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297章 醋意横生
    龙玉痕忽然之间上前两步,一把挽住了顾清惜的手臂,顺势将自己的脑袋搁在了顾清惜的肩膀上,用着溺死人不偿命的无限娇羞声音说道,刚才还是个偏偏风|流公子一瞬间就变成了缠命的小妖|精……

    顾清惜的脸忍不住的黑了黑,嘴角抽了抽,全身止不住的鸡皮疙瘩起来一身……

    “滚开!”

    顾清惜张口,然而话却不是她说出,而是顾长卿!

    下一刻,只见顾长卿一手将龙玉痕猛推到三丈之外,随后顺势一拉将顾清惜揽到了他的怀抱中,凤眸怒视着龙玉痕,一字一顿道:“她,不是你能碰的!”

    龙玉痕被一掌推开之后,妖娆的面目上不但不见一丝的怒气反而却是笑的千姿百媚,道:“呀!你这是吃醋了么?觉得本少主姿色貌美会引得公子爱上我?所以你才无比的担心害怕不容我近身?”

    顾长卿凤眸倏地一冷,不得不说姓龙的少年果真有惹人想要狂揍他一顿的本事!

    作为个男人,居然这样的恬不知耻,说这些不堪入耳的话!且还意图想要霸占惜儿!真真是该杀!

    “犯不着与他动怒。”

    顾清惜眼见顾长卿杀气弥漫而起,便是忙握住了他的手,柔柔的捏了捏,道:“他不过是脑子进水进多了,等过阵子天晴了,兴许就正常了。”

    一旁的王伯,心中愤恨不已,他跟随侍奉少主多年,还从没有人敢这样辱骂少主,这白衣少年真是胆大包天,不想活了!这一刻他真想破了身上的封印,将这两人碎尸万段!

    然而,他体内的气息一变,瞬间是惹来龙玉痕的一个犀利眼刀,那刀锋锋利无比,若化为实质,这一刻早就是见血封喉了,王伯被龙玉痕这冰冷的眼神所震慑,不敢再轻易造次……

    “小公子,不管你怎么说,奴家反正已经是你的人了,你想要甩也甩不掉了。”龙玉痕一转脸,桃花美眸中又是波光婉转,浑然不见刚才对待王伯的那种蚀骨寒冷……

    顾清惜强忍着满身的鸡皮疙瘩,扯了唇角笑了笑,道:“好!既然你这样甘心的为奴为婢那我就允许你跟着我们,等明天一早启程,到时候你在长乐坊等候便是。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该是要休息了。”

    “好,那小公子说话可是要算话,明日奴家在此等候与你。”龙玉痕这次倒是也是不像是牛皮糖纠缠着不放,居是松了口。

    顾清惜将装着地契的木匣收好,暗道这地契要是卖了可以换不少银两,留着以备后需,反正这钱没有人嫌弃多的。

    “好。”顾清惜很是慎重外加认真的点点头,临走之前还不忘嘱咐龙玉痕,“你虽然是跟着小爷走了,但这赌坊的生意不可荒废,每三个月我会派人来查账收账,切莫要偷奸耍滑!”

    龙玉痕闻声,心底暗笑,看来这小妮子是个贪财的主,到哪里都不忘捞钱呐!

    “没问题,我会让王伯看好咱们这赌坊的,你尽管放心便是。”龙玉痕桃花美眸里满是戏虐的笑意,尤其是那一句咱们的赌坊,可谓是有一语双关的意思……

    顾清惜佯装没有听懂,只当是这龙少年神经病又犯了,敷衍的笑笑。

    而顾长卿在则是凤眸轻蔑的看了龙玉痕一眼,沉默未语。

    这货就是属牛皮糖的,果真是一点都不假……

    两人走出了赌坊后,寻了一家客栈住下,劳累了一天终于是可以睡个安稳觉,顾清惜泡了个热水澡后就爬到床上休息,顾长卿此时也已是漱洗完毕,除去苍老面具下的顾长卿,眉目风华无双,俊美无匹。

    顾清惜像只猫咪一样窝在他怀里,借着床头上昏黄而温暖的烛光,芊芊素手抚摸着他温润的面颊,轻笑道:“难道见你这样吃醋……”

    诚然,顾大爷在见到那龙玉痕靠近他家惜儿的那一刹那,他恨不得一手将他那颗漂亮的脑袋拧下来!

    “我若不吃醋,那就不是正常的男人。”

    顾大爷一想到那龙玉痕那妖可端的面目,心里有些不爽快,他一个翻身,抓了她的手,声音有些发闷,“早知如此就不放任你与他赌的……”

    顾清惜眼见他这般有些受伤不悦沉沉闷闷的样子,她心里一时间像是吃了蜜糖一样的甜,在他额间落下了一吻,像安抚小孩一样的安抚道:“我不过是一时兴起玩性大发,你莫要吃醋嘛,明天一早,我们就走了,与这莒镇不过是过客,与他也不过是擦肩而过……”

    顾大爷心中自然是知道他家惜儿不会被那姓龙的小子所迷惑,只是明明是知道这样可一想到那小子对他家惜儿纠缠不清的样子,他的心里就像是燃了一把火,十分的不舒服。

    “惜儿,我有些不高兴。”脱离了京城,卸下了身上宸王世子的光环,他顾长卿此刻也不过是个寻常男子,以往懂得克制的情绪与心情,此刻不想在压抑,放纵自己的心性,吐露出内心的不愉快。

    就如同寻常百姓家的丈夫一样,见到有任何想要沾|染自己貌美妻子的人,会争风吃醋,会心情烦躁。

    顾清惜从未见过他如此,以往遇到***景下水救人,遇见南宫泽的咄咄相逼,遇见宇文耀的圣旨求婚,也不曾见他露出这般心绪,这会儿却是因为一个龙玉痕而使得他这般心神不宁,这令她有些慌促,又有些沾沾自喜……

    他这样的不高兴,说明在他的心里,她的地位是独一无二的,不容任何人侵占的是么?

    “长卿……”

    顾清惜与他五指相扣,轻声低唤着他的名字。

    “嗯……”顾大爷轻应一声,将自己的脸颊蹭了蹭她的脸颊,惜儿这样叫他的次数很少,每一次的这样柔声低唤都令他深深的沉醉与迷恋,他喜欢她这样的唤他。

    顾清惜瞧着顾长卿这样露出孩子气的一面,她的嘴角上悄悄爬上一抹微笑,她学着他那样用自己的脸颊又是碰了碰他的脸颊,问道:“你怎么样才可以高兴起来?”

    顾长卿闻声,悠长的睫毛颤了颤,两人靠的如此之近,他眨动的睫毛扫在她的脸上惹起一阵阵的轻痒,她忍不住的温柔的笑起来,这笑落在他的凤眸之中是那样的充满着动人的美丽,那明亮的眸子,那鲜艳饱满的唇,都是如此的鲜活与美好……

    “惜儿……”他抱紧了她的腰肢,低声道:“如果你亲吻我的话,我想我的心会充满了欢喜……”

    “真的么?”

    顾清惜望着他,眸子里晶晶亮的如星子。

    “真的……我……唔……”

    顾长卿还在想着如何邀请他心爱的女子来给与他一个吻,只是这邀请的话还未曾说完,那属于她的,温柔的,香甜的气息便是亲近而来,充斥在他的鼻息之间,一个湿|滑莹润的吻便是这样毫无征兆的幸福而来……

    他一时之间,欢喜不已,如孩子贪恋香甜的糖果,手臂狠狠抱紧了她,加深了这唇齿之间的香软,恨不得要夺取她的呼吸,将她揉进他的身体里……

    今夜,注定是个甜美的夜……

    翌日清晨,天色蒙蒙亮,顾清惜与顾长卿便是早早出了客栈。

    眼见里面对面街道上又卖热气腾腾的包子,顾清惜腹中馋虫被勾起,道:“饿了,我去买几个包子咱们路上吃……”

    顾长卿正是在门口的桩子上解拴着马匹的缰绳,听闻顾清惜这样说,他不由抬了风华无双的脸去看她,一笑之间柔情万千,“昨儿夜里,是不是累坏了,这才大清早的就喊着饿了?”

    顾大爷说着话的声音低低沉沉如同上好的美酒,醇香的酒气中又像是隐藏了一只小金钩子,那余音绕梁式的声线简直是勾的人心里奇痒难捱,不由想起昨夜的痴|缠美好,如此诱人人的声音在配上他那吊梢脉脉含情的凤眸,简直是令人无法抵挡……此乃真真是顾式特有的化骨收妖大法……

    不争气的顾清惜只觉得全身忍不住的一阵酥|麻之感传遍四肢百骸,红晕悄悄的爬上了耳根,她瞪他一眼,而后踩了他一脚,飞快跑开了!

    “当真的无限娇羞……”

    若说顾大爷最爱干的一件事是什么,那就是明里暗里故意惹他家惜儿脸红了,每一次见她羞涩的模样他心里都是感觉特别的美……

    顾大爷正是在解绳索,这时远远的就看见龙玉痕风驰电掣一般的速度赶来,他凤眸眯了眯,然后若无其事的牵起了马匹掉头就走,想来这龙玉痕该是查明了他与惜儿的下榻之处早早就来客栈堵人了……

    龙玉痕淡金色的锦袍罩身,玉带当风,打马而来,眼见到了客栈门口他一个纵身跳跃下了马背,直冲着客栈内堂而去。

    与此同时,对面街道上挤在人群中买包子的顾清惜,被人从身后扯了扯衣服,一转脸就是见到顾长卿一脸的柔笑:“买完了没有?要赶路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