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255章 玉石暖炉
    卫皇伤危,四王府各势力纷纷结党营私,标派分明,对九龙宝座跃跃欲试,蠢蠢欲动,就连被砸破脑袋的沈宏业这等在朝野空有头衔的挂牌丞相也被接二连三的召见忙的不亦乐乎。

    朝野如浩海,海底多股暗流汇聚,搅动帝京时局动荡混浊不堪,朝中势力纵横对峙之时,后宫六院中也莫名其妙的死了几个妃子,现在后宫多是皇后,贵妃,梅妃三妃把持,各不相让……

    卫皇伤势恶化,连续几天未曾召见异国来使,虽封锁消息但却也不能遮挡过他们的耳目,各驿馆中不断有往外送的加急书信……

    各方势力都在涌动,而作为卫皇信任的宸王世子顾长卿则是自从领了差事之后一直都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动作,宸王府也按兵不动,每日顾长卿都是奔走与刑部府衙调查案件,去骊山现场取证,捉拿嫌疑人犯,按部就班,井井有条!

    太后年纪大了,因了卫皇的糟糕情况而忧心不已,天气越发寒冷了不慎得了风寒,这身子便是日渐消瘦,顾清惜心中记挂太后每日都进宫相陪,伺候汤药,侍奉她老人家,因此也多多少少从内侍的口中得知卫皇的消息,说是越来越不好了……

    顾清惜便是在想,卫皇骊山狩猎时候身中两箭但却不足以致命,太医院的御医们日夜看护本该日渐康复苏醒才对,怎么情况突然急转成危?

    是真的伤势恶化,还是有人又暗中下了毒手,想让卫皇借着这次伤情再也苏醒不过来?

    顾清惜心中这般思虑着,然而却是猜不透到底是何原因,只能是默默的等待着,静观其变……

    这日,侍奉完太后汤药后,顾清惜出了寿安宫,走在出宫时第二道宫门甬道,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正在车厢内小憩的顾清惜睁开了眼睛,心道每日进出宫都会碰上好几辆马车急匆匆跑过,身后这一辆看来也是不例外,不知道承载了哪家的使命在宫中来回穿梭了。

    顾清惜不禁微微牵了牵唇角,淡淡轻笑。

    公主府碰上这样的马车都会主动避让,顾清惜又是懒洋洋的闭上了眼睛,然而却是不想车夫突然勒马,马车动荡,车厢内的顾清惜身子晃了晃。

    “发生了什么事?”

    “回郡主!是荣王府的马车挡在了我们车前!”车夫回答。

    荣王府?

    顾清惜撩开了车帘,正是见荣王世子顾沐尘跳下了自家马车,一身绛色朝服,头带琉璃冠,脚蹬蛟龙靴,仪表堂堂,见顾清惜目光看来,他眉梢上扬,冲她一笑,转而迈步向着顾清惜的马车走来。

    “多日不见,清惜小姑姑可还安好?”

    顾沐尘在天光下走来,容貌出众的面皮上笑容璀璨,那笑晃的顾清惜不觉有些刺目。

    顾清惜垂了垂眼睫,清浅一笑:“本郡主一切都安好,谢世子关心。”

    她这样说着,心中却是隐隐有冷笑荡开,都说无事不登三宝殿,顾沐尘这般在宫道中拦截下她的马车,她可不是认为只是见面寒暄几句这样的简单……

    “自从骊山狩猎那一别后,一直都忙碌,未曾去府上问候小姑姑的脚伤,不知现在可都是好利索了没有……”顾沐尘笑容里透着几分关切。

    顾清惜笑吟吟的看他一眼,笑笑,“已完全好了,多谢世子挂念。”

    两句话,她都是这样的客气,以谢字结束,显然已是表示不太愿意与他停靠在这宫道内做攀谈。

    然而顾沐尘却是一副见到顾清惜心情极好的样子,说道:“现在已入冬,天气转寒,前日我偶得了一个精致的手暖炉,正想着得空去送到小姑姑府上,不曾想今日在宫内碰上,真是好巧。”

    他唇角的笑容看上去是那样的真心实意,令顾清惜一时间吃不透他究竟想欲意何为,前阵子送溪山暖玉棋子,现在天冷又送暖手的物件儿,这顾沐尘还真的对她十分之‘上心’呐……

    帝京情况都这样风云莫测了,他还有这闲情逸致的挂着她,呵呵,真是令她感动的紧……

    顾清惜眸子眨了眨,眉角眼梢上浮着一抹似笑非笑。

    那厢,顾沐尘说完便是一挥手,便有马车上的侍从捧着一个淡紫色檀香珍珠锦盒奉上,顾沐尘锦盒打开,露出里面一顶宝石蓝色镂空抄手暖炉,暖炉精致小巧,做工精湛,蓝色的炉身上描着金色的雅致花纹,看一眼便知不是凡品。

    “不知这物件可还入得小姑姑的眼?”

    顾清惜视线从暖炉上挪开,一笑:“世子出手,自然是极好的。”

    顾沐尘见她眸光中透露着熠熠的欢喜,他心中也自觉是送对了东西,便有更深的笑容荡|漾开来,“那就请小姑姑收下吧。”

    这送东西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这种局面下顾沐尘还对她示好,显然已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露出真实目的了吧?他想从这里得到什么?

    顾清惜又是扫了一眼那精致美丽的小手炉,忽而笑的璀璨,“这东西若说实话还真的是极其对我的心思,既是世子送,那么我便厚脸皮收下了……”酒楼与药铺的生意所赚来的钱财足够她去买任何喜欢中意的东西,然而自己买却是哪里比得上别人送的好?不花一文钱还可以捞到这样的精美物件,还是之前那句老话,不要白不要……

    收下东西的顾清惜面色比之前缓和亲近了不少,顾沐尘见她如此,心中则是暗暗发笑,之前就认为德阳郡主是个贪财的,现在投其所好,果真的一点都不假……

    “我马车上的炭火已经燃尽,车厢内冷的紧,不知可否借小姑姑的马车坐一坐,共同出了这宫门?”

    上她的马车?

    顾清惜瞳仁隐隐动了动,含着笑意,“既然都收下了世子的东西,本郡主认为似乎是没有什么理由拒绝世子在外面受冻……”

    闻言,顾沐尘笑意更深。

    已是入了冬,顾清惜身子因为体寒本身就格外的怕冷,所以出门在外都是将自己裹的严严实实,马车里铺着厚厚的金丝毛毯,车厢壁上靠着软绒绒的靠垫,长形的矮几上坐着三足金尊小鼎,金鼎里燃着上好的银丝炭,正是暖风熏人醉。

    “温暖如春。”

    顾沐尘在车厢里盘膝坐下,说了四个字。

    顾清惜依靠在软垫上,笑而不语。

    顾沐尘便是将那锦盒中的宝石蓝色的鎏金小抄手暖炉拿出来,掀开上面缀着小拇指大小的珍珠的盖儿,然后夹出里面的一圆形掏空的玉石来,玉石同样有个严丝合缝的盖儿,将盖子拿开,顾沐尘眉目含笑,动作熟练的用小火钳将燃着正旺的银炭放入那掏空的玉石之中,红艳的火光装入白色的玉中,红白相映,格外的好看。

    “这是一种特殊的玉石,耐高温而不碎,与寻常我们佩戴的玉并不相同。”

    顾沐尘将那圆形的玉肚中装满了火红的炭,然后自顾自的说着。

    “哦?以往这手抄暖炉多半是见铁与铜制,倒还是鲜少听说有玉制的,今儿还是第一次见,看来这暖炉的玉真的是大有乾坤……”顾清惜应景的说着。

    顾沐尘将装了火炭的玉石装入镂空的宝蓝色外罩之内,盖上盖儿,将其递给了顾清惜,“看你马车内这样的暖,就猜到你定然是极其怕冷的,这小暖炉也算是没送错……”

    暖炉并不大,正是适合捧在掌心暖手,顾沐尘递来顾清惜便也是不推辞的接了,将其笼在衣袖内捂手,感受着银炭的温暖缓慢透过玉石传递而出,从镂空的空格中熨烫到她的双手,暖暖的,很是适宜。

    “不知你有没有听说过上古神印的传说?”顾沐尘眸子轻抬看向顾清惜。

    顾清惜秀眉微微一簇,不假思索,疑惑道:“那是什么传说?”

    见她神情如此的迷惑,顾沐尘微微动了唇角,“传说中,天下有四块上古神玉雕刻而出的玉佩,这玉佩不惧水,不畏火,集聚天地之灵气,伤患者佩戴能医治百病,生死垂危者佩戴能起死回生……”

    “天底下真的有这样的神物?”顾清惜表示很是惊讶,“倘若真的有这样的东西,岂不是会引得全天下之人哄抢?”

    “不是空穴不来风,既是有这样的传言,便该真的是有这样的神物,这暖炉中的玉石是有人寻了多年才得到的稀有珍品,就如同传言中所说不惧水火,不畏破碎,即便是摔在地上也完好如初,这样不会碎的玉石是的确存在的,我相信那传言中的上古神玉也是该存在的,它能医治百病,起死回生!”

    顾沐尘眸色中透露出坚毅来,紧接着又道:“你可能有所不知,太医院的御医们说皇上现在性命垂危,生死参半,很可能会……所以,我这才想起来传说中的上古神玉……但愿能找到它,来保佑皇上龙体安康……”

    上古神玉?

    顾清惜神情中透露出一丝的惋惜来,叹道:“世子对皇上一片赤诚之心不可谓不感人,只是这虚无缥缈的东西休说还不知道有没有,即便是有,天下之大又何处去寻?”

    本作品为的正版授权作品,感谢支持正版阅读。盗版将承担法律责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