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246章 世子苏醒
    闻言,顾清惜微微点头,“皇祖母思虑周全,”

    的确是如此,一朝天子受伤在外不得不说是十分危险的,骊山狩猎所带人手并不甚多,万一有异国来使趁机发乱或皇子谋逆,那后果都是不可想象的……

    顾清惜略微沉吟,试探性问道:“不知宸王世子现在如何了,他也要跟随着我们先走么?”

    “卿儿伤势严重,在这荒郊密林里,缺医少药,哀家觉得该是尽快抬回到京城去疗养,他至今还昏迷,也不知能撑多久,若是真有个万一不测,也还是在城中比较方便一些……”

    听的这话的意思,是说顾长卿能熬过这一劫的机会很渺小了么……

    顾清惜心神一晃,心尖涩苦。

    “惜儿知道了,这便回去收拾东西。”

    顾清惜眼眸低垂,看着自己青莲绣花的软履,声音低靡。

    太后未曾看到她那一低头时眼神中闪过的凄然,拉了她的手又是拍了拍,“马上就要启程了,你的细软留给丫鬟们去收拾吧,你且随我再去看一眼你舅舅,便跟着哀家共乘一辆马车,回去吧,路上也好陪着哀家说说话……”

    “好,惜儿都听皇祖母的……”顾清惜轻声的说着。

    “唉,我们走吧……”

    太后叹息一声,捏了捏她的掌心,目光中荡漾着隐晦的沧桑与不安……

    入了大殿,顾清惜陪着太后一道看了卫皇最后一眼,随后便有宫人与四王一起将卫皇连同他身下的龙床一块转移到了宽大无比的马车之上,金沙银帐重重遮挡,铁甲侍卫前后拥簇,刀剑出鞘,威严无比!

    四王跨马分居两侧护行,乌沉的天际下,军队浩浩汤汤,沉寂冷凝,整齐化一的步伐散发出一股子无形的压抑。

    太后见护送卫皇的队伍整装待发,等待开拔,她临走之前,特意看望了顾长卿,见他还依然沉睡,见顾明语与宸王妃为他熬红哭肿了眼睛,太后面容上忍不住浮现一抹惋惜来,叹道:“这孩子怎么还没有醒来,这是打算要睡多久……”

    这一声轻叹,令宸王妃的面容又是闪现了悲伤,顾明语的眼睛亦潮湿起来。

    顾清惜站在太后身旁,与顾长卿相隔甚远,为了不惹猜疑,只能用眼角的余光去看他的面容。

    他的面容依旧是苍白无血色,看上去气息虚弱到了极点……

    顾清惜的心跟着揪了揪,眼看着就要启程返京,相见困难,她忍不住再多看他两眼,脱口道:“吉人自有天相,皇祖母放心,世子他一定会安然无恙挺过来的……”

    这话是说给太后听,也是说给顾长卿与自己听,不论情况多么的糟糕,她都始终相信,他会好起来的,他是一个重诺的人,不会这样轻易的舍弃她而去,舍弃他的亲人而去,他一定会安然无恙的,她相信,也坚信着,心怀希望之翼,永不放弃……

    “但愿如此……”

    太后怜悯的目光在顾长卿的身上游走一圈,缓慢的说道:“时辰也是不早了,卿儿也是该准备上路了,你们这些人都小心谨慎点,别动了他身上伤口!”

    这话落,守在外面抬移床位的宫人个个都谨遵教诲点了点头。

    “好了,动身吧……”

    太后说罢,便是转脸看向了顾清惜,道:“我们也该是走了……”

    顾清惜上前,挽住了太后的手臂,低眉顺眼的扶着太后身子,一步一步踏出了宫殿,顾长卿紧随在后。

    待顾清惜停在太后銮驾前时,嬷嬷侍奉着太后先行上了车,她则是站在车前转身回望,此刻的顾长卿正是经过自己身旁。

    等回了京城,入了宸王府,她便几乎是没有机会再见到她了,所以,她想再看他一眼……

    看他的被抬架着缓慢经过,顾清惜眸子几乎是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的容颜,似是要将他此刻的憔悴与虚弱都印入脑海里,她望着他,眼睛眨也不眨,这时,她凝望着看他的眸眼忽然见与她擦身而过的顾长卿眼睫颤了颤,紧闭的眼睛开启了一道狭长的缝隙,她见到那缝隙中闪动着黑亮的瞳仁,那瞳仁似隐隐带笑……

    轰——

    这一刻,顾清惜脑子里轰然炸开!

    她呼吸一紧!

    以为自己眼花看错了,忙用手揉了揉眼睛,睁眼再去看,见顾长卿的眸子依然是半张开, 里面乌玉的瞳仁望向自己,带着温软的笑意……

    天!

    他醒了!

    她没有看错!

    他真的醒了!

    无以言表的欢喜,瞬间涌上心头!

    顾清惜以手掩嘴,一时间,喜极而泣!

    她想,醒了,醒了,他终于是醒了,这是一件多么多么令人开心到想要蹦跳起来的好消息!

    若不是碍于眼下情的情况,她一定会扑过去,紧紧的抱住他,庆祝他安然醒来!

    然而,现在的她满心欢喜,满腔的激动,却是不得不老老实实的站在这里,掩饰着内心的兴奋与庆幸……

    眼眶,在这一刻湿润。

    眼泪,在这一刻滚落。

    顾清惜努力的挤了挤掉出来的眼泪,她觉得此刻不该哭应该是笑才对,他醒了第一眼见到自己哭他又是要该担心了,于是她抿唇笑了笑,这笑还染着眼泪,看上去应该是极其丑的,她几乎是有点傻楞的笑着,笑着笑着也不知怎么了又是想要哭,眼泪便咕噜咕噜的滚落个不停……

    这一副,欲哭还笑,欲笑还哭的模样落入顾长卿的眸底,他的心都是要被温暖化了……

    “傻瓜……”

    他虚白的唇动了动,无声的说出两个字来。

    顾清惜看到他那无音的唇形,意会到他说的话时,她又哭又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样才好……

    她站在那里又是抹眼泪又是偷笑的样子,可爱又令人怜惜,就像个孩子,顾长卿望着他,此刻,他真的很想拥她入怀,轻柔着她的发,吻上她的面颊,告诉她,不要怕,不要哭,他没事……

    顾长卿如何不知,自己昏睡的时间里,她多么的担心害怕,她不过是外表坚强内心脆弱,自己一定是把她吓坏了……

    顾长卿深深的自责,虚弱的眼眸眨了眨,凝望着她的方向,将左手掌心摊开 ,露出里面的那枚戒指……

    顾清惜见到那牡丹戒,只觉得喉头一哽,眼泪婆娑……

    顾长卿掌心张开,他虚白干裂的唇动了动,她看着他那喃喃无声的唇形,听他说道:“等我……”

    等我,等我再为你带上它……

    两个字,泪湿眼眶。

    顾清惜就像个孩子一样,吸了吸鼻尖,狂点头……

    他的手指慢慢收拢,掌心将戒指包裹,他该是极其疲累的,眼睛缓慢的闭上,似是睡了过去……

    他的身影渐行渐远,直到看不见,顾清惜才伸手抹干净了脸上的泪痕,拍打拍打了脸颊,嘴角抿了丝丝的笑,躬身上了马车。

    车厢内 太后闭着眼睛,疲倦的依靠在车壁上,开口问道:“怎么才上来?是哪里不舒服么?”

    顾清惜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声音,道:“方才飞虫眯了眼睛,耽误了些时间……”

    “嗯,入宫还有一段好长的路要走,你一夜未睡累了就先眯一会吧……”

    “嗯……”

    车厢内在无声音,队伍启程返京。

    太后年事已高,禁不起一夜劳累,不多时便睡了过去,顾清惜小心的抖开毛毯为她老人家盖上……

    望着太后那眼角刻满沧桑岁月的皱纹,顾清惜心中隐隐的担忧,回京后,必当是风起云涌,争储激烈,不知她老人家眼看着子孙争斗,该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马蹄哒哒,驶出骊山,顾清惜的身子随着颠簸起伏,心中思绪万千……

    此次狩猎,尽兴而来,败兴而归,在卫皇与太后先行撤离骊山之后,诸国使者随后也紧接离开,一路上有兵马重重保护,明面上说辞是保护贵宾安危,但那擦亮的刀剑,其中的暗喻确是十分的明显。

    保护,不过是种监视罢了……

    最后离开骊山的便是剩下的一干朝臣女眷,一路上大家众说纷纭,只觉得今年狩猎十分的稀奇古怪,似都隐隐意识到这京都的天是要彻底的变了……

    骊山狩猎,卫皇重伤昏迷不醒的消息早就在出事的那一刻就被下令封锁,已防民心动荡,帝京的百姓浑噩不知,长安街上依然围着皇家兵马又说又笑,浑然不知他们的王,他们的天子,依旧是躺在龙床上不曾睁眼。

    入宫,太医忙着为卫皇续医延药,御林军守卫寢殿,三步一兵五步一岗,戒备森严,皇城彻夜灯火不熄。

    顾长卿则是被送回宸王府,十几名太医跟随查看伤情,宸王府上下人心惶惶,皆是惴惴不安。

    顾清惜随行进宫等待一起安排妥当,辞别了太后,才连夜赶回了公主府。

    偌大的公主府静悄悄,回来后身心俱疲的顾清惜便倒头大睡,一觉天明。

    翌日醒来,顾清惜还未洗漱,便有丫鬟来请人,说是老夫人有急事!

    顾清惜只是在脚上敷了药,饭也来不及吃,便跟随着去了,现在的公主府里该除的人都除掉了,老夫人不安安稳稳的度过余生,这般火急火燎的又是为了那般?

    “不知祖母找孙儿来何事?”棉帘挑开,顾清惜见到坐在太师椅上的老夫人,微微笑着开口询问。

    本作品为的正版授权作品,感谢支持正版阅读。盗版将承担法律责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