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可是,我……”

    苏晴只觉得,自己现在是对牛弹琴,是的,她是觉得很热。

    但是,她只是想要让顾长风放开自己,不要抱的这么紧罢了。

    顾长风却又问了一句,“现在还热吗?”

    苏晴点头,却又立刻摇摇头。

    “不不不,不热了!”

    她赶紧慌慌张张地解释着,如果再说自己觉得热,她怕顾长风又会动手脱自己的衣服。

    这讨厌的流氓。

    “行,那就睡觉吧。”

    顾长风说着,又抱住了苏晴,苏晴只觉得郁闷,她什么时候成抱枕了。

    难道说,以后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她都要这么被顾长风抱着睡觉嘛?

    可是,想着想着,她觉得很累了,便也就不知不觉,睡着了。

    梦里,她看到了曾经的自己,拥有的一切还都在自己的身边,她很开心。

    她最爱的人,她最珍惜的一切,她的家,都在。

    顾长风看着苏晴,她做什么美梦了,竟然做梦的时候,脸上还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

    第二天早上。

    苏晴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八点多了。

    她之前在苏家的时候,天天睡懒觉,形成习惯了。

    不过,这样的坏习惯必须要改过来,毕竟,时过境迁,她也已经不是之前那个无忧无虑的苏家大小姐了。

    她需要去做的事情还有很多,这样的状态怎么可以。

    苏晴抬眼看看自己的四周,却发现,顾长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他应该醒的挺早吧。

    苏晴走下楼,看着电视上面报道的新闻,上面播放的是东方财经新闻。

    她记得,哥哥苏凡以前在家的时候,每天早上起来都要看看这东方财经新闻。

    那时候,她觉得无趣,可是,也被苏凡拉着,被迫看了一些。

    因此,关于这些财经新闻的讲解,其实,苏晴心里也是略知一二的。

    她吃完了早饭以后,看到顾志红坐在那里,一直在看,手里还在拿着一个小本子记录着什么。

    苏晴想了想,也坐了过去,好在顾志红的注意力完全在自己面前的电视机上面,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苏晴。

    要不然,只怕又会是一脸嫌弃的表情。

    苏晴看着新闻,又看了她一眼。

    顾志红应该是想要根据往期的市场走向,分析未来的市场经济走向,可是,这并不是什么明智的办法。

    苏晴忍不住开口道,“四姑,其实,不应该是这样的,股市没有规律可言,你与其分析过去的股市走向,不如分析一下和股市相关的市场行情,也许会有不一样的发现。”

    毕竟,在她看来,顾志红抄了整整一个小本子,其实做的都是无用功,有些浪费时间了。

    听到苏晴在旁边对自己的行为指手画脚的,顾志红只觉得奇怪。

    “你一个陪酒女,你懂什么!”

    苏晴呡呡嘴唇,也没有反驳什么。

    她怎么忘记了,她即便是分析得再好,在顾志红眼里,也都只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陪酒女罢了。

    既然顾志红不愿意相信自己的话,苏晴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可是,说到底哥哥的办法还是最有效的,苏晴坐在一边,沉默着,不说话跟着顾志红后面看了一会儿东方财经新闻。

    她也是有目的的,仅仅依靠着顾长风帮自己报仇,这远远不够。

    天救自救者,所以,她必须要想想办法,也许,不需要用顾长风,也许,她苏晴不需要去依靠别人,也许她自己其实就是可以的。

    一想到这里,苏晴突然又觉得有希望了。

    苏晴看了一会儿财经新闻以后,便起身上楼了,她的眼睛已经盯上了一种产品的市场。

    而看着苏晴上楼了,顾志红只是觉得,这女人装不下去了。

    是因为看不懂吧,这才觉得这财经新闻无趣,亏得她刚才竟然还有胆子在旁边指手画脚,她一个陪酒女,能懂什么。

    要说之前那个股市的天才苏凡,那还有可能点评一二。

    不对,这丫头不就是苏凡的妹妹嘛!

    顾志红突然恍然大悟,她只记得苏晴是一个陪酒女,都快要忘记了苏晴的另外一个身份了。

    她是陪酒女的同时,也是之前名正言顺的苏家小姐啊。

    可是,说到底,苏家现在还不是败落了,树倒猢狲散,现在的苏晴,什么也不是!

    中午吃完饭以后,苏晴便一个人出去了。

    陆晨本来就不想换苏晴,这会儿看到苏晴出门,也都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尽管苏晴现在还怀孕着,可是,陆晨却觉得,苏晴那样的女人,根本就不配做顾家血脉的母亲。

    而苏晴现在只是想要囤一批货,木材。

    她今天早上查了一上午的装修市场,发现了其中的商机所在。

    她现在可以确定,按照哥哥之前经常和自己说的那一套,木材价格在不出三个月的时间内,必定大涨。

    她现在必须要先去当地的木材市场看看,看看A市的木材市场供应量是否充足。

    可是,到了木材总厂以后,苏晴才意识到一点,自己的手头现在没有资金。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第一步的启动资金,就算是她有一个再完备的计划,也没有用啊!

    可是,戏剧性的是,她竟然在木材市场看到了乔一辰。

    这乔大少今天也太闲了吧,怎么跑来了木材市场?

    “乔一辰。”

    听到是苏晴的声音,乔一辰才以为是自己产生了幻觉呢!

    “苏晴,怎么是你?”

    “怎么,我就不能过来吗?”

    苏晴勾唇一笑,看着乔一辰手里的购买木材的清单,她顿时明白了。

    看样子,乔大少是打算在这里买木材啊!

    苏晴想了想,呡呡嘴唇,开口问道,“乔少,你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做笔买卖?”

    做买卖?

    乔一辰怔了一下。

    他看着苏晴,不明白苏晴这么说,葫芦里面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他忍不住开口问道,“那你想要做什么买卖?”

    苏晴笑了笑。

    “很简单,咱们在这里囤货居奇怎么样?”

    囤货居奇?

    乔一辰皱眉,这只是木材啊,价格应该没有什么上下浮动吧……

    所以,就算是囤积得再多,到时候万一卖不出去了,不是腐烂了嘛。

    这明显就是赔本的买卖啊。

    想到了这里,乔一辰只是笑了笑,劝说苏晴,“晴晴,你可能真的不适合做一个生意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