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395章 手撕皇后
    “你什么意思!”皇后姣好的面容上闪过一抹戾气!

    “难道你想要过河拆桥不成!”皇后美眸圆瞪,不可思议。

    “不然呢?”摄政王不以为然。

    “你!”皇后气急,“裴弈,本宫是你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不要的么!你当我是什么?”

    “当你是什么?”摄政王冰冷的眸光上下扫视皇后一眼,而后语气淡漠道:“你在本王的眼里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而已,且仅此而已!”

    啪!

    一声脆响!

    摄政王的脸被皇后一巴掌甩过去!

    皇后气急,眼睛通红,她漫骂道:“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要找上本宫,你当我是个普普通通的女人,那为什么还要来与我纠|缠!裴弈!你这个混蛋!你当我是块抹布么?啊!想用的时候拿来用,不想用的时候就随便丢弃在一边?”

    裴弈被打了一巴掌,这一巴掌来的毫无预兆,裴弈根本没有想到皇后会这般大胆直接甩给他一个耳光!

    他的右脸火辣辣的疼,摄政王暗地里咬牙,他生平还未曾遭受过挨打,且还是被一个女人打!

    啪!

    又是一声脆响!

    不过这次挨打的不是摄政王而是皇后!

    “你居然打本王!好大的胆子!”堂堂的摄政王怎么可能会咽下这一口气!

    挨过一巴掌打的皇后还没有回过神来,她便是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头发被扯起,巨大的向后的拉力扯的她头皮发麻发疼!

    “啊……”皇后痛吟出声:“裴弈你疯了!松手!”

    “以这本王看上一次你还没有吃到教训!脾气越发的变本加厉起来!”摄政王扯着她的头发,面容凶残:“怎么?你是不是耐不住寂寞,皇兄又满足不了你,你受不了折磨反而来找本王来是么?”

    裴弈这番话说的直白而露骨,直捏住了皇后的痛脚,“说!是不是本王脱了你的衣服,你就心生痛快了!你敢动手打本王,信不信本王有一百个法子让你死的悄无声息!”

    “放开我!放开我!”皇后痛苦的呻|吟着,“疼,你放开本宫!”

    “我看你就是欠收拾!”摄政王一把将皇后的头发扯过,皇后整洁的发丝被扯的凌乱不堪,发上戴着的金钗掉落一地,而她整个人因为摄政王这突然用力的手劲而被撞入裴弈的胸膛,皇后的娇弱的身体被撞的七荤八素,不等从疼痛中醒来,她肩头忽然感觉到一凉,嘶啦一声肩头的衣服被撕碎扯下,露出她光滑的肌肤!

    皇后的脸立刻是涨红一片!

    “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摄政王冷酷的唇角抿出一道危险弧线:“你不是不高兴本王称呼你为皇嫂么?既然你放着高贵的身份不要偏偏喜欢下贱,那么本王就成全你!”

    铁手一用力,皇后肩头上的衣衫再次被扯下,胸前的香色暴露而出!

    “这里可是皇宫!你不要乱来!”皇后震惊的想要逃避躲闪,然而摄政王却是哪里容忍她逃脱,他死死的捏着她的手腕骨,另一只手便是疯狂的去扯她身上的衣物!

    身上的衣物被越剥越少,皇后的心则是越发颤抖的厉害,这里是一处花园游廊,又是白天,来往宫人时常从这里经过,万一被有人撞破她与自家臣弟在这里苟且,那她这皇后的脸面往哪里搁!

    皇后心中本能的抗拒挣扎,可她越是挣扎却越是感觉到裴弈的手劲越来越大,大到她根本抗拒不了,只能选择被欺凌欺负!

    皇后以为是自己的言辞激怒了裴弈从而招来报复,可是她不知道,因为她长期为了讨好姜皇而模仿顾心柔的言行举止,关于顾心柔的一些姿态早已经潜移默化的不知不觉的变为她身体的一部分,裴弈拉扯她,她极力抵抗的这一刻,她不知道现在的自己落在摄政王的眼里无疑是令他记起了当年的那一场雨夜纠缠!

    裴弈原本也不过是盛怒之下想要恐吓一下她,可谁知当撕裂皇后衣衫的那一刻,裴弈像是忽然看见了顾心柔,心头一阵狂喜,体内血液瞬间滚烫起来,原本的恐吓现在变成为一种体内原始渴望的需求!

    压抑着体内的渴望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情,摄政王从来都不需要克制,想要的时候便是有大把的女人来侍奉,现在既然是想要得到,那么他又何须顾及这是什么地方?

    裴弈低吼一声,俯首便是一口咬在皇后的肩头,皇后的内心正是恐惧不已,担心不已,肩头突然传来的一阵刺痛感令她忍不住呻|吟出声,裴弈的这一口咬下,令她全身一阵疼痛之后紧接着是袭来一阵的酸嘛,那种处于极度紧张之后被男子撕咬的感觉,令她内心深处痛并快乐着!

    皇后的鼻子之间漫灌而来的都是裴弈身上浓烈的阳刚之气,皇后的身子瞬息之间便是软了下来,仿佛一下子就失去了全部的抵抗力量,她在他的怀中,化成棉,化成水……

    “裴弈……”

    这一声,带着女子极致的妩媚与诱|惑,皇后不得不承认在她的内心深处她是一直都在渴望着裴弈!

    如同他所说,她真的是寂寞了!

    距上次在摄政王府那一夜已经过去一月之多的日子,自那天以后她便是没有在宫中见到裴弈,内心不免有些思念,这次好不容易见到却是得到的是他冰冷的脸色,她发怒发狂的根本原因也不过是感觉到自己被忽略冷落了,她与裴弈之间已经在一起许久,他怎么能说不要就不要她了呢?

    皇后心中愤恨不已,然而这一刻她在裴弈的胸怀中却是又感觉到了一阵的满足与享受,这种又爱又恨的感觉令她几乎咬迷失了自己!

    有一件事情,她不想承认,然而却又是不的不承认,她好像是爱上裴弈了!

    皇后的羞耻心告诉自己,她是皇上的妻子,她是裴弈的嫂子,他们之间不该这样!可是这世间男女之事本就是说不清道不明,她现在一段时间不见裴弈就会心中不安,会去思念,她心中明白裴弈要她,不过是喜欢她身上有那个女人的影子,那女人的影子令她感觉到无比的愤怒,可是倘若她身上没有了她的影子,或许不论是姜皇还是裴弈,这两人都不会多看她一眼的吧……

    裴弈的虎狼之躯忽然将皇后的身子抵在身后的花柱之上,上下其手,埋头在她的身前啃噬,尽显侵略之意!

    这种白日偷|情的感觉令皇后水又爱又怕,刺|激之感如波涛一浪高过一浪……

    两人就在这阳光明媚之下,享受鱼|水之|欢!

    激情过后,皇后靠在裴弈的胸前,面色潮红,娇喘连连,道:“我喜欢你叫我宁儿,其它的都不喜欢……”

    裴弈冲动过后,造就恢复了理智,他唇角笑了笑,手中不知道何时多了一包纸包包着的东西,纸包被他夹在两指之间,只听得他笑道:“宁儿,这是最后三个月的药量,你监视皇兄服下,等到皇兄归西,以后本王便独宠你一人……”

    皇后媚眼如丝,那指尖的纸包她并不陌生,皇上一直缠绵病榻可是少不了这药的功劳!

    “不是说半年以后么?怎么?你等不及了?”皇后看了看他,有些错愕。

    “半年时间太久了,我的确是等不及了!”裴弈如实的说道。

    皇后接过那药包,手指则是抚上他的胸膛,道:“皇上一旦归西,我想知道你的皇后之位想要谁来坐?我得到消息,听说王妃已经被你关在院子里得了失心疯了呢……”

    闻声,摄政王的眸子眯了眯,“你的消息可真是灵通……”

    “那也不过是我关心你罢了……”皇后的手指在他胸膛上画圈圈,“王妃还待字闺中时便是对你芳心暗许,如今一晃眼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说依然爱你爱的疯狂,你将她关起来,这对她而言是不是有些狠了些?王妃她……”

    “闭嘴!”

    摄政王的脸色一寒,“本王的家事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你只管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够了!”

    摄政王翻脸堪比翻书还快,之前还在你侬我侬,现在转瞬间就是乌云罩顶,大雨倾盆!说完这话,摄政王已经是将皇后一把推开,自己起身穿衣!

    皇后哪里肯受得了这样的待遇,不由怒火攻心,忍不住说道:“我看你是被顾清惜那小贱人迷昏了脑子吧!自从她来后,你整个人都变了,你不要本宫也就罢了,居然连你的结发妻子都置于不顾,在你的心里,任何人都比不过那死去的顾心柔是不是!都过去多少年了,你还对她念念不忘,你若真是想她,你可以去地狱,何必拉着这么多人跟着你受苦受罪!”

    在皇后的意识里,顾清惜没有出现在姜国之前,她与裴弈的关系一直都维持的很好,可是现在一切都被搅乱了,她现在就连见一面裴弈都已经成了奢侈!

    这对于她这样一个深处深宫的女人来说,简直是个折磨!

    所以,她将这一切都归咎在顾清惜的身上!

    恨她破坏了这一切,甚至是恨顾清惜的到来抢走了她身边的裴弈!

    “你再说一个字试一试!”正在穿衣的摄政王忽然伸手一把遏制住她的咽喉,用力一掐,“心柔与惜儿是你能随便辱骂的么!”

    摄政王听到皇后口中骂顾清惜是小贱人时,他恨不得要掐断她的脖子!

    皇后的咽喉被遏制住,呼吸逐渐变的困难,她的脸被涨的发红发青,快要喘不上气来了!

    摄政王狠狠的掐着她,咬牙切齿的说道:“别以为你派人常年潜伏在心柔身边本王不知道,你私底下陷害惜儿的那些手段本王也统统知晓,你至今还不明白,惜儿是本王的女儿!本王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去羞辱她,陷害她!本王没有处置你是希望你迷途知返,有自知之明老实的呆着,可是你看现在居然得寸进尺,在本王面前当中羞辱他们母女!你算是什么东西?你害了心柔的性命,你这命现在就握在本王的手里,本王让你三更死绝对不会留你到五更!若不是你对我还有点利用价值,你以为本王还会让你活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