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离开别墅后,苏晴双腿一软,直接跌坐下来,所有伪装的坚强,在这一刻消失殆尽,她双手抱头,蜷缩在墙边,娇弱的身子瑟瑟发抖,好一会,才爬了起来。

    一路踉踉跄跄,跌跌撞撞,连去往哪儿都不晓得。

    眼里的泪水无止无休的淌着,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么难受。

    为了那种渣男,值得吗?

    他们是不是一家人,关她什么事……

    她跟他,以后什么也不是了,她只要报仇,只要报仇,只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爸爸妈妈的公司,别墅都不可以落在那种小人手里。

    为什么她的心那么疼……为什么……

    “砰……”

    身子忽然被一股重力撞了出去,苏晴脑子一痛,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努力睁开眼睛,勉强可以看得到,是一辆轿车撞了她。

    轿车里出来了两个人,两个男人。

    可她无论如何也看不清他们到底长什么样,更听不到他们在说些什么,只知道他嘴巴一张一合的,不知在说些什么。

    终于,眼皮一沉,苏晴彻底昏死过去。

    “顾少,她好像昏死过去了。”阿星心有余惊,这个女人不是张以菲吗?她怎么会在这里?她往顾少的车前撞什么?

    难道又是一种想要靠近顾少的阴谋?

    阿星将她的身子掰正,这一掰正,赫然看到她的额头正在冉冉流着鲜血。

    阿星一时间不明白苏以菲是故意的,还是意外的。

    哪有人往正在飞速奔跑的车前撞过去,她也不怕被撞死吗?

    想到刚刚的一幕,阿星心脏还在扑通扑通的跳着。

    如果不是他刹车及时,只怕她现在早就被撞死了。

    “顾少……”

    顾长风素来喜怒不形于色的狭长眸子里,微微闪过一丝讶异,似乎没有料到在这里会碰到她,更没有想到,她会不顾生死的往车前撞来。

    见她额头流血,不似伪装,顾长风一把捞起她瘦弱的身子,打开车门,直接进限量版的劳斯莱斯里,砰的一声关上车门,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不带一丝拖沓,不容易拒绝的声音冷冷响起,“马上去医院。”

    阿星一句话都还没说完,只觉得影子一闪,眼前哪有自家总裁的身影,尽管心里还有很多疑问,阿星还是上车,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医院。

    自家总裁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热心肠,竟然会抱女人?

    以前总裁不是从来不碰女人,更不让女人靠近的吗?谁要敢靠近总裁,那果子可有得她们吃的,可是现在总裁不仅抱了女人,好像还……还很焦急……

    到底是不是他的错觉。

    阿星想着想着,忽然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

    总裁被张以菲下了药,还跟她发生了关系,总裁事后严肃处置了所有人,唯独没有找张以菲麻烦,这根本不是他的风格。

    阿星一边开车,一边踌躇的开口,“顾少,要是……要是您真的看上张以菲,不如直接把她娶进门,反正老爷夫人都挺喜欢张以菲的。”虽然他很不喜欢。

    话说一完,阿星只觉得车里的温度降到零下几十度,冻得他不断发抖。

    他敢保证,要是他再说一句,只怕他这条性命,不死也得残。

    努力了稳了稳心神,阿星认真开车,一路朝着第一医医院开去,不敢再多说半句,只是时不时偷偷看看车前的反视镜。

    依稀可以看得到,自家总裁冷着一张脸,还抱着张以菲那个虚伪的女人。

    哎,什么不近女色,分明就是没有尝到鲜,要是尝到了,哪还把控得了。

    也是,张以菲长得那么漂亮,身材又那么好,任是谁跟她一夜缠绵后,都会喜欢上的,他家总裁再怎么冷血,也是一个男人。

    医院很快就到,阿星给苏晴办了住院手续。

    医生诊后说,没有伤到大脑,只是磕伤了皮,比较严重的是,最近心情大起大落,受到太多刺激,不能再受刺激了,否则,容易精神崩裂,诱发疾病。

    病房里,阿星忍不住撇嘴,“顾少,你说这家医院的医生是不是跟她串通好了,什么受到太多刺激,她张以菲不愁吃不愁穿,能受到什么刺激。”

    “马上去查张以菲最近的一切,无论大大小小的事情,我都要知道。”顾长风好看的唇嘴冷冷吐出几句,修长的身子一步一步走到床前,居高临下俯视她。

    即便在睡梦中,她依然痛苦的紧皱着眉头,眼角滑下一滴又一滴泪水,嘴里喃喃自语的念着,“爸爸妈妈,不要,不要离开我,爸爸妈妈,哥哥……”

    她的脸色惨白得没有一丝血色,整个人仿佛被上天抛弃的孩子,找不到任何可以依靠的地方。

    那睡梦中的痛苦表情,即便再怎么伪装,也伪装不了。

    爸爸妈妈?你爸爸妈妈不是好好的国外做生意吗?

    哥哥?你哥哥不是前阵子刚刚结婚,正在度蜜月吗?

    你在难过什么?

    张以菲,你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哦,我马上就去。”阿星半慢拍的才反应过来,不明白张以菲有什么好查的,可还是赶紧前去调查张以菲的事情,心里直接把她当成顾少奶奶一样看待。

    “对了,顾少,刚刚老爷子打了电话过来,说城东那块地皮有变化,让您去公司一趟,您看……”阿星走了几步,又折了回来我。

    顾长风敛了敛眉,若有所思的看了眼昏迷的苏晴,短时间内,怕是不会醒过来。

    转身,顾长风身子如同旋风一般,消失在病房里。

    阿星隐隐只听到一句,“去公司。”

    跺了跺脚,阿星赶紧追上,“顾少,等等我呀。”

    等到苏晴昏昏沉沉的睁开眼睛时候,是在陌生的病房里。

    昏沉前的一幕幕涌入脑海里,苏晴赶紧摸了摸口袋里的银行卡,见银行卡还在,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这是怎么了?

    好像被车给撞了,有人送她到医院了吗?

    她在这里睡了多久?

    她的爸爸妈妈呢,他们的尸体还在刘叔家里呢。

    脑子一阵阵的疼痛,苏晴拍了拍脑袋,扯下手里的点滴,直接离开医院,往刘叔家里跑去。

    她要赶紧把爸爸妈妈的尸体火化了,她不能让爸爸妈妈的尸体一天天腐烂。

    连日来的冲击,让苏晴根本不知道怎么回到刘叔家,一到刘叔家,又是刘叔刘婶吵架的声音。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