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要再帮她,你就一起滚出这里吧,你不要命,我们还要命呢。”吵着吵着,刘婶大怒,拿起茶杯,直接砸了下去,发出一声清脆的破裂声。

    苏晴强扯出一抹微笑,正了正身子,推门而入,纯纯的喊了一声,“刘叔,刘婶。”

    刘婶有些尴尬,不过也只是一瞬间,很快她就恢复,以一种不善的眼神瞪着苏晴。

    苏晴仿若没事人一样,淡淡笑道,“这些日子一直麻烦你们,我也很不好意思,明天我就带着我爸爸妈妈一起离开,谢谢刘叔刘婶对我的照顾。”

    不等他们回答,苏晴回到自己的房间,一回到房间,脸上的笑容马上拉了回来,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愁容,一抹浓浓的愁容。

    “小姐……小姐……”刘叔担忧的喊道,想进去劝劝,房门却被苏晴关了,只能把怒气撒在自家老婆身上。

    “这下好了,你满意了。”

    “我满意,我有什么好满意的,你问问看,有谁会把两具非亲非故的尸体扛回家?你也不闻闻,那尸臭的味道都已经传出来了,你有钱租冰棺给他们用吗?”刘婶越说越生气,恨不得现在就把她们都给轰走。

    刘叔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却找不到词儿去反驳,他本来就不擅言词。

    刘婶气却还没有消,继续骂道,“这世上,也就只有你这么蠢,我当时怎么跟你说来着,我让你去跟苏家开口,苏家产业遍布全国,他们钱多得花不完,根本不会在意几百万,可是你呢,你偏偏不肯去,现在好了吧,苏家都已经败了,以后哪里再捞钱去。”

    “你够了,别再说了。”刘叔喝道,这里房间本来隔音效果就不好,说这么大声,是怕小姐听不到吗?

    “你敢做,还怕我说吗?别人去有钱人家家里工作,都是为了捞钱的,你倒好,苏老爷几次想给你钱,你都拒绝了,你说你不是有病你是什么,到手的钱你都不要。”

    苏晴痛苦的闭上眼睛,直接塞住耳朵,强迫自己不再去听刘婶骂骂咧咧的声音。

    叶剑清这么做,无非就是想逼她签下离婚协议书。

    她对他做了这么多肮脏的事情,即便她以前再爱他,也都是以前了,这个婚,他不说,她都会离。

    只是,如果离了婚,也就意味着,失去苏家别墅,失去公司。

    如果她不离,她的爸爸妈妈,现在连火葬费都没有,只有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尸体腐烂。

    叶剑清好深的手段。

    他赢了。

    公司别墅以及所有的一切,她都可以慢慢抢回来,可是她不能眼睁睁看着爸爸妈妈的尸体就这么腐烂。

    她很累,可她怎么也睡不着,只能拿起纸笔,在上面涂涂画画,谋划着自己下一步该怎么走。

    如果她自己都倒了下去,那这个仇就没有人可以帮她报了。

    那对狗男女,更没有人会收拾他们。

    整整一晚上,苏晴都没有睡着,中间刘叔过来敲她的门了,愧疚的解释安慰着,苏晴摇了摇头,让他不要在意。

    刘叔冒着得罪叶剑清而帮她,她已经很欣慰了,又怎么会怨他们呢。

    以前跟她关系那么好的亲朋好友,在她们家出事,没有任何一个人主动站出来帮她,甚至连几万块都不肯借给她,相比之下,刘叔已经帮了自己很大的忙了,至少,没有让爸爸妈妈流落街头。

    天不亮,苏晴就离开了,前往苏家别墅。

    望着富丽堂皇,气派不凡的别墅,苏晴咬了咬牙,强迫自己冷静。

    按下门铃,由着下人领着进了大厅。

    别墅很大,一眼望去就是花园里盛开的百花,心型的游泳池,甚至还有一个巨大的足球场,苏晴望着这熟悉的一切,心情万分沉重。

    她喜欢花,所以她爸爸妈妈斥资千万,将全国各地名贵稀有的百花都移种到自己家的里来。

    那心型游泳池,是她十八岁生日,哥哥送给她的,代表着哥哥对她的爱。

    而那巨大的足球场,则是她看哥哥踢足球,帅气万分,争着吵着要哥哥教她,爸爸怕她来回去足球场麻烦,干脆在家里建了一个巨大的足球场,供她们随时玩乐。

    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她都有很深的感情,特别这里是她从小长到大的,有着她所有美好的记忆。

    “苏小姐,到了。”仆人的话,把苏晴从回绪里拽了回来。

    苏晴抬头,叶剑清已然坐在客厅沙发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他依然俊朗不凡,风度翩翩,一身名牌西装将他身材完美的衬托出来,看到她进来,动作礼貌的比了一个请坐的姿势。

    如果是以前看到叶剑清,她会开心的冲过去,坐在他身边,撒娇的喊着老公,她会觉得,叶剑清就像天神一样,无人可比,只要有他在的地方,就有温暖。

    现在……

    现在看到他,她只觉得虚伪,只觉得恶心。

    随目一扫,这里除了几个陌生的仆人外,并没有看到路无双,更没有看到他们的孩子。

    苏晴坐在他的面前,随意扫了下桌上的文件,取过,不出她意料,那文件就是离婚协议书。

    他早就料到她今天会过来跟他签离婚协议书了,所以他早早就坐在这里准备了。

    苏晴随意扫了一眼离婚协议书里的内容,那里面,分给她的财产,只有少得可怜的十万块,而苏家,苏氏企业所有所有的一切都归他。

    这是一份极不公平的离婚协议书,无论是任何人都不会签的。

    苏晴“啪”的一下将文件扔在桌上,她连一句多余的话,都懒得跟他说,只是冷冷开口,“五百万。”

    叶剑清无聊打玩着手里名贵手表的动作微微一顿。

    经历那么大挫折,他以为,苏晴此次前来,会大吵大闹,破口大骂,将整个别墅搅得鸡飞狗跳。

    可她没有。

    她甚至连一句责骂的话也没有,只是看着他的眼神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而这种表情,他跟她做了三年夫妻,从来没有在她脸上看到过的。

    他不喜欢她用这种眼神看她,他甚至宁愿她大吵大闹,撒泼砸骂。

    “十万。”叶剑清嘴里说得风清云淡,心里却像沸腾的开水一样,波涛汹涌,怎样也没有想到,她来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句。

    “五百万。”苏晴又是这句话。

    叶剑清微微蹙眉,“你该知道,我能给你十万,已经不错了,苏家所有的财产,早就在我的名下了。”

    “只要我一天没有跟你离婚,你所有的财产,有一半都是我的。”

    四目相对,火花四射,一股火药味在空气中无形的涌动。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