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257章 强行相邀
    卫皇一直在寝宫内昏迷不行,压根不知道自己的朝堂已经混乱到了狗撕狗的局面了,倘若他现在要是醒了,弄不好一睁眼又要被气死过去!

    天子生死不明,这等想一想就让人血脉喷张的事情实在是无法让人安静啊,所以不过是短短几天时间,局势已经发展到隐隐不可控制的局面了,只带最后一根引线,这早就被灌满火药的争储大战就要轰的一声拉开序幕了!

    比起朝中的混乱,无暇被顾及到的各国来使则是显得异常悠闲自在。抓机书阅读网,海量小说免费阅读/下载

    公主府,清韵阁。

    “郡主,唐国太子宇文耀递来请帖,请您过目。”

    束墨说这话的时候,恭敬递上一张印着紫色凤尾花的素雅香帖。

    顾清惜正在书房内练字,闻此,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浑然不在意道:“先放那里吧。”

    束墨见郡主并没有要打开请柬看的意图,便又是小声的提醒一句,说道:“郡主,那宇文太子的马车停在咱府前呢……”

    听到这句话,顾清惜手中的笔杆才有瞬间的停顿,然而一顿之下,又是继续写字,随即淡漠道:“就说我刚刚睡下了……”

    这言外之意就是不见客了。

    “是!”

    束墨领命回去回话,而与束墨一道进来的卷碧见顾清惜没有任何要看请帖见人的意思,便察言观色的站在书案前研磨,不在言语。

    约莫过了小半个时辰,顾清惜练完字,才坐下来启开了请柬,简单过目之后将请柬往桌案上一放,若无其事的抿了口热茶。

    宇文耀的帖子,不用看也是知道里面写的什么……

    “去看看束墨怎么还没有回来,难道是还没将人打发走么?”

    顾清惜抄起桌上的书掀了掀,只是没想到这话不过是将将说完,屋外已响起了束墨的声音,“启禀郡主,宇文太子到访。”

    宇文耀居然进了府!

    顾清惜眉头一蹙,放下茶盏,宇文耀居然不请自来了……

    “在下一直在外等候郡主,不知郡主现下可是醒来了?”

    屋外响起宇文耀温润尔雅的声音。

    明知道她不愿意见却还执意入了院,显然她如果再不露面的话,他一定会继续等下去的……

    摆明了就是不给你拒绝的退路……

    “请宇文太子进来。”

    顾清惜轻勾了唇角,抚了抚衣角,起身相迎。

    棉帘被挑开,宇文耀浅笑着踏入,一袭天青色绣月白银龙的锦绣华服,头戴八宝银冠,墨发散落几许,见他双眸深邃,薄唇如刀削,长身玉立,一派风流潇洒。

    顾清惜笑盈盈的望他一眼,心中暗道宇文耀这身雍容华贵气派,这等出色的面皮,当真是不愧为唐国第一美男子,令无数唐国少女向往之。

    然而,顾清惜看他深眸中那抹笑,却是笑的不达眼底……

    “德阳见过宇文太子。”

    顾清惜微欠身,微笑,行礼。

    “郡主不必客气,你我都是朋友,以后这等虚礼已然是完全没必要。”

    宇文耀开口说话的时候,右手伸出作势就要去扶顾清惜。

    顾清惜见那手伸来,五指修长,指节均匀,异常的好看,然而指腹处却是布满了一层微厚的茧……

    顾清惜眸色微微一动,随即不着痕迹的躲开了他的手,莞尔一笑,道:“宇文太子乃我朝贵客,这礼节不可虚废。”

    宇文耀要扶人的手落空,下一刻便自然而然的收回来,全然没有一点儿因拒而难堪的神情,他唇角牵了牵,不在纠结这礼节问题,而是眉眼挑动,笑笑,道:“得知郡主伤势已恢复,身体无碍,在下特续上次之约前来请郡主出府小聚,把酒言欢。”

    闻言,顾清惜心中又是一笑。

    宇文耀做事言辞倒是一贯的不给人留余地,这一上来堵住了她想要拿身体不适作为推辞借口的去路,且最后一句还特意注明是续之前许下的约定……

    这言外之意,不去,就是食言而肥,不讲信誉了是么?

    顾清惜眼眸中盛满着笑,道:“原本太子亲自来相邀,本该是一定要去的,然而今日实在是不凑巧,本郡主还有其它的要事要办,所以怕是不能与太子把酒言欢了……”

    “哦?是么?倘若真如此,那郡主便先请忙事情,明日在下再来请郡主。”

    最后一句话不是请示与反问,而是陈述!

    顾清惜的瞳孔一缩,旋即笑开来,“今日实在是脱不开身,那就请太子明日再来吧。”

    宇文耀面庞上一直都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听得这话便是对顾清惜说道:“那好,我们明天见。”

    顾清惜笑着看了束墨一眼,“送太子出府。”

    束墨立即做了个请的姿势,“太子请回。”

    送走宇文耀,顾清惜面上的笑容便是收敛了起来,转身继续去看书。

    “郡主,请恕奴婢没有拦住宇文太子!”

    束墨送宇文耀回来后便是向顾清惜请罪,她本是奉命去打发人可是到最后却还是没能拦住宇文耀,是她做事失责。

    顾清惜看着书,神色有些散漫,轻笑一声,“你拦是拦不住他的。”试想如此一个喜欢掌控他人,喜欢不允许别人作出选择后退的人,任是束墨使劲浑身解数也是拦不住他的。

    “那明日他再来,咱们是见还是出去躲了?”卷碧一旁小心的问候。

    “依着他那行事的风格,只怕你一日不见他就会等一日,两日不见那就等两日,十天不见或许他还在执拗的等着……”

    顾清惜翻过一页书,语气里有些嘲讽之意,“所以,明天便去见了就是,再者说这四国盛会来京的使节也没有多少日子可晃了,与其天天被烦不如尽快解决了这问题。”

    束墨与卷碧听得这话后,双双点头,暗道这宇文太子真是太过于强势了!

    他这样子迫切的接近郡主,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难不成是真的如外面谣传一样想要将郡主迎去唐国作太子侧妃?

    哼,要真的是这样,只怕宇文耀的算盘怕是打错了,这样的人如何能入郡主的眼?

    第二天,宇文耀果真是又来了公主府。

    顾清惜再次见到宇文耀,笑了笑,道:“太子果真是守时,不知今日太子殿下要去哪里饮酒?”

    “郡主到了便是知晓了,请上马车。”

    宇文耀今天来,还特意为顾清惜备下了一辆精致奢华的马车,顾清惜看了看没说话便径直带了丫鬟上了车,马蹄哒哒,等到停下来时,顾清惜挑来车帘向外一看,只是这一看之下却是不由笑了,本以为宇文耀看中了哪家风景独秀的酒楼,却不曾想居然是停在了自家门口!

    宇文耀已早早备下酒楼里最好的一间包间,在柜台打的金算盘噼里啪啦响的林趣,一抬脸忽然见顾清惜与宇文耀前后走来,她手下动作微微一滞,然后忙又满脸堆笑的亲自引了人去房间。

    “这酒楼在京城远近驰名,所以在下才订下了雅间与郡主在此用膳,一起品尝一下这家厨子的手艺。”

    包间内,宇文耀一身天水长青色锦袍站在雕花的窗棂前,张口说话。

    “长安街一般以上的酒家全都因此酒楼的存在而逐渐的失去生意,走入了没落,可见他家的饭菜酒水一定是极好的,不然也不至于日日宾客爆满,太子殿下选择这地方可以说是走心之举……”

    顾清惜若无其事的将自家的酒楼不动声色狠狠的夸奖了一番,那说话的态度表面看上去十分之认真,然而她实际上却是一直都在强忍着内心的欢喜得意之色,参差酒楼在短时间能横霸京城绝对是个厉害的后起之秀,她在私底下数银子早已数到手抽筋!不自卖自夸实在是有些忍不住……

    “听郡主这样的褒奖,在下更是有些迫不及待的要品尝美味佳肴了。”

    宇文耀这时忽而转身对顾清惜一笑,道:“我已备下最好的酒,今日与郡主不醉不归!”

    “一切都随太子的愿。”

    顾清惜牵了牵唇角一笑,“再过不多久,太子就要离京了,大家难得相识一场,理该要喝的不醉不归……”

    宇文耀听得她这样说,忽而像是非常的开心,神采飞扬道:“郡主果真是豪爽!我喜欢!”

    “上菜!”

    一声令下,无数的珍馐佳肴被盛在精致的盘中一道道摆放在桌上,菜品琳琅满目,色香俱全,看的人忍不住食指大动,想要大快朵颐。

    宇文耀与顾清惜对面而坐,待菜全而酒水满,正是要举杯时,突听得一道美妙的天籁之音。

    “清惜妹妹!”

    闻声,瞬间回眸。

    见,一袭冰蓝色长裙的圣女诗柯,与她随行的侍从正是站在门口,那本该退下人去要关闭的房门因了诗柯的到来而停止了关闭。

    “珂姐姐……”

    顾清惜见来人后,放下酒杯笑语盈盈的起身将诗柯引到了房中桌前坐下,亲络的笑问道:“多日不见,没想到会在此巧遇,这些天来不知柯姐姐可还安好?”

    “一切都安好。”

    白纱浮动,诗柯月眸中隐笑,一身空灵之姿端坐在那里,乌丝如墨,美如仙子。

    本作品为的正版授权作品,感谢支持正版阅读。盗版将承担法律责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