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309章 前往边境
    顾清惜一声吼之下,顾长卿与龙玉痕齐齐转头去看她,见她正在吃力的用自身的内力抵御他们激战所产生的冲击力,两人不由分说便立刻腾空而起,拳脚相搏飞到了树的顶端,顾清惜抬眸,只见两道身影在树峰飞旋纠缠不清,随后两人越飞越高,越飞越远,最后只能隐约看到两个黑点……

    顾清惜见此,才算是长吁一口气,坐下来重新将篝火烧旺,准备一些吃食。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一道黑色的身影从林间飞掠而下,绣着黑色曼陀罗花的裙摆摇曳出一抹鲜红的色彩。

    “回来了?”

    顾清惜去看他,见他长身玉立的身姿挺拔威武,精雕细刻的俊颜上浮现着一抹若隐若现的笑意,薄薄的唇角微上勾着像是发生了什么开心的事情,他凤眸中染着淡淡的笑看了她一眼之后,弯身坐到了顾清惜的身旁,道:“回来了。”

    “龙玉痕呢?”顾清惜为他递上刚烤好的一块肉脯,有些好奇的询问。

    “不知道。”得到的却是顾长卿漫不关心的一个回答。

    方才两人打的激烈这会儿顾长卿回来而不见龙玉痕的身影,想来是十有八|九是被没捞着便宜罢,不然顾长卿都回来了怎么不见他回来?顾清惜又是想到刚才顾长卿出现时面容上那若隐若现的笑容,自己多半是猜对了,既然他不肯说那她也就权当不在意,准备填饱肚子赶路了。

    顾长卿优雅的咀嚼着口中的食物,即便是身处这样的深山老林穷乡僻壤的环境他用饭的礼仪都不曾有所折扣,永远的都是慢条斯理,雍容华贵的,让人看一眼心中不由觉得看他用饭也是一种享受,这时的顾长卿一边高贵优雅的用饭一边说道:“等到傍晚时分便可以出了这座大山,一天的行程后度过汜水,在一路往西,就快抵达滇西边境了,边境界限有一个沧琅县,雪灾也是相当严重,这次钦差之行也是要务必为皇上解决这桩事……”

    “嗯,等下我们便启程。”顾清惜也深知这次出京的意义重大,皇帝交代的差事必须要办的完美称心如意才可。

    两人正说着话,忽然一道凉风扫过,龙玉痕乍然出现,一双桃花美眸恶狠狠的盯着顾长卿,即便是顾清惜没有抬头也能清晰的感觉到龙玉痕身上散发而出的不爽气息。

    多半是处于好奇心理,顾清惜按捺不住终于是抬起脸来去瞧他,然而这一瞧之下却是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来。

    只见龙玉痕那七分妖娆三分妩|媚,勾魂摄魄的桃花眼被人用拳头捅了一拳,眼窝淤青发黑,两只之前漂亮惑人的桃花美眸此刻已全被毁,乌青一片全然没了一丝的诱|惑力,乍一看就像是熊猫一样!

    龙玉痕的形象可谓是一下子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脱离了翩翩公子哥的形象,这才使得顾清惜一个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忍俊不禁道:“龙少主,你的眼睛这是怎么了?不过一会儿功夫不见怎么就被毁容了呢?”

    这不问还好一问使得龙玉痕气不打一出来,眸光凶残的瞪着顾长卿,摇手一指,咬牙切齿道:“还不都怪他!”

    顾清惜瞧了瞧身旁的顾长卿一眼,忽听的顾大爷开口说道:“都是你自找的,怪的了谁?”

    “你难道不知道么!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你打哪里不好非要毁了本少主英俊无敌的脸!你这分明就是嫉妒本少主的姿色比你好看!”对于看重自己的容貌比自己的身家性命都重要的龙玉痕来说,两眼被揍的漆黑一片像鬼一样这简直是完全不能接受的!他不气疯了才怪!

    听得龙玉痕一番激烈言辞的诉苦与不满,顾大爷只不过是凉凉的瞟了他一眼,勾起了唇角说道:“真正的男人都是靠实力的,你这样靠姿色脸蛋的本世子觉得你不去当男宠实在是可惜了!”

    男宠?

    龙玉痕瞬间是炸毛了,“你在给本少主说一遍试一试!”

    “无聊!幼稚!”

    顾大爷懒得与龙玉痕继续纠缠下去,拿了包袱起身拉了顾清惜的手,道:“惜儿,我们走!”

    “你站住!”龙玉痕忽然挡在了顾长卿的面前,面部表情露出些狰狞之色。

    “怎么,还想打是么?”

    “对!”

    龙玉痕话音一落,便又是出手攻击,顾长卿本能躲开,放开顾清惜的手,转瞬间回击,两人不过是一个呼吸之间又打成一团,掌风呼啸,拳声霍霍,当真是谁也不手下留情。

    顾清惜眼见两人又打起来,心中烦躁不已,摇头颇为无奈道:“你们慢慢打,我先赶路走了。”

    他们两个人打起来的威力不是她一个人能轻易制止控制的,故而她只好一个人先寻着下山的路走着。

    又是过了小半个时辰,顾长卿与龙玉痕这次是双双同时回来,顾长卿观之还是完好无损,连衣服发丝都没有细微的变化,倒是龙玉痕这次回来左边脸上又像是挨了一拳的模样,脸颊有些红肿,回来时候神情阴沉恍如乌云罩顶里面还夹杂着电闪雷鸣,很是骇人。三人并排走着,龙玉痕的目光一直都森寒如刀子一样盯着顾长卿,恨不得要将他剥皮抽筋!然而两次战败的成绩却是告诉他,他不是顾长卿的对手,即便是在打最后挂彩的那一个还是他!既然打也打不不过,那他只好默默的用眼神盯着他以此来发泄自己内心的无比愤怒之情!

    顾大爷一路上也懒得去理会龙玉痕那凶残的眼神,全将他当做透明的存在,与清惜姑娘说说笑笑,很是轻松愉悦。

    这种被完全漠视的感觉对龙玉痕来说很是不爽,然而却是无能为力,他既然出来了总不好就这样自己又离开,他可是想要一直跟着惜惜的!龙玉痕无奈之下只能闷声的在后面跟随着,虽然不说话,但是他满身弥散的戾气却无时不刻的在证明着他是存在的!

    就这样,互相看不树眼的顾大爷与龙玉痕在下山的路上打了不下五次,下了山之后两人也是没有闲着一句话不合适就会大打出手,在渡汜水时,路上又遇荣王势力的半路截杀,而那时恰逢顾大爷与龙少主又在切磋武艺,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截杀的刺客全都被两人踢下了水去喂了鱼!在龙少主的眼里打不过顾长卿弄死几个低级刺客还是错错有余的,我们的清惜姑娘闲来无事就数了数在这次截杀中刺客一共是二十人,其中有十四个是直接被龙少主秒杀的,有此推理,这些人多半都是成了龙少主的撒气桶而命丧黄泉的,不得不说实在是可怜……

    渡过汜水之后,在行三天路程便可到达沧琅县,这座县城靠近卫国与滇西的交界之处,到达苍狼县也就代表着距离驻扎在边境之上的四十万大军不远了……

    只是,仅仅剩下三天的路程却是迎来了这一路上最频繁密集的截杀,这三天,三人的手上都是站满鲜血的,刺客像是不知疲倦一波又一波蜂拥而来,本想着收割他们的生命好向上头交差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有来无回!

    刺客来一个死一个,来两个死一双,等待完全消灭了这群刺客,三人的脚步已达到了沧琅县的直辖范围,而这一路走来风雪不停,放眼望去方圆百里都是皑皑白雪白茫茫的一片,仿佛找不到活物的气息,而从下山之后,这一路走来遇到的逃难的灾民更是不计其数,因处于边境偏僻之地,严寒冰冻,极度的寒冷,百姓缺衣少食为躲避这史无前例的雪灾,诸多百姓都选择离开这边塞之地迁往温暖的南方,而这一路的逃难没有足够的干粮果腹,没有足够暖的棉衣裹身,很多人都支撑不到走出这寒冷之地的力气路边有不少冻死的尸骨,他们达沧琅县,这座县城靠近卫国与滇西的交界之处,到达苍狼县也就代表着距离驻扎在边境之上的四十万大军不远了……

    只是,仅仅剩下三天的路程却是迎来了这一路上最频繁密集的截杀,这三天,三人的手上都是站满鲜血的,刺客像是不知疲倦一波又一波蜂拥而来,本想着收割他们的生命好向上头交差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有来无回!

    刺客来一个死一个,来两个死一双,等待完全消灭了这群刺客,三人的脚步已达到了沧琅县的直辖范围,而这一路走来风雪不停,放眼望去方圆百里都是皑皑白雪白茫茫的一片,仿佛找不到活物的气息,而从下山之后,这一路走来遇到的逃难的灾民更是不计其数,因处于边境偏僻之地,严寒冰冻,极度的寒冷,百姓缺衣少食为躲避这史无前例的雪灾,诸多百姓都选择离开这边塞之地迁往温暖的南方,而这一路的逃难没有足够的干粮果腹,没有足够暖的棉衣裹身,很多人都支撑不到走出这寒冷之地的力气,路边有不少冻死的尸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