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425章 暗藏密道
    不少忠于摄政王的部下的臣子开始发声:“公主年幼,生性顽劣,不懂朝政之事,如何能担当重任,如何能成为我们姜国的皇上!这分明就是将姜国的未来当作儿戏!我等出于对姜国上下百万子民的责任,绝不同意公主继承皇位!绝不同意!”

    这一声高呵在人群中爆出之后,瞬间是引起一阵强烈的附和,接着又有人出声:“对!公主根本不适合继承大统,倘若公主非要上位的话,那我等便就地罢官!”

    “对!这官不做了!”

    “皇后娘娘,还请你三思而行!先皇虽是缠绵病榻,但是却一直都是个明智的君主,如何能做出这样不成熟的决断?”说话的这人忽而停顿下来,而后古怪的笑道:“这遗诏该不会是假的吧?”

    一语出击打出千层浪,所有质疑裴语嫣的大臣们顿时都醒悟起来,“皇上绝不会写下这样的遗诏,我们要求一辩真假!这遗诏不能只在皇后你的手里!”

    “对!等待着我们检验完毕之后,确定这遗诏是真的皇上御笔亲自写下的以后,在恭迎公主上位也不晚,这遗诏若是真的还好,倘若是假的……”

    “遗诏!”

    “遗诏!”

    满朝文武多半都已臣服在摄政王府的脚下,自是不肯让皇后推崇裴语嫣顺利上位,乾坤殿内外都已经是闹的声音鼎沸,场面隐隐要脱出皇后的掌控。

    皇后原本义正严辞,铿锵有力的声音,在面对朝臣如此的质疑声下,她的面色明显的显现出一抹凝重的不安,而一身明黄色的裴语嫣望着台下乌压压的一片人头攒动,听着他们起伏不断的质疑声,裴语嫣觉得头顶上的玉冠是如此之重,感觉她的脖子都快要被压断了!

    天光下的身子也隐隐的在晃动,裴语嫣的眼睛不自觉的看向身旁的皇后,那眼神中透露着浓郁的担忧,“母后,现在怎么办!”

    皇后也是没想到遗诏出,所有人都揪着遗诏的真假不放,且大多数人不赞成裴语嫣为皇更甚者拿着罢官来恐吓,根本没有将重点放在摄政王裴弈的身上,虽然她早就知道这些人有许多都是摄政王的部下,但现如今眼下的情况却是大大超出了她的预料!

    很明显,摄政王裴弈虽然却是没来,但这群人在此却是照样可以阻挠即位大典!

    皇后深吸一口气,对着裴语嫣说道:“这群乌合之众,全都是裴弈的爪牙,嫣儿不必在乎!来!母后这就护送你去金銮殿,坐上九五之尊之位!他们不承认可以,等到了金銮殿,你就可以下旨杀了他们!这群人死不足惜!”

    皇后咬牙切齿的说道,一把拉过裴语嫣,将她护在身侧,命令亲族势力将裴语嫣保护的里三层外三层,匆匆忙忙赶往金銮殿!

    皇后与裴语嫣这一动,乾坤殿前跪着的文武大臣全都是刷刷的站了起来,有人高呼着:“她们这是要谋权篡位!那遗诏一定是假的!绝不能让她们得逞!”

    “快!阻止她们!”群臣群起而攻之,试图要去阻止皇后她们,然而皇后亲族的兵马则是迅速出动,手持刀剑将群臣阻拦,场面一时之间混乱不堪。

    而就在这时,晴天碧空中忽然传来一声急促的哨响,众人抬头,便是见一道黑色的光影在碧空中划过,是一道从西方射来的长箭!

    不等人辨别出这箭是何人射出,那箭便是拉着长长的哨音朝着皇后与公主所在的方向而去!

    哨音出现的那一刻,皇后惊觉回眸,待发现那长箭在朝着自己的方位来时,她慌忙拉着裴语嫣飞奔而跑,然而她们的速度再快却也是快不过满弦而射来的利箭,眼看着那利箭飞驰而来,已经近在咫尺,皇后当机立断一把推开裴语嫣的同时则是拉了身边的一个侍卫挡在自己的身前!

    噗!

    利箭射来,正中那被皇后拉出来做挡死盾牌的侍卫!

    侍卫胸口中箭,当即吐血身亡,然而躲在他身后的皇后却也是未曾能逃过此劫难,右臂被射伤,鲜血流出,满面痛楚不已。

    “母后!”

    刚才情况紧急,裴语嫣还未曾来得及反应人已经是被皇后一把推倒在一侧,等待她回神过来后就是发现她的母后已经受伤,她神色恐惧扑来,小脸上已经上血色尽退,显然是被这突发情况吓的不轻!

    “别管我!快走!”

    既是有暗器射来,显然她们已经被人盯上了,此刻在不快逃,等会儿怕是就跑不了了!

    “走!快!”

    皇后推开裴语嫣,话音不过是刚落,下一刻果真是有无数支带着撕裂长空刺耳哨音的长箭从空中射来,目标所对准的就是皇后母女!

    裴语嫣眼见那些密密麻麻的长箭朝着自己射来,她哪里顾得上皇后,自己则是从地上爬起来,在众人的拥簇之下慌慌张张的往前跑!

    在她身后是响彻的一声比一声更加惨烈的哀嚎之音,不断有人在她身后倒下,而她听的身后的惨叫之音,心中恐惧无比,一手揪着自己的龙袍,一手扶着头顶上的王冠,发足狂奔。

    而乾坤殿外的群臣见到皇后被射伤,一身明黄龙炮的公主裴语嫣狼狈的躲避着羽箭,周围掩护的侍卫被一个的射伤射死,这场景令人怎么看都怎么的可笑,这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是皇家的十足的笑话!

    裴语嫣拼命的跑着,她不知道是谁想要射杀她,只知道现在想要保命就要不停的奔跑,她朝着金銮殿的方向跑着,路上头顶的王冠被震掉她也不管了,甚至于是脚下的鞋子都跑掉了一只也不顾了,她一心想着要当上皇上,却是从来都没有想过当皇上需要付出什么样子的代价,现如今她唯一担心的就是被自己身后被射中一箭,那么她就离死不远了……

    裴语嫣一边跑一边回头,生怕自己中箭,突然之间她仿佛是撞上了一堵墙,身子被撞的生疼,额头顿时淤青一片,从晕头转向中还没有醒来的她,忽然一只手被钳住,她定眼一看,却是发现两个长的五大三粗的侍卫正是凶神恶煞的瞪着她!

    “公主!摄政王请你过去喝茶!”那粗旷的侍卫口中曝出冰冷的话,裴语嫣的脸色顿时吓的死灰一片。

    摄政王!

    是裴弈来了!

    裴语嫣自然是知道落在自己皇叔的手里会是怎么样的下场,眼见身后保护自己的侍卫死的死伤的伤,不死不伤的被自己远远的甩在身后,她现在孤立无援……

    怕死的裴语嫣当机立断,俯身张嘴一口咬上那侍卫钳制着自己的手,那侍卫根本是没有想到裴语嫣会下口咬,顿时是吃痛不已,趁着侍卫分神,裴语嫣从自己腰间掏出一把镶嵌着七彩宝石的锋利匕首,咔嚓一声朝着侍卫的肩膀砍下去!

    侍卫惨叫一声,裴语嫣趁机逃跑,前方去往金銮殿的道路上是蜂拥而来的摄政王的人,去往金銮殿肯定是行不通了,眼见着那么多的人追杀而来,裴语嫣躲无处可躲只能是往回跑……

    依靠在墙壁上的皇后眼见自己的女儿被逼的又跑了回来,她的眼睛里满是挫败之色,放眼四周,她们现如今已经是被摄政王的人马所包围了……

    “母后!母后!救命啊!”

    裴语嫣跌跌撞撞的跑来,扑入皇后的怀中,毕竟还是个孩子心性,遇到危险根本是没有一点儿的主心骨,之前还信誓旦旦要不当皇上誓不罢休,然而现在她脑中惟一想到的却是活命!在真正的刀枪面前,她的那些幻想注定是要破灭的!

    皇后受伤,在裴语嫣扑来的那刻却还是抱紧了她这个唯一的女儿,安慰道:“不怕!不怕!没事的,没事的……”

    皇后嘴上说没事,然而全身的颤抖却是出卖了她此刻内心的真实想法。

    刚才还外表光鲜亮丽的母女,现在却是落的衣衫不整,狼狈不堪,简直是成了众位群臣眼中十足的笑料。

    皇后的亲族势力在乱箭飞射中死亡惨重,原本就为数不多的人马现在更是变的稀疏寥寥无几。

    而就在这时,人群中忽然不知是谁在高喝一声,“摄政王来了!”

    众人回眸望去,果真是见摄政王裴弈一身黑金色蟒袍坐在高头大马之上,阴冷的双眸横扫着乾坤殿周围的人群,那冷而锋利的眼光扫过,众人都齐齐感觉一把寒刀丛自己头顶上刮过,吓的全身忍不住的一颤,舌摄政王裴弈,已经成为姜国最为冷酷血腥的代名词。

    跟在摄政王身后是公子裴宫泽,裴宫泽一身红色劲装,头发高束,骑在一匹白马之上,神色骄纵,双眸中盛放着戏虐之光,唇角勾着一抹轻蔑的笑正是笑望着无处可躲犹如跳梁小丑一般的皇后母女。

    摄政王父子出现在人群时自带一股强大的气场,令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息一下,众人惊诧与他们的到来,却是没有人想起,在皇宫中任何人说不准骑马而入的,摄政王父子这样的举动分明是大不敬之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