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335章 扭转局势
    荣王失声大笑,见到那朝着行宫移动而来的长长队伍,他忽然觉得充满了无限的力量,他仰头瞧着房顶上的顾长卿,笑道:“你不是有什么霹雳弹么?怎么不投放了,看那空置的架子该不会是没有了吧!”

    “是,如你所见,霹雳弹我的确是没有了……”房顶上的顾长卿传来一声轻叹……

    荣王一怔,随后又是仰天长啸,“哈哈哈,没有了?没有了!顾长卿,我的好侄儿,你这是摆明了在让我耻笑你么?如此声张虚势你这是要当跳梁小丑么?你睁大眼睛瞧瞧,来的人可都是我部下!你死定了!现在求饶,或许我还可以留你一个全尸!”

    趴在魏公公后背上的卫皇,听到这里,眼神中晶亮贪婪的光芒忽然一下子如灯泯灭!

    没有了?

    霹雳弹居然是没有了!

    而那山下涌现出来的大批兵马都是荣王的部下,这该怎么办!

    五万人,这可不是少数!绝对是携带着将行宫夷为平地的可怕力量!而忠于他的龙虎大营中的军马距离行宫一百里之地远即便是接到消息赶来也是晚了,荣王的兵马早已捷足先登!

    卫皇心中开始惴惴不安起来,不知顾长卿这是唱的哪出戏!

    难道等待自己的真的是行宫覆灭,自己命丧于此?

    卫皇的脸上透露出一种死灰之色!

    荣王的得意猖狂的嘴脸映在卫皇的眼睛中,令他恨的咬牙切齿!

    局势瞬间翻转,没了霹雳弹的顾长卿似乎是只有兵败的下场,纵然房梁上都是弓箭手,但以区区这些人如何与五万兵马相抗衡?

    “父王!我们的人来了!”

    这时,在外围与宸王交战的顾沐尘打马而来,荣王起事早有准备,兵力十足,宸王手下的人手屡遭惨败,节节败退,最终被顾沐尘赶到行宫中的一处死角,等待着将其围杀,而顾沐尘见行宫路下赶来的兵力,心知是支援的人手到了,心中喜不自胜,丢下宸王交给部下处置自己而是赶到了怡神殿与荣王汇合,在杀死卫皇这一事上,显然顾沐尘也是很乐意亲自在卫皇的心头上刺上一剑的!

    荣王见顾沐尘赶来,忙问道:“你那事情都办妥了?”

    “妥了!”顾沐尘心想着不过是宸王而已,这会儿应该早就被自己的部下杀死了,随后便又是说道:“等下,我的副将就会提着宸王的头颅来的!”

    “好!”荣王大喜。

    而卫皇在听到宸王已经被砍下头颅时候,脸部皮肉猛的一抖,简直是不敢相信宸王被杀了!

    “顾长卿!你听到没有,你的父王已经死在了我的手上,而你也是注定逃不过此劫的,你就等着受死吧!”荣王的脸上满是得意之笑。

    一旁的和王与和王世子顾景南两人私底下相视一眼,不由露出一抹稍纵即逝的狡笑……

    然而房顶上的顾长卿闻言,却是不以为然的一笑,问道荣王:“你说五万兵马来着滇西,如此说来王爷你早已经与掌管滇西边境大军的将军狼狈为奸了?”

    荣王将手里的剑铿锵一声插|入了剑鞘之中,得意一笑:“你现在明白也不算太晚!”

    “呵,执掌滇西四十万兵马的雷严老将军,曾是我年少时候敬仰的一位,现如今却是不想,曾经那忠烈的将军也会为了一己私利与你串通一气逼宫!想一想真是令人寒心!”顾长卿眸色有些惋惜,“雷将军的叛变实在是太令人感到意外!”

    “哈哈!人活一世谁不想飞黄腾达,富贵无忧?雷严为朝廷卖命几十载,到头来也还不过是个小小的副将,以着他的阅历与功勋做我卫国的大将军错错有余,而皇帝老儿却是一直让其委屈为个小小副将,若不是陈家父子垮台,皇帝老儿也不会想起他来把持滇西,更不会封为将军暂代军统之职!呵,试想一下谁会咽得下这口气?军统还不过是暂代,等待皇帝老儿指定了固定人选后,雷严还是要被踢下来!这种用的时候拿来用,用不着的时候就随手扔的感觉谁会喜欢?休说是雷严,就是我,我也会心存不满的!我自知雷严心中愤怒,特意伸出橄榄枝,只要他出兵为我拿下皇城,我就许他开国帝师之衔,享受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至高无上荣誉与权力!雷将军不傻,自然会是权衡跟着本王打下这万里河山!哈哈,眼下他带兵就要攻上来了,你们就等着成为剑下亡魂吧!”

    荣王大概是觉得自己一定是稳赢不输,神情极为张狂,道出了雷严叛变的原委,全完是得意忘形的姿态!

    顾沐尘同样是面容带笑,只要自己的父王登基卫皇,那他就是未来的太子,等待父王老去,他就是下一任的君主,眼馋了这么久的九五之尊的宝座就要得手了,一想到这里他浑身的血液都是在激动的沸腾不已!

    “我已下令打开行宫大门,迎接雷将军到来,父王请放心,一切都尽在掌握之中,任何人都休想要翻转局面,这皇位是父王您的!”顾沐尘忍不住现在就恭维起来,认为自己不会输!“雷将军一到,这群乌合之众一个也别想活着出去!”

    “哈哈哈哈……”荣王畅快的笑起来,望着卫皇所在的方向,道:“父皇,你是打算被儿臣一剑刺死还是想要被我的部下一人戳你一剑呢?”

    听得这话,卫皇气的浑身颤动,想要破口大骂,无奈自己根本说不出话来,叫骂的声音从喉咙里发出来只是一阵呜呜呜的杂音。

    荣王听了,面容上做出一副可怜的表情来,说道:“父皇,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有多么的可笑?哈哈,你人老了何不早点乖乖退位让闲让你的儿子们来坐着皇位呢?你看看你这一生,生怕自己的皇位被占死到临头了都还不曾选出太子来继承你的位子,呵,你就是这样不想从皇位上滚下来是吗?今儿我就让你眼睁睁的看着你的江山是自己归于我的,你的命又是怎么被一点点了结的!”荣王笑着,“你也休怪你的儿子们阴狠毒辣,要怪就只能怪你,这一切都是跟着你学的!当初,为了这皇位你不也是踩着亲人的尸骨上位的么?现如今,就让你尝尝这种感觉是何等的滋味!”

    “你就乖乖的等死吧!”

    荣王用着一看看待阶下囚的眼神在卫皇抽搐的面容上一扫而过!

    不知是卫皇心中愤怒急火攻心,还是被体内的毒素所致,他的嘴角溢出一大口黑血来……

    顾清惜见之,忙惊叫,“皇上……”

    荣王远远观望着只是一声冷笑,不予理睬,卫皇要是现在就驾崩了还正是趁他心意!

    “顾长卿,你没有退路了,你父王已死,等下你的母妃你的妹妹也都是要注定成为刀下亡魂,你识相点就收了这弓箭投降,念在我们多年伯侄情分上,我可以考虑不杀你们,让你们一家出京!”

    荣王不傻,在雷将军的人还没有来到之前,顾长卿的这批弓箭手足以见他射成马蜂窝,所以他要做的是尽量的拖延时间,或者是说服他!

    闻言,房顶上的顾长卿凤眸中微微荡漾开一抹笑来,道:“恐怕是要让荣王爷失望了,我是不会投降的,而恰恰,投降的只能是你们这群乱臣贼子……”

    “老二,事到如今还嘴硬!你还妄想逃出升天么?”顾沐尘盯着顾长卿,不屑的讽刺一声。

    顾长卿淡淡的看了顾沐尘一眼,轻声道:“你以为行宫下来的是你的人马么?”

    此话一出,荣王与荣王世子顾沐尘,眼睛不由的一缩。

    随后,顾长卿沁心凉的声音犹如地狱的催命符咒一样幽幽的钻入荣王与顾沐尘的耳中,只听得他说道:“往行宫赶来的兵马是滇西的五万无疑,但是至于领军的可不是雷严老将军了!雷严将军早就尸首异处了……”

    这话说完,夜宸拎着一个黑布袋子现身在顾长卿身后,然后将手里的东西朝着荣王脚下扔下去!

    那黑布中包裹的东西在落下的时候露出,隐约是见一个人头的模样,不等荣王等人反应,便是砰的一声落在了他脚边,从黑布袋子中叽里咕噜的滚出一颗血淋淋的人头来,而那人头正是雷严将军的首级!

    “怎么会……”

    荣王以及顾沐尘脸色瞬间是惨白如纸,瞳孔瞪大简直是无法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怎么不会?呵呵,乱臣贼子的下场从来都不会善终!”顾长卿的笑声传来。

    然后,听得他又道:“从年前的雪灾为导线,一路追查,发现沧琅县令王成奎与你们串通一气自造雪灾混乱,而在王成奎的书信中偶然得知你们与滇国暗地里有交易,便是顺藤摸瓜到了滇西大营,不料雷严身为军统执掌兵马大权却是一直对于颠军的频繁骚扰而无动于衷,致使我军将士无辜死亡人数众多,身为军统却是不知剿匪而玩忽职守,若说不藏有猫腻谁会信?恰逢营中佘霸对雷严调查许久,暗地里将雷严叛变的信息传递与我,我这才确定雷将军的的确是心存二心,我隐而不发带兵出营,早就是料到雷严会受你指使想尽办法将我灭口,故而将计就计制造假象顺利脱身,而就在我离开滇西的时候,便与佘霸联手暗中除掉了雷严,并且将雷严与你们勾结的罪证公诸于世,军营中的热血男儿个个是忠于朝廷,自然是要为朝廷除去你们这样的蛀虫,故而佘霸为统领带兵五万赶往帝京,因路途遥远消息闭塞,你们都以为是雷严来了,但来的却是佘霸!呵呵,现如今看到雷严的人头你们是不是很惊讶?等待他来救场的美梦轰然破灭的感觉是不是不太美好?”

    顾长卿慢条斯理的说着,他每说一句话,荣王与顾沐尘的脸色便是惨白一分,到最后,荣王身子忍不住一颤,隐隐有要摇摇欲坠的感觉。

    “怎么会这样……”他口中小声呢喃出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