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后追妻:顾少,求放过 > 第021章 她不是张以菲
    “别碰我,走开,走开,救命,救命。”

    苏晴挣扎,可她一个弱女子又如何能够挣扎得过数十个身强体壮的保镖呢,不过一会,就被压倒在地。

    乔一辰以为,顾长风不过是吓她的,可等了许久,也没有等到他阻止,反而任由事情发展。

    眼看着她泪眼婆娑,惶恐不安的躲避挣扎着,乔一辰不淡定了,“你不会是玩真的吧?”

    “我什么时候玩假的了?”顾长风挑唇反问。

    “她不过是一个弱女子,你何必跟她计较。”

    “乔少是准备管这闲事了吗?”顾长风声音淡淡的,可只要仔细听,就能听得出话里隐含的警告。

    乔一辰有些为难。

    按说,他是不愿意管这闲事的,得罪顾长风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虽然他并不知道这个女倒底是哪儿得罪了他。

    可看这个女人一脸无助惶恐的模样,他又于心不忍。

    这里的动静太大,酒店许多房间的客人都围了过来,纷纷议论纷纷,却没有人敢上前劝阻一步,只能同情苏晴。

    乔一辰上前一步,想要劝架,张悦等人闻讯赶来,赶紧拉住乔一辰,急道,“这个女人不过就是一个陪酒女,没有必要为了她得罪顾少。”

    “是啊,张悦说的有道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吧,闲事咱们就不管了。”另外一个人劝道。

    “你们太过分了,放开我,救命,救命,呜呜……”

    苏晴无助的求饶着,可是屋子屋外,里三层外三层围了无数看热闹的人,这些人,没有一个愿意伸出援手,只是袖手旁观,甚至等着看好戏。

    身上一凉,苏晴觉得自己身上的衣服被撕裂了一大片,那些脏手游离在她身上,让她觉得恶心。

    她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羞辱。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

    她还不如死了算了。

    央求无果,苏晴知道,她不过是一卑微的陪酒女,根本不会有人替她出头。

    无可奈何之下,苏晴狠狠咬了一个保镖的手,疼得保镖放手紧捂,又狠狠踹了几个保镖,终于,她有了一点儿自由空间。

    稍微解开禁锢后,苏晴朝着墙壁狠狠撞了过去,只听砰的一声,苏晴身子无力的跌倒,雪白的墙涂上一片片鲜红的血。

    “咝……”

    在场所有人都倒抽一口凉气,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一幕。

    这不过是一个陪酒女罢了,竟然有这么烈的脾气。

    “马上找医生过来。”顾长风暴吼一声,打断众人的思绪。

    阿星这才反应过来,马上让保镖去找医生。

    这可是张氏集团的千金小姐张以菲,要是她出了事,他们所有人都吃不了兜着走。

    “滚,全部滚出去。”

    顾长风又是一声怒吼,也不管围观的到底有什么人,全部都轰出去,没有他的命令,不让任何人进入。

    众人被顾长风给整蒙了。

    下令把她赏给保镖的是他,现在他紧张个什么意思?

    该不会是看上这个陪酒女了吧?

    这怎么可能。

    他顾长风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会看上一个身份卑微的陪酒女。

    应该是怕她死在这里吧,也是,虽然顾少不怕麻烦,但人死在帝宫总归不好的。

    乔一辰嘴角噙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本来他还想替这个女人出头,看来,他也真是多闲管事。

    吹起口哨,乔一辰心情甚好的离开。

    房间里。

    顾长风抱起倒在血泊中的苏晴,将她放在床上,随手拿了一块毛巾捂住她不断溢血的额头。

    他的心到此刻依然震撼着。

    这个女人,居然寻死。

    她不是装的,如果是装的,她不可能往死里撞,更不可能露出那种沧桑悲凉无助的表情。

    一个人什么都可以骗人,唯有眼睛无法骗人,她的眼里,浓浓的都是无奈。

    既然她那么无奈,又为何要冲入他的房间偷看他洗澡?

    在她露出那抹苍凉的无助时,他就想阻止了。

    可他怎样也没有想到,她会那么绝决的撞墙自尽。

    额头的血已经稍稍止住了,顾长风依然没有拿开毛巾,而是继续捂着,思绪飘到了她缠绵的那个晚上。

    那晚,她也一样无助求饶,求得嗓子都嘶哑了,可他并没有放过她,反而越来越粗暴……

    这个女人,看似柔弱,实则刚强。

    她到底是谁?

    真的是娇奢功于心计的张以菲吗?

    “顾少,医来了。”

    “进来。”

    “顾少,这是帝宫五个备用医生,我都给请过来了。”阿星指了指身后的五个医生。

    五个医生马上整齐一致的朝着顾长风恭敬的鞠躬,齐声道,“顾少。”

    顾长风点点头,转身坐到一边的沙发上,闲懒的看着五个医生给苏晴包扎伤口。

    医生看诊很快,伤口包扎也很快,不过一会就好了。

    “顾少,这位小姐只是受惊过度,头部撞到重击,只要好好休息几天就好了,不过,她好像最近受的刺激比较重,不能再受刺激了。”

    顾长风挑眉。

    受的刺激比较重?

    她能受什么刺激?

    挥挥手,让他们全部离开。

    “顾少,张以菲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您就放心吧。”阿星抹了一把冷汗道。

    还好张小姐不会有事,要是出事,他回去可怎么交代呀。

    顾长风冷笑。

    “张以菲,你真觉得她是张以菲吗?”

    阿星一怔,“她不是张以菲吗?”

    “她有哪点像张以菲?”

    被顾长风这么一说,阿星隐隐也觉得两人差了很多。

    虽然她们长得一模一样,可是性子也差得太多了吧。

    张以菲虽美,可她自小娇生惯养,眼里容不得一丝沙子,霸道又功于心计,那心思,可不是一般的恶毒。

    可是这个女人,她身上有一种柔和的气质,让人看了一眼就忍不住想要亲近。

    可如果不是同一个人,那怎么可能会长得这么相似呢?

    就算是整容,也没有办法整得这么像的呀……

    阿星忽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从头到尾又开始报告,“顾少,那天张以菲买通山庄的人,给您下了药,您到山庄没多久,张以菲就出现了,不过,据我调查,张以菲当时也醉了,由着服务员搀扶进了……进了您的房间。”

    顾长风静静的听着,一双深不可测的眼若有所思的看着昏迷不醒的苏晴。

    “与此同时,张以菲母亲病重,让助理买了一张机票急匆匆的就出国去了……当时,我们以为,这又是张以菲的手段,故意买机票,找一个跟她差不多身材长相的人冒充她出国,好借此跟您……”

    “后来,查出来的结果,张以菲母亲确实病重,张以菲也出国去看病重的母亲,只是……”

    “只是张以菲却没有出国,依然在A市,所以你们直接把那个消息否定是吗?”

    阿星不敢回答,只是低头头。

    张以菲心机那么深,除了顾少,谁能玩得过她。

    谁又能猜到,这世上有人长得一模一样。

    他到现在都不敢相信是同一个人呢。

    “查,给我好好的查,我要知道她所有的一切。”顾长风冷冷道,不容阿星有一些反驳。

    阿星郑重的点头,“顾少放心吧,我一定会把她的身份清清楚楚的查出来。”

    ------题外话------

    第一更

    今天也有三更哈

    求收求收!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