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362章 暗夜来袭
    “你打疼本少主了,信不信将你扔下去!”龙玉痕鼻孔里喷出一团白气,一甩尾,夜宸身子一个不稳,险些掉下云端!

    “夜宸,你老实坐在,还是别说话了!”素问这个冰山美人,难得露出一丝温柔,笑出声来。

    死里逃生的莫离也是抿了抿唇角,似笑非笑,仨人一条龙,一路嬉笑,好不热闹……

    黄昏来临,夜的翅膀逐渐笼罩大地。

    顾长卿的仪仗队马蹄哒哒,一路不停歇,赶路赶了一天已是人马俱疲,于是下令在靠近一处溪水的平坦地面稍作整顿休息!

    “颠簸了一路,是不是有些不舒服?”

    此刻的顾清惜倚在车厢中,面色看上去有些不太正常,顾长卿伸手拨了拨她额前的发,轻声的问道。

    顾清惜,闭着的双眸微微张开,她现在感觉到身子有些不适,仿佛全身没有一丁点儿力气,且下腹隐隐有些坠痛,她巴掌大的小脸略显苍白之色。

    “不知道如何,只是腹部在隐隐作痛……”顾清惜虚弱的说道。

    顾长卿面露出担忧来,好端端的怎么会肚子痛?

    “我传信与花媚娘,即刻让她过来!”顾长卿说罢撩开马车车帘将一枚旗花升空,头顶的夜色中伴随着一声巨响一抹红色的烟花瞬间绽放!

    “在忍一忍,用不了多久花媚娘就会赶来。”顾长卿折身返回车中,轻声安慰,“今夜就停在这里休息吧,明早在赶路。”

    顾清惜微弱的点点头。

    接到指令之后,队伍在马车周围安营扎寨休息,煮饭喂马,然而,却不知道有危险在逐渐逼近。

    漆黑的夜幕之中,一批黑衣之人身形如同鬼魅一样在空中地面飞快游走找寻着马车行进的路线,忽然这时夜空中有红色旗花炸开,黑衣人抬头,握紧了刀剑朝着旗花升空的地方而去!

    此时马车中的顾清惜,脸色则是越来越难看,她双手捂在腹部,眉头深深的皱起。

    “惜儿……”顾长卿见顾清惜抿紧了唇瓣不吭一声,默默忍受着突如其来的痛苦,看见她这样难受,他的心中如同刀割一般,“惜儿,是不是孩子在腹中不安稳?”

    顾清惜捂着腹部,长呼一口气,说道:“孩子没有在动,不知道为什么疼的这样厉害,之前,从来都没有过……”腹中的婴儿一天天的在长大,时而会感觉到他在腹中轻动却从来都不带有疼痛,只是今天不知道为何,突然腹痛起来,且越来越严重,而她全身力气也是在一点点的散失,没有丝毫的力气。

    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似乎是有些不正常……

    顾清惜心中蒙上一层担忧,脑海中不由想起那日胭脂河上诗柯所说的话,她说倘若她不死,定当会加倍报复与她,而那晚却是让她逃走了……

    想起水面上炸开的异样水声,与自己后背处莫名其妙的一痛,顾清惜现在不得不想,是不是诗柯在逃走之前对自己做下了什么手脚?

    诗柯……

    倘若真的是她,她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腹部的绞痛越来越疼痛难忍,顾清惜痛的眉头都在打结,连呼吸都觉得疼,她靠在车厢内,蜷缩起自己的身子来。

    “惜儿!”

    顾长卿感同身受,难过的将她揽在肩头,英俊的容颜上浮现一抹难以用言辞来形容的神色,那是一种眼睁睁看着心爱之人受苦而深深自责与无能为力的一种难过。

    “惜儿,见你这样难过,我真的希望能代替你疼,可是……”顾长卿的眉宇同样是皱着,欲言又止,只能是将她抱的更紧了些,他根本无法为她分担痛苦,只能是等着花媚娘尽快赶来,现在惜儿的情况看上去似并不是寻常腹痛那样的简单!

    “惜儿,你在忍一忍……”

    顾长卿在她额头上落下一个吻,声音轻柔。

    顾清惜咬紧了唇,克制着自己不发出一声痛吟之声。

    顾长卿着急的在等待着花媚娘的到来,这时忽听见有声音由远而近而来,他本以是花媚娘收到讯号而来,面色上不由露出一抹释然,然而下一瞬耳尖一动却是发觉情况不对,来人人数众多!

    顾长卿凤眸一沉!

    “惜儿,你在车厢内等着!”

    这话才不过是刚刚落地,无数道黑影从天簌簌而降,有人大喊一声“有刺客!”

    便听得刀剑出鞘,兵刃交接的声响!

    顾长卿掀开车帘的瞬间,一柄长剑迎面砍来,他侧首躲闪,那剑刃堪堪擦着他面颊而过!顾长卿脸色一沉,凌冽的掌风从衣袖中射出,黑衣人胸口中击被震出五丈开外!

    承影在手,顾长卿跳下马车,与黑衣人交战起来!

    这批人来势凶猛,武功都可谓是中高手,而随行的仪仗侍卫也都是顾长卿麾下长留宫的人,所以强强对峙,打的是激烈异常,难舍难分!

    车厢内的顾清惜听到外面激烈的打斗声,她心中暗暗着急,她现在腹痛难忍行动不便,不知这深夜来袭之人是谁派来的,目的是为的什么,她呆在车厢内,看不到一丝外面的情况!就在她着急万分之时,忽又听见一批人赶来,紧接着马车一颠,她身子被震晃在车角,马车开始疯狂的奔跑起来!

    “长卿!”

    顾清惜吃力的呼唤一声,直觉告诉她,这驾驭马车之人定然不是自己的人手,她现在无法用武,情况很危险!

    而在马车被黑衣人赶走的那一刹,顾长卿便已是知晓,然而黑衣人人数众多且都朝他一人进攻,显然这场暗杀将他当做了主要目标,他分身乏术,且最为奇怪的一点是,随后又有一批人加入进来,但却是身着灰衣,与刚才来的黑衣人并不相同,他们的目标似是更偏重与车厢内的顾清惜,趁他无法脱身,驾驭马车而走!

    顾长卿听得顾清惜的呼唤声,手中承影挥出,一道银色浓烈剑气横扫,将包围在他周围的黑衣人尽数震开,而他则是飞身追赶马车,身后的黑衣人见顾长卿逃走则是纷纷紧跟而上,在半空中阻挡!

    一部分灰衣人同样是参与阻止顾长卿,一时之间,三十多人围攻顾长卿一个人,将他死死缠住!

    而,顾清惜所在的马车却是越跑越远!

    顾长卿心急如焚,却无法抽身追去,无奈眼睁睁的看着马车消失在黑暗的夜幕之中!

    “挡我者,死!”

    顾长卿忧心顾清惜的安危,周身戾气暴涨,承影爆射出凶狠的杀气,长剑起落,英勇无敌!

    “下面有人打起来了!”

    此刻的夜空上,金龙盘旋,龙玉痕俯望着下面纠缠的人影说道:“好像是顾长卿他们!”

    “你飞低一点!”夜宸等人见地面上打斗的身影也是觉得有些熟悉,猜测是不是寻到了主子他们。

    龙玉痕飞行降落,距离近了才得以看清,地上被包围的人果真是顾长卿无疑,其余长留宫的侍卫也是被黑衣人纠缠着,看来是遇上了麻烦了!

    “是主子!我们下去!”

    素问待看清是顾长卿深陷包围时,立刻从龙脊背上一跃而下,夜宸与莫离紧跟其后!

    “惜惜在哪里!”

    龙玉痕摇身一变落在地面却是不见顾清惜的身影,心有不安。

    “惜儿在车中被人带走向西而去了!”顾长卿从包围圈中抽身而出,“这里交给你们,我去找她!”

    说罢,顾长卿追赶着马车消失的方向而去,龙玉痕眼瞧着顾长卿眨眼消失不见的速度,叹息一声:“这英雄救美的事情我要不要去参与一下呢?”

    “愣着干什么!还不过来帮忙!”素问这时娇呵一声,翻了个白眼给龙玉痕,现在黑衣杀手这么多,他还有心情干站着!

    “喊什么喊!本少主又不是你们的打手!”

    龙玉痕桃花美眸不悦的瞪了瞪,然而嘴上说不与他们为伍,但身子却是出卖了自己,掌中幻化出一把金黄色长剑来,开始加入三人战队中……

    灰衣人驾驶马车一路向西行,扬起无数尘土飞扬,车厢内的顾清惜身子软绵无力,下腹如刀在绞,疼痛难忍,根本无法反抗只能是任由马车将自己带往未知的地域,不知道是行到了什么地方,马匹忽然一声嘶鸣,马车骤然停下,突如其来的停滞令她身子猛然向前诓去,眼看着要撞上马车车门的木头上,顾清惜本能的闭上双眼,等待那无法控制的撞击,然而却不想,没有撞上冷硬的车门,而是撞入了一团软绵绵的东西。

    顾清惜瞬间抬眸,映入眼中是一张俊美非凡的面孔,只是,这面孔却是不受顾清惜的欢迎!

    “是你!”

    顾清惜从宇文耀的胸膛中皱起了眉心。

    “是我!”

    宇文耀漆黑的鹰眸有笑轻轻荡漾开来,“这一路颠簸让你受罪了,来,我扶你下来入软轿中歇息片刻。”

    顾清惜闻声,不去看宇文耀伸在她面前的手,而是视线越过他的肩膀看向他身后停落的一顶八人抬软轿,身体的疼痛使得她面色苍白,她忽而冷笑一声:“今晚的刺杀是你安排戏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