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294章 赌局筹码
    且不止如此,这姓龙的居然指着他鼻梁骨说他丑!

    顾大爷纵横帝京二十年,还未曾有人说他丑陋不堪的,若不是碍于场面,顾大爷真的想要揭了面具证明自己毫不比他逊色半分……

    只是,多年的内心修养,却是令他压抑下了内心的燥热,羞愤的神情化作不屑一顾的一抹轻笑,他走上前去凑进顾清惜,牵了她的手,柔声道:“有些人脑子进水进多了,不用管他,我们走……”

    “嗯,的确是如此。”

    顾清惜一笑,表示深深的赞同。

    龙玉痕眼睁睁的看着两人从自己面前擦肩而过,这种被彻底无视的感觉,就想是被甩了两个耳光,令他十分之不痛快!

    “不许走!”

    一声呵斥落下,之前跟在他而入长乐坊的人手纷纷上前堵住了去路,大有摩拳擦掌大干一场的架势。

    “呵!”

    顾清惜冷笑一声,“看来,我要是不跟你赌,你就是拼上这些人的性命也非要拦下我了?”

    “正是!”龙玉痕转身回眸一笑,百媚横生,“所以说,你还是乖乖留下玩一玩在走的好……”

    顾清惜眼瞧着面前如此拦路狗,心下冷然,纵然是打趴下了这群人相信这姓龙的也一定还会在整出一波人手来的,这样打下去不是不可,只是不是解决之本,既然他非要赌,那么她就大发善心的陪他玩一玩好了……

    顾清惜转身看他,道:“小爷从来不跟人赌,你要我跟你赌,除非你拿出足够的诚意来!”

    诚意?

    龙玉痕桃花眸笑了笑:“你想要什么?”

    “你有什么?”顾清惜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反问。

    “只要你跟我赌,本少主就拿这长乐坊当赌资,你若是赢了这长乐坊就归你。”龙玉痕毫不在乎的说着,仿佛在他眼里这长乐坊不过是可有可无的东西,随手都可以抛弃。

    “你以为这些筹码就够了么?”一个长乐坊,还满足不了顾清惜的胃口,既然是这姓龙的上赶着要跟她赌,她自然是要尽最大的可能榨取最多的利益……

    “这长乐坊一日的进项高达几千金,难道还不够分量?”龙玉痕眉峰挑了挑。

    “远远不够……”

    闻声,龙玉痕眨了眨眼,心中暗道这小女子还真会狮子大开口,这分明是乘机打劫嘛!

    “本少主身无长物,除了长乐坊以外就是剩下我这个人了,小公子若是不嫌弃的话就不防将我收走吧,至少我看上去比你身后那人要赏心悦目一些不是?”没有赌资的龙玉痕只好将自己押上,只为了就想和顾清惜赌一赌,只是这话说的实在是太歹毒,直接又是明面上将顾大爷排挤了一顿,又是说人家丑!

    饶是顾长卿修为再好,这一刻却也是忍不住的阴沉了脸面,这姓龙的未免自我感觉太过于良好了些,居三番两次说他样貌丑陋,着实的不令人讨喜,日后最好这小子是别惹他,不然……

    顾清惜到底还是与顾大爷是一条战线的,本就是对龙玉痕没有什么好感,再次听闻龙玉痕诋毁顾长卿,她心里也是十分不满意的,当下,便是勾唇衔了一抹凉笑:“我要你有何用?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跟在身后充其量也就是个好看点的花瓶罢了……”

    “花瓶?你竟然说本少主是花瓶?”龙玉痕有些恼怒,不满意道:“本少主除了长的好看以外还是可以做很多事情的!”

    “哦?是么?真是看不出来……”顾清惜慢慢悠悠拉长了语音说着。

    “你要是不嫌弃,本少主可以为你端茶倒水,洗衣铺床叠被,专门做你的提鞋小厮……”

    龙玉痕话一落,王总管就是一声惊呼,老眼圆瞪道:“少主!这万万不可啊!”

    然而,王总管这一声惊呼对龙玉痕而言却是没什么作用,龙玉痕甚至是看也不看王总管一眼,只是一瞬不瞬的盯着顾清惜,问道:“如何?这可是本少主开天辟地头一遭许出这样的许诺!”

    顾清惜饶有趣味的在龙玉痕那一张可男可女,可妖可端的脸上看了一圈,而后笑笑,“我不缺提鞋小厮,你还是想一想还有什么其它赌资没有,若是没有,小爷这就走人了!”

    “慢——”

    龙玉痕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这样上赶着巴结别人,也从来还没有他这一味巴结的却被如此不识好歹拒绝的,他内心无比的愤怒,然而越是愤怒他就越想要拿下这小女子!

    “我可以答应你三个条件!日后只要你开口什么事情我都可以去为你做!”感觉自己被逼的走投无路的龙玉痕,末了下了一剂猛药!

    “少主!”

    听闻龙玉痕要做人家提鞋小厮就被震惊无比的王总管,这会儿又听到龙玉痕许诺出三个条件,他已是震惊到不知该如何劝阻了!千言万语想要张口,然而却是不知该说那句好……

    “少主,您何必这样苦苦纠缠,这些凡夫俗子如何值得您许下如此重的诺!少主……”王总管,苦口婆心劝慰着……

    凡夫俗子?

    顾清惜的眸子眯了眯,都说闻弦歌知雅意,这王总管如是说,看来这姓龙的来历一定是不一般了,大脑迅速过滤了一遍所知的一切信息,但却是未曾捕捉到有关于姓龙的显赫家族或其它为世人所知的线索,这姓龙的到底是什么来头?

    若她没有记错,方才他还说过自己的话比圣旨都还好用?

    顾清惜神色略作沉吟,虽不知这人究竟是何方神圣,但推测却也知不是一般寻常子弟,光是他这一身淡金色的龙织纹锦袍所用的布料,她却都是不曾见过,她在京城也算是来往宫廷见过诸多场面,可这种柔韧而带着金光闪闪的缎面与那上面奇异的针织纹路却是头一次见识……

    没想到这小小的莒镇,竟然还藏龙卧虎……

    三个条件?

    顾清惜瞳仁微微转动,不得不说这三个条件要比做什么劳什子提鞋小厮更有诱|惑力……

    “你说什么事情都肯为我做?”顾清惜挑眉去看他,眼睛里闪过一抹狡黠之芒。

    “是!”龙玉痕现在是一心的想要与顾清惜对阵上一局,已是如同钻进了牛角寻不到出来的路了。

    “那我要是让你去死,你也心甘情愿?”顾清惜斜睨他一眼,语气满是挑衅与试探。

    “死?”龙玉痕伸手摸了摸下巴,稍作停顿,“那也得是你赢过我之后的事情,你若是赢了我,日后你要我死,我一定会遵守开给你的条件,兑现自己的许诺。”

    “呵,口气真的不小!”顾清惜似笑非笑。

    “死对于我来说没什么难度。”龙玉痕满是不在乎。

    “那好!成交!我答应与你赌!”顾清惜一笑之,“赢了后,你这长乐坊是我的,你的人从此也是我的!外加三个条件。”

    “我的人也是你的?”龙玉痕笑了笑,但那笑明显带着点不怀好意。

    顾清惜佯装是没有听懂其中的弦外之音,只是冷漠疏远道:“你不是想为小爷提茶倒水,铺床叠被么?如此辛勤的提鞋小厮,小爷不要白不要!”

    言外之意,就是你输了就是沦为奴才的命了……

    “好呀好呀,那你也得赢了我才是本事!本少主可不是你想要就能要的起的!”龙玉痕精致如画的面容上,忽而荡开一抹笑意来,而他这一笑,妖娆妩媚至极,灿若九朝芙蕖,艳若瑰丽晚霞,当真是美的惊心动魄,慑人心神!

    顾清惜眸光飞快掠过一眼,不敢去看,都说越是美丽的东西越是危险,只怕这笑美则美矣,会一不小心葬送了性命,她可是没忘记,一开始他那眼睛中的特殊魔力,那是一种只是简简单单看着你,却足以令你悄无声息死去的可怕力量……

    这个少年,十分之不简单!

    “开始吧!我要让你知道你与小爷赌是个错误的抉择。”顾清惜唇角一抿,勾一抹玩味的笑。

    “二楼请!”

    “请!”

    龙玉痕先踏上了楼梯,顾清惜紧跟在后。

    顾长卿自是跟在他家惜儿身后,不离开半步,惜儿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既是答应了赌,只怕下场只有是别人输的份。

    只是,他心下很是好奇,据他调查惜儿自庄敬公主去世后生活一直过的凄苦,三餐不饱,如何会练习了一手赌法?这实在是令他有些匪夷所思的……

    这个小女子,从一开始就不断的在给予他惊喜,似乎在她的身体里隐藏着无数个千变万化的她,总是在意想不到时给与你惊奇的发现与震撼……

    现在,他是真的想要看一看,惜儿还会给他带来什么震撼之举……

    这局如何的赌?

    她如何的赢?

    二楼,黑檀木描金的长桌上,顾清惜与龙玉痕对立而战,隐隐形成对峙之势,对战一触即发。

    而在桌面两端,各摆放着一个盖蛊,盖蛊中各有三颗白玉筛子,那筛子上点漆的猩红点数在明亮的烛火下闪着耀眼的光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