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337章 反目成仇
    “顾景南,你真是怂到家了!都到这个节骨眼上了你求饶有什么用!还不如一块杀出条血路冲出去,即便是不能成功那也要保存自己的尊严死在刀剑下也你这样跪在这里当狗熊来的好!”顾沐尘也是气的狠了对顾景南也是全然没有什么好脾气,脏话全都一股脑儿的骂了出来!

    顾景南还有些不服气,道:“打小我就是你的跟班,被你利用,现如今我与父王为了帮助你们上位连身家性命都赔上,可是最后你们却还是想着我们先去送死让我们冲在前面!哈哈,大家谁不直自己的命宝贵,你们的命是命,难道我们的命就不是命了么!大哥,你要是不怂,你冲上去给皇上一剑啊!你到是去啊!”

    顾景南从来都是跟着顾沐尘混,鲜少有这样当面顶撞的时候,这下在太后与皇上面前,在这危急的情况之下,他却是选择了奋起反抗,虽然没有什么根本性的效果但至少在临死之前痛快的骂一顿也算是心里畅快多了!

    顾沐尘气的鼻子都是要歪了!两眼等着顾景南,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先杀了!”

    说罢,顾沐尘手中宝剑铿锵出鞘就架在了顾景南的脖子上!作势就要削去他的脑袋!

    然而不到顾沐尘动手,和王的剑先他一步从手肘后刺出,狠狠的扎入了荣王的腰间命门之处!

    “啊……你,你……”

    这一刻来的太突然,所有人都看傻了眼!就连荣王也是没有意识到和王是如何的出手,居这样快的刺中他的命门!

    荣王,瞪大双眼死死的盯着和王,努力的抬起手中的剑要砍向和王,然而手臂抬到一般却已没了力气,叮当一声脆响掉落在地上,而他整个人也跪在地手捂着腰腹处的长剑,不甘心的盯着和王的脸,恨不得要将他撕成碎片!

    “父王!”

    顾沐尘见荣王身上重剑跪地不起,他吓的惊慌失措,也顾不得架在顾景南脖子上的剑,便是朝着荣王扑去,事发突然,他只顾得荣王的死活,却是根本没有注意到被他之前拿剑逼在脖子上的顾景南,眼神中闪现的一抹浓重的弑杀之气!

    “父王,你没事吧!父王,你挺住……你……”

    顾沐尘摇晃着荣王的身子,大喊着,然而话还没有说完,他的声音已戛然而止……

    后心传来一股撕心裂肺般的剧痛,他瞳孔瞬间膨胀,垂下头来看自己的胸口,在他的胸口上是一柄从后穿插而来的剑,那剑尖儿上滴答滴答的落着血……

    “顾……景……南……”顾沐尘口中艰难的吐出这三个字眼来,他的脑袋缓慢的向后扭去,眼眸中看到的顾景南脸上闪现的阴冷气息以及那唇角上荡开的一抹嗜血的冷笑,“大哥,对不住了!”

    顾景南说罢,握剑猛抽,只听噗嗤一声,一线血蓬在晨曦的光芒中绽出朵朵猩红的花……

    荣王父子,齐齐倒地,奄奄一息……

    而纵观一剑杀死荣王父子的和王与顾景南,他们两人杀人之后则是齐齐将手中的剑扔出,又是齐齐跪在地上,道:“儿臣已经试图谋反篡位的大逆不道之人就地当诛,消除叛逆,恳请皇上开恩,儿臣一时糊涂才做下这错事,罪该万死!但儿臣还行恳请皇上给予儿臣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这次起事,全然都是荣王拿着儿臣妻儿的姓名相逼,儿臣实在没办法才,才与荣王苟同,犯下天理不容的大罪……”

    和王跪在地上,哭声殷切,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将脑袋嗑在地上砰砰直响,仿佛只要卫皇不免除他的死罪,他就一直一直的这样磕下去,直到磕死为止,和王如此,和王世子顾景南也是如此!

    宫殿门前的所有人,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心中各自思绪万千。

    不曾想刚才和王与荣王还在一起厮杀一起谋反,一转眼的功夫就是兵刃相向,亲手操刀杀死了自己的同盟与亲兄弟,不得不说这种翻脸比翻书都还快的本事令人唏嘘不已!

    一切发生的都太突然太迅速,不等所有人反应过来,和王父子已经将人都屠杀了干净,现如今只余下两具尸首在地上血流成河。

    太后的眼中闪过一抹沉重之色,一生经历两场皇权的争夺与更迭,亲眼看着血脉相亲的人死在九五之尊的宝座之下,这种沧桑与无力之感,令她的心感到无比的疲惫,太后身形依然是挺直如松柏,纵然心中有苦涩之味但面容上却是不见丝毫,眼眸中的沉重伤心之色也不过如昙花一现稍纵即逝,太后的神情平静如水,她微微的转头去看向龙椅中的卫皇,道:“荣王已死,和王操刀,事到如今,大局已定,皇帝打算如何处置?”

    十分平和与公允官方的问句从太后口中缓缓而出。

    龙椅上的卫皇服下解药之后,身体机能在逐渐的恢复,他的手脚逐渐的可以活动,他试了试张口,想说些什么但却是没有说出来。

    卫皇浑浊的而不乏犀利的眸子望着台阶之下匍匐在地不停磕头的和王父子,心中叹息一声,兄弟反目转眼成仇,呵,生在这帝王之家,从来都是没有什么亲情可顾的,永远都是利益与权力!

    能这样好不拖泥带水的杀敌自己的兄长,还能这样厚颜无耻的为自己的谋反而开脱,呵呵,看来这些年,他一直都是小看和王了。

    一直以来,和王依附荣王而生,共进退,在四王之中是最不起眼的一个,可是就是这最不起眼的一个往往带来的冲击感却是最为激烈!这让他不得不在想,和王真正隐藏的力量了……

    四王争储,怡王与荣王现在都已经不复存在,就仅剩下和王与宸王……

    卫皇的眸色在和王父子身上巡视来巡视去,瞳仁转动,他的手指扣在龙椅的扶手之上,啪嗒啪嗒有节奏的轻叩着,不知心中在想什么……

    然而,此刻的顾长卿与顾清惜站立在一侧,耳畔清晰的听到卫皇轻叩木椅的声音,他们两人对视一眼,心中有些事情已经是明了……

    和王参与谋逆,按照律法本是当诛,然而卫皇却是忍而不发,这其中缘由究其一点,不过只是一个原因罢了……

    卫皇还不觉得自己老,他还想要多活几年,还想一统天下,若是这会儿将和王立刻处死,那卫国之中除了他这个皇帝以外那就是只有宸王府一家独大了,卫皇纵然现在对宸王府深信不疑但却也不是到了不给自己留条后路的地步……

    他要设身处地的为自己着想,万一只有宸王府的话,很有可能宸王的势力膨胀到一定程度之后就会将他取而代之,因为放眼卫国已经没有人与宸王府相抗衡了,故而为了避免这种可怕的情况发生,卫皇虽然现在痛恨和王,恨不得要将他五马分尸然而却也是暂时不能冲动之下将人砍了,因为他想要留着和王与宸王府相抗衡,相互制约,唯有这样,他的皇位可能还可在稳坐几年,若是放任宸王府一家独大,那么后果便是无人知晓了……

    这就是帝王心,驭人术,卫皇人老心不老,自然是精明的很!

    顾清惜与顾长卿两人心中肚明,而和王父子同样不是傻子!他们选择杀了荣王而恳求卫皇赦免他们的死罪,也无非是牢牢的把握了皇帝的心思,只要捏准了皇帝的命脉,那么保全自己根本不在话下!

    而且,依着和王这些年的韬光养晦来看,和王的心智与谋略更是令人感觉到深不可测!

    这次起事,他本可以不与荣王为舞,然而却是偏偏选择了与荣王皆为同盟,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更是值得人推敲一二。

    和王与荣王自始至终都是面和心不合的,不过是依附着荣王的势力喂饱了自己的肚皮,选择这次合作,想来也是做了三手准备,第一,倘若与荣王起事成功杀掉皇帝铲除了宸王府,那么他绝对会在合适的时机之下一剑背叛,到时候所有的绊脚石都已经剔除干净,他轻而易举的稳坐这帝王龙椅,第二,倘若荣王被宸王府歼灭,那么他绝对会在生死的关头杀死荣王余孽选择向宸王投诚,在等到以后寻找时机下手,或许他早早的安排了后路不过现在是没有排上用场罢了,第三,至于这第三手准备就是最坏的一种的,皇帝没死,宸王府一派也没有死,荣王爷没有死,这个时候他想要保命就只能一剑杀死荣王祈求卫皇赦免,而卫皇的心思又在他的推敲把握之中,那他只好不停的磕头求饶吸引卫皇的目光,卫皇是个精明的人,自然是不肯放任宸王府一支独大,所以,他的命会被安全的保留下来,被皇帝用来掣肘宸王府……

    不论以上三种情况如何变化,和王加入其中,最后倒霉的一个确定人物就是荣王父子,不论如何,荣王父子的命他早就算计好了……

    这等缜密心思在,这等一石三计的谋略,若说和王是个默默无闻没有一点儿杂念的王爷,只怕是傻子才会信吧!

    不过,话说回来,和王这点心思定然也是难逃卫皇的双眼,和王算计卫皇的时候,卫皇留着他的命也是在算计他,除此之外,卫皇即便是留着和王的命,今后也是注定在卫皇的监控下活动的,这样一个翻脸比翻书还快的人,卫皇自然是要留存一个心眼,试想,上一刻他可以亲手杀死自己的兄长,那么下一刻,也可同样亲手杀死自己的亲爹!

    总之,生在皇家中的人,注定是没有一个心思简单的人物……

    卫国的皇权更迭,这条路注定是血雨腥风的……

    半响之后,卫皇的唇终于是动了动,沙哑着声音开口,道:“暂且押入天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