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364章 师兄师妹
    唐朝宫殿中,深夜,灯火通明。

    “你说究竟是怎么回事!”唐皇宇文安面目清冷,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迫人的危险气息,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地面上单膝跪地的苍月,声线冷如冰渣子。

    “回皇上!当时属下本欲除掉宸王世子顾长卿而后将顾清惜活捉带回,然途中突然有另一批人手出现带走了顾清惜,宸王世子属下都同时现身,我们的人手不敌,才失职没有完成任务,属下甘愿受罚!”苍月不卑不亢的说着,将头颅压低。

    宇文安眸光清幽的从苍月头顶扫过,“可查出了是什么人所为?”

    苍月抬起脸来,道:“是东宫太子的人!”

    “是他?”唐皇宇文安笑了笑,“看来太子是察觉到朕要对顾清惜动手了才暗中相救,呵呵,太子这么些年来从未如此担忧过任何人,看来朕猜测的不错,这顾清惜就是他新生的一根软肋……”

    “太子现在在何处?”

    “回皇上,太子身受重伤正在东宫疗伤……”苍月如实禀报。

    “受伤?”

    “太子被顾长卿打伤,受到重创,东宫中已下令不准任何人踏入,想来正是在竭力医治。”

    “好,知道了,你先退下吧!”

    苍月起身离开然而还不曾走几步,身后又传来唐皇的声音,“等下,朕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交给你去办!你且附耳过来……”

    与此同时,唐皇宫中的太子住处,东宫之中也是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宫中御医已经是为他处理包扎了伤口,他躺在床上,漆黑的鹰眸中眸光幽深似一片深沉的海水,英俊不凡的容颜略显苍白,他盯着头顶上的帷幔,微微眨动的眼睫遮掩了他此刻心中所有的思绪,令人吃不透这样寂静无声的他,究竟是在想什么!

    寝殿内的侍从都被一一屏退下去,只余下他一人。

    不多时殿中响起一道轻微声响,见一人影立在殿中,神色恭敬,听到这声响,床上的宇文耀侧目看来:“她现在如何?”

    “生命垂危,正是在被施救。”人影回答。

    “皇上那里有什么动静?”听到生命垂危四个字,宇文耀深沉如海的眸光猛的闪了闪,而后又重新归为一片沉寂。

    “圣上已是知晓是太子阻挠了这次计划,正是在宫中与心腹密谈,只怕太子受伤后的这几日不会太平,望太子小心布防……”

    “他想要趁机索要本太子的命,殊不知本太子正是在这里等着他……”宇文耀微微的扯了扯唇角,这唐国的半壁江山都已在他的手中掌控,唐皇一直对自己心存忌惮,这太子之位他一直都想剥夺,假若他这次受伤会成为皇上动手的绝佳好时机的话,那么他就坐等着皇上的到来,殊不知他也是在着急等待着除了皇上,早有一日坐上九五帝尊之位!

    “一切都按照我之前所说的去做,有什么风吹草动及时通知本太子。”宇文耀声线平静无波的说道。

    “是!”

    人影闪动,眨眼消失不见。

    宇文耀似有些疲倦的闭上了双眼,本以为他要休息,谁知他唇瓣勾起,冷笑一声:“既是来了,何不现身?你打算在我的宫殿中躲到什么时候?”

    伴随着宇文耀这森寒阴鸷的笑声,半圆月的镂空雕窗的银色窗幔轻微浮动,从后走出一道婉约身影。

    那身影脚步轻盈,拖着冰蓝色的裙摆一步步走向宇文耀所在之处,悄无声息的落在床榻边沿,面上白纱遮颜,一双月眸璀璨的眼睛,秋水盈波,正是一瞬不瞬的凝望着宇文耀……

    “师兄……”

    诗柯红唇轻启,柔柔的低唤一声。

    躺在床上的宇文耀听到她的呼唤,紧闭的双眸倏地睁开,眸光中杀气蒸腾,他的手猛然掐住诗柯的脖子,声线中满是狠厉之气:“别叫我师兄!”

    “啊……”

    诗柯惊叫一声,从没料想到自己会被一把扼住咽喉,宇文耀的手力气之大,简直是将她的呼吸给夺去,她的嗓子被扼制,火辣辣的疼,面色瞬间是被涨红!

    诗柯,两手想要挣扎,然而却像是不敢碰触到宇文耀分毫一般,只能是张着手在半空悬着,现在的她是极度难受的,嘴里呜咽着听不真切的字眼,“放开……我……”

    “放你?!”宇文耀顾不上自己刚包扎处理好的伤口,蹭的从床上站起身来,他用一只手掐着诗柯的脖子,将她往半空中举!

    诗柯的脚尖离地,被宇文耀缓慢的举国他头顶,她的双腿腾空,胡乱的踢动着却无奈找不到任何支撑点,而脖子却又是喘不过气来,此刻的诗柯是被憋的脸涨红,脖子更红,虽是隔着一层轻纱,但却是依然能清晰的看见。

    宇文耀微抬着下巴,面目显露出狰狞之色,“是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居敢对顾清惜下蛊?!”

    诗柯在半空中挣扎着,口中发出呜呜之声,不敢轻易碰触宇文耀的双手此刻也不得不试图掰开宇文耀的铁掌,她体内的空气都要被耗尽了,在不吸入新鲜空气她清楚的明白自己就要死掉了,而她现在还不想死……

    宇文耀见她挣扎的厉害,面上的狰狞之色更重,他掐着她的脖子忽然就像是扔一片抹布一样随手的将她扔出十丈开外的冰凉地板上,冷哼一声:“现在让你死太便宜你了点,倘若顾清惜真的是有什么不测,我定然会让你活着比死还难受!”

    宇文耀这一甩,胸口上的缠着的绷带渗出许多血来,而他却像是满不在乎一样,视为不见,只是用漆黑阴鸷而又嗜血的双眸死死的盯着狼狈趴在地板上,拼命喘息的诗柯!

    诗柯毫无形象可言的匍匐在地上,发丝凌乱,手捂着脖颈,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每吸一口气她的嗓子就像是被荆棘刺的一样疼痛不已!

    自从那日与顾清惜交战时,她便曾说,只要她不死,一定会将自己所受之苦千百万倍的奉还给顾清惜!所以,临走之间趁其不备,她在顾清惜的身上中下了血蛊……

    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与她师承一家的同门师兄,居然会为了一个小小的顾清惜要杀了她!

    诗柯,月眸中浮现一层哀怨与怨怼之色,耿直了脖子叫道:“师兄!我倒是当真不知道那女人到底有哪里好,居然能融化你的铁石心肠!不过是才见过几面而已,你看上了她什么?居为了一个顾清惜要不惜抛弃我们之间的同门亲情对我这样的残忍!”

    诗柯,自从胭脂河逃走之后就一直潜伏在皇宫中养伤,宇文耀是知晓的,而他也是为她送上疗伤丹药嘱咐她好生歇息,虽话语少之又少但却是令她多少感觉到了一丝的温暖!只是谁知道,在他得知顾清惜身中血蛊之后对她性情大变,一见面就要将她置于死地!

    她当真是不明白,她到底是哪里不如顾清惜?

    不论是身姿,还是容貌,还是其它,她哪里有一点儿比顾清惜差?!可是她就想不清楚,为何顾长卿与宇文耀都对那个女子另眼相待?顾长卿为了与她在一起不顾身份悬殊也要相守,而宇文耀更是为了她要以唐国太子妃为聘迎娶她为正妃,她就是不知,顾清惜身上有什么好,值得同时这两个男人来争夺!

    这一刻,诗柯的心中与眼眸中是饱含痛恨之意的!

    宇文耀踏步走上前来,黑眸锁着诗柯,一字一顿道:“就凭你现在的这句话,就注定你会败给她!你处处都喜欢争锋斗狠,刺刀隐藏在温柔面皮之下,心高气傲,容不得他人,聪明的男子又怎么会选择你这样的女子?”

    “你……”

    宇文耀这话说的极其的坦白露骨,直接是将诗柯讽刺的一无是处,这令她的面上一阵发热一阵发冷,她强行撑起身子来,仰望着宇文耀,“原来,这些年,我在你心中一直都是这样不堪入目么?”

    “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在这样问你不觉得是在自取其辱么?”宇文耀浓黑的剑眉挑了挑,讥笑一声,“你最好是去求佛祷告,顾清惜能撑过此劫,不然,我一定让你死的很凄惨……?”

    “让我死的很凄惨?”诗柯从地上爬起站直了身子,忽然笑道:“哈哈,血蛊是什么东西师兄不会不知,你认为顾清惜还能好端端的活着么?”

    砰——

    这一声话落,诗柯身子被一掌击飞,狠狠撞上了墙壁!

    “你给我闭嘴!”宇文耀的面色阴沉如乌云压顶!

    “呵,闭嘴便是闭嘴,师兄又何须动怒?”诗柯用手掌擦了擦流血的唇角,不屑的讥笑一声。

    “滚出去!我不想看见你!”

    宇文耀转身,厌恶的开口。

    论起他与诗柯之间的渊源,那时间还是要追溯到很久之前,那时他还是不受宠的皇子被四处追杀,为躲避杀手他踏入偏僻的西域之壤,在西域遇到了诗柯,那时的诗柯被选为圣女在西域圣殿接受教化,学习巫蛊之术与防身武术,他的偶然闯入却有幸得了教习师傅的眼缘,见他根骨奇佳愿倾囊相授,因他学艺精通而又年长自此就是成了师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