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后追妻:顾少,求放过 > 第050章 有多远滚多远
    “你……你一个卑贱的陪酒女,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反了天了是不是?”三婶第一个怒了起来,破口大骂道。

    “我是卑贱的陪酒女,那顾长风是什么?连一个卑贱的陪酒女都比不上吗?”苏晴轻而易举将战火引到顾长风身上。

    三婶一怔,“这关长风什么事?”

    “怎么不关他的事?他连一个卑贱的陪酒女都娶,你说,他是不是更犯贱。”苏晴斜睨顾长风。

    这场婚姻是各取所需,虽然她更需要他的帮忙,可他不就是想借她,挡去所有来自于家里的压力吗?

    既然如此,现在就应该同心协力,而不是置身事外的看着她跟他一大帮家人斗。

    顾长风拿着报纸的手又是一动,冷冷抬头,看向目光坚定清澈的苏晴,嘴辰勾着一抹似笑非笑。

    她这算什么?

    怪他没有演好这场戏吗?

    拐着法子骂他下贱呢?不守信用呢?

    “放肆,长风是顾家的掌权人,你知道你说这句话,有什么好后果吗?”陆晨大怒,亏她以前还是千金大小姐呢,一点教养都没有,难怪会去当陪酒女。

    陆晨越看苏晴越是不满意,在心里直接将她认定成想图占他们顾家财产的女人。

    二婶终于反应过来了,这个女人是挖坑给她跳呢,她要是再说下去,不仅是骂她,也是间接骂顾少的,毕竟他们现在还是夫妻,荣辱都是一体的。

    二婶有些尴尬的向顾长风以及陆晨等人道歉,“我没有那个意思,你别误会了。”

    虽然看二房不顺眼,可他还得指望着顾长风多给一些钱跟房车。

    “你的脸为什么跟以菲长得一模一样,是不是你早早就在谋划这一切,所以你去整容成她的样子了?”陆晨尝试想的问道。

    其实她自己都不相信,要是她真的早早筹划,又怎么会让自己的父母死于非命呢?

    而且以菲常年在国外,回国的次数寥寥可数,他们也不可能会认识的呀。

    陆晨现在正想解惑的时候,苏晴便开口了,“我从未整容过,也不认识张以菲,就算认识,也不可能整容成张以菲的样。”

    “装,继续装,你跟张以菲非亲非故,你能跟她长得一模一样?”顾志红冷笑一声,她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小三跟虚伪的女人。

    很不凑巧,苏晴两条都占了,所以她特别讨厌苏晴。

    “我确实不认识张以菲,是我们没有提前说,很抱歉。”苏晴礼貌的鞠躬一礼,虽然处于弱势,可她的气场却一点儿也不颓败,反而目光湛湛,炯炯有神。

    “不需要道歉,只要你下午马上去民政局把婚给离了。”陆晨连多余的话也不想说了。

    顾志权本来想劝一下的,毕竟昨天刚结婚,今天就离婚,会不会不大好,A市的人都人都会笑话顾家的。

    别说天下的人会笑话,哪怕是他们顾家的长房,三房也会笑话的吧。

    即便要离婚,即便要问个清楚仔细,也可以等这些亲戚都走再问啊。

    “离婚?离婚好啊,离吧离吧。”顾长中嘿嘿笑道,眼里有着掩饰不下的坏意。

    苏晴蹙眉。

    她很不喜欢那道目光,从他出现在她面前后,顾长中那一双闪着淫欲的眼睛就一直定格在她身上。

    那目光太赤裸了,比起帝宫以前的客人有过之而无不及。

    大伯母掐了一把顾长中,疼得顾长中龇牙咧嘴,若不是看到自己母亲阴沉的脸,他都想骂过去了。

    “闭嘴,难道你想顾长风娶了真正的张以菲吗?”大伯母低声道,用他们两人的声音说着。

    顾长中怎么可能愿意顾长风娶张以菲。

    从小到大,虽然他是大哥,可是顾家他根本说不上话,爷爷对顾长风偏心得太厉害了。

    大房不说,三房自然也不肯去说的,毕竟他们不傻。

    他们不敢开口,不代表顾志红不敢开口。

    顾志红啪的一声,把手中的果汁重重放在桌子上,挑眉道,“听到没有,下午去离婚,离完婚后,有多远滚多远。”

    “要离婚得两个人心甘情愿的签字。”苏晴淡淡说着,又把战火引到顾长风身上。

    顾长风放下手里的报纸,拿起咖啡轻轻吹了口气。

    这个女人好大的胆子,三番两次都把火烧到他身上,她是觉得因为他没帮她而委屈吗?

    果然,众人都把视线看向顾长风,等待顾长风的回答。

    屋子里,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还全部都是亲戚,顾长风就算再怎么想避开也没有办法了。

    这个女人,倒是有点儿意思,连他都敢算计,呵……

    顾长风懒懒道,“既然登记了,那就凑和着过吧,再去一趟民局政多累啊。”

    ------题外话------

    这是昨天的二更哦,么么哒

    推荐好友文(2p求收)

    深度诱婚:萌妻不上钩 by神非羽

    重生前,她只是云城上千万人口中不起眼的存在。

    重生后,她依旧是不起眼的存在,但是虏获了一个非常亮眼的男人,这个男人,有钱有权有料,爱玩深沉,还比自己大了十一岁。

    宋悠然说:“金钱权欲下的感情,终究一场浮华,可以玩,但是不能动真,动真你就输了。”

    男人说:“没关系,我就站在浮华背后等你,你什么时候玩够了,就什么时候回来,咱们有一生的时间,慢慢耗。”

    殷越泽,殷氏现任掌权人,传言中他天性凉薄,难得情深,因此他的身影只会出现在财经版,永远那么高不可攀。

    宋悠然表示传言都是胡扯,她眼中的殷先生天性火热,情深似海,不用攀自己就能压上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