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372章 误会重叠
    “大哥!诗柯这样接近嫂嫂,会不会暗地里又下什么毒手?”顾明语对待诗柯可是不存在任何好感的,这女人实在是太可恶,留在身边她觉得特别特别的危险。

    “无妨!她已经服下了毒药,不敢如何……”顾长卿说道,虽然给诗柯用的毒不足以害她性命但绝对可以在毒发的时候令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如果诗柯敢在对惜儿有什么不轨的企图,他一定会让她陪葬!

    诗柯住宿宸王府,进出皆是被暗卫紧密盯守,每日一个时辰的驱蛊时间按部就班的进行,而纵观诗柯本人却也是比较听话老实,连续五天来一直都不曾有什么异样发生!

    而在五天的驱蛊时间内,顾清惜的身体情况明显的有所改善,嗜睡的时间越来越短,记起的东西也在逐渐的增多,气色也越发的红润起来……

    顾清惜的变化都被众人看在眼里,暗暗的为她感到庆幸,期待着她能早日康复!

    诗柯这些天为人都比较沉默低调,每日施法驱蛊也还算是本分,就在第八天时,她告诉顾长卿顾清惜的记忆就在这两三天内会全部苏醒过来,与之前无异!

    诚然,这个消息令顾长卿以及顾明语全都是感到无比的欣喜!

    这两天,宸王与和王班师回朝,作为皇上最为青睐信任之人,顾长卿忙里往外一刻不得空闲,然而纵然是这样疲累脑中想到惜儿身上的蛊虫就快要被驱除记忆就要复苏,他的心情格外的愉悦,晚上忙到很晚回去看到她熟睡中的睡颜,他心中都倍感温暖。

    夜,月光从窗棂中照射进来,淡淡柔柔的月光跳跃在她浓密幽长的睫毛上,他静静的望着她,唇角情不自禁的勾起一抹暖暖的笑。

    “惜儿,你就要醒来了呢,这段时间以来,你不知道我不存在你的记忆中的感受是多么的难熬……”顾长卿抚摸着她睡梦中的容颜,轻声的自言自语着,“所幸,不用在等太久,你就会归来了,等明日忙完庆功宴,我便带你出去走一走,看看山,看看水,一起回忆我们的点点滴滴,你说好么?”

    “跟着我,让你受了许多的苦,以后我将用我的后半生给你幸福……”顾长卿俯身在她额头上落下柔软的一吻,笑道:“好好睡吧……”

    说完,顾长卿起身踏出了房门,赶去书房!

    自从他回京之后就一直在调查和王父子,终于是发现和王在宫变后重新拾得圣上宠爱的缘由,明日和王就要班师回朝,与滇国这一役只怕会令圣上对其更加看重以及青睐,他必须要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和王厚积而薄发,多年隐忍表面看去碌碌无所为实际上却是老奸巨猾,从长留宫掌握的一手资料来看,和王府不除,将来必将是一大隐患!不能给予和王府重新翻身的机会!

    和王之所以在短时间之内使得皇上对其重任,除却皇上为了压制宸王府的势力而重新启用和王府意外,还有一个不为外界人知的秘密,那便是圣上一直期盼着长生不老之药,盼自己的寿命与天齐比地厚,和王以此为契机,为皇上招来了道士高人,可炼制出延年益寿之药,且这丹药正是在炼制之中,圣上对其格外重视!传言这道士曾呈上了三颗丹药使得年迈的圣上与床笫之间再现龙威雄|风,皇上对此深感受用……

    所以,这延年益寿的长生不老之药可谓是吊足了皇上的胃口!

    顾长卿来到书房召集属下,吩咐各项事宜,从多方面入手埋线,意图在时机恰当之时,一举将和王府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不得翻身!

    宸王府的书房中,人影晃动,一张张针对和王府的巨网在织成……

    此刻,书房中忙碌的景象尽数都落在一人眼眸之中,诗柯冷眸淡淡瞥了一眼,随即从院中枝繁叶茂遮挡自己身形的高大树木中点足离开……

    轩然居,诗柯身影飘然落下,她脊背挺直,步履款款生莲,一手推开了房门,见到笼罩在月光中熟睡的顾清惜,她妖艳的唇角勾起一抹冷笑,衣袖一甩,有什么东西飞快射出刺入顾清惜脖颈之处,随后,她手指在半空中打了个响指,身影则是转瞬消失不见……

    而房中的顾清惜,在一盏茶的时间之后,眼眸逐渐睁开……

    房中没有掌灯,顾清惜从床上坐起,借着窗外明亮的月光慢慢打量着房中的布局,环视四周之后她站起身来,这房间她曾经来过,这是顾长卿的房间!

    顾清惜眉头微微一簇,她怎么会出现在宸王府,脑中残留的记忆仅仅是停格在那夜驶离唐国遭到截杀的一幕,记忆的片段能记起的只是顾长卿与宇文耀厮杀她躺在血泊中逐渐不省人事……

    顾清惜垂眸看了看自己的腹部,那里曾经微微隆起,怎么现如今却是这样平坦!

    脑中像是有什么东西忽然炸裂!

    轰的一声!

    她身子有些踉跄不稳,半响才颤颤巍巍的用双手抚摸上自己的小腹,而这一摸之下,空荡荡的感觉令她神经瞬间崩溃!

    “孩子……”

    “我的孩子……”

    顾清惜哽咽呢喃,简直是无法相信这一切!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眼泪从眼中喷涌而出,顾清惜心痛的全身都在颤抖!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我究竟是睡了多久!长卿……长卿……”醒来的巨大打击令她不知所措,她根本无法相信自己醒来后会失去了孩子,腹中的孩子已经伴随着她走过一百五十多个日夜,每一次的胎动都令她欣喜不已,心心念念期盼着能顺利生下这个孩子,组建完美的家庭,可是一切都毁了!一切都毁了啊!

    孩子怎么会没有了!

    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冲刷下面庞,顾清惜感觉此刻的自己就像是孤苦无依的海上浮萍,不知所措!

    “长卿!”

    顾清惜抽泣的嘶喊着,这里是宸王府,这里是顾长卿的家,为何醒来却不见他的人影!他知道她失去了孩子么?他知道她醒来会无助的绝望么!

    “长卿,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顾清惜心疼极了,胸口的地方仿佛有刀子在用力的捅|插一般,心脏被刺的鲜血淋漓!她在房间中这样痛彻心扉的嘶喊着,却是迟迟不肯有人来回应,哪怕是一个下人都没有!

    顾清惜觉得自己难过极了,自从来到异世上从来都没有这样的难过,在失去孩子痛声嘶喊的时,她最爱的人,她最在乎的那人却是没有出现!

    “长卿……”

    顾清惜任由泪水洗刷面庞,她跌跌撞撞的冲出房门寻找,寻找顾长卿的身影,她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要见他,想要冲入他的怀抱,想要不顾一切的嚎啕痛哭!

    冲出房门,月光明亮的洒在庭院之中,却是不见任何人影。

    顾清惜跌跌撞撞的要跑出去,不想匆忙的脚步忽然踩到自己的衣裙,她身形一个前倾不稳,整个人扑在地面上,膝盖与掌心被沙石磨砺,一阵阵钻心的疼!她咬牙蹒跚的起身,眼泪砸入泥土,砸下一个小小的坑窝……

    顾清惜忍痛起身,现在她的脑中只有一个念想,那就是要见到顾长卿!告诉他,他们的孩子没了,她好难过……

    这一跌没了奔跑的力气,顾清惜脚步挪移几丈之远,遏制不住自己的哭声在夜空中蔓延……

    经过扶花深处,却忽听见有女子的娇吟之声,那浅哦的声音她听了私自以为是府中的侍女与意中人在脖颈交|欢,毕竟这种事情在高门府邸中并不少见,她无暇顾及,满心满脑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找到顾长卿!

    只是,那丛花深处却忽然传来高声的呻|吟之声,女子口中娇喘连连,轻声呼唤,“长卿……嗯……你弄疼我了……”

    长卿?!

    听到这清晰的呢喃声,顾清惜瞬间犹如惊雷劈下!

    她眼睛不可思议的瞪大,身子僵硬在原地!

    这个声音!

    是诗柯!

    顾清惜此刻辩分出这女子的娇若黄莺出谷的声音是这样的熟悉,即便是她化成灰她也听得出!

    诗柯在宸王府!且还与顾长卿在一起?

    夜深人静,丛花深处,两人在做些什么!

    一些凌乱不堪的画面不受控制的闪现在脑海,顾清惜感觉自己的头都要炸开了!

    长卿不会与诗柯纠缠在一起的!一定不会!

    顾清惜身子僵硬,浑身血液都在凝结,她不相信!绝对不相信!

    她不信那与诗柯在一起的会是顾长卿!

    仅存的理智唆使顾清惜迈开僵硬的双腿,一步一步走向那丛花深处,深夜的紫罗兰在悄然吐露着芬芳,顾清惜每走进一步就越发的清晰的看见那花丛中纠|缠的两道身影……

    女子,冰蓝色的裙装,男子,流光潋滟雍容华贵紫衣,那衣摆上绣着的大红色曼陀罗花是顾长卿最爱的颜色!

    见到这一幕,顾清惜忽然不想再看!

    然而双腿却是不听使唤一样,想要在靠近!在靠近!心中似也是在存着一丝的侥幸心理……

    等到更近了一步,借着月光,得以看见男子绝色的倾世容颜,那英俊的五官即便是她闭上眼睛也能描摹而出……

    是他!

    真的是长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