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怎么跟你说的,第二天她根本不可能把那两具尸体带走,你非得不相信是吧,看看现在,她人跑了吧?你上哪儿去找她?那两具尸体怎么办?”

    “小姐不是那种人,小姐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我去找小姐。”

    “找找找,找什么找,找到了以后怎么办?继续把她带回家,吃我们的,住我们的吗?姓刘的,你也不想看看我们现在是什么情况,我们哪还有多余的钱来养她,还有那两具尸体,越来越臭了,你是要那两具尸体烂在这里吗?”

    “够了,你说话客气点儿,老爷夫人对我们有恩。”

    “有恩?既然对你有恩,那你跟她们去过吧,你跟我过什么过,滚,你们全部都给我滚出去,以后都别给我回来,简直就是个蠢货,因为苏家,现在所有的亲朋友好友都不肯再借钱给我们了,我这条命早晚得死在你的手上。”

    “……”

    随着越吵越厉害,屋子里砸东西的声音不断响起,苏晴直接推开门,苍白着一张脸,直接道,“对不起,是我打扰你们了,我现在就带我爸爸妈妈离开。”

    刘婶依旧气哼哼的,看到苏晴就觉得不顺眼,立即让苏晴带上她爸妈离开。

    刘叔使劲让她不要开口,自己愧疚的道,“小姐,你别听她胡说,她就是那性子,你别放在心上,有什么困难,我们一起想办法度过。”

    “想什么想,你难道没发现吗?自从你把他们带回来,现在还有谁家敢借钱给我们?我连去菜市场买菜,人家都像看到瘟神一样远离我,我现在得了尿毒症,本身就半死不活,要是再借不到钱,或者没有合适的肾可以换,我这条命就没有了。”

    刘婶以为刘叔会趁机把她轰走,没想到他竟然还站在她那里,不由怒骂道。

    忽然想到什么,刘婶放低语气,“苏小姐啊,您是富贵人家,体会不到我们这些穷人的苦处,我们家现在也很困难,我每个星期都要去医院好几趟,家里实在是穷,我连去医院治病的钱,都是靠借来的,您看,能不能带你爸妈离开这里。”

    苏晴扬起一抹苍白的笑,“对不起了刘婶,是我没有考虑周全,我已经叫殡仪车过来了,一会就把我爸爸妈妈接走。”

    听到这句话,刘婶终于放心了。

    能走就好,再不走,她都要直接把那两具尸体扔出去了。

    “小姐,你……你哪来的钱,还有你额头怎么受伤了?”刘叔有些踌躇的问道。

    自从老爷出事后,无论是谁,都不肯借钱给小姐,也不肯借钱给他,小姐去哪儿凑的钱给老爷夫人安葬,可别委屈了小姐自己呀。

    “不小心撞到的,刘叔你放心,我自有办法筹到钱的。”苏晴没有明说,明显不愿再扯这个话题。

    刘叔还想再问,见她不愿多说,也就不再多问了,赶紧去煮一碗面给她吃。

    刘婶恨恨的拽过刘叔,低声警告,“家里连下锅的米都没有了,哪来的面。”

    刘叔甩开刘婶,继续往厨房走去。

    家里要是没有面,他就出去外面买去,哪怕他自己饿死,也不会饿到小姐的。

    “刘叔,不用了,我刚刚吃过饭了,殡仪车好像在楼下,你帮我把爸爸妈妈一起背下楼可以吗?”

    “那自然是好的,只是小姐,我们……我们不隆重的举办一些丧礼,风风光光的送老爷夫人走吗。”

    “不用了,爸妈生前就不喜欢热闹,我已经为她买好了一块墓地,他们会很喜欢的。”

    刘婶一听,态度顿时好了起来,谄媚道,“苏小姐啊,你刚刚说,给你爸妈买了一块墓地,这……你哪来的钱?是不是你家的事情有转机了?”

    “没有,只是跟朋友借了一些钱。”苏晴低头,不想让人看到她的难过。

    刘婶精神一来,继续追问,“你的朋友肯定都是很有钱的人,那你能不能跟她们借一些银子,你看我这尿毒症,必须要换肾的,不然……只怕我也活不了多久的,不过你放心,这笔钱我肯定会还给你的。”

    “行了行了,我说你这婆子有完没完,小姐现在哪还有钱,你治病的钱,我们慢慢再想办法就是。”刘叔不客气的阻止。

    苏晴已经没有力气去听他们夫妻吵架,只想赶紧将自己的爸妈火化。

    丧礼很简单,只是把她爸爸妈妈带到火葬场,直接火化,又请了一个风水先生,找了一块墓地给他们。

    墓地很普通,但至少也让他们有一个安息的墓地了。

    苏晴整整忙了一整天才忙完。

    等葬完自己的父母后,苏晴直接坐在地上,久久不愿起来,仿佛只要坐在这里,她的爸爸妈妈就还在她身边。

    她们苏家怎么说,也是A市,甚至全国数一数二的商业大享,谁能想到,一夜之间全败了,甚至连一个火化的钱都买不起。

    刘叔看着甚是心疼,只能劝道,“小姐,节哀,老爷夫人不会希望你难过的。”

    苏晴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

    爸爸妈妈,你们就在这里安息吧,剩下的事,女儿会处理好的。

    苏晴紧握银行卡。

    除去葬礼五十万,这里还有五十万块。

    五十万不多,但是爷爷当年能够白手起家,创造一个又一个商业神话,为什么她不可以呢。

    她必须得要好好利用这五十万块,改变自己的困状。

    铃声响起,刘叔接了一个电话,忽然惊叫起来,“你说什么,我老婆子病危?好好好,我马上过去,我马上就到。”

    “怎么了?”苏晴问道。

    刘叔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坐立不安,“小姐,大事不好了,我家老婆子病危,被送去医院了,可能……可能……”

    刘叔老泪淌了下来。

    虽然他的老婆子有时候过份了些,但毕竟都是生活了半辈子的夫妻,又怎么能够不担心,不心痛呢。

    “那我们赶紧去医院吧。”

    “好好好。”

    苏晴留恋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父母,转身跟刘叔打了一个车去医院。

    急急奔到医院,刘叔紧张的问医生,“我老婆子呢,他现在怎么办?”

    医生叹了口气,有些难过道,“病情出现恶化,必须赶紧换肾,不然活不过多久,之前配对成功的那个肾,你们还要换吗?”

    ------题外话------

    不出意外,每天早上九点更新哈!喜欢可以收藏哦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