殿内的晚宴上,若是她猜想不错,用不了多久肯定有人出来寻她的,这样一来她被侮辱的事情就亮相在众人的视野中,她这辈子也别想翻身了!

    第一个打头阵出来找她的十有八/九就是害她之人,所以,她现在还不能走,她要等来人是谁!

    顾清惜这样沉思着,耳边忽而有疾风刮过,一道黑影闪现!

    “属下护驾来迟!望郡主恕罪!”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顾清惜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夜宸!

    顾明语见到夜宸姗姗来迟,不禁有些恼怒,哼道:“你去哪里了!哨响都过去好一阵子了,你怎么才来!”

    顾明语知道大哥将他的宝贝侍卫送去保护清惜姐姐的,那哨子她也是知道的,清惜姐姐遇难时定然是也吹响哨子的,夜宸却迟迟不现身这是有辱贴身暗卫这差事了!

    夜宸身上负剑,面对顾明语的质问他不做解释只是低下了头,抱拳道:“属下知罪!”

    “清惜姐姐差点就被暗算了,倘若郡主有事,你一句知罪又有什么用!”顾明语气的只哼哼,暗道夜宸这家伙太不尽职尽责了!

    夜宸还是保持低头抱拳的负罪姿势,顾清惜抬眼看去,眸光一撇却是看见夜宸的手肘下的衣袖被撕裂,那里还有些淤青……

    顾清晰眸子又是沉了沉,夜宸恐怕是被人半路拦截下了……他那衣袖总归不可能是被树枝划破的吧……

    今夜,从这一刻起怕是不太平了!

    “夜宸不会无缘无故来迟的他定然是遇上棘手当然事了,明语你就不要责怪他了,我眼下终归还是平平安安的不是么?”

    夜宸忠心耿耿明明是遇到了不好的事却不说甘愿承受主子的训骂,仅这一点来讲,也是不该在责怪的。

    顾清惜话一落,夜宸的眸子动了动,心道还是郡主最懂的察言观色,善解人意,一下子就看出来他与人交过手了!

    顾明语最是听顾清惜的话,见她袒护夜宸她也不好在说什么,只是意不平的噘了噘嘴,暗地里瞪了夜宸那家伙一眼。

    夜宸看了看顾明语,没吭声。

    “好了,现在时间紧迫,明语你去挽芳阁帮我寻几件干爽衣物与巾帕来,速度要快!”顾清晰缓缓起身,吩咐完顾明语后又看向夜宸,道:“你随我来去守株待兔!”

    “好!”

    “是!”

    两人异口同声说道。

    顾明语意识到时间紧张,而顾清晰身上还湿哒哒的时间久了若不换一来会伤身体二来也会招来不必要的流言蜚语,所以,她必须要火速赶去挽芳阁取东西!应了一声后顾明语就转身赶去挽芳阁。

    看着她飞快的走远,顾清惜则是看向武少恒,神色凝重,郑重的拜托道:“武公子,相信你也多少看出来这宴会不太平,现在明语一个人去挽芳阁我不放心,我想求你能帮我暗中保护明语……明语这丫头,就是喜欢闹腾着玩而已其实她心肠并不坏,你是知道的,不知武公子肯不肯帮这个忙……”

    武少恒将衣袍拧出最后几滴水,他眉眼清冷的瞥了一眼顾清惜,没说话,又转而看向顾明语离去的方向,他眉心似有些纠结的皱了皱,略做思量,好像有些不情愿,然而最后还是慎重的点了点头。

    顾清惜见之,欣慰而笑,武少恒虽少言寡语为人桀骜了点,但骨子里却全然没有什么坏心思,他与顾明语都是一样心地纯善之人,不过只是不善表现罢了,她就知道武少恒肯定会点头答应保护明语的……

    武少恒坐言起行,身形一闪,已追随顾明语而去。

    “夜宸,我们走!”

    将顾明语托付给武少恒后,顾清惜裹紧了衣衫将自己罩了个严严实实,强忍着身体不适与夜宸沿着湖岸往回走,走入那险些毁了她的竹林!

    顾清惜这边经历着生死浩劫,庭殿内却依然是歌舞升平,言笑晏晏。

    裘清涟坐在桌前面左等右等不见顾明语回来,她有些按捺不住,顾明语不回来也就罢了怎么顾清惜也迟迟不归?

    算算时间,两人出去已经小半个时辰了,这两个人到底去了哪里?

    裘清涟的坐立不安,落在顾长卿的眼里,他同样是有些疑虑,明语那丫头出去是吐酒了他是知晓的,惜儿约莫着是出去照顾她了,只是时间过去许久不见回来这多少是有些奇妙了……

    这时,顾长卿一抬眼就看见对面的裘清涟对他使了个眼色,那意思是在询问顾明语与顾清惜去了哪里,顾长卿凤眸幽深的沉了沉,内心中腾升起的浮躁再也无法压抑,他放下酒杯想要起身去寻,虽说惜儿身旁有夜宸暗中保护,但良久不见她人影,他还是有些不放心。

    “二哥这是要去哪里?”

    一人独坐一张席面的顾逸辰见顾长卿起身,不由淡笑着看了过来。

    顾长卿起了身,抚了抚衣袍,道:“明语那丫头出去好久了,做哥哥的总是有些放心不下,特意出去寻她,三弟若是觉得这宴会呆的闷了,不妨我们一块出去走一走。”

    顾逸辰手中的桃花扇一下一下散漫的敲打着掌心,唇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邃的笑意来,只听见他说道:“二哥自管去就好了,我怕我去了会妨碍二哥欣赏‘美景’,破了花前月下的景致……”

    这话分明是意有所指,顾长卿知道他是在故意的讽刺与他,然而他就装作自己没听懂他那话中话,客气笑了笑,“既然如此,那二哥就不等三弟了。”

    顾逸辰低头抿了一口酒水,似笑非笑。

    与宸王妃坐在一起的宸王,见顾长卿离开席面,不由问道:“你要去哪?”

    “禀父亲,孩儿去寻明语,那丫头喝醉了已出去许久,孩儿有些担心。”

    宸王一直都在忙着与周围的宾客推杯换盏,招待来使,一时间还真的没有意识到顾明语已经离开晚宴,听得顾长卿这样说,宸王喝的面色红润的脸看了看那空的了一章席面,道:“去吧,好好看着她些。”这丫头以前滴酒未沾今儿却是喝酒了,保不齐身子受不住,爱女心切的宸王点头示意顾长卿离开。

    这会儿也不知是谁突然说道德阳郡主出去了许久也不曾回来,这话一出立刻引起大家的窃窃私语起来,要知刚才德阳郡主可是声名大振,这会儿她的一举一动都备受人关注的。

    主位上的卫皇听到台下人的议论纷纷,他作为顾清惜的亲生舅舅,这个时候不表示一下的关怀也是有失仁慈的,下一刻,便听得卫皇问道:“德阳郡主去了哪里?”毕竟顾清惜与顾明语坐着的位置十分之显眼,此刻那席面上空荡荡无人显得有些不太好看,故而借着下面议论之声,卫皇才发了话。

    “皇上,这德阳郡主许是出去透气去了,这个年纪的女孩子都是天真烂漫,不喜一直都呆在宴会上的……”坐在凤椅上的皇后闻声,柔笑着回应,这话听起来说的格外轻快,但又何尝不是暗地里黑了顾清惜一把?

    四国宴会,来的都是各国贵重宾客,身为一国之郡主身份的顾清惜不学着其它女子安静恬阔的老老实实应候着,却是中途跑出去玩耍,这怎么说都似有些不妥的。

    果真,卫皇的脸色微动,道:“派人出去找一找。”

    皇后正想要开口说是,哪知女宾席上站起一道窈窕身影,女子身着月白色素雅裙装,发髻精美,面若芙蓉,一身清秀神韵似那水仙盛开,她这不站起来无人注意到她,她这一站起来却是瞬间吸引了宾客的眼球。

    这美貌的少女,不是别人正是沈弘业的庶女沈菀乔,刚死了亲娘后新晋的风丞相的未婚妻!

    众人只见这沈菀乔身子盈盈一俯,声音宛若黄莺出谷般好听,恭敬道:“臣女这便出去寻姐姐回来……”

    她这一声姐姐叫出来,众人的脸上都闪现了一抹稀奇古怪的神色,公主府的事可一直都的帝京中人尽皆知的公开秘密,沈相放着尊贵的庄敬公主不要非与前将军府的陈玉莲纠缠不清,这对嫡庶姐妹关系也是貌合神离,这个时候沈菀乔主动站出来到底是有几分真心几分假意,这可就是值得推敲推敲了。

    面对宾客们那复杂异样而带着鄙视或轻笑的各色眸光,沈菀乔面上一直都是带着清浅的笑意,镇定自若的走出了庭殿,她这一路上身后目光如针芒刺背,其中当属风国公盯着她的眼神最为锋利毒辣……

    沈菀乔面上虽是在笑,但衣袖中的手却无时不刻都是在紧紧的捏着的,等到她从殿内出来后,她的掌心黏糊糊的都渗出了汗,后背竟也是湿透。

    本作品为的正版授权作品,感谢支持正版阅读。盗版将承担法律责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