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363章 血染衣裙
    宇文耀漆黑的鹰眸有笑轻轻荡漾开来,“这一路颠簸让你受罪了,来,我扶你下来入软轿中歇息片刻。”

    顾清惜闻声,不去看宇文耀伸在她面前的手,而是视线越过他的肩膀看向他身后停落的一顶八人抬软轿,身体的疼痛使得她面色苍白,她忽而冷笑一声:“今晚的刺杀是你安排戏码?”

    纵然是身体不适,她也不想在宇文耀面前失了底气!

    只是,宇文耀却仿佛是察觉到了她的异常之处,不由分说的大手上前一把握了她手腕,“你的脸色怎么这样难看!”

    “不用你管!放手!”

    “别乱动!”

    宇文耀黑眸中的笑意瞬间消失,他捏着顾清惜的手劲猛然加大,顾清惜痛的额角冒汗。

    而后,见宇文耀的眸光有些难以置信的闪了闪,而后那瞳仁深处归于一片森寒的死寂……

    “放开她!”

    月白色剑,俏无声无息的架在宇文耀的脖颈处!

    顾长卿,不知何时追赶上来,现在,正是满身戾气站在他身后!

    脖间一片冰凉,宇文耀略垂眸望着脖间的剑,缓慢的放开了牵制住顾清惜的手,勾唇一笑:“宸王世子来的速度倒是不慢!”

    “宇文耀,今晚是你的手笔?”顾长卿凤眸中眯成一条危险的弧线,没想到这深夜暗杀的人会是宇文耀!

    “是不是我,你不都是看见了么?”宇文耀轻笑一声,“本太子就是为清惜而来!”

    “呵,如此张狂!你信不信本世子一剑割破你的喉咙?”顾长卿剑锋逼近一分,在宇文耀的脖颈处割出一道血痕。

    “那也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宇文耀忽而冷哼一声,衣袖一甩,有暗器从袖中飞出,顾长卿躲闪,宇文耀趁机脱了承影剑的束缚,一把黑色长剑握在手中,名为天命!

    两人,十步开外,持剑而立!

    顾长卿,紫衣银剑,杀气腾腾!

    宇文耀,白衣黑剑,戾气暴涨!

    一场争夺之战,在这夜色中拉开帷幕,长剑在手中散发着凌冽之气,嗡嗡争鸣,忽然,两人瞳孔一缩,持剑而奔,手中剑在地面上划出一道深深的沟壑!

    砰!

    两剑搏击发出一声巨响!

    银黑两剑交叉碰撞,两人面目相对,近在咫尺!

    两人的眸光冰冷森寒,带着一股子要将对方灭为灰烬的狠厉!

    “惜儿是我的人,任何人都别想染指!”一字一顿从顾长卿口中蹦出,带着咬牙切齿的警告!

    “我看中的人,不管如何,我都会不惜一切代价得到手!”宇文耀面色清冷,桀骜之词满是自信!

    “那今晚,本世子只能是杀了你!”顾长卿薄唇弯出一抹嗜血的弧度,承影剑身擦着黑色天命,刺啦一声划过,擦出一溜的银光火花,下一瞬剑刃以一个诡异刁钻的角度倒刺向宇文耀脏腑!

    宇文耀抽剑格挡,猖狂而笑:“今晚鹿死谁手还不一定!”

    “一战便知晓!”顾长卿凤眸中露出一抹浓郁的轻蔑不屑!

    夜风袭来,激战中的两人身影交织在一起,只听见兵器砰砰的声响与拳脚搏击的呼啸,天上地下,两人已是打的难舍难分!

    顾清惜呆在车厢之中,手捂着腹部,身子无力的依靠在车门处,望着纠缠不清的两人,心中忧心忡忡,宇文耀的实力她并没有见识过,不知道他与顾长卿两人交战到底会是谁更有优势,占据上风……

    今晚的谋杀,居然是宇文耀所为!

    她实在是想不明白,她与宇文耀之间统算起来也不过是几面之缘,何以令宇文耀对她这样煞费苦心的穷追不舍!

    顾清惜的腹部绞痛的厉害,小脸煞白一片,若不是强行控制着让自己神智清醒,她恐怕早就昏死过去……

    两人交战激烈,根本是分不清你我,顾清惜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是盼着顾长卿不要受伤才好!

    然,就在两人打的敌我难分时,宇文耀的属下围上马车,将顾清惜强行抬了下来塞入软轿中抬走,顾清惜现在是连呼叫的力气都没有,且在这个节骨眼上如果她大声喊叫一定会令顾长卿分神,那样对于他而言是十分危险的,宇文耀的身手不弱,顾清惜深知决不能让顾长卿陷于危险之中,她虽被塞在软轿中,却也是知一旦被带回唐国将是怎么样的后果,所以,瘫软在轿中的顾清惜费力的扯开软轿的轿帘,拧动了右手上的牡丹戒……

    不多时,抬着软轿飞快而走的灰衣人脚步明显的放慢迟缓下来,身子骨逐渐发软,力气仿若被抽干散尽,软轿砰的一声落地翻到,轿中的顾清惜被跌出轿外,呼吸羸弱,全身疼痛不已……

    而在她周围,八个蒙面灰衣人都纷纷是全身无骨的瘫软在地上,一动不得动弹……

    戒指中隐藏的毒气,无色无味,中毒者会全身软绵无力,失去一切行动能力……

    这戒指,第一次启用,没想到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

    顾清惜在地上缩卷成一团,腹痛已是令她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她的意识逐渐的涣散,两眼中看到的东西逐渐的模糊,身下有血迹渗出将她的衣裙沾染成鲜艳的红色……

    夜风呼啸,顾清惜躺在地上,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而,顾长卿与宇文耀两人,根本是不知他们争夺的女子,现在的性命岌岌可危……

    月光下的两座驮峰山,见两道黑影在山间谷涧处交映重叠,激战不休,剑气四射,两个高手对决,难分上下,两道身影从这个山头打到那个山头,衣摆在月下划出一道道凌冽的弧线,看的是人触目惊心!

    不多时,一道黑影被令一道黑影猛然打落!

    砰——

    人体落地的声响大致就是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声,然宇文耀砸在地面之上却是猛吐一口鲜血,身上的肋骨险些震断!

    宇文耀手捂着胸口,身形狼狈。

    这时,顾长卿一袭紫衣从天而降,落在宇文耀身前,凤眸阴鸷的盯着他,“我说过!想要惜儿除非我死!不然任何人都休想从我身边将她带走!”

    宇文耀被打成了内伤,嘴角流血,他漆黑的眸子望着居高临下的顾长卿,虽是战败但却是勾唇一笑,“凡事都不要说的这样绝对,早晚有一天你是死在本太子手中!”

    “只怕你是没有这个机会了!”

    顾长卿举起手中承影,宇文耀活着不论是对四国统一大业而言还是对惜儿而言都是个潜在的危机隐患,今夜就让他除了他!

    长剑刺去,眼见就要刺入宇文耀的胸膛,忽见地上的宇文耀面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一颗黑色物体飞出砰的炸开一团白色烟雾,遮挡了一切视线!

    顾长卿暗叫不好,承影脱手而出!

    然而,却还是晚了!

    烟雾顷刻散尽,地上哪里还有宇文耀的身影,只有承影剑孤零零的钉入地面三尺之深,上面还残挂着一片月白色的衣料!

    顾长卿将那片衣角扯下,凤眸阴沉如冰,唇角却是勾起一抹冷笑,虽是让宇文耀逃了,可是承影已伤及他的心脏,只怕以后宇文耀要留下心疾了……

    冷哼一声,顾长卿无暇再顾及宇文耀的死活,他四下去寻找顾清惜的所在。

    “惜儿!”

    当他看见顾清惜下身染血躺在人群中时,他全身的血液仿佛瞬间被冰冻!

    他扑跪过去,将顾清惜抱在怀中,拍打着她的脸,颤声道:“惜儿!你醒一醒,惜儿!”

    然而,不论他叫多少声,怀中的人儿依旧是没有张开双眼!

    “惜儿!你别吓我!”刚才一身杀气冷冽的顾长卿,现在全然是犹如一个可怜的孩童,抱着怀中心爱的娃娃,无声的落下泪来!

    那是无比恐惧与害怕的泪!

    “惜儿……”顾长卿望着她被血染红的衣裙,心中凄凉成片!

    “主子!”

    夜宸与龙玉痕等赶来,见到顾长卿抱着顾清惜竭斯底里的呼喊时,他们全都是吓坏了!

    “惜惜!”

    那触目惊心的血色落入龙玉痕的眼中,他全身仿若被雷电击中,身子一下子失去了主心骨一样,他飞快扑过去,脸色吓的煞白如雪!因为,他能清楚的感觉顾清惜的呼吸快要断掉了……

    “怎么会这样!”龙玉痕桃花美眸中满是惊恐与后悔,他大声冲着顾长卿喊道:“你怎么保护的她!早知道这样,我就该一路追来!倘若她有丝毫差池,我一定让你为她殉葬!”

    顾长卿,绝色的容颜上两道泪痕蜿蜒,他将顾清惜抱在怀中,缓缓起身,凤眸望着怀中呼气多进气少的顾清惜,道:“倘若她有事,我也绝不会独活!”

    说罢,顾长卿抱起顾清惜,施展轻功,身影瞬间消失不见!

    夜宸与素问等人紧跟其后,宽阔的空地上只余下龙玉痕冰冷的容颜……

    他望着地上的灰衣人,缓慢俯下身去,“说,是谁派你来的……”

    那灰衣人,望着龙玉痕逐渐变成金黄色龙身的身子,吓的瞳孔瞪大!

    不多时,空旷的黑夜里响起一道惨烈的哀嚎之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