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293章 一味纠缠
    只是,这话刚说完,她又觉得,自己这样依从与他,是不是看起来比他还要二?

    只是这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说完也收不回了,且依着现在这姓龙这小子的模样,她若是说不美,那他的脸定然会狰狞成鬼的!

    “哈哈哈哈,算你有眼光!”

    龙玉痕听到这一句你很美,顿时犹如吃了蜜丸,甜的开怀大笑起来,一副高兴的不得了的样子!

    顾清惜见他这癫狂的模样,心中暗暗甩给他一个白眼珠子——这货绝对脑子进水了!

    顾长卿本是想要与这龙玉痕动手一场的,然而却是没想到轻易被惜儿给他抛出去一个糖衣药丸就熄灭了一场战事,他这会儿见姓龙的一脸心花怒放,拿着一双桃花泛滥的眼瞧着他家惜儿的神色,他顿觉得心头涌现出一抹不爽来,真想一拳挥过去打歪了他的鼻骨……

    惜儿怎么能夸他美呢?

    惜儿不是对自己说过,自己的脸比女子都还要美的么?

    怎么到头来又去夸赞这臭小子?

    顾大爷越是见那龙玉痕笑的灿烂,他心中的醋坛子便越是晃动个不停,摇出一股子浓烈的醋味来!

    顾清惜同样是受够了龙玉痕这自恋式的笑声,眯眸道:“龙少主,你还要主持公平与正义的,你这样笑敢问要笑到几时?”

    这样轻飘飘一句话说出,那龙玉痕总算是收了自己魔力的笑声,转为一脸的正色,以眸光询问蹲在墙角不能动弹的王总管,正色道:“究竟怎么回事,你来说!”

    王总管刚要开口,顾清惜紧接着又是插上一句话说道:“还望王总管有一说一,有二说二,老老实实的交代,不然的话,呵……”

    顾清惜这最后一声呵,不得不说很是耐人寻味,王总管听闻,老眼立刻是不自觉的看向了顾长卿,眸色中大有忌惮与恐惧之色……

    纵然是心不甘情不愿,王总管却也是不得不一五一十的将这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说了个清清楚楚,龙玉痕越是听,越是眉头皱紧,到了最后忽然一声呵斥,怒道:“够了!本少主将这长乐坊交给你打理是看中你为人忠厚老实,而你怎么能做出这种欺客的举动来!你这不是存心要自打脸面么!依着本少主看,这位少侠没将你们打死已是十分手下留情了!你们却还不知好歹!真是气煞我也!”

    龙玉痕这番说辞说的是义正言辞,铿锵有力,声音很大,表情很是严肃,模样很是动怒,然而……他却是丝毫没有惩罚自己属下的意思……

    顾清惜又是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珠子给他,暗道雷声大雨点小,摆明了是耍滑头嘛……

    “既然事情弄清楚了,想来龙少主也是不该在挡着门路了吧?呵,你的属下麻烦你盯紧点,碰见我们是纯粹算你们走运,若是换做别人这长乐坊早就被咋成稀巴烂了,你们都好自为之吧!”

    这姓龙的一看就知道是个奸猾的,这会儿自知自己没理之后也不招摇了,呵,虽说狡猾了些但却也是良心未泯,没在喊打喊杀的要为弟兄们报仇,这也算是难能可贵了……

    这会儿窝在墙角的王总管,心里简直是犹如吃了黄莲有苦难言,这白衣少年明显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啊,将他的人都弄的死的死伤的伤,再看这大厅内缺胳膊断腿的桌椅板凳,他还好意思说他们长乐坊走运,还好意思说换做别人早就砸馆子了,他也不瞧瞧,现在他们已经给砸完了好不好!

    也就是他们的龙少主,小孩心性,也没什么坏心眼,这才三言两语的被他们给耍了!

    少主这爱美成风的嗜好,到底什么时候能改啊!人家吹嘘他几句,他就沾沾自喜的忘了正经事了,哎……

    “行了!既然没有什么事情,我们便是告辞了!”

    顾长卿一点儿都不喜欢这姓龙的小子,只想赶紧带着他家惜儿离他远远的,他总觉得这小子被惜儿夸赞上一次还会央求着夸赞第二次的!

    虽然察觉到这小子的功夫不弱,然而他还是不怎么喜欢作为一个男人却是长相这样妖|魅,这样有点娘的……

    “告辞!”

    顾清惜折腾了一晚上也是累得够呛,也不打算与这长乐坊做过多的纠缠,两人并肩便是一起离开。

    只是,这才刚挪动脚步,龙玉痕已张着两条手臂整个人挡在前面。

    “还想打架不成?”

    顾清惜皮笑肉不笑的看了他一眼,依然是有些不耐烦。

    “不想打架,只是刚才听王伯一番话后深深膜拜你的赌技,居每一局都中!这实在是令在下十分之钦佩与仰慕,也好巧不巧的是在下也很是喜欢玩赌,都说不打不相识,在下想要与小兄弟赌上两把乐呵乐呵,不知小兄弟肯不肯赏光?”

    若说是个寻常男子赢走了赌坊这么多钱也就是罢了,可偏偏是眼前这女扮男装的小女子,这可就是令他来的兴趣了,他平日里没什么嗜好就是喜欢赌两把,这会儿遇上个妙人儿怎么好轻易放她走?

    再者说,凭借着他的感觉这小女子一定不是池中凡物,武功不俗,弄不好面具之下的脸蛋更是貌美如花,且,他从她身上能感知到一股似曾相识的气息,直觉告诉他,他与这小女子一定有着什么割舍不断的关系……

    而他的感应向来最为灵验……

    不论如何,他一定要霸着她才行!反正在这地方也呆腻歪了,不如换个地方去玩一阵子……

    “你要跟我赌?”

    听闻这个提议,顾清惜表示很是出乎意料,没想到这姓龙的拦住她居然要与她赌一把?

    “如何?你觉得怎样?”

    龙玉痕明显是对于顾清惜的态度有着一百八十度的急转弯,从一开始的张牙舞爪变为现在的处处纠缠追捧。

    顾长卿眼看着,龙玉痕那一张妖魅到成精的面皮在他家惜儿眼前晃动且还笑的那样的炫目,他就觉得自己心头升起了一股邪火,且越烧越旺盛……

    “为什么要跟你赌?闪开!”

    他的猜测果真是没有错,这姓龙的小子就是快牛皮糖一旦沾惹上除都除不掉,这样的烦人!

    顾清惜也是十分不乐意与之有过多的交集,且从顾长卿的语气中她听得出来某些人已经悄然而生了些醋意,就如同她故意给他带了丑陋的面具生怕他的姿色被人看去一样,他见这姓龙的在她眼前晃也是一定的心烦意燥……

    “不好意思,小爷不想赌。”顾清惜笑了笑,她之所以会赢,不过是因在前世中沾染过赌场,豪门赌场中的赌法很多,玩的次数多了像这等掷筛子的简单赌法也就不在话下,且又是借助于现在这副躯体修炼的武功,筛子在里面跳动也多少能听出个大概来,故而才一次又一次的赢了诸多钱财……

    且,她来赌坊的初衷不过是赢一些盘缠,既然是盘缠已足矣何必再赌呢?

    现在的她,只想找个客栈住下,洗个热水澡,舒舒服服的去睡大觉……

    “为什么不想赌?难道是你怕输给我?”龙玉痕见她推辞,好看的眉毛一皱,桃花眼里闪过一抹失望之色来,因心里就想与这小女子亲近亲近,所以听见拒绝,龙少年表示有些心里受伤。

    这一受伤之下,就果断的采取了激将法。

    只是这激将法,在顾清惜这里没用,“我说了不赌就是不赌,再者说,我为什么要与你赌?你又有什么值得我可以赏光跟你赌一回的?”

    这一问,龙玉痕在眨了眨无辜有惑人的双眼,道:“因为我想和你赌,所以你必须要和我赌!”

    “呵,你以为你说的话是圣旨么,我凭什么要听从你的?”顾清惜笑着反问。

    “我的话虽然不是圣旨,但有时候我所说的话却是比圣旨要好用一千倍一万倍!”龙玉痕这时不由勾了勾唇角,笑意中藏着一种难以琢磨的深奥。

    “少主……”

    一旁的王总管突然听得龙玉痕说出这番话来,他的神色顿时是一沉,忙张口慌忙的呼唤一声,生怕年少不经事的少主说出些来不该说的秘密来……

    龙玉痕显然也是好像意识到了自己说错了话,飞快看了一眼王伯,噤了声。

    而这一切看在顾清惜的眼中,她未作多想,不过是认为这龙玉痕太过于年少气盛,太过于将自己当一回事了,也太抬举自己了,说什么自己的话比圣旨都还要管用,呵,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而一旁的顾长卿对此,也不过是清淡的扫了一眼,见龙玉痕这样的咄咄相逼,他的耐性一点点儿的被磨光,终是不耐其烦的压了性子,对着龙玉痕开口道:“你若是想要赌,我可以跟你赌,只要你输得起就行!”

    然而,顾大爷这样自降身份,保护骄妻的举动在龙玉痕眼里却是压根不买账,龙玉痕不过轻蔑的抛来一个不屑的眼神,指着顾长卿的脸,道:“你长的太丑,本少主只跟这细皮嫩肉的……公子哥赌……”

    不知是不是心里作用的原因,顾大爷总听得这龙玉痕这一句细皮嫩肉,话里好像有话,像是识破了惜儿的真实性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