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385章 泡水冷却
    床上的女子,有着精致的眉眼,有着如同上天之手精雕细刻的柔美五官,这一张脸常常在他午夜梦回中显现,是他这么多年以来不能忘却的一抹记忆!

    “心柔!”

    裴羿双眸死死的盯着床上的那眼神无辜而充满着胆怯恐惧的弱小女子,神色中闪过一丝的欣喜与难以置信!

    “呜……呜……”

    床上的璃夏被点了穴道不能张口说话不能乱动,她见到摄政王,心中是无比的恐惧,想要说自己不是什么心柔只是王妃身旁的一个小小丫鬟,然而一张口回应她的只是啊啊啊的声音,根本吐不出一个清晰的字眼来。

    她的脸上不知道被贴了谁的面具,才会导致王爷认错了人,看着王爷这紧张的与狂喜的心情,璃夏的心简直是要跳到了嗓子眼,王爷可是被下了药的人,那狡猾的裴惜逃了将她扔在这里,她现在就能想象的到等下王爷药效发作该是什么样子的情景了!

    璃夏越想越害怕,张口啊啊啊的叫唤,眼睛里流露出了绝望的神情,若她真的被认错了人,那么事发之后,没有得到王妃预期的效果,那王妃肯定是要杀了她的!跟在王妃身边,她可是清楚的知道每一个被王爷宠幸的女子可都是下场极其惨烈的!

    璃夏,心中是恐惧到了极点,眼眸中溢出了泪来,只盼着裴羿不要过来!

    可是,璃夏的期盼,在摄政王眼中看来则是勾起他当年年少时的回忆!他觉得视线有些模糊,仿佛又看到了在那一个雨夜里,双眸盛泪,楚楚可怜向他求饶的顾心柔!

    不知道为何,感觉头脑有些胀痛,眼前也不清明,裴羿甩了甩头,几乎是不假思索的上前一把将璃夏拥入了怀中,低沉而急切的声线里带着浓浓的歉意,道:“别怕!心柔别怕!本王再也不会强迫你了!柔儿不要怕,不要怕……”

    璃夏被摄政王的猿臂铁掌按压在怀中,更是恐慌不已,口中越发的在大声叫着,眼泪急的哗啦哗啦往下掉!这落在裴羿的眼里更是令他心头一阵涩痛!

    “柔儿!本王就这样的令你害怕么!你别哭,别哭了好不好……”摄政王心头苦涩,狠狠的将璃夏抱紧,那力气之大恨不得要将她揉碎搓入自己的身体内,“当时我与皇兄都为你倾心,可是你的眸光只给皇兄,连正眼都不想瞧一眼,你可知道我心中是多么的嫉妒多么的伤心!我不知道哪里比皇兄差,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心头愤怒难消,才一时控制不住强夺了你,心柔,当初是我伤害了你,是本王不对!可是,你也不该怀着我们的孩子一个人在卫国生活!那是本王的孩子!惜儿是本王的骨肉!这么多年过去,你怎么都不告诉本王!如果本王知道一定会将你接回我的身边来,一定会好好的待你!惜儿容貌像极了你,第一次见到她,我还以为那就是你!心柔……你终于又回来了是不是,心柔……”

    摄政王抱着璃夏,回忆起当年的往事来,璃夏听了更是心惊肉跳,她在王爷的怀中能清楚的感觉到他的情绪激动,他的胸膛如火一样炙烤着她,她知道香包里的药效就要发作了,药效在逐渐的挥发,她的神智也清明不了多久了,这药,可以使人产生迷幻,且还会催动体内的欲|望,王妃本就是从宫泽公子那里得知裴惜之所以受宠是以为与王爷宠爱的那女人长了一张极其相似的脸,所以王妃才计由心来,在裴惜经常服用的牛乳羹里下了迷|情之药,在设计将从外应酬回来的王爷引到清风小筑来,对他下手,这样,王爷与裴惜都被药物控制,不能自己之下,王爷朦胧产生幻觉之下会将裴惜错认为是他曾经的女人,加之药效的不断挥发,王爷一个虎狼之躯控制不住自己是常理之中……

    如此一来,那么王爷就等同是犯了不可饶恕的大错!

    即便是王妃不动手那么裴惜也十有八|九会自己活不下去!而王爷是摄政王即便是坐下了这样的错他还是要继续为他的江山而奋战,那么不管裴惜是离开还是死去,王爷以后都注定是在痛苦的煎熬之中度过余生了!

    如此狠心的伎俩,除掉了裴惜又能令王爷蒙羞,王妃又掌握了把柄,可谓是一石三鸟,技高一筹!

    只是这如意算盘,璃夏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失了手!自己成了替罪羔羊被禁锢在怀!此时此刻,璃夏知道自己面上贴的面具不是裴惜的就是王爷口中一声声喊着的心柔的!事到如今,怎么办……

    璃夏已经是感觉到自己身上有些躁动不安了,王爷身上阳刚的男子气息一直一直的灌入在鼻息中,令她感觉到极其的不适,可是口不能喊,手不能动,只有这样被紧紧的抱在怀中……

    因为药效发作,饮酒过多的摄政王已经是抵抗不过王妃备下的猛|药,眼前景象模糊,口中越是喊着不让‘顾心柔’害怕,不会在强迫她,可是软香温玉在怀,意志在抗拒,身体的本能却是在叫喧,裴弈望着泪眼婆娑的璃夏,只觉得满心生怜,控制不住的想要将她抱得更紧一些!女子特有的芬芳弥散,仿佛就是点燃了他体内的躁动的引线,他已经是完全的沉寂在自己的幻想之中,他脑中想到的是他抱着自己心爱的女子,一别经年,他清楚的明白对她的情意不减少反增,再次见到这张容颜,再次这样的抱着她,这令他怎么忍心放手!怎么忍心不去疼惜!

    “心柔……”低沉的声音带着压抑的磁性沙哑。裴羿一声声的低声呼唤着,他感觉自己每喊一声,自己体内对她的渴望就增加一分!身体中的血液在不断的升温不断的沸腾,四肢百骸里都是在流窜着一种不安与悸动,内心的深处仿佛是在呐喊,要将怀中的女子好好怜惜一番!

    裴羿的双眸已经有些泛红,抱着璃夏的手臂不自觉的在用力,他终于是按捺不住,吻上了那记忆深处的那张容颜!

    滚烫的唇落在璃夏的面颊,令身中迷|药的璃夏顿时犹如被雷击中,全身止不住的一阵酸麻颤抖,口齿中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吟,房间内,古怪的香气在弥漫,制造出靡靡之幻,璃夏身上的穴道解开时,她早已忘掉了自己是谁,直至到自己迫切的想要些什么,房间内烛火昏黄,朦胧一片……

    远在扶桑院的王妃,正是坐在房中吃着精致的糕点,喝着上好的花茶,等待着她的心腹丫鬟璃夏给她送去好消息……

    殊不知,清风小筑早已是另一番天地!

    她的丫鬟正是在与摄政王纠缠成片,而她想要害惨的顾清惜,现在早已不在府中!

    龙玉痕深知顾清惜中了那样的药,身上温度滚烫的吓人,面色潮红,呼吸炙热,这种情况无法解除,他只能是抱着她飞到了一个巨大的山湖之中,用湖中冰凉的水来替她降温,期望着她能好过一些……

    月光清幽,湖水波光粼粼。

    在湖水的中央,只露出顾清惜的脑袋,她脖颈以下的身子全都是浸泡在了水中,她头发尽湿,双颊因为极度的隐忍而涨的通红,她双眼紧闭,努力的控制着自己!

    而水下的掌心,则是被她划开一道血口,血不断的从她掌心中渗出,鲜红的颜色散在冰冷的水中,带给鼻息一点点的腥气……

    放血!

    是她不想认输的方法!

    是她不失去最后一点理智的方法!

    这药性是这样的猛,顾清惜在心中可是将摄政王妃咬牙切齿的骂了上百遍!

    这个恶毒的女人!居然能想出这样变|态的方法来毁掉她,可真是煞费苦心!

    只是,想要让她倒霉没有这么容易!

    她迫不及待的送上门来送死,那么她就成全她!等她回去有她好受的!

    血浮在水面上,在月光下闪烁着冰冷而鲜红的色彩,远在岸上的龙玉痕,一直在盯着顾清惜看,待他发现漂浮在水面的那些血迹时,龙玉痕心中顿时惊恐不已!

    “惜惜!你没事吧,哪里出了这么多的血!”龙玉痕飞身过去,噗通一声落在水中,两手扶住了她的肩,桃花美眸紧张的看着她,生怕她出了什么意外!

    肩头被握住,顾清惜霍的睁开了眼,身子如游鱼一样闪电般躲开!

    “你离我远一点!”顾清惜呵斥道,“快出去!”

    龙玉痕自然是知道她顾虑什么,所以在她躲开之后,他不敢再靠近分毫,只是焦急的问道:“你怎么会流血,是不是你为了抵抗药性在自己伤害自己!”

    顾清惜浸泡在水中,目光冷然:“疼痛可以使意识清明!我不过是在手掌划开了一道伤口而已,不要紧,你无须担心!”

    “流了这么多的血!你让我怎么不担心!给我看看!”龙玉痕伸出手去抓她,见这样伤害自己,他真的很心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