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232章 暗潮涌动
    “听说太子将卫皇赠与你的西域香马要送给德阳郡主?呵呵,是想要成就一则宝马香车的佳话么?”裴宫泽玩味的勾着唇角,他对顾清惜的厌恶显然已是牵扯到一些与她有关系的人身上。

    宇文耀伸手摸了摸腰间的一枚琉璃色翡翠玉佩,道:“裴公子这一张嘴真是一刻也不闲着,本太子都为你觉得疲累了呢……”

    裴宫泽不以为然,挑眉,“我只是想说,太子要是看上这小女子了就赶紧奏明卫皇带走吧,这女人我看了就心烦!”

    两人之间的暗地里私语尽数落在圣女诗柯的耳畔中,这时她微微转身过来,如清月明亮的眸眨动,面纱拂动,听得那好听犹如天籁的声音,轻笑道:“两位这个时候议论这些,似乎有些不合时宜……”

    裴宫泽眼风轻蔑瞟了瞟诗柯,见她额间那枚冰蓝色水晶坠光芒璀璨,他突然心生调侃之意,笑道:“圣女要是不说话,本公子还真的是忘了,这世间男婚女嫁之事在你面前最是轻易提不得的,滇国圣女自踏入神殿那一刻就注定了是要孤身终老,不论儿女之情的,如此想来,本公子之前的那一番话实在是不合时宜的……”

    “如唐太子所言,裴公子这一张嘴真的是一刻也闲不得。”诗柯一笑,月眸明亮,面对裴宫泽的挖苦嘲讽她似乎是丝毫都不介意的样子。

    不过想来也是,圣女在滇国被誉为天神之女,福泽万民,通天晓地,若是就这般被裴宫泽的三两言语所激怒那她这十多年的修为也是白修了。

    裴宫泽脸色沉了沉,两处吃瘪,他要是还能笑出来那就奇了怪了!

    三人这边打着太极,那厢那看管马匹的马夫哭喊着被侍卫压了下去,而纵然薛妤婷对顾清惜下毒手事实摆在眼前,护国公夫人依旧是心存怨念,不甘心!见她噗通一声又是跪在了地上,眼睛红肿道:“皇上!小女一时顽劣才犯下糊涂事,臣妇不求她得到宽恕,所幸德阳郡主有惊无险,不然我们护国公府上下难辞其咎,然而小女虽做下这等愚昧之事,但却也不至于被一箭射死,这箭从何而来,究竟是要射向谁,臣妇还请皇上彻查,小女,死的凄惨呐……”

    她不能就这样让自己含辛茹苦一手养大的女儿白白的死去,赛道四周无人,怎么会突然射出箭来,她一定要央求查个水落石出!查到那放箭之人将他大卸八块,决不轻饶!

    顾清惜这时又咳嗽两声,虚弱的双眸看向护国公夫人,道:“秋猎,许是树林中不慎射出的流箭……”

    每年皇家狩猎都会死几个人,这都是公开的秘密,众人也都习以为常了,箭矢在树林中飞射难免会误伤人,顾清惜这话的意思就是在说薛妤婷许是运气不好,被流箭射中才一命呜呼了……“流箭!哪有流箭这么巧正射中人心脏的!”护国公夫人当即呵斥,“那箭分明就是瞄准人要害之处射出的!”

    “夫人!”

    护国公这时上前呵斥一声,“现在要做的是理该将婷儿尸身抬回去!”而不是在一味的追讨薛妤婷到底是谁射死的!这是皇家猎场,风云暗涌,一些事岂能如此计较,如此挑明公然质问!这是禁忌!

    一石惊起千层浪,本以为的这一场意外似乎是在逐渐的酝酿,发酵,转为一场不为人知的阴谋。

    护国公府与荣王府刚缔结姻亲不久,薛妤婷却是死在了猎场上,这场强势联姻注定是败了,而护国公府也没有第二个嫡女来延续这场婚礼,且薛妤婷的死会令护国公府不自觉的想,薛家的女儿是不是成了皇权争夺的牺牲品……

    在场的所有人都是精明透顶,稍加思索,便能品出这死亡的意味来,人总是擅于自我揣测自我脑补的,一时间,气氛有些凝重起来,大家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再轻易说话。

    顾清惜躺在顾明语的怀里,她见卫皇眉羽乌沉,心中不禁冷笑,自古上位者生性多疑,或者这薛妤婷的死能更发挥出意想不到的作用呢……

    “薛小姐不慎被流箭所伤,还望国公夫人节哀顺变,莫要伤了身子,那样,薛小姐走的也会于心不安……”顾清惜语气柔弱,缓慢断断续续的说着,最后一个字从唇齿之间吐出时,她眼睛一闭,昏了过去……

    “清惜姐姐!”

    “郡主!”

    顾明语与裘清涟心惊不已,两人呼喊着,顾清惜却已是听不见。

    场面又是一阵的骚动混乱,顾清惜被人七手八脚的抬去帐篷修养,太医紧跟其后,待顾清惜被抬走后,卫皇的眼睛在皇后与护国公府的人脸上扫了扫,随后一言不发带着侍从离开。

    护国公府的人被卫皇那阴沉不辨喜怒的眼神盯得有些毛骨悚然,不敢再哭求什么,只是默默与荣王府一起将薛妤婷的尸身收回。

    摄政王立在原地,一袭乌黑秀蟠龙的宽大锦袍罩身,他望着被抬走的顾清惜,吩咐左右:“去准备些补品,将本王那瓶‘舒香丸’一块带着!”

    左右侍从领命退下,裴宫泽则是向摄政王投来一记妒忌的眸色,道:“父王对这德阳郡主还真的上心,将这么好的东西都舍得送人,呵,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才是你亲生女儿,而我是个冒牌货呢……”

    摄政王眉头皱了皱,似有些不耐烦看着他,声线沉闷,大有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你这个样子,将来如何能担当大事?竟做些无谓的口舌之争!”

    说罢,摄政王重重甩了衣袖,阔步离开。

    裴宫泽眼见着那道魁梧的身影越走越远,他面露狰狞之色,那模样看上去恨不得要杀人才解恨!

    顾清惜这一昏便是睡到了晚上,等待醒来时,帐篷内灯火通明,束墨与卷碧见她醒来,悬着的心才得以安放到肚子里,顾明语这丫头更是寸步不离的守着顾清惜,见到顾清惜睁开眼,她则是一脸的忧心关切,询问道:“感觉好些了么?”

    顾清惜动了动眼睛,笑容有些虚弱,“没事,只是睡的时间长了些,让你们担心了。”

    “太医开了些汤药,吩咐你醒来后服下。”顾明语在桌上倒了一杯水,看向束墨与卷碧,道:“你们两个去为郡主煎药,记住一定要亲自来,不需要假以人手!任何人都不准碰清晰姐姐的汤药!”

    “是!”

    束墨与卷碧应声去了,煎药的器具都是新的,她们也是吓怕了,这两天郡主接二连三的遇危险,实在是令人提心吊胆。

    顾明语见两人出去后,则是扶着顾清惜起来喝水,道:“大哥他回来好久了,一直在帐篷外守着,他很担心你。”

    话音刚落,帐篷帘子被掀开,映出一道清冷孤高的身影,顾长卿一身月白色锦袍,眉目笼着浓重的担忧,薄唇紧紧的抿着。

    顾清惜看他走来,对他抱之一笑,熟络的问道:“出去狩猎,打到了什么猎物?”

    顾长卿冰冷的凤眸在看到她那一抹虚弱的笑容听到她口中的声音时,才得以变的温柔有暖意起来,他走过来将身子环住,拉了棉被将她裹紧,才道:“知道你体寒,特意射了两只狐狸,打算用它们的皮毛给你作件披风,以后天冷了,穿在身上能暖和些……”

    顾清惜听了,心里微暖,狐狸生性狡猾更是精与藏躲,想要抓到并不是那样简单容易的,明明是费心费力口上却是这般故作轻松……

    “嗯,有劳世子了,多谢多谢……”顾清惜虚弱的开着玩笑。

    顾长卿看着她还有心情闹腾,嗔怒的看了她一眼,道:“看来身上的伤是无碍了是不是?”

    顾清惜有些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唇,没敢吭声。

    顾清惜被他抱在怀里,鼻息间嗅到的是他身上露水与秋草的沁凉气息,想到外面深秋的季节更深露重他一个人站在帐篷外许久也一定也是冻坏了,顾清惜便拉了拉被子,道:“你身上很凉,一块暖一暖吧……”

    “好……”顾长卿扯了扯唇角,隐隐有笑意。。

    顾明语站在一旁,乌黑晶晶亮的眸子瞧着自己大哥与清惜姐姐亲昵而温馨的样子,她心里也是跟着美滋滋的,一个英俊不凡,一个美貌无边,不论怎么看都是看不够呢,瞧瞧俩人裹在一个被子里的模样,她就觉得好生羡慕呀,暗暗想,什么时候遇到一个像大哥一样对自己好的人就好了……

    顾明语站在那里直勾勾的瞧着他们,双眼羡慕的都在冒泡泡,顾长卿确是早就将这个妹妹视为寻常空气毫不避讳,抱着顾清惜说话,浑然忘记了还有个亮闪闪的灯泡站着。

    “脚上的伤感觉如何了?”顾长卿这样说着,掩盖在被子下的手忍不住的小心翼翼摸到她的脚裸,那里突出的一块显然是肿起来的,他眸色里满是心疼。

    “没事,修养几天便好了,不过是暂时行走不便而已。”顾清惜浑然不在意般的开了口,“很快就好了。

    顾长卿正想说她些什么,忽然听到帐篷外传来禀报声,有宫女道:“郡主,姜国摄政王、滇国圣女、唐国太子到访……”

    本作品为的正版授权作品,感谢支持正版阅读。盗版将承担法律责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