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384章 夜深醉酒
    “王妃这么说来可是有什么打算?”璃夏小声问道。

    “本妃忽然想起一个好主意来,呵……”摄政王妃一声狞笑。

    “王妃有什么主意?”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摄政王妃唇角的笑意忽然笑的有些意味不明。

    自从宴会过后,顾清惜便是正式进入姜国名流上层阶级社会,各家邀请请帖如雪花一样飘飞而来,大小宴会接连不断,顾清惜凭借着自己的美貌与才情迅速赢得一片掌声与赞誉,不少名门的夫人都对其颇有好感,有意让媒婆来牵线,虽是养在外面的妾室所生但其受宠程度不亚于长子裴宫泽,且这女儿也是入了族谱写入皇室的!身份高贵的狠,摄政王府又是一等一的高门府邸,要是能与摄政王府联姻的话那可真的是背靠大树有柴烧,有助于日后家族昌盛了……

    顾清惜也是乐此不疲的在各个酒宴花宴上如鱼得水的游走,一颦一笑都尽显皇室典雅风范,比宫中的公主都要优秀出色三分,光芒璀璨!

    这一日,顾清惜参加完诗词会回到摄政王府,时间已经是不早,沐浴更衣后横卧在床看书,龙玉痕坐在床前摘葡萄给她吃,自从进了王府后龙玉痕就一直呆在清风小筑,鞍前马后的照应,将顾清惜照顾的是无微不至,按理说这样的男子侍候左右有些不妥,然而摄政王却是应允,这让府中的下人们又是一阵唏嘘,羡慕顾清惜如此得宠不说身边还有一位容色出众的美男子相陪,实在是羡煞旁人……

    龙玉痕不用说,顾清惜能让他这样近距离的陪同,自然是心中美的冒泡泡。自也是不遗余力的展现最优秀的自己,这时门外响起婢女的声音,说道:“郡主,牛乳羹做好了……”

    自从离开卫国后,顾清惜患有严重的失眠症,每天晚上一碗牛乳羹用来安抚睡眠,已经是形成了习惯。

    龙玉痕听到外面的声音,则是放下盘中得葡萄忙起身去开门。

    牛乳羹被端进来,奶白色的羹,晶莹剔透,散发着浓浓的奶香,十分诱人。

    “惜惜,牛乳羹来了,吃完早些休息吧。”龙玉痕桃花美眸含笑,将乳羹端递给顾清惜,顾清惜放下书,坐起身子,执起瓷勺子来吃着,牛乳羹入口爽滑,极其鲜美,一小碗用完,顾清惜将碗轻放在床边小桌上,道:“时间不早了你也去歇息吧……”

    “好。”龙玉痕轻笑:“现在我的功力在逐渐恢复,明天一早我去寻找朱雀神印,看看有没有什么结果,我就睡在外面廊柱上,惜惜有事叫我就好……”

    “你没必要天天晚上睡在廊柱上,去房间睡吧。”

    “不!房间多远啊,我就睡在你门外,这样才距离你近,我不喜欢离你太远……”龙玉痕摸了摸鼻头笑着说道。

    顾清惜望了望窗外的朦胧夜色,凝视半响,末了,轻叹一声,“玉痕,其实你真的不需要为我这样……我们之间……”

    “惜惜别说了好么?你后面的话我不想听……”原本嬉笑的龙玉痕妖媚的面庞上闪过一丝伤感,出声打断了顾清惜即将要脱口而出的话。

    顾清惜看他一眼,而后眨了眨眼睛,清浅的勾起了唇角:“好,不说了,我要睡了……”

    “好好睡吧……”

    龙玉痕出了房间细心的关上房门,抬头望了望那横在头顶上的刻着盘丝龙凤的横梁,抿了抿唇角悠然一笑,衣袍一撩,脚尖轻点一跃而上,双臂枕在脑后,淡金色衣摆垂放而下,悠然自得。

    睡横梁已经睡习惯了,龙玉痕自我感觉已经都睡出了风范来,能守着惜惜已经是觉得莫大得荣幸了……

    龙玉痕就这样躺在横梁上看着满天繁星,等待着睡意慢慢席卷而来……

    屋内的顾清惜,在睡下后隐隐觉得有些发热,眼看着夏天要来临天气一天天的烦闷,她也随手拿起床上的罗扇轻摇,有风袭来觉得清爽不少,然而这清爽也不过是短暂的一刻,瞬间之后,顾清惜忽觉得全身燥热起来,身体里似乎攒动着某种不安……

    用掌心摸了摸脸,居是像碳火一样滚烫,且体内似有一股热浪在四肢百骸里疯狂涌动,内心深处浮动着强烈的欲\/念,理智仿佛不受自己的控制,如脱缰的野马想要挣脱束缚……

    这种感觉……

    顾清惜怎么会不知道!

    是谁,在她眼皮子底下动手脚!

    手中的罗扇把柄被咔嚓一声折断扔在地上!

    顾清惜双手扣着床沿坐起,两眼望着那只空了的碗……

    啪的一声!

    盛放牛乳羹的碗被拂落,摔成无数碎片!

    “惜惜?”

    睡在廊下的龙玉痕听到这声响,一个翻身跳跃,推开了房门!

    房间灯火昏黄,龙玉痕看见伏在床榻前,双脸坨红的顾清惜,他一个箭步冲来,手扶住她的肩头,神色紧张:“惜惜,你哪里不舒服?”

    然而,当手碰上身体时,指尖传来的滚烫感却是吓了他一跳!

    与此同时,龙玉痕的手碰到顾清惜的刹那,顾清惜全身的血液仿佛都涌上了下腹,四肢百骸如同触电一般!

    “别碰我!”

    顾清惜强忍着快要被撕扯开的难受,猛的一把推开龙玉痕“你离我远一点……”

    这力气之大,猝不及防的龙玉痕被推到跌落在地,这一摔,有些发蒙,龙玉痕怔怔的望着神色不正常的顾清惜,见她如此痛苦的隐忍着什么,龙玉痕仿佛是在瞬间懂了什么……

    “惜惜你这是被下了药……”龙玉痕蹭的从地上坐起,“这是谁干的!”

    就在这时,屋外忽然响起一声几不可查的细微声响!

    有人在外面!

    顾清惜与龙玉痕几乎是同一时刻抬眸去看!

    “抓过来!”

    顾清惜咬牙切齿!

    话落的瞬间龙玉痕已经是身形一闪,下一刻扔了个婢女进来!

    那婢女不是别人,正是摄政王妃身旁的贴身侍女!

    “呵!果真是王妃!”顾清惜撑着身子从床上下来。

    璃夏匍匐在地上,没想到自己像是被拎小鸡一样拎了进来,当即吓的脸色有些发白。

    “惜惜,这人怎么处置!”龙玉痕桃花美眸中满是戾气,显然惜惜身体不适是被王妃做的手脚,刚才那一碗牛乳羹里放了不干净的东西!

    这话刚问完,门外就响起了另一道声响,“惜郡主,王爷来了!”

    王爷?

    这个时候裴羿来?

    这么巧?!

    一瞬间,思绪百转千回,顾清惜冷笑一声,“不愧是王妃,这毁人的法子真是令人大开眼界啊!”

    “璃夏,你来是代替王妃观看我药效发作的模样么?”

    璃夏被龙玉痕狠狠的一摔,骨头都要被摔碎了,这会儿又是被顾清惜这样直接质问,全身吓的是直哆嗦,面无血色!

    “王妃既然想看戏,那么我就让她看个够!”

    说罢,顾清惜对龙玉痕使了个眼色,龙玉痕会意,直接上前点了璃夏的穴道将她扔在了床上,而顾清惜则是在枕头下摸出一张面具给她贴上,顺手吹灭了蜡烛!

    下一刻,龙玉痕带着顾清惜则是从窗户中离开,躲在一旁的花树下。

    摄政王来到清风小筑,远远的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气味,可想而知来前应该是被灌了好多酒……

    “郡主找本王来所为何事,为何不掌灯?”裴羿站在门前,询问方才传话的侍女。

    “郡主方才出去了不在房中,王爷可以先入房中等候,奴婢这就去通知郡主。”

    躲在花丛中的顾清惜,听到那侍女如此满口撒谎,心下好笑,这王妃不愧是一手遮天,她院子里的奴才都是被她安排好了!

    只是听到裴羿虽然满身酒气但说话意识却是清醒的,就是不知道王妃怎么导演这一出戏码。

    她中了药,可裴羿不过是喝酒,她倒是好奇王妃怎么令裴羿失控,呵,这王妃真是丧心病狂,病入膏肓了,如此下三滥的手段都能使出来……

    顾清惜身上犹如烈火焚烧,却是在极力的隐忍着,手指甲扣在掌心一阵阵钻心的疼,令她不至于丧失最后一点清明的理智……

    她盯着房门前的裴羿,见那侍女推门而入去掌灯,而后房间内传来烛火悠悠,出来再次将裴羿迎进去。

    裴羿在前,她在后,就在裴羿迈动步伐的时候,侍女将一个小巧的香包顺手挂在了裴羿的腰带上,动作娴熟轻巧,如同操练了无数遍,裴羿竟然是没有察觉。

    那香包里的东西只怕是什么催\/情迷幻的药物吧……

    香气一挥发,她原本已中药,这下两人都如此,那接下来的事情就是顺风顺水,顺理成章了……

    好心机啊!

    顾清惜都忍不住要为王妃拍手叫好了!

    侍女将裴羿引入房中便是退下,房门关上再也没有回来……

    不久之后,房中传来一些碎声响,还有璃夏的哼叫声……

    顾清惜冷然的勾起了唇角,道:“明早来看好戏,我们走!”

    一声令下,龙玉痕不敢耽误,因他靠着顾清惜极其的近,药效发作她明显是在强忍着满身的痛苦难熬,她身上滚烫如火的热,他能清晰的感觉到,必须要给她降温!

    龙玉痕起身,抱起顾清惜,两人身形转瞬消失不见!

    而此时此刻的房间中,醉酒的裴羿,听到女子的声音,寻声过去,撩开床上幔帐,双瞳之中见到一张熟悉的容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