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349章 穿越时空
    “你所熟悉的?”顾清惜忍不住在想,龙玉痕所熟悉的能是什么?他们之间能有什么交集?

    龙玉痕面上笑容依然是神秘,顾清惜吃不透他神情中的意味正是打算去问,这时前方有侍女走来,驻足在顾长卿的面前,垂眉恭敬说道:“宸王世子,我家主人想请你单独一聚。”

    单独一聚?

    顾清惜眸光微闪,看这侍女的装扮与气韵不同于宫中其它侍女,看来她的主人应该是圣女了,呵……

    顾长卿同样是猜到这侍女身后的主人是谁,他凤眸轻扫了顾清惜一眼,随后道:“圣女相邀自是不敢推拒,有劳姑娘前方带路。”

    “世子请——”

    眼看着两人的身影逐渐消失,龙玉痕桃花美眸中满是戾气与不悦,嘀咕道:“那女人外表纯净,内心却是毒如蛇蝎,要是我我就不去见她,看一眼就觉得恶心,没想到顾长卿还真是善待那一朵白莲花!”

    顾清惜笑了笑,“总归是要弄清楚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想做什么你还不清楚!我看那女人就是想要害惜惜的性命!依着我看,顾长卿与圣女的关系好像都是旧相识了……”说道这里,龙玉痕桃花美眸转了转,道:“该不会是这圣女看上了顾长卿,因爱生恨才对惜惜下毒手吧?”

    听到这里,顾清惜霍然抬眸,眸光一瞬间亮如银刀!

    龙玉痕被顾清惜这眼神顿时吓住,噤了声,半响之后才不得不干笑两声,道:“惜惜莫要生气!我不过是随口说说,玩笑而已……”

    顾清惜持剑继续往前走,转过一处扶花游廊,隐约见远处凉亭中那一抹冰蓝与那一抹熟悉的身影,她停下脚步来,说道:“或许你说的是对的,也或许是不对,但不管对于不对,圣女都是没有胜算的,我会相信长卿。”

    “那你也要相信我!我对惜惜的感情也是从一而终的!”虽然知道可能是一不小心惹得惜惜心情不太美好,但龙玉痕还是不会放过丝毫向惜惜表白的机会的。

    顾清惜看了他一眼,没搭理他。

    “你方才还没有说你在宇文耀身上感应到了什么。”顾清惜无心去看那凉亭中的风景,调转了方向转而往回走。

    “就像我从你身上感应的东西一样,那唐国的上古神印在宇文耀身上!”龙玉痕小心翼翼的说道,“惜惜来不就是寻找神印的么,等我将它偷出来给你好不好?”

    顾清惜听着龙玉痕这番话,将龙玉痕拉到了一个四处无人的地方,郑重认真的而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对于上古神印你又知道多少?”

    龙玉痕见自己的手臂被抓着,内心美的冒泡泡,暗自窃喜的同时轻声说道:“我是什么人惜惜无需知道,惜惜只要知道我是个好人且永远不会伤害你就够了!至于上古神印的传说有两种说法,一种是被世人广为流传的一种,得神印者得天下,凑齐四块神印,可做天下统一的始皇帝!”

    “那第二种是什么?从未听过还有第二种传说!”

    “至于第二种,除了我们龙族怕是没有人知晓!那就是凑齐四块神印可打开异域之门,流连天际,穿梭时空!”

    “穿梭时空!”

    顾清惜听到这四个字,脑子顿时轰的一声炸开,全身犹如被雷电劈中一般!脸上神情一时之间变化万千!

    “惜惜?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龙玉痕眸色有些担心!

    “没,没事!”顾清惜唇角勉强露出一抹笑容来,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说道:“你为什么能感应到神印的所在?”

    “特殊本能,你不懂,哈哈……”龙玉痕哈哈一笑敷衍过去。

    顾清惜也无心在继续追问,只是斩钉截铁的说道:“我要收集四块神印,你帮我!”

    “好!纵然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一定帮惜惜将神印找来!”龙玉痕一脸严肃认真的保证,就差拍着胸脯发誓了。

    “好……”

    顾清惜脸色此刻是十分不好看,只看的龙玉痕内心深深的担忧,“惜惜莫不是站得时间久了受不住?我们到那边的花棚坐下休息会。”

    顾清惜点了点头。她的脸色不好,并不是因为腹中胎儿,而是她的内心起了挣扎……

    倘若上古神印真的拥有穿越时空的神奇力量,那是不是就意味着她可能有机会穿梭回到自己原本生活的世界?

    顾清惜有些茫然的看着四周古色古韵的景致,垂眸看了看自己的手,内心的深处的镜湖起了圈圈层层的涟漪……

    直到唐皇设下的接风洗尘宴结束,顾清惜一直都是处于一种魂游太虚的境地。

    回到行宫之中,顾清惜也无暇去问顾长卿与诗柯聊了什么内容,只是借口自己疲累早早睡下了……

    第二日醒来,顾清惜便是得知顾长卿带着夜宸出门了,一直到夜里等到顾长卿回来时见顾清惜房中的烛火熄灭,他想要推门进去的手在半空中收回。

    “主子出门忙碌,一天都不曾见到郡主,不进去看看郡主么?”夜宸一旁插话。

    “不了!她身子重,这么晚了就不打扰她休息了,你让素问仔细照料她的起居,明日我还有事情要办不呆在行宫里。”顾长卿转身,脚下悄然无声的离去。

    等到屋外没了声音,房中闭眼睡觉的顾清惜翻身缓缓睁开了双眼,明亮的月眸望着头顶上的幔帐许久,最终是抵不过睡意昏昏沉沉睡去。

    一连两日不曾见到顾长卿,顾清惜心想他一定是去忙于重要的事情去了,直到第三日唐皇寿宴,顾清惜见到诗柯的席面与顾长卿紧挨而坐,她作为侍卫站了在身后,见他们二人祝酒言语,她的嗓子里如同扎了一根鱼刺一样的难受。

    顾清惜默默的站在身后,她认为自己心里矫情了!这是寿宴,客人们随便而坐,这两人不过是有些熟稔而已,祝酒说话也不过是处于礼貌而已,是她自己心中想多了!

    然而,脑中却是不受控制的想起龙玉痕所说的话,‘诗柯与顾长卿看起来像是老相识,说不定诗柯喜欢顾长卿……’

    顾清惜深吸一口气,连续两天她与顾长卿都没有说上话了,即便是夜晚休息他居也不与她同|床,这样的现象,在之前是从未有过的……

    然而,顾清惜还是极力的劝说自己,这一路走来,两人历经磨难与艰险,这份情怎么可能说变就变,任何人都不会在他们两人之间撬出一丝一毫的缝隙的……

    顾清惜这样一遍一遍的在心中劝慰自己,藏于袖中的手不停的摩挲着那枚牡丹戒……

    “唐皇寿宴,诗柯愿献上一舞,恭祝唐皇万寿无疆!”

    这时,诗柯袅袅婷婷从席面上起身,对着龙椅上的唐皇宇文安盈盈一拜,她这一拜,前身微倾,头颅微垂,不经意露出白纱下遮挡的容色,从顾清惜的角度看去,正是能清晰的可见那面纱下如凝脂白玉的雪色肌肤,与那饱满晶莹,鲜艳欲滴的红唇……

    眸光仅仅是这样的一瞥,却已知圣女诗柯绝对是世上少有的美人儿,那份窥探来的姿色足以令她这个女子都为之心动,更何况其它男人……

    圣女这样的俯身一拜,一瞬间展露的姿色,令有幸看到之人无一不是深深的感到震惊,大殿中诸多人已是目瞪口呆,圣女之姿,果真是天人之姿!

    诗柯与顾长卿相邻最近,她这一俯身的姿态,若说看的最清晰的那一个定是非顾长卿莫属,顾清惜垂下眼帘来去看他,见他绝色谪颜的面目上波澜不惊,不知是这姿色是看到了而视而不见,还是这姿色早就见过……

    顾清惜垂眸静静的望着自己的脚尖,心中思绪如脱缰的野马四处驰骋,隐隐不受控制。

    诗柯走到大殿之中,丝竹声乐缓缓而起,她水袖一挥,扭腰倾身,环佩叮当,开始盈盈而舞。

    圣女既被誉为是天神之女,她的舞姿便注定高于一切的宫中舞姬,那身段柔软的仿似柳枝一样可以任意的扭转折叠,一收一放之间荡起无限潋滟风情,配着太平盛世的乐声,众人沉浸在她的曼妙舞姿中如痴如醉……

    圣女,鲜少献舞,即便在滇国也不过是为圣皇献过一次,这次为唐皇而舞,是第二次。

    在所有人都沉醉在圣女美丽的舞蹈之中时,顾清惜作为一个冷静看客,却是发现,圣女每一次的扭转倾身,那灿若星辰的美眸都有意无意扫向顾长卿所在之地,那急速旋转飞舞的裙摆子在空中灿如莲花绽放,美不胜收,而那漂亮眸子中望着顾长卿却也在逐渐的升温,脉脉含情……

    顾清惜手指在袖中一根根的收紧又放开,放开有收紧,身为女人最是了解女人,诗柯表面上是在为唐皇而舞,然而心思却早已飞到了别人身上!

    顾清惜,暗暗深吸一口气!

    最后一曲舞毕,大殿中掌声如雷,而她只见,圣女肤若桃花,眸灿繁星,望着顾长卿微微颔首盈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