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341章 嘱咐遗愿
    太后的脸上满是泪水,那声音断断续续的从她口中传出,沉重如铅石,听的人心里如同浸泡在苦水中一样的难过。

    云嬷嬷跪在地上,见到这般伤心欲绝的太后,她也是感同身受痛苦不已,将额头磕在地上砰砰的响,哽咽道:“老奴该死!老奴该死啊!老奴是不该隐瞒太后真相的,然而当时事发突然,情况紧急,先皇对太后恩宠至极深怕丧女之痛会伤及到太后,故而才出此计策,先皇的初衷一切都是为了太后您好!先皇在弥留之际还曾嘱咐老奴万万不可说出真相,老奴便是一直都隐藏着这个秘密,秘密藏于心中并不好受,早些年时老奴也曾想着将这一切告诉太后,只是每每看到承欢在太后膝下的庄敬公主的那张笑脸,老奴便是张不开口,老奴不敢想象要是太后知晓了真想该是要怎样的悲痛欲绝!一日不说,以后便日日觉得无从开口,老奴想,就这样瞒着太后,能看到太后脸上的欣慰奴才也就感到满足了,老奴不想将这美好的一切打破,所以才一年又一年的隐藏着这个秘密,在庄敬公主早逝后,太后就一直是郁郁寡欢,这令老奴更是不敢轻易的开口,就这样一直的将这个秘密藏在心口,庄敬公主虽然不在了但德阳郡主却是如庄敬公主长了极为相似的一张脸,今日太后受袭,御医说回天无力,老奴见太后受苦受罪,心中悲痛,又见郡主寸步不离的跪守在床前,老奴心中难过,这才吐露出了多年的秘密,不为别的,就为百年之后侍奉太后,能心中无愧……老奴……”云嬷嬷话说到这里已经是泣不成声,停顿了片刻后又是紧接着说道:“若是再给老奴一次机会,老奴也还会选择在当年死守这个秘密的……如此,太后才能安享余生,老奴不愿见到太后的日子有一天是在悲伤难过中熬过来的……”

    事实就是如此,云嬷嬷心中自知将此事隐瞒太后是不对的,然而纵然不对,她也不愿说,因为她清楚的知道一旦说出真相之后,太后根本是无法忍受的,这丧女之痛,任何一个母亲都难以承受,所以,云嬷嬷跟随太后多年,两人感情笃厚,云嬷嬷根本不愿看到太后悲痛、伤心欲绝的那一面!

    若不是御医说太后已无法救治,她也绝不会将这事说出,之所以说,本以为太后还在沉睡,她见顾清惜跪在床前而心发感慨,太后若是熬不过此劫难那她也要跟随长埋地下的,故而也算是在临死之际说出心中憋藏了多年的秘密,也算是有点私心,想让德阳郡主永远都惦记着太后的宠溺守护之恩……

    只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太后会在这个时候醒来且不动声色的听到了她所说的一切!

    这一点是云嬷嬷是始料未及的!

    然,既是太后已经知晓真相,那便是如此吧!也算是,没有什么遗憾了……

    云嬷嬷面上老泪纵横,跪在地上不起,一直不停的磕头……

    此时此景,顾长卿听闻这个秘密之后,心中惊诧不已,没想到庄敬公主居然不是太后亲生之女,而这个秘密宫中朝野无人可知,只有云嬷嬷死守这个真相到今天,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不曾料到,当年先皇会作出这等决策来,真相来的太突然令人措手不及,然而却也是令他在这真相面前,看到了一抹希望!

    既然庄敬公主并非太后亲生,那么惜儿在身份上就已是撇清了血缘关系,他与惜儿之间根本也就不存在什么礼法束缚,他们是完全可以被祝福,被庆祝,结为夫妇的!

    顾长卿漆黑的凤眸中,闪动着熠熠的光芒!

    他站在顾清惜的身旁,望着那绝色惊艳的女子,心血在默默的澎湃!

    只是,顾清惜对于自己的身份根本是没有去在乎,她此时此刻紧紧的抓着太后的手,面上泪痕点点,哽咽道:“皇祖母!不管母亲身份如何,这些年,母亲与惜儿都承蒙您的疼爱与怜惜,是您的手在为我们遮风挡雨,是您赐予我们的皇家身份,相信,若是母亲现在还活着,也一定会与惜儿一样对皇祖母的感恩戴德的,不管是与不是亲生,惜儿与母亲生死都是您的孩儿!皇祖母,您是惜儿心中永远的皇祖母,是惜儿在这个世界上最亲最爱的人……皇祖母,您不能不要惜儿啊……”

    顾清惜哭的眼睛红肿,一番话更是肺腑之言,来到这异世界,最初给予她温暖与怜惜的人就是眼前的太后,是太后终日担心她会不会吃不饱穿不暖,是太后为她扫除一切障碍与绊脚石,是太后无时不刻的在关注着她的动向,是太后永远都和蔼可亲的笑着,张开双臂永远接纳她的喜怒哀乐,从心底,太后早就成了她的亲人,她真正在乎与感恩的亲人!

    所以,在这真相揭开,她很害怕太后悲伤欲绝,更是害怕太后会因为庄敬公主不是她亲生之女而从此狠心的推开她,不在与她相认,此时此刻,顾清惜的内心是真的在害怕的……

    她心中因为害怕而紧紧的抓着太后的手,掌心之中渗出密密麻麻的一层汗来,她哭的像个无助的孩子!

    太后在她的哽咽声中缓慢的睁开了眼睛,太后吃力的转动头颅去看向顾清惜,见她哭的这样子伤心,她的心就如同被刀子一下一下的在切割着,痛的难过!

    “傻孩子……”

    太后朦胧着泪眼,吃力的抬起手来,五指颤颤巍巍的摸上顾清惜的脸颊,试图给她擦掉脸上的泪,然而重伤失血过多的太后,此刻哪里还有力气去擦干顾清惜的泪水,那枯槁的手臂举到半空时就啪的一声无力的落在床板上了……

    太后有些无奈的苦笑了笑,眼睛里泪花满满。

    “不哭,惜儿不哭……你哭,皇祖母这里疼……”

    太后缓慢的说着,声音沉重而沙哑,她指着自己心口的位置,看着顾清惜……

    顾清惜见状,鼻子发酸的厉害,哇的一声放声大哭起来,她扑在床上抱着太后的身子,哽咽不堪,一遍一遍叫着皇祖母,眼泪像是决堤的水,在面颊上冲刷而下……

    “惜儿乖,别哭……别哭……皇祖母……怎么会不要……你呢……”太后脸色苍白如纸,然而眼眸却还是一贯的和蔼与温柔,她就像是之前任何的一个时候,用着柔软的话语与温暖的怀抱接纳着顾清惜的一切。

    顾清惜闻言,哭的更凶了!

    太后叹息一口气,神情满是悲怆,“逝者已矣,哀家那可怜的女儿未曾来到哀家身边是她的命数,而你与你的母亲能作为哀家的女儿也是你们的命数,即便上天的命运之手这样安排那哀家也只好接受,只是心里头可怜哀家那孩子……哀家都不曾看她一眼,也不知她被葬在何处……哀家有些恼怒,为何要等到哀家快要死了,才知道这个消息!”

    太后痛心疾首的说着,地板上跪着的云嬷嬷不停的在磕头认错,然而事已至此,却什么都已是无用了……

    太后吃力的拍着顾清惜颤抖不止的肩膀,忍着内心的酸楚安慰她:“皇祖母,这一辈子就你母亲一个女儿,也就认你这一个孙儿,惜儿乖,不要在哭了……”

    太后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快要支撑不住,说话的声音越来越是微弱,然而纵然是微弱却也是承认了庄敬公主与顾清惜在她心目中无可替代的位置,毕竟是养在膝下多年的女儿,这种深厚的感情怎么能说没有就没有了呢,亲生女儿已早不在人世,那么她就越该是珍惜眼前人才是……

    太后的眼睛里泪花闪闪,说话这话开始猛烈的咳嗽起来,且一咳嗽咳嗽出一口鲜血来,直接是吓的顾清惜一声惊叫,云嬷嬷见状大呼不好,忙是起身冲出去传信与卫皇,太后这个样子,怕是支撑不了多久了……

    云嬷嬷离开,偌大的寝宫中就剩下三人,太后躺在床上,眼睛吃力的去看向顾长卿,向他招手,声线沙哑的嘱咐道:“卿儿,你是个好孩子,哀家走后深怕无人照料清惜……哀家也没有可信任的人选……就此,只能是将清惜托付给你照顾了……你武功好,也有保护她的能力……哀家,请你一定要保护好她的安全……你……你答应哀家,好不好……”

    太后一边说话,嘴角一边在渗血,尽管是如此,她也是要努力的把话说完,她担心自己走了,没有照顾顾清惜的安危,她不放心,只能是将顾清惜托付给别人照顾,而这皇宫中选来选去,没有合适的人选,只有眼前的顾长卿了……而且之前,她也都是私底下命令顾长卿保护顾清惜的安全,所以,只能是他了……

    太后看着顾长卿,眸色几近乞求,道:“卿儿,哀家这辈子都没有求过什么人,这次,唯有这次,哀家求你一定要替哀家好好的照顾清惜……把她托付给别人,哀家不放心……哀家求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