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320章 欣然接受
    夜宸心里一想到小小世子这一茬,就美的双眼冒泡泡,想一想等着小小世子出生了,他就带着小家伙到处去玩去,小世子一定会是集聚了他爹爹的英俊潇洒,他娘亲的细腻柔情,在加之两人的聪明绝顶的智慧,一定会是天下无敌,最可爱最聪明最惹人喜欢的娃子!

    雷严闻声看了看展护卫,果真是见躺在床上的他面色透露着一丝的羸弱,有力无气的样子,雷严心下一思量,便是道:“老夫这就去传军医来为展护卫瞧瞧!”

    夜宸站起身来,立刻道:“不必麻烦老将军了!主子之所以让我来来照看展护卫就是因为我略懂些医术,我已为展护卫诊断过了,等展护卫醒来之后,我去找些药材熬了药汤等待她喝下就是了。”

    雷将军听了,忍不住的唏嘘道:“世子殿下居然这样关心展护卫,想来这主仆之间的关系一定是非常亲厚。”

    夜宸不假思索,神情诚恳说道:“老将军可能是有所不知,展护卫曾经在危机关头救过我家主子的性命,所以对待有恩之人,我家主子素来都是无微不至,并无主仆之分。”

    “世子果真是重情重义之人。”雷严感叹。

    夜宸微笑,“的确是如此,展护卫还需静养,属下也就不留老将军多坐一会了,军中诸事繁忙,老将军去忙吧,无需为这点小事在劳心费神了。”

    送走了雷严,床上躺着的顾清惜才缓慢的睁开了眼睛,朦胧的眸子望着头顶上青色的帐篷圆顶,棉被下的手不自觉的抚摸上了自己的腹部,心中思绪万千,她暗暗想,这腹中是真的迎来了一个小生命了么?

    夜宸见她神色游离,不由上前说道:“郡主不必担心,我已联系了花管事,不多时她就会赶来为你诊脉,看一看是你哪里不舒服……”

    “花管事?”顾清惜还是第一次听说这名字。

    “长留宫的花媚娘,是除却主子之外手中权利最大的一人,负责长留宫大小事宜。”夜宸毫无隐瞒的如实禀报,又道:“且花媚娘还是个神医圣手,治病疗伤信手拈来。”

    “原来如此。”顾清惜点头已是了然,如此看来,这长留宫的暗中布防已是早就织成了一张巨网,与暗地里秘密运行。

    顾清惜翻身坐了起来,夜宸瞧了,忙慌张道:“郡主不要乱动,还是躺着为好!”

    “没有这么矫情,不过刚才是有些难受罢了,现在已经是无妨了。”顾清惜微微一笑,虽知道刚说完没事,自己胃部又开始翻卷起来,她扶着床板呕吐起来,十分之难受。

    “这定然是小小世子在肚子里调皮了,嫌弃你不好好呆在床上休息。”夜宸忙是倒来一杯热水给顾清惜漱口。

    顾清惜扶着床板没有接,脑中只是不断的在回萦着夜宸的话,他说小小世子……

    顾清惜神情有些恍惚,手掌捂在腹部,一时之间不知在想什么,倘若真的是孩子,现在这个时候他来的恐怕不是时候,想一想她现在还是未嫁之身,她与顾长卿的关系复杂不被人接受,且眼下还是争储君风波越演越烈的时候,这个小小生命这样突然而又意外的到来,已是瞬间搅乱了她的所有思绪与计划……

    “郡主!郡主……”

    “嗯?”

    顾清惜好不容易才回神,夜宸望着她的双眼,皱了皱眉头,道:“郡主在想什么,叫你好几声才回应。”

    “没想什么,一时之间走神而已。”

    顾清惜勉强笑笑,接过水杯来漱了漱口,虽然嘴上这样说,但她心里却是五味杂陈。

    夜的翅膀逐渐笼罩大地,帐篷内烛火通明,也就是在这时,顾清惜见到了长留宫的花媚娘。

    见到此人,顾清惜的第一感觉就是此人当得起这个名字,妖娆的身段,面如娇花,眉眼流波,走起路来柔若无骨,步履轻盈,仿佛如一阵清风,不笑时已是魅惑至极,一笑起来更是勾人心魂,她的这种魅,是特属于女人骨子里的一种风韵与媚|惑,一种高冷而又勾人的姿态,青丝高绾,朱钗点点,出水芙蓉,诱人无极。

    “花媚娘,果真是人如其名。”顾清惜由衷的赞美。

    “多谢郡主夸奖媚娘不敢当。”伴随着她开口说话,花媚娘屈膝行礼,然而她的人长相极其的妖魅但行事作风却是不尽如此。

    “媚娘得到传信,奉命前来为郡主查看脉象,劳烦郡主将衣袖挽起。”花媚娘言辞恭敬而谨慎,见到顾清惜如同是见到顾长卿一样,严格遵守着自己身为属下的本分与职责。

    “有劳了。”顾清惜勾唇一笑,撩开了袖口。

    花媚娘将手指搭在手腕之处,神色凝静,片刻之后,则是红唇溢出一抹柔美的笑意,起身道:“恭贺郡主有了喜脉,已经一月有余。”

    “真的?”顾清惜有些不敢相信。

    “是真的!媚娘不敢妄言。”花媚娘的如花娇颜上笑容温暖如沐浴阳光,她跟随主子多年,德阳郡主是主子位置动情的第一人,而现在又得知德阳郡主怀了主子的孩子,她作为属下如何能不为主子感到欣喜与欣慰?

    顾清惜笑笑,收回了自己的右手。

    “刚才切脉,得知郡主有严重的体寒之症,媚娘现在就开些暖身驱寒保胎的药给郡主,郡主每日饮下,对身体是百利无一害的。”花媚娘柔声的说道,一边说一边已是铺开纸张在桌子上写下了药方。

    “劳烦花管事了。”顾清惜客气的道谢。

    “郡主见外了,我们都是一家人,一家人无需这样客气,因为这是军营,媚娘写的这些药军中不一定有,所以媚娘先回去让部下去买药,等买全了药材媚娘再给郡主送来,大概明天早上便可回来。”

    花媚娘写完药方便是整齐的将其折叠好放入了怀中,嘱咐顾清惜好好休息的寒暄话,便是告辞了。

    夜深了,夜宸守护在营帐中寸步不离,然而床上的顾清惜却是彻夜不眠,身孕已经一月有余,算起时间来应该是在前往滇西的路途中的那个时候……

    她与顾长卿两人恩爱相守,有了孩子固然是更加美好的开始,然而现在眼下的情况却是令她觉得这小生命来的有些早了……

    孩子的到来是给了她惊喜,然而带来更多的却是压力……

    未|婚先|孕,时局动荡,辈分悬殊,宸王府对待她冷漠态度,皇权争霸,各种问题仿佛如潮水一样涌来,将她湮灭……

    顾清惜有些疲倦的闭上了眼睛,沉思了半天之后,双眸缓慢的睁开。

    她的手轻柔的抚摸着自己的小腹,那里孕育着她与顾长卿共同的骨血,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孩子是无辜的,她想不论前方的路是多么的难走与曲折,她都是要义无反顾的走下去,一直到孩子平安降生为止……

    顾清惜这样想着,身上仿佛瞬间是充满了无数的力量,这是一种身为母亲之后从来都没有过的一种勇往直前的力量!她要为将来的孩子排除一切的艰难险阻,要给与他一个完美的家,要给与他一个幸福无忧的生活!

    在得知身孕的瞬间,她脑子中想到都是一些消极的负面的困难,那些困难将她压抑封印,令她感觉不到孩子来临的喜悦,感到的只是困难重重,这种害怕未来艰难困阻的想法若是真心静下心来就知道是多么的可笑与可悲,事情还没有发生,为什么要想这么多来打击自己呢?

    孩子既然是选在这个时候来了,那不论如何也是要迎接他的到来,这是他们爱情的最好见证,孩子是上天赐给他们的最神圣的礼物。

    现在的顾长卿应该还是不知道她已经有了身孕,她想象不出,当他知道她怀了她的孩子之后那神情该是怎样的?

    顾清惜抚摸着自己的小腹,脑中幻想着他知道这消息后的一切可能表现出来的神情,是惊讶?是欣喜?是高兴的哈哈大笑?还是其它?

    记得在那密林中的蓝色冰湖上,他说过想要一起有个孩子,现在孩子真的来到了他们的身边,想来他一定的高兴的欣喜若狂的吧,想一想如何能不高兴呢?他要当父亲了呢……

    想到这里,顾清惜的唇角便是忍不住的上扬,轻轻的笑了。

    她想,等到他平安凯旋归来,一定要亲自告诉他这个消息,他要当父亲了!

    第二天,花媚娘如约而至,将包好的草药带来,嘱咐夜宸如何煎药之后,便离开,毕竟这军营之中不宜久留。

    时间如流水,弹指而过,自从顾清惜被确诊为怀孕之后,夜宸简直是将顾清惜当做祖宗一般的侍奉着,除却去如厕,所有事情全都是由夜宸一人经手,照顾的是无微不至,乐的屁颠屁颠的一整天都是在笑,这夜宸已经是在询问着顾清惜要给小小世子起什么名字好了。

    顾清惜便是忍不住的笑,“皇上不急太假急,你到是这么上心的要起名字了,你怎么知道是男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