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爸爸妈妈,哥哥,不要,妈妈……”

    阿星走后,苏晴梦魇般呢喃声低低的响声。

    顾长风身子一动,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看着苏晴一张精致的小脸满是痛苦之色,特别是她,几乎都皱到了一起。

    她经历了什么?

    那天车祸,他送她到医院的时候,也是如此。

    想到那天失魂落魄游荡在大街,被车撞了扔不觉得疼痛,只是绝望布满她的全身,顾长风忽然有些不是酸酸的。

    伸手,想将她抚平紧皱的眉。

    然而,他又把手抽了回来。

    只是一个陌生女人,他这么在意做什么?

    难道就因为那天晚上一夜缠绵,所以他对她特别关照吗?

    “咚咚……”敲门声响起。

    “进来。”

    “顾少,她的身份已经查明,是苏氏集团苏振英的女儿。叶剑清谋划多年,夺走苏氏集团后,又逼死苏振英夫妻,苏晴是被叶剑清灌醉,阴差阳错送到您的床上,那天刚好是他们结婚三周年的纪念日。”

    进来的,是顾长风的贴身保镖阿朋,他性格冷淡,却有一身好武功,跆拳道足足有九段,跟阿星一样都是顾长风的左膀右臂。

    事情发生以后,他马上着人去调查,只不过越是调查越是惊讶,这世上,竟然真有人长得一模一样。

    更没想到的是,张以菲设计了一切,竟然让一个跟她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得了便宜。

    或许对于苏晴来说,这也不是便宜,而是噩梦。

    顾长得脸色阴沉,手里紧紧捏着茶杯,啪的一声,力道之重,竟然让茶杯都破裂了,碎成了一地。

    “叶剑清发布了命令,哪家公家敢收留苏晴,就是得罪叶氏集团,苏晴走投无路之下,才会来帝宫当一个陪酒女,今天晚上是她第一天接客,叶剑路跟他情人也来了,苏晴为了躲避他们,入了乔少的怀里,乔少欲行不轨,她逃了出来,意外进了您的房间。”

    阿朋话讲到这里,顾长风就算再傻,也理清了所有关系。

    叶剑清跟苏振英的事,这些日子以来,整个A市,甚至整个国家都传得沸沸扬扬的,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是苏振英的女儿。

    难怪……难怪那天晚上,她那么抗拒,那么挣扎,那么痛恨他……

    难怪……难怪那天她失魂落魄的撞上他的车,却浑不觉得痛,她的心里埋了多少委屈痛苦?

    难怪……难怪她今天晚上会冲到他的房间,这就可以解释一切了。

    “出去吧。”顾长风摆手。

    阿朋鞠躬了一礼后,马上退下,站在门口如同一尊雕像般保护着。

    “爸爸妈妈,不要,不要离开我,不要伤害我的家人,不要碰我,求求你……”

    呢喃还在继续,只不过她脸上的痛苦越来越浓了。

    不要碰她?

    是指那天晚上吗?

    还是指今天的事?

    她居然是叶剑清的前妻。

    顾长风眼里的杀气骤然闪过。

    不管是她是如何阴差阳错进了他的房间跟他一夜缠绵,这件事,叶剑清都有责任。

    他必须付出惨痛的代价。

    敢设计他的人,他会让他知道后果怎么写。

    不知道是不是他身上的杀气太浓了,昏迷中的苏晴被冻得打了一个哆嗦,幽幽的睁开眼睛。

    这一睁开眼睛就看到顾长风这个魔鬼。

    苏晴一惊,顾不得脑袋生疼生疼的,直接坐了起来,缩在墙边,紧紧抱着身上的被子,颤声道,“又是你,你想怎么样?”

    苏晴无疑是厌恶这个男人的。

    第一次见面,他粗暴的夺了她的身子。

    第二次见面,他无情的把她赏给了几十个保镖。

    这根本就是一个魔鬼,一个冷血无情的魔鬼。

    顾长风嗤笑一声,眼里尽是不屑。

    西装一拂,坐了在沙发上,优雅的喝着茶。

    苏晴猜不透他到底想做什么。

    努力检查自己的身子,发现自己的身子根本没有什么异常,刚刚的事情应该是没有发生的。

    想到顾长风将她送给几十个保镖,她的后背一阵发凉。

    这个男人太狠了。

    这种事情他也能做得出来,如果不是她撞墙自尽,是不是现在已经……

    她已经不敢再去想像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了,只能警惕的瞪着他,瞪着这个夺了她身子的恶魔。

    不知道是不是看到她咬牙切齿,如临大敌,顾长风的心情一阵大好。

    这个女人不是张以菲,不过却有几分意思。

    她是怕他再次夺了她的身子吗?

    顾长风起身,朝着苏晴一步步走去。

    苏晴惊了,想冲出房间,却发现,自上的灯笼裙根本挡不住外泄的春光,只能咬牙,狠狠瞪着他。

    “你要再敢进来,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哦,怎么不客气法?”顾长风凑近,修长的手挑起了她尖细好看的下巴,逼迫她看着他,眼里诡谲难测的笑容忽地凉凉一笑。

    苏晴脊背一寒。

    这个男人,就像外表斯斯文文,一表人才的,可是只要一言不合,随时有可能再化身为魔。

    她不敢轻易得罪他,刚刚发生的事情,到现在她还寒毛直竖。

    “你堂堂A市顾氏集团的总裁顾长风,身家千亿,权势滔在,翻手云覆手雨,欺负我一个卑微的陪酒女,传出去,不怕丢人吗?”苏晴底气不足。

    顾长风冷笑一声。

    “我顾长风,从不怕丢人,哪个敢说我试试?”

    “你……你想怎么样?”苏晴惶恐的护住自己的身子,步步后退。

    如果可以,她这辈子都不想再靠近这个男人了。

    “想报仇吗?”

    “你说什么?”苏晴有些反应不过来。

    顾长风松开她的下巴,转身优雅的继续喝茶,微微抬头,冷笑一声,“嫁给我,我帮你报仇。”

    苏晴身子猛然一震。

    嫁给他……他帮她报仇?

    他知道她的身份了?

    也是,他顾长风是什么人,只要他想知道,还能查不出来。

    “我以前结过婚了。”

    “无所谓。”

    “我不是处女。”

    “无所谓。”

    “我是一个陪酒女。”

    “无所谓。”

    “我一无所有。”

    “无所谓。”

    “我凭什么要嫁给你?”苏晴嘴角一抽,这个男人,听不懂人话是吗?

    嫁给他?她有病才嫁给他。

    前一刻,还想让几十个保镖轮她,下一刻就想娶她,他安的什么心?

    “因为只有嫁给我,你有能力报仇。”

    短短的一句话,让苏晴全身的愤怒都冷却了下来,心里不断重复着那句话。

    只有嫁给他,她才有能力报仇……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