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357章 琴箫相对
    第357章琴箫相对

    顾清惜微微挑了挑眉,讥笑出声。

    诗柯此刻也是敛去了身上圣女一贯的高贵典雅的身姿与气势,她两眼望着顾清惜,道:“未婚夫又怎么样?没有成亲他也有可能会成为我的未婚夫!再者说,就算是你们成亲我也有本事将长卿变成我的人!”

    这一番话,说的是‘铿锵有力’俨然一副义正言辞的姿态。

    顾清惜见之,心中暗暗为诗柯这气魄感到‘震撼’,她忍不住勾了勾唇角弯出一抹嘲笑的弧度来,“当真是活的时间长了什么事情都能碰到!没想到闻名四国的圣女,居对抢别家男人也这样的痴迷上瘾,呵呵,你这难道是耐不住清平生活要违背圣训么?”

    顾清惜这话说的十分不客气,她想,对于这曾害过自己现如今又来抢顾长卿的人而言,她没必要口下留情!

    诗柯听了不以为然,手指缠绕着身前垂落的一缕发丝,轻笑道:“怎么说是抢你的男人呢?”

    “难道你不知道,我与他已经定下婚约?”顾清惜的眸光轻蔑的闪了闪。

    “婚约又如何?”诗柯上前一步,“早在很久之前,我与长卿就相识,算起来也已是好几年的情分,而你呢?也不过是与他在一起一年有余,比起我来,你可还是个后来者呢……”

    早就认识?

    顾清惜心下一咯噔,没想到诗柯与顾长卿几年前就相识!

    她惊不是他们相遇时间早,而是惊的是顾长卿为何一点都不曾透露与诗柯的关系?

    顾清惜的神色有瞬间的冷沉,然而也不过是眨眼间又恢复正常,她下颚微抬起,道:“认识又如何,感情这东西并不是用时间的长短来衡量的,纵然你与长卿早相遇也改变不了现在的事实!”

    “呵!你嘴上说的这样轻松,其实心里早就是在意了不是么?”诗柯眉眼含笑:“他一定是没有告诉你,我们的关系吧?”

    “你的事情!我不屑于知道!”顾清惜冷哼一声,“四国盛会上,我本以你纯善见你有意与我交好,我才轻信了你,事到如今才知,你接近我不过是为了接近长卿,呵,不得不让人感叹你的用心良苦啊!诗柯,你隐藏的当真是深,你的脸皮也当真的够厚的!”

    “世间情|爱都是如此,我只是想得到我想要的!要不是你横插一脚,现在长卿早就是属于我的了!”诗柯说这话的时候,清亮的眸中闪过一抹浓重的厌恶,“都是你!夺走了我的人!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命大,火狐之血都不曾取了你命!不然,你现在哪有机会站在我面前!”

    “是啊!多亏是火狐之血让我看透了你的真面目,知晓了你的蛇蝎心肠!你这样机关算尽的毒害我实在是费心吃力!只是可惜啊,人算不如天算,你这样腌臜的鬼伎俩根本无法伤到我!”一说起火狐之血,顾清惜对诗柯的恨更深三分!

    “这世界上只有我不想杀的人,还没有我杀不了的人!今日邀约目的就是为了引你前来,杀了你!顾清惜,既然你今日前来送死,那我就成全你!你与你腹中的孩子都统统见鬼去吧!”诗柯面上轻纱浮动,眼睛中突然爆射出一股子森寒的杀气来!她满头青丝无风而动,双手成爪,飞身朝着顾清惜扑来!

    诗柯速度极快,不过是一道冰蓝之光在眼前掠过,她的人已逼近顾清惜,顾清惜瞳孔一缩,腰间月落剑如灵蛇闪现,凌空斩下!

    诗柯立刻弯腰躲闪,而这躲闪的瞬间,她衣袖一抖,一管碧玉箫亮相掌心!

    两人一人持剑,一人持箫!

    两厢对峙,激战一触即发!

    “去死吧!长卿只能是我的!”诗柯冷呵一声,玉箫一横,主动攻击!

    “那也要看看你有没有这本事笑到最后!”顾清惜眸色一厉,月落软剑剑锋银光一闪,应战而上!

    砰——

    一声脆响,长剑与玉箫碰撞,擦出一溜火花,两人眸色相对,各自是冷如寒冰!

    刺啦——

    剑与箫摩擦,擦出回音绕梁入耳!

    两个女子,各自身手不凡,只见是两人身影交织成片,兵器交接的声音噼里啪啦作响,交战激烈!

    顾清惜的剑法师承顾长卿,已是将天下所有剑式都化为己有,融会贯通,灵活运用,月落剑在手可谓是舞动的如鱼得水,运用的游刃有余,诗柯反而是越打越吃力,逐渐力不从心,隐隐有败下阵来的迹象!

    只是,诗柯又哪里是简单的人物,知晓自己逐渐落于下风便瞅准机会,脚下轻点,手臂张开,身形立刻是飞身急退,退止十丈开外!

    下一刻,见她眉眼中有冷笑闪现,掌中为利器的玉箫竖起,一端抵至唇边,吹起一串古怪从未曾听闻的音调!

    而伴随着这音调从玉箫中传出,顾清惜感觉到空气中仿似有无数只手冲着自己而来,那手与空气中无形,然而却是力大无比,她能感到周遭的空气都在听从她的调遣一般拥有了强劲的攻击力!

    无数只手左右攻击,顾清惜频频躲闪,而那被她躲开的气流打在伸手的红色的柱子之上,就听噼啪一声,那柱子之上赫然被打出一个手掌印来!

    诗柯的箫声节奏越来越快,古怪诡异的音调飘出,周遭的空气仿似尽数被她控制,幻化成无数的厉掌与拳头,将顾清惜团团包围,令她有些应接不暇!

    顾清惜在墙壁上飞快掠过,在她的身后所经之地,那墙面上居是砰砰砰巨响,留下一串的巨人手掌印!那印记将墙面都打的凹陷下三分,场景十分之震撼人心!

    周遭的空气都被诗柯的箫音幻化成掌,对顾清惜上下左右全面进攻,顾清惜四下躲闪,心中对于诗柯的箫声却是并不恐惧!

    因音驭气!

    呵,诗柯想要凭借着这一招来反败为胜么?

    真是笑话!

    顾清惜脚下在墙面上一登,身子借力飞跃腾空而起,一跃跳上房梁之上,居高临下,望着位于她脚底下的诗柯,冷冷一笑!

    下一瞬,只见她衣袖撩起,露出藏于袖中的三弦焦尾琴,右手在琴弦上一勾!

    噌的一声深沉之声而出,仿若一道雷鸣之声乍起将诗柯的清越之音攻破!

    这一声琴声乍响,诗柯的双眼中突然一惊,瞳孔瞪大!

    下一瞬,还不等她人在吃惊中回神,她的身子如同被狠狠打了一拳般飞出,哐当一声撞歪了房中立着的仕女司花六面扇屏风,而她则是堪堪稳住了身形没有摔倒在地,避免了过于狼狈的下场,然而,她的嘴角却是溢出了猩红的血!

    诗柯单手捂着胸口,双眼中露出一抹难以置信的神情,她瞪着房梁上的顾清惜,那眼神凶狠的似乎要化为凶残的狼将顾清惜撕碎成千片万片!

    房梁上的顾清惜,眼见脚下的诗柯落得这样狼狈,她不由失笑:“刚才你表演完了,现在该轮到我上场了!”

    说罢,顾清惜手指按住琴弦,三弦齐动,发出声声铿锵之音,那音律强悍而强劲,仿佛战场上吹起的号角与擂击的重鼓,激荡人心灵给人一种紧张而压迫感!

    而就在这种铿锵之音不断传来之下,诗柯的眼眸中的惊恐更慎!

    “啊……”

    她右肩一抖,口中发出一声痛苦之音,未见兵器,然她的肩头却渗出血来!

    “你……你居然……”

    这一刻的诗柯,是又惊又恐,根本是没有料到顾清惜还藏着这样的厉害之处!

    周遭的空气被她的琴声凝聚,幻化为无数的锋利的刀剑,从四面八方飞来,瞄准她身上每一寸血肉!诗柯惊恐的望着周遭的空气,眼中映入的是皆是一柄柄寒光森寒的冷剑!

    这些空气无形,然而在她眼中却可以化为实质性存在的东西,她能清楚的看见,更是能清晰的感觉到他们的危险气息!

    此时此刻的诗柯全身被利剑包围,这些剑在急切的转动与鸣响,似是迫不及待的要穿透她的肢体,尝一尝甜腻血腥的味道!

    无比惊恐的诗柯,吹动口中玉箫,试图凝气成盾格挡,然而她所铸的包围盾在顾清惜的眼中却是那样的不堪一击!

    手指如花,在琴弦上拨动,伴随着每一声琴音,空中的利剑便是冲刺而上,将诗柯的盾牌击碎!

    砰砰砰!

    空气里响起的是震耳欲聋的撞击与破碎之音!

    这一刻,假若有人观战定然是惊诧不已,不明白空无一物的空气中何来这样的爆裂之声!

    那些刀剑,那些盾牌,无人可见!

    它们,唯独是印在顾清惜与诗柯眼眸之中!

    琴声与箫声,一个深沉有力,一个清越尖锐,两音交织碰撞,房中是一应器具都被震碎,而胭脂河的河面之上,像是被投入了巨石,砰砰砰的在船周身乍起十几丈的浪花,江水如瓢泼大雨一样砸在船身上,惊起船身晃动不堪!

    而那些江面上飘逸的莲花河灯也是被这爆破之音炸成粉碎!

    胭脂河两岸的游人全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河面爆炸之声震惊,纷纷都拥簇在河边围观,见那河中的一艘画船在水面摇摇晃晃的逐渐下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