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392章 抛弃信物
    “母妃!我是泽儿啊,没有人要杀你!没有人!”裴宫泽追上去耐着性子劝慰着。

    “不!你就是坏人!根本不是我儿子!”王妃见他追来,吓的更是四处躲闪,一边狂跑一边狂喊着。

    “你是裴惜那小贱人派来杀我的,你走,快走!”王妃魔怔了般大声喊叫着,在院子里到处钻躲!

    裴宫泽见她根本听不懂他的话,他心急如焚,心中怒火堆积,仿若火山喷发,翻滚着汹涌的岩浆!

    好端端的一个人,忽然性情大变,神志模糊,认不得亲生儿子,若说是她伤神过度,他才不信!

    顾清惜!

    一定是她!

    裴宫泽心中对顾清惜咬牙切齿!

    一转眼的功夫,王妃已经是藏躲的没有身影,现在情况,裴宫泽也没有心情再去管她,他大步流星的离开扶桑院,去了摄政王那里!

    书房。

    “公子,王爷正在里面批阅奏折,不准任何人进去打扰!”书房门卫,上前一步,阻拦。

    裴宫泽一声冷笑“凭你也想拦住我?”

    说罢,裴宫泽突然出掌!

    砰!

    一声巨响,门卫被厉掌震飞,飞出的身子将身后门板撞开,门卫被狠狠的摔在地上,满口吐血,爬不起来。

    裴宫泽踏步迈入!

    案头的摄政王裴羿,这时才缓缓抬起低垂的眉眼。

    他眼神淡然的扫过地上痛楚呻\/吟的门卫,然后抬眸望向裴宫泽,道:“你胆子越来越大了!”

    裴宫泽无视他,冷冷的勾起唇角:“我要求你将我娘放出来!”

    “扶桑院本就是她的住所,放什么?那是她该呆的地方!”摄政王啪的合上奏折,“你娘做事的手段想来你也有所耳闻,现在,是她自找的下场,怪不得别人,没将她处死,已经是格外开恩,你还来闹腾什么?”

    摄政王面上戾气徒增,对裴宫泽这个儿子越看越吃气。

    “自找的下场?”裴宫泽冷笑,“我娘可是你的结发夫妻,你居然为了一个顾清惜免了她的妃位,你如何对得起她?你明明知道她心中只在乎你,可是这么多年来你对她除了冷落还做过什么?你明明有正妻却一心念着别的女人,你害她忧心成疾,身体孱弱不已,现在又将她关押起来,我真是替我娘感到不值,她怎么会爱上你这种男人!”

    裴宫泽心中愤恨不已,“你心中念念不忘的女儿顾清惜,生性狡猾,来姜国目的不纯,在我看来,根本不是你的女儿自从她去扶桑院看过娘后,娘就变的精神失常,认不清人,这一定是她搞得鬼,是她害娘如此!你在纵容顾清惜住下去,这摄政王府早晚要被搅的天翻地覆!”

    裴宫泽义愤填膺的说着,恨不得要将顾清惜扒皮抽筋。

    “娘她现在已经疯了,连我都不认识,在不请医救治,她会没命的!我要求你放我娘出来!”

    “放她?你也不看看她做了什么可耻的事情!连本王也敢设计陷害,本王的脸面都被她丢尽了!若不是她先对惜儿下手,又怎么会落到现在这地步,休说你还没有证据证明是惜儿对她下了手,即便真的是惜儿做的,那这一切也是她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你让本王放她出来,休想!这些年她悄无声息的害了多少人,别以为本王不知道!你若还有其他事情要说便留下,倘若没有那就出去吧,我还有要紧的事情要忙!还有你,将来是要做太子的人,做事在这样莽撞成何体统!”

    摄政王满目生气的说着,显然对于这个儿子一点都不满意!

    “你说这话明显的就是在袒护顾清惜了是么?即便是她害了娘你也坐视不管是不是?”裴宫泽双眸中蕴藏着浓郁的杀气!

    “你可以出去了!”摄政王沉声道。

    “真是好极了!”裴宫泽忽而仰头大笑的离开。

    清风小筑。

    顾清惜正在廊下喝茶,突然之间,感到一股浓烈的杀气袭面而来!

    她清凉的眸子倏的抬起,瞬息之间见到的是十几条黑紫身影从天而降,手持刀剑,身形犹如一只只迅猛的猎豹朝着她杀来!

    双眸危险眯起,顾清惜立刻将掌中杯甩出,咚的一声,冲在最前面的杀手被击中额头,被震出三丈之远……

    “哪里冒出这么多人来!”

    顾清惜拍桌而起,月落软剑出鞘的时,龙玉痕也从廊上跳跃下来,俊美的面容上满是不可思议。

    “谁知道呢,先杀了再说!”顾清惜凉笑一声。

    嗖-----

    这时,一只飞镖忽而射来,正中黑衣人心脏,原本杀气腾腾的黑衣人倒地不起!

    顾清惜与龙玉痕,有些怔楞。

    不等他们弄清楚这飞镖从何而来时,又一批人从天而将,与来势凶猛的杀手打成一团,场景血腥而激烈!

    “哟,看来不用我们出手了。”龙玉痕轻笑一声。

    “怎么会有人潜伏在这里,暗中保护?”顾清惜有些疑惑这些人是谁的部下,居然暗中守护她的安危……

    就在这时,顾清惜看见黑影交错的人群中露出一张熟悉的面孔,那人一把扯下脸上的面巾对顾清惜嘿嘿一笑,露出两排晶晶亮得大白牙!

    “夜宸!”

    龙玉痕同时也看见那一张脸,不由惊诧道!

    顾清惜的眼眸则是一颤,随即低下眼帘望了望她手中的月落剑……

    是他,找来了……

    不多时,院中的杀手被长留宫的人杀的杀,伤的伤,满院子的鲜血狼藉。

    “郡主,属下可是想死你了!”大局已定,夜宸收起剑,奔向了顾清惜。

    顾清惜则是抬起眼来,声线淡漠道:“我不认识你,哪里来的回哪里去!”

    “郡主……”夜宸一脸错愕与受伤,他从未见过顾清惜对他如此的疏远与冷落,她的眼睛里透露出的光仿佛冷的真的一点儿也不认识他一样!

    夜宸心里一痛,道:“郡主可以不理属下,可是请郡主不要不理主子,你一定不知道主子找你找的都快要疯掉了!”

    顾清惜听到这里又是一笑,轻蔑的抬起眉眼:“你的主子是谁?我认识么?”

    “郡主!”夜宸急了,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使得郡主对主子这样的无情,可是他知道主子一旦听到郡主如此决绝的话时一定会伤透心的!

    “郡主,属下想您与主子之间一定存在着什么误会,圣女她……”

    “别在我面前提她!”

    夜宸的话还没说完便被顾清惜高声打断!

    夜宸,吓的顿时禁了声。

    “哪里来的滚哪里去,我也不需要你们的保护,你们立刻在我面前消失,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顾清惜冷声警告。

    长留宫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夜宸也一时为难。

    “你们一个个都是聋子么!我让你们滚!”

    顾清惜现在不想看见任何会令她想起顾长卿的人或者物,她索性一甩手将月落剑扔给夜宸,道:“把剑拿回去给他!”

    夜宸一把将月落接过,满目震惊,惊的说不出话来,郡主的这把月落与主子的承影是一对,正如同他们之间的爱情一样,可如今郡主把这定情信物返还给主子,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说郡主她要离开主子了……

    “郡主!这剑是主子送与您的,要还还是郡主亲自还吧!”夜宸哪里敢收这月落,他要是带回去主子心伤之下还指不定能做出什么

    危险的事情来呢!

    夜宸将月落双手递给她,然而,顾清惜却是一把夺过扔了出去,“既然东西没人要,那就扔了!而你们,统统给我消失!”

    顾清惜声音冷如冰霜,夜宸心急如焚,还想在劝,道:“郡主……”

    “滚!听见没有!”夜宸的无动于衷是彻底惹恼了顾清惜。

    “好好好,属下滚,属下滚……”夜宸不敢再多说话,夹紧尾巴带着其他人走,临消失之前,则是还留下了一句话,道:“郡主有需要的话,属下还是会滚回来的……”

    顾清惜一个眼神射出去,夜宸嗖的消失的没了人影,满院子里不见长留宫的任何一个人,徒剩下杀手死伤一片……

    “不知道这些人是谁派来的,我去抓个没死的审讯审讯!”龙玉痕自始至终都没有掺和刚才的事情,夜宸找来了姜国,说明顾长卿已经知道了惜惜的下落,这长留宫的人应该的他派来暗中保护惜惜的安危的。

    该来的终究会来的……

    龙玉痕眸光望了一眼那被丢弃在草丛里的月落软剑,就去地上拎人。

    只是不过才刚走两步就被顾清惜伸手拦下,“不必了,那人来了!”

    龙玉痕抬眸去看,见裴宫泽正是立在院子中,通身的杀气蒸腾。

    “呵!真是好身手,我的人尽数死伤,而你却毫发无损!”裴宫泽俊美的面目上闪过一抹嗜血的冷笑。

    “只能怪你自不量力,不然怨得了谁呢?”顾清惜也跟着笑了笑,“你想要杀我,还欠缺了些火候!不过话又说回来,大哥你公然在府中杀我,难道就不怕父王降罪么?”

    裴宫泽上前来,一边走一边冷笑“什么父王,什么大哥?这里又没有别人,你又何必这样造作演戏呢?”

    “哪里是演戏,我说的本就是事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