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282章 雪夜来袭
    空旷的野外,寂静的只能听见风雪呼啸之声,几顶帐篷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帐篷内燃着的烛光被风吹得时而扑闪一二,跳跃着火焰仿似下一刻就要架不住风雪的摧残而熄灭……

    寒风冷雪吹打在脸上,如刀子一样割的生疼。

    顾清惜眯眸正是要关上车窗,然而就要在车窗被拉上的刹那,她忽的看见其中一顶帐篷内燃着烛火忽然熄灭!

    在那熄灭之际,一股血喷洒在帐篷之上,随着烛光的突然泯灭而消了痕迹!

    有人!

    雪夜来袭!

    顾清惜刷的一声将木窗关上,转脸去看顾长卿,她这一看,却没想正对上他凤眸中的那如河底暗流一般的寂静汹涌……

    显然,他也已经看见刚才那一幕异常。

    “下车!”

    两人彼此对视一眼,神经绷紧,异口同声说道。

    出京第一天,雪夜,便有人半路截杀!

    顾清惜眼眸一眯,抓起先前揭下的面具贴在脸上,就要撩车帘推门下车,然而却是被顾长卿一把拽住,指了指车厢边缝那里渗透而出的一小滩湿漉血迹……

    血……

    显然,车夫被杀害了……

    顾长卿掀开车厢铺着的毡毯,手指扣住车厢木板两处凹槽,一拉,平整的木板立刻便是弹开,露出车下的雪白雪地。

    从车厢底部离开,不易惊动其他人。

    顾长卿先下,顾清惜立刻跟上,两人潜伏在车下,双手攀住车底如蜘蛛一样探头四下观望。这一看之下,却才发现巡逻的侍卫一个个杵在那里不动丝毫,该是被悄无声息的杀害了……

    如此寂静无声,杀人灭口,看来,这次雪夜来袭的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

    只怪两人都饮了不少酒,警觉性下降,居然未曾察觉到危险的逼近……

    看那几顶帐篷有轻微的异动,两人相视一眼,随即挪移身子闪出车底,然而才不过是刚要探出车底,头顶之上的马车忽然传来铎铎铎的巨大声响!

    车厢底部立刻被射出好几个窟窿,露出一根根寒铁锋利的箭头!那箭头约有拇指粗,比普通箭矢要粗的多,且是精铁锻造,劲力十足!

    可想而知,若是他们不曾察觉到异常,现在就险些要被射成血刺猬了!

    就是在这一瞬间的呼吸停滞,紧接着又是一阵紧锣密鼓般的箭雨而至!冷箭夹在寒风冷雪中呼啸而来,大有将马车射成碎末的狠厉!

    顾长卿与顾清惜,一个翻滚逃离车厢底部,与箭步滑行之间,游出十几丈远,雪地上划出两道并行的人形划线!

    收脚,抽剑,两人身形又是同样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而起!

    两人从马车下现身,立刻引起箭雨接踵而至,一排排的箭矢霎时间撕裂夜空而来,应接不暇!

    “嗖——”

    “嗖——”

    寒铁锻造的黑色三角箭头在雪夜中泛着骇人的寒光,长箭根根恍若雷霆万钧席卷而来,夹带着不可遏制的腾腾杀气和漫天冰冷。

    如此之多的箭矢同时发出,显然不是弓,而是搭载了弩!

    弩上机括可承载几根甚至十几根的箭,设下这般的箭雨,显然是想要以多取胜,将他们二人射杀再这密不透风的箭雨之下!

    然而,刺客想要杀他们,却不知道他们二人更想了结他们!

    数不尽的羽箭在黑夜中叫喧而来,在寒冷刺骨的的雪夜中织成一道密不可破的网。

    黝黑的箭尾,寒铁的箭头,刷刷刷撕裂黑夜而来,数不尽,看不清!

    每一支冰冷的三角箭头上都啐着狠辣的剧毒,一招不慎入体,下场,定然必死无疑!

    然,就在这样危急的时刻,在这顾长卿与顾清惜,手中双双持剑,立在飞雪中,一个白衣缥缈,一个紫衣华贵,二人望着那迎面射来的箭雨,不由纷纷冷然勾起唇角,露出一抹不屑一顾的神情……

    “惜儿,眼下可是你练剑的大好机会呢……”

    顾长卿凤眸闪着玩味的笑,“月落剑,与承影出自同一铸剑大师之手,至今还未饮血开刃,封存至今已是倍感孤寂,今夜必须让它大杀四方,饮饱了鲜血才可……”

    顾清惜手腕一抖,月白色剑身的月落剑亮出铮亮的剑锋,这时一片雪花落在剑尖,晶莹剔透,顾清惜抿唇一笑,道:“这是必然!”

    “好!那就看看谁的剑饮血多!”

    顾长卿漆黑冷然的眸底忽然迸射出一抹狠绝嗜血的光,笑声落,紫衣飞舞,便是飞身迎上那万千羽箭。

    顾清惜见他先动,她则是唇角微勾,绽放出一缕云淡风轻的笑,她冷眸望向远处栖身躲藏的刺客,凉声笑了笑,回道:“你赠我月落剑,我怎么好让你失望?今儿这些人既然敢来,那就别想活着回去。”

    言毕,顾清惜也飞身冲入那遮天蔽日的阴沉冷冽箭矢之中……

    寒风,冷雪,白衣,紫袍,黑箭!

    顾长卿与顾清惜的身影恍若两条蛟龙腾空,穿行在密密麻麻的箭雨之中,那一招一式,剑锋挥洒自如,动作是说不出的惊险,道不出的险恶。

    顾长卿幽暗的凤眸眯紧,戾气升腾,身上紫袍在风雪中烈烈呼啸作响,刀裁而出的完美五官迸出冷硬的线条,神情冷冽仿佛冰霜雪冻。

    不过是才出京一天,就招惹来如此杀身之祸。

    这是荣王还是和王的手笔?

    顾长卿心中冷笑连连,就凭这些破铜烂铁就想要将他雪葬在此,未免也太瞧不起他了……

    既然有人一心想要他死,那么他不回敬点大礼岂不是不尊礼数?

    他心中这样的想着,浓重而阴鸷的杀气便是破体而出,杀气蒸腾,在他周围疯狂叫喧,恍若来自地狱里面的勾魂使者。

    轻功施展,如若游龙的身影在箭雨中旋转盘旋,手中承影剑爆射出一道道犹如实质的浓烈剑气,剑气所到之处,迎面而来的羽箭纷纷被懒腰削断,一收一放之间出手尽显狠辣决绝,在他的落脚之处,是堆积成垛的无数断肢残骸,一节一节,狼狈的掉落在地,那啐了毒的漆黑三角箭头更是被一个个削掉残落在积雪中,黑与白的对比,是那样的强烈而明显!

    顾长卿紫衣在风雪中上下翻飞,墨发如歌!

    阴毒凛冽的羽箭还未曾碰触到他分毫,便被远远周身的杀气震成齑粉,在他的周围形成了一道犹如实质的防护盾,刀箭不入,韧如磐石。

    顾长卿手中承影剑舞的虎虎生威,潇洒自如,而顾清惜的月落剑也同样是不敢居于人后,与寒光乍现间,爆射出一道道逼人杀气!

    重而浓的杀气萦绕在她身侧,她的薄唇抿出一抹冰凉而残忍的弧度,瞳孔之中带着俾一股睨天下的狂傲之姿,英气逼人,英勇无敌!

    脚下犹如生风,娇小的身形灵活若鬼魅穿梭挪移在漫天羽箭中,白衣瑟瑟,双眸如炬,一如阴鸷敏锐的猎鹰,无所畏惧,向前直冲!

    月落剑,闪着秋水寒芒。

    人快,手中剑更快!

    剑在手,威风凛凛,与数不尽的箭矢迎面碰撞,对上那寒铁的箭头擦出一溜的火花,在这寒冷冰凉的漆黑雪夜里绚烂如银花绽放,说不出道不明的妖娆与险恶。

    同样如此,在她的身后同样是堆积成小山的残箭,漆黑的毒箭头泛着阴冷的光。

    一波又一波,接连不断,不知停歇的黑色箭雨在二人的进退攻受之间,消失殆尽,再无攻势……

    这想来是带着的弩箭不够用了吧!

    一场箭雨落幕,顾长卿与顾清惜完好无损,毫发未伤,两人持剑落地,彼此相视一眼,笑了笑。

    而,躲在暗处的刺客见状,纷纷是立刻丢下了手中弓弩,抽出锋利而明晃的刀剑,片片黑影飞身而来,乌压压一片将两人包围成圆。

    箭雨方落,战事依然未休。

    顾长卿侧首望来,冲着一身杀伐之气凌然绽放的顾清惜,剑眉上挑,邪佞道:“方才是热身,好戏现在才刚刚开始。”

    “确实如此。”

    月落剑在顾清惜手中挽出一个精致漂亮的剑花,她转眸对他嫣然一笑:“我一定会好好善待你赠我的剑。”

    顾清惜骨子里一贯的冷硬与桀骜气息,在这一刻彰显无遗,她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善良之辈,她秉承的一贯宗旨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当斩草除根!刚才这些人一直不停的放冷箭,现下也该是轮到她上场了!

    这些人不管是受谁人指使,但既然是来了就不可能再让他们站着回去!

    “那好!比试现在开始!”

    顾长卿见她眸光中闪露出那炙热而沸腾的杀芒来,他忍不住的一笑,他似乎是许久都不曾见他的惜儿展露出这样嗜血好战的一面来了,见她如此,他脑海中不由闪现没有在一起之前,她身上弥散的那股子桀骜狂而不逊的气息来,正是因为她这样的清冷高贵如一只目下无尘的骄傲孔雀,才引起他的征服之心,才勾起他的热血沸腾!

    本以为她身上的那桀骜之气会因他而慢慢的消失隐匿,然而却是不然,她的惜儿骨子里一直都是冷峻狂傲的!

    他的惜儿,柔可如猫咪腻人,钢可如冷剑慑人!

    不管是温柔还是刚强,她一直一直都会是他的心头挚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