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389章 大难临头
    摄政王妃,在见到顾清惜的那一瞬间,两眼惊恐不已,张大的嘴巴几乎能放下颗鸡蛋,她瞪着那一身清晖的女子,半响,才回神,颤声问道:“你是谁……”

    王妃这个问题,此时此刻同样是所有人的疑问!

    摄政王,冰凉的双眸更是死死的锁住顾清惜的脸!

    顾清惜,目光淡淡,扫过她们一张张惊恐的面容,笑了笑,对着王妃说道:“母妃,我是裴惜啊,你难道不认识我了?”

    王妃面色瞬间煞白:“你是裴惜,那她是谁?”她手指刷的指向地上狼狈不堪的那与顾清惜面容丝毫不差的女子!

    顾清惜冷笑,看这场景,昨夜该发生的事情都是发生了,璃夏被她贴了面具,中药的摄政王没能逃过此劫,王妃以为自己胜券在握,一大早就赶过来看好戏,人赃并获趁机将她处死或驱赶出府,以绝后患!

    呵呵,只是,她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顾清惜挑了挑眉,笑道:“母妃这话应该问你自己才对呀,我昨晚不过是出府去山上看日出,谁知遇到三路杀手伏击,若不是我身旁有会武之人,外加自己也会些拳脚功夫,现在早就死在荒郊野外了!我在府外\/遇袭,怎么屋子里会出现一个与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呢?而且母妃还特意一大早赶来看我,然后就发现这种事情,这可是好巧啊……”

    顾清惜这话说的含沙射影,虽然没有指名道姓的说是王妃所为,可是却又是无时不刻的将矛头指向了王妃,一番话说来,令王妃成了众矢之的!

    “你说这些与我何干!我不过是顺路来看看你罢了!”王妃惊讶与顾清惜所说的言辞,直觉告诉她,此事不妙,已经完全脱出了她的掌控,她不收手,怕是要遭殃,她忙是将所有事都推开!

    顾清惜抿了抿嘴唇,道:“跟你有没有关系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从那些杀手嘴里问出,他们是母妃你派去的!”

    王妃惊愕:“我几时派人去杀你?你不要血口喷人!”

    “昨夜厮杀中,我受伤了,这伤口还在渗血呢!”

    顾清惜说罢将自己衣袖撩开,露出胳膊上的伤口来,“我知道,母妃你一直不喜欢我,可是我毕竟是父王的血脉,你怎么能为了一己之私,要杀掉父王唯一的女儿!我死了不要紧,可是你这样做分明是置父王脸面与不顾,分明是在伤害他啊!”

    顾清惜话说完,一道人影从外被丢了进来,那人着黑衣,满面血污,伸手朝着王妃方向抓去,有气无力说道:“王妃救命……救命啊……”

    黑衣人喊出这句话后,受伤极其严重的他,两眼一翻,死了过去。

    人虽然死了,可是这简短的一句话却是直接道出了要害所在,王妃的确是派人杀顾清惜了!

    一时间,屋内气息风云变幻,摄政王的脸色阴沉的犹如乌云压顶,双眸中迸射出的冷光如利剑几乎要将王妃射穿十八个血窟窿来!

    王妃脸色瞬间犹如死灰,急忙辩白道:“王爷!妾身以性命起誓,妾身没有,真的没有对裴惜下手啊!妾身明知道王爷宠爱郡主,又怎么会做出这种自毁长城的愚蠢之事!”

    “有没有并不是靠你一己之词来证明的,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是不是想要毁掉我,问一问这眼前的女子岂不就知晓了?”

    不等摄政王回应,顾清惜便是轻笑出声。

    地上的璃夏本就是害怕的心肝都在打颤,忽然听到顾清惜将矛头对准她,她惊恐的瞪大了眼,双手死死的揪住身上罩着的衣物!

    她简直是不能相信顾清惜如此的会将计就计,现在所有人都盯着她,倘若王妃知道是她被王爷宠幸,岂不是死路一条!而她又该怎么解释自己!她是被郡主推入了火坑,王妃肯定是不会放过她的!

    就在璃夏左右思量自己该如何保命时候,她不知道顾清惜已经靠近了她,突然一声凉笑,道:“天底下哪有如此一模一样的面皮,我倒是想看看你这脸是真还是假!”

    最后一个字落下,顾清惜得手已经是快速掠过,在她脸上刺啦一揭!

    面具被硬生生扯下的疼痛感令璃夏的脸一阵火辣辣的疼,她知道自己今天注定是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面具被揭下扔在地上,璃夏暴露在众人的视野中!

    王妃在见到这一张脸时,简直是无法用言辞来形容她的震惊!

    摄政王眸子更是幽深如潭!

    在众人还未曾从吃惊中回神时,顾清惜便是讥笑出了声:“这张脸倒是瞧着眼熟啊,倘若我没记错,这是王妃身旁的贴身婢女璃夏吧……”

    “你……怎么会这样!”

    王妃自面具揭下的第一眼,她就认出是璃夏,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被派来监视得璃夏,怎么就被贴上了面具与王爷发生了那种事!王妃这一刻是恨得咬牙切齿,一时间全身的血都涌向了头顶,脑门嗡嗡炸响!

    璃夏见到王妃对自己露出的那种凶残表情时,她脑中闪过的是自己一百种的死法……

    顾清惜望着璃夏那恐惧与无助的眼神,她心下笑了笑,璃夏知道王妃得所有计划安排,而现在又加上璃夏被裴羿宠幸,王妃怎么肯放过她?

    王妃对璃夏越是想除之后快,这对她越是有利!

    “真是胆大包天!小小婢女居然包藏祸心,自己做下这等卑贱之事还妄图污蔑郡主,璃夏,本妃看你是活够了!来人,给我将她拉出去喂狗!”

    不管如何,王妃都不能留着璃夏了!她也没时间没心情去追究璃夏为什么坏了她的计划,眼下,不管是为了她口无遮拦的背叛她,还是记恨璃夏爬上了王爷的床,璃夏必须得死!

    王妃迫不及待的喊着要将璃夏打杀了!

    一群下人蜂蛹而上,璃夏被拉扯着,大叫着,眼中含泪,“王妃饶命啊,饶命啊……求王妃饶了奴婢吧,奴婢不想死……”

    璃夏哭的凄惨,而王妃已经是不耐烦,“还不拖出去干什么,拿布给我堵上她的嘴!你们一个个的都是死人么!”

    王妃一声怒吼,璃夏就被抬着拽着往外拉,璃夏则是双手扣着门不肯走,她知道自己出去就会被弄死的!她还不想死!

    顾清惜绕有兴趣的看着璃夏那惨白无血色的脸,淡淡的勾起唇角,道:“一个小小的婢女纵然借她十个胆子也不敢做出这等出格的事情来,相信一定是受命与人吧……”

    此话一出,璃夏惊诧的侧目看向顾清惜!

    顾清惜转身,向着一言不发的摄政王,道:“父王,不妨给她一个开口的机会,或许璃夏知道这一切事情的缘由也说不定呢,母妃这样着急的要处置了她,未免令人觉得有些蹊跷……”

    “把人放开!”威严冰冷的声音带着不容抗拒的口吻!

    “不!”王妃则是大叫一声!

    “母妃何必这样惊恐?难道是怕东窗事发?”

    顾清惜这落井下石的话一出口,王妃顿时像是被灌下了哑药,脸色变了变,恨不得要将顾清惜撕扯成碎片!

    璃夏被放开,眼神恍惚的盯着顾清惜!她不是傻子自然知道顾清惜救下她是为了她嘴里的口供,她想要扳倒王妃!可是,她心中还有顾虑即便是说出来,自己也难逃一死,甚至,自己还要比之前死得更加惨烈一些,王妃不会放过她的!

    “璃夏,你也不过是十六七的年纪正值花季,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实在是可惜,我知道你命苦也不想就这样死去,只要你说出自己是被谁指使来陷害我,我可以保你不死……

    ”

    这话就像是一盏灯,忽然亮在了璃夏的心头!

    顾清惜风轻云淡的伸手摸了摸自己受伤的手臂。

    璃夏的瞳孔则是猛的一缩。

    “大家都是聪明人,聪明人向来都不做傻事,更不会拿自己性命来糟蹋,你说是不是!”顾清惜循循善诱,在王妃那里璃夏早就是死命一条,她乖乖听话配合她,或许她还可以保住一条命,不然当真只有死路一条!

    王妃在听的这蛊惑人心的话时,心中是着急万分,张口道:“还有什么好说,明明是她心比天高,想要脱了奴婢的贱籍才做下这样的事!就该立刻拉出去处决了!”

    再次听的王妃放出这样的狠话,璃夏心里惊了,忽然认清一个事实,她为王妃为奴为婢这么多年,到头来不过是她利用完后随便丢弃的一根稻草而已!

    这样一心要她死的主子,他还在傻乎乎的为她保全名声做什么?

    璃夏心下一横,扭头道:“说!只要王爷与郡主先答应不杀奴婢,奴婢什么都说!”

    “免了!本王倒是想知道是哪个嫌弃命长的敢陷害本王与惜儿!”摄政王口中迸出一个个冷硬的字眼,那眼神从王妃身上扫过,带着一股阴鸷气息,令王妃忍不住全身发寒!

    王妃知道,自己即将要大难临头,忙是私底下去对手下人使眼色,让人去找公子来……

    嬷嬷会意,偷偷溜走,顾清惜看见了,确实轻蔑一笑,让裴宫泽来又如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