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390章 王妃下台
    璃夏得了摄政王的饶恕,这才是将颤颤巍巍的心稍作安放!

    她耿直了脖子说道:“王爷!这一切都是王妃的手笔!是王妃处心积虑的想要杀掉郡主!”

    此话一出,满座皆惊,王妃则是尖叫道:“你满口胡言乱语什么!你住嘴!”

    璃夏被王妃一嗓子喊的,当即是禁了声,面上满是惊恐之色,而王妃的失态与璃夏的恐惧落在摄政王的眼里,无疑是令他愤怒不已,他眼神犀利如刀射向王妃:“该闭嘴的是你!”

    王妃的脸色顿时灰白一片,嘴唇哆嗦着,手里的帕子拧的皱巴巴,不知道如何是好……

    “继续说!”摄政王冷哼一声。

    有了摄政王的支撑,璃夏为保命,只能是与顾清惜站成一队,按照顾清惜给的指使来说做。

    璃夏深吸了一口气,继续道:“自郡主进府之后便一直深得王爷宠爱,王妃她心中妒忌,总觉得那是外面女人生的野\/种不配在王府作威作福,另一方面,王妃也怕有一天郡主风头过胜会危及到他与公子的地位,所以,王妃一直在处心积虑的想各种办法来处决了郡主!可不管想了多少办法都近不了郡主的身,最终无奈之下,王妃不得不使出狠招,与昨晚郡主出府后,买凶杀人,要将郡主劫杀在外!与此同时,王妃又怕王爷找不到郡主而忧心,所以才设计将王爷引来清风小筑,要奴婢假装是郡主,与王爷同床云雨,然后第二天王妃再来捉奸,彻底毁掉郡主的声誉,这样双管齐下,纵然是郡主有三头六臂,也逃脱不了厄运,可谁知郡主突然出现,坏了王妃的计划……王妃深怕自己的诡计被揭穿,所以才下狠心要将奴婢以假乱真的处死……奴婢是王妃身旁的亲信,知道王妃的一切内幕,若不是王妃逼人太甚,奴婢是万万不会出卖王妃的啊,求王爷念在奴婢如实相告的份上,饶奴婢一条性命!”

    璃夏,一字一顿的说着,“如果奴婢所言有半句虚假,愿遭受五雷轰顶!”

    这句五雷轰顶还没有落地,王妃已经是气急跳脚:“璃夏!你可真是我的好奴婢,你如此污蔑我,肯定要被雷神劈成两半!你,你,真是好极了……”

    在死亡面前,任何人都不会与自己的性命较真,璃夏为了自己与王妃撕破脸皮,也是情理之中,毕竟忠心护主的奴婢只是少数!

    这一点,已经是在顾清惜的算计中。

    有了璃夏的证词,王妃想要逃脱,已经是不可能!

    果真,摄政王听闻之后,脸色阴沉的十分可怕!

    顾清惜轻瞄了一眼,望着璃夏轻笑了笑,“我倒是好奇,以父王的武力与警觉,怎么会被困在这里走不开?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事?”

    璃夏心中黯道,这郡主是下定决心非要将王妃扳倒不可了,居然还要追究这个!

    璃夏心中暗自诽腹,暗骂郡主心狠手辣!

    可是她又不得不说,不得不配合演戏,所以她只能是硬着头皮说道:“王妃知晓郡主每天晚上都有吃牛乳羹的习惯,所以昨天晚上也不例外,王妃命厨房在羹里下了不干净的东西端来给我吃下,与此同时王妃又早早的以郡主的身份邀王爷来清风小筑,趁机在王爷身上挂了一个香包,王爷饮酒许多,本就是有些醉意,再加之王妃特意准备下的香包,药效弥散王爷很快就会两眼昏花,产生梦幻,而奴婢脸上贴着郡主的面具,听说郡主的娘亲与郡主模样相似,所以王爷中药之后就身不由己,而奴婢也因服下了药物,所以昨夜,一切都水到渠成……只等,王妃一早来抓个现形……”

    璃夏越说越小声,然而听的人却是越听越震怒!

    顾清惜面上做出惊讶与愤怒之色,“王妃可真是煞费苦心,为了区区一个我,居然使得出这样阴险的法子!如此的陷害父王,利用他,真是令人心寒!这般设计父女的手段,简直是龌龊到家了!亏王妃能想的出来!”

    顾清惜义愤填膺:“王妃这个法子,依着我看,哪里是毁掉我,根本就是要毁掉父王!毁掉他的名声!掌握了父王得把柄以后随意得拿捏他罢了!都说最毒妇人心一点都不假!亏王妃还是父王睡了十多年的枕边人,这种行径简直是令人发指!”

    摄政王,身为男人,如何容忍王妃这样下三滥的手段!他简直是不能相信自己就这样被轻而易举的踏入了王妃设下的套!

    摄政王额角上的青筋因盛怒而凸起,双目瞪大,张口道:“你真是好大的胆子!看来这王妃的位子坐的太清闲了是么?”

    此话一出,王妃面色煞白如纸,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哭诉道:“王爷!不要听璃夏胡言乱语,妾身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王爷不能听信她们的一面之词啊,千万不能信啊!妾身是冤枉的,是冤枉的啊!”

    “冤枉?”摄政王一声狞笑:“有没有冤枉你,一查便知,去将厨房的人全都押来拷问,还有我身上的香包,一定也还在这屋中,给我仔细的搜!”

    一声令下,下人前去查证,而璃夏则是在屋子里到处找寻那个装了药的香包,期盼着将王妃的罪名坐实了,王妃被处罚,这样她就不会在遭到王妃得毒手了!

    王妃还是在哭诉,一直说自己是清白的,然而并没有人理她!

    顾清惜只是居高临下的审视着王妃哭花了脸的狼狈模样,她心中一阵得冷笑,今日她这王妃得位子是别想在做了!

    璃夏这番说辞不得不说是深得她得欢心,堪称完美,一点儿都没让她失望,这出卖主子的活计简直是出卖的好极了!不愧是个聪明人呐……

    不多时,璃夏便是从地上的衣服堆里找到了那个香包,而很快厨房那里也找出来证人,所有的人证物证都是指向了王妃!

    “现如今,人赃并获,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摄政王通身的冷冽杀伐之气,厉眸圆瞪:“即日起,摘去王妃头衔,摄政王府自此没有什么女主人!来人啊,将这疯女人押入扶桑院,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可去探视!”

    命令一下,便是有人进来拉扯王妃,王妃知道自己犯了大错,惹了王爷震怒,她哭的梨花带雨,放声哀嚎,然而再哭也是免不了被关押的命运,没了王妃的头衔,她不过是个寻常女子罢了,这扶桑院,以后就要成为冷院了……

    证据都在眼前,王妃已经无在翻牌的可能,顾清惜眼睁睁的看着她被拖拽走……

    试想,换做是谁能容忍她这样毁人不倦的下\/贱手段?摄政王没有将人直接杀了已经是格外开恩了!

    王妃被拉走,摄政王身上的戾气还没有消散,顾清惜等人全都自觉出了内室,不多时,摄政王穿了新送来的服饰走来出来……

    “好好养伤!”

    摄政王依然对昨晚得事情心存阴影,他不敢相信,若那人不是璃夏而是裴惜的话,他以后拿什么脸面去见地下的心柔……

    摄政王心中难熬,纵然是有千万句话要说,最终也只化作这简单的四个字……

    顾清惜微微欠身,道:“惜儿知道,父王慢走。”

    摄政王脚步不过是刚踏出门槛,迎面见裴宫泽风风火火而来!

    “母妃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裴宫泽一脸着急。

    “你来做什么?”摄政王没好气,显然对裴宫泽的赶来十分厌恶!现如今,他在气头上看谁都没有什么好脸色,而裴宫泽明显是得了信来求情的……

    “儿臣听说母妃惹父王生气来,特来看看!”

    “母妃这会儿去了扶桑院,大哥要是想去探视,需要先征得父王同意才可……”回应裴宫泽的是顾清惜淡淡的声线。

    “一定是你对不对!是你搞得鬼!”裴宫泽一直都认为顾清惜不怀好心,这次肯定是她从中作梗,故而张口就是叫骂。

    顾清惜面露可怜之色:“大哥怎么不分青红皂白就将罪过往我身上推?我可是受害者!”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本事!顾清惜休在我面前演戏了!肯定是你!”裴宫泽真是受够了顾清惜这样可怜兮兮表情,心下气愤的他忍不住指着她鼻子吼叫。

    顾清惜见他发狂,则是笑了笑,“大哥,你叫我什么?”

    “顾清惜!”

    “啪……”一声脆响,摄政王的巴掌落在裴宫泽的脸上。

    裴宫泽脸偏向一边,怔楞。

    半响,他才从恍惚中回神,捂着自己火辣辣的脸颊满目委屈,说道:“你打我?呢居然为了她出手打我?”

    摄政王没心情理会他,只是沉声道:“滚回去!”

    “滚?”裴宫泽在王府何时受过这样的委屈他气急反笑,说道:“好!好!你们都给我等着!”

    说罢,裴宫泽咬牙切齿的离开!

    “无需在意,好好休息……”

    摄政王看了顾清惜一眼,不在说什么,转身离开。

    带所有他人都走干净,顾清惜面上的笑容忽而垮了下来,身子一软就要摔倒在地!

    这时,龙玉痕飞身而来,接住了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