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299章 吐血三升
    一线血蓬忽从那人口中喷出!

    啪——

    苍茫的雪地上忽然掉下一条血色舌头!

    啊——

    突然被割去舌头的人发出呜咽之声,凄厉哀嚎!

    顾长卿这眨眼之间拔人舌头的突然动作,惹来刚才还在轰然大笑的人顿时都纷纷闭紧了嘴巴,生怕自己在大笑一声同样会丢掉了自己心爱的口舌!

    “你们既然这样迫不及待的的找死,那我就只好成全了你们!让你们知道想要本世子的命,你们还没有这个本事!而你们也即将为刚才所说过的话,所发出的笑声,付出血的代价!”

    冰冻三尺的话从顾长卿牙缝中挤出,话音落地的刹那,马背上的顾长卿已经点足身形一掠,稳稳飘落在地面,一袭黑色锦袍猎猎飞扬,那衣摆上绣着的大片曼陀罗花鲜艳夺目,大红的颜色妖娆无比,在风中摇曳着身姿,像是渴望着一场血的洗礼,将这片雪地也染成它的色彩……

    “杀!上头有令只要杀了他,赏金十万两,加官进爵,坐享荣华!”

    人群中忽然有人喊了一声,瞬间被刚才顾长卿那一幕所震慑的人纷纷回神,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一群人顿时犹如打了鸡血一样大喊着冲了过来!

    “愚蠢!”

    顾长卿冷喝一声,周身杀气暴涨,墨发呼啸,衣摆飘摇……

    黑色的身影宛若草原上空飞翔的鹰,用尖锐的爪与锋利的喙,从高空俯冲而下,拍打着黑色的羽翼,掠夺着草地上那群自以为是的仓鼠之命……

    顾清惜坐在马背上,身披着宽大的斗篷,眼眸望着在人群中轻松收割着他人生命的那道矫健伟岸的身影,见身影腾挪,躲闪,翻转跳跃,每一招是说不出的干脆利索,每一式是道不出的凶狠与辛辣,他就像是一道黑色的旋风,所经之地,吞噬残卷着一切……

    一条条的人影像是破布麻袋一样被抛掷,被扔出,砸在地面上一个雪坑又一个雪坑,了无了声息……

    不过是一盏茶的功夫,追杀而来的杀手尽数都躺在了地上,伤痕累累,奄奄一息,每个人的眼眸之中都是写满了对顾长卿的畏惧之色,看待他的神情就像是在看待地狱而来的魔鬼,血腥而残忍,心狠手辣,令人胆战心惊……

    这样的人,即便是派十路杀手半路拦杀,怕也是不能将其毙命!

    “你们这些人就留在这里化为肥料滋润大地吧!”

    顾长卿一身凌然,俊美非凡的面容上冰冷结霜,手中的承影剑收起,一瓶化尸粉抛掷而出,碧绿色的粉末洒向天际,飘落在空中,散落在雪地上的人影上,触及衣衫肌肤发出滋滋滋的腐蚀声……

    顷刻功夫,雪地上只余下一滩滩红绿血水……

    整片的苍茫大地,再次恢复到了平静,四周只有树木孱弱的枝桠上厚厚的积雪,经风一吹,噗噗掉落在地,砸出一个个雪窝窝的声响……

    “继续赶路吧……”

    顾长卿转身,对着马背上的人儿柔声一笑,这样的场景对他们而言已经是见怪不怪了,你不杀别人,别人就会杀你,杀人并不是代表着冷酷残忍与无情,而仅仅是为了保全性命而自卫罢了……

    这个世界,弱肉强食,你不为刀俎那就只有沦为鱼肉的份……

    “走……”

    马背上的顾清惜伸出一只柔软的手来。

    顾长卿握上那只手,翻身上马,抱紧了怀中的娇小人儿。

    两人调转马头要走,这时候身后却是突然响起了啪啪啪的清脆掌声……

    “真是好身手啊好身手,真是一出好戏啊好戏……”龙玉痕纵马而来,两只玉白的手啪啪的拍着,妖娆比女人还要貌美的脸蛋上绽放着一抹明晃晃的笑,一身淡金色的盛装在日光下闪着熠熠光泽。

    有绝美少年打马而来,本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然而却是没有人回头看。

    顾长卿与顾清惜早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注意到了他立在对面的山丘上,他们两个选择的忽视,这会儿龙玉痕打马过来,他们两个还是选择忽视。

    两人头也不回,调转马头往前走。

    见无人理会,龙玉痕巴掌也不拍了,妖娆的脸上眉毛拧了拧,“你们!你们居然不跟本少主说话!”

    “驾——”

    龙玉痕抽马紧跟而上,这两个家伙居然一句话不说就走!这还是昨天晚上赢了他的赌坊,打伤他的人手,连带着让他输的灰头土脸的那两人么!

    “站住!你们给我站住!”

    龙玉痕在后面叫喊,可前面的顾长卿与顾清惜却像是压根没有听见一样,若无其事的走着自己的路,任由他在后面疯狂的追赶。

    然而,毕竟一匹马驮着两个人与龙玉痕单人骑一匹马相比负重不一样,龙玉痕很快从后面追赶上来,桃花美眸中燃着两簇怒火,瞪着顾清惜的脸,喊道:“你这么快就想不认账了?!”

    顾清惜好看的眉毛不由皱了皱,古怪的看他一眼然后转脸去看向顾长卿,问道:“这人是谁?你认识么?”

    龙玉痕听得这话,顿时气的是咬牙切齿,他忍不住的想要张口叫骂然而接下来听到的一句话却是令他险些气的吐血三升!

    只见得顾大爷用一种非常鄙夷的目光在龙玉痕身上上下打量一番,然后淡漠道:“不知道哪里跑出来的疯子,不认识!我们走!”

    疯子?

    这人居然张口说他是疯子!

    龙玉痕,这一刻真的是想要将他们这两人扒皮抽筋,鞭策上一百零八鞭!

    “你才是疯子!你全家都是疯子!”

    龙玉痕妖娆绝色的脸蛋因为盛怒而变的有几分狰狞之色,他恶狠狠的看着顾清惜与顾长卿,恨不得要咬他们一口才甘心!

    “你这少年总是跟着我们做什么?没事赶紧回家去吧!”

    顾清惜强忍着心中的笑意,面上一脸疏远淡漠的对着龙玉痕说道,最后还外加同情的看了他一眼,道:“你这样疯疯癫癫在外面跑很容易出事的,哪里来的回哪里去吧……”

    疯疯癫癫?

    龙玉痕嘴角忍不住猛的抽搐起来。

    他现在即便是不疯癫,也要被这两人整的疯癫了!

    “你们有种!好!很好!”

    龙玉痕一口银牙磨的嘎吱嘎吱作响,“别以为你们摘了面具我就不认识你!你这小妮子身上可是有玄武神印的味道!本少主闻得出来!”

    闻声,马背上的顾长卿与顾清惜神色齐齐微变,然而却未曾停止下步伐。

    龙玉痕索性也不在去追,只是勒紧了缰绳,又说道:“传言,集齐四大神印可打开龙庭之门取出神器一统天下,呵呵,我要告诉你们的是,即便是聚集了四块神印,没有我,你们也打不开龙庭之门……”

    神器,龙庭之门……

    顾清惜的眸子又是一紧,这个少年仿佛对于神印的传说知道颇多,且什么叫做没有他,打不开龙庭之门?

    顾长卿此刻同样是与顾清惜一样,心存疑虑的,然而这个时候却根本不易流露出任何的情绪,且其它三块神印流落在何方在谁手中尚且不得知,这个少年说的这些话未免过早了,而且他们现在对于神印也没有那么炙热的追求……

    “你一个人在胡言乱语什么,我们一个字也听不懂。”

    末了,顾清惜扭身向后喊了一声,即便是懂也佯装不懂,昨日是一时兴起才赌了一把,没想到这龙少年还真的是想要跟随着他们,这如何能行?身后这位顾大爷会吃醋心情不爽的!至于那什么三个条件就暂且权当玩笑了,天高地广,大家有缘再见……

    不过想一想似乎很是不地道,那长乐坊的地契还在她怀里揣着呢……

    这个时候装不认识了自然是不能再给的,不然龙玉痕肯定会抓着把柄死咬着他们不放的,且这一路上不是游玩还有正经事要做,总不好被龙玉痕一直缠着,这少年是正是邪还尚且不知……故而,这地契她还是留着没银子的时候拿它换点米吃吧……

    “哼!想要甩掉我!没门!”

    龙玉痕眼看着顾清惜他们的马匹跑远,当即扯了扯唇角冷哼一声,这两个人越是想要甩掉他,他越是偏偏要跟着他们!

    桃花美眸看了看眼前这座山林,他微微一笑,调转马头朝着山脚下驶去,既然他们不上跟,那么他只好翻过这座山去前面等着他们……

    打马前进的顾长卿与顾清惜狂奔了一段路,发现身后没了龙玉痕的身影。

    “他走了?”顾清惜扭身不见龙玉痕的丝毫痕迹,觉得有些诧异,依着他的为人应该是没有这么好打发的才对……

    “应该是走了,不走留下来自讨没趣么?”顾长卿显然对于龙玉痕的态度依旧是保持着冰冷的,没什么好感……

    顾清惜点点头,“那我们继续赶路吧,争取尽快到达滇西边境。”

    “等下!后面似乎有一队人马赶来……”顾长卿侧耳凝听,从这马匹的飞驰速度与马背上人的呼吸声来判,来人个个身手武功该都是不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