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等到苏晴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是被惊醒的。

    她做了一个梦,梦里面,她的爸爸妈妈还在,哥哥嫂嫂也还在,他们所有人都疼她入骨,宠她上天。

    她的妈妈带她去挑她最喜欢的裙子,他的爸爸讲故事给她听,她的哥哥嫂嫂也带着她去旅游。

    一切都是那幸福,忽然,幸福的画面里窜入了一个男人,一个温润和煦的男人。

    这个男人笑得宠溺温柔,一边喊着她老婆,一边又设计,害死她的哥哥嫂嫂,爸爸妈妈,甚至转身拥抱别的女人。

    苏晴吓得冷汗淋漓,惊坐而起。

    望着陌生的房间,昨日的一幕幕再次涌上她的心头,每一幕都让她生不如死。

    她多希望那一切都是一场梦,梦醒了,爸爸妈妈都还在,一切都像没有发生过的一样。

    苏晴无助的抱住自己的脑袋。

    “小姐,你终于醒啦,吓死刘叔了,来,你昨晚淋了那么久的雨,刘叔怕你感冒了给你买了一些感冒药,你先吃一些。”

    刘叔一手端着开水,一手拿着药,走到苏晴面前,小心翼翼的说着,就怕惊吓到了她。

    苏晴没有吃药,只是问道,“我爸爸妈妈呢?”

    “老爷夫人都在另一间屋子呢。”刘叔闻言,眼眶又是一红,悄悄抹了一把泪水。

    “小姐,您也别太难过了,要是老爷夫人还在的话,他们肯定也不希望你难过的。”虽然不会劝人,刘叔依然劝着。

    苏晴无喜无悲,更没有大哭大叫,只是静静的问道,“我爸爸妈妈到底是怎么死的?家里的其他人呢?都到哪儿去了。”

    刘叔心里一痛,似乎想到了不好的事情,痛苦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到底怎么回事,那天,老爷从公司回来,就跟姑爷吵了一架,吵得挺厉害的,随后,老爷就从楼上跳了下来……然后就……”

    刘叔抹了一把眼泪,有些泣不成声,“后来夫人见老爷去了,就说,她对不起小姐您,没有办法再照顾您了,随后……随后就撞上柱子,追随老爷去了。”

    苏晴拳头紧握,表面没有任何表情,心里却汹涌澎湃。

    “我爸爸,真的是他自己跳下来的吗?”苏晴追问道。

    “这……我也不知道,当时没有人看到,只听到砰的一声,老爷就掉了下来,再后来……警察来了咱们家,就说……就说老爷是畏罪自杀……然后……然后跟姑爷,不,跟叶剑清那个白眼狼寒暄了几句,也不管老爷是自杀还是他杀,就走了。”

    苏晴冷笑。

    警察……

    畏罪自杀……

    那帮警察怕都是跟叶剑清串通好的吧?

    哥哥去了后,苏家只有她一个女儿,爸爸宠她入骨,她无论如何都不相信,会没留下只言片语给她。

    “警察走了后,姑爷就拿出房契地契,说别墅属于他了,公司也属于他了,因为他有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而老爷……老爷跟夫人,以及小姐您,股份都转到他的名下了……”

    刘叔越说越气,胸膛不断抖动。

    想他叶剑清,不过是一个专科毕业生,毕业后连一个份好工作都找不到,要不是老爷跟小姐,他能有今天?

    这个白眼狼,竟然夺走老爷的公司,害死老爷夫人,甚至连跟小姐的夫妻情份也不顾了,直接把小姐赶了出来。

    他早晚有一天,会不得好死。

    “他怎么会得到爸爸妈妈的股份?公司里的其他人呢?也没有反对吗?”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他马上把我们这一批老人给开除了,不管在苏家做了多少年,一律开除,马上……马上又招了一批进来,我看他早就准备好了,不然怎么可能一时间招那么多仆人呢?还有公司,据说,公司里很多老爷的心腹,也被莫名其妙开除了,还换上了很多他的人,顶替重要职位。”

    苏晴讽刺一笑。

    叶剑清,你筹划这一天,筹划了很久吧?

    苏晴随意套了件外套,朝着另外一间屋子里走去。

    那屋子的床上,放着她父母的尸体。

    刘叔家虽然只三室一厅,不过并不好,这屋子是三十几年的老屋子了,听说政府即将要拆迁了。

    昏暗的灯下光,苏晴颤抖的握住叶振英与陆漫冰冷的手,心里揪心的疼。

    曾几何时,她还在他们怀里撒娇,而现在……现在只有他们冰冷的尸体。

    是她没用。

    是她眼瞎。

    她应该听她们的话,不跟叶剑清结婚的。

    “爸爸,妈妈,女儿对不起你们,这个仇,女儿一定会报的。”她发誓,此仇不报,她枉为人。

    “小姐,要不,我们去报警,也许警察会为我们讨回公道的。”

    苏晴无声的冷笑。

    报警?

    报警有用吗?

    那些警察,只怕都已经被叶剑清收买了。

    就算没有被他收买,又有什么用。

    三四年了,整整三四年了,叶剑清筹划了这么久,又岂是一个报警能够解决的,他没那么傻,会留下尾巴。

    若是她报了警,她相信,进监狱的那个人一定是她。

    “没用的。”苏晴道。

    刘叔一急,“那怎么办?总不能让老爸夫人死得不清不楚的吧。”

    “你还有多少钱,我先把爸爸妈妈下葬了吧。”苏晴不回反问。

    提到这个问题,刘叔有些为难了,“小姐,我这里也没有多少钱,凑一下,大概只有五千块。”

    “这么少?”苏晴挑眉,有些不可思议。

    刘叔虽然在她们家只是当一个管家,可是工资并不低,怎么可能只有五千块。

    “小姐,您不知道,前些日子,我家婆子得了尿毒症了,花了不少钱,去年我儿子又刚刚结婚,也花了很多钱,家里……早已入不敷出了。”特别是现在他又丢了工作,他的儿子不学无术,成天游手好闲,连份正经的工作也没有。

    “阿姨得了尿毒症?你为什么不跟我们说?”要是爸爸妈妈知道情况,肯定会给他钱的。

    刘叔有些愧疚,“我知道老爷夫人对我好,可我哪还敢再跟老爷夫人要钱,我那不争气的儿子成天闯祸,前两年把人打残了,还是老爷出面摆平,又拿出两百万给对方,对方这才没有起诉我儿子,还有前几个月,我儿子做生意,赔了整整三百万,最后也是老爷拿钱出来还上的,我们家欠你们太多太多了。”

    苏晴心情有些沉重,见刘叔愧疚的模样,大概也知道他此时确实没有多少能力,只能跟他借过手机,凭着记忆力拔了几个号码,准备跟亲戚朋友们借钱。

    如果不买墓地的话,安葬爸爸妈妈,最多只要十万块,哪怕加上墓地,最多也就五六十万。

    这笔钱对她以前来说,并不算什么。

    她也以为只要她开口,她的朋友们定会借给她,可惜,她想错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