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后追妻:顾少,求放过 > 第240章 薛瑶酒吧买醉惹张少
    看着顾长风一直陪着自己,苏晴显然有些奇怪,便说道,“顾长风,你今天难道不需要去公司上班吗?”

    “反正我是老板,就算我不上班,也没有人敢炒我鱿鱼啊。”

    顾长风一副我是老板我最大的嘚瑟模样,让苏晴心里觉得很是无语。

    “你的员工平时知道你这副德性吗?”

    顾长风笑着,在苏晴身边靠了下来,伸出手,刮刮苏晴高挺的鼻梁骨。

    “我这样的状态,只适用于在家里陪老婆,其他人休想看到哦。”

    苏晴笑笑,好像顾长风说的也挺有道理的,他在自己的员工面前,应该就是一个冷血阎罗吧。

    顾长风笑笑,对着苏晴说道,“好了,你先好好休息一下,不要想太多了,我去公司了,免得你以为我整天呆在家里,无所事事的。”

    苏晴却笑着回答道,“你一直不都是这样的状态吗?”

    顾长风心里一阵郁闷,拍了一下苏晴的脑袋,便转身离开了。

    他不是太闲,公司的事情已经能够让顾长风整个人焦头烂额了。

    可是,相比之下,他的心里,苏晴更加重要罢了。

    晚上十点,顾家别墅里面。

    顾长风特意打电话回来,告诉苏晴说,自己今天晚上可能需要加班,晚上也许就不回来休息了。

    苏晴刚刚洗好澡,准备睡觉,却接到了一个电话。

    苏晴刚一接通电话,电话那边便传来了薛瑶歇斯底里的哭声

    “晴晴,我好难受,我想死了……”

    她说了这话以后,突然又嚎啕大哭起来。

    苏晴显然并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整个人都被薛瑶的这幅反应给吓懵了。

    “瑶瑶,你怎么了,你现在在哪里呢?”

    苏晴立刻就急了,她当然知道,薛瑶不可能无缘无故给自己发这样的短信,还哭得那么绝望。

    “我在月色酒吧,晴晴,我真的好难受……”

    薛瑶一边哭着,一边哽咽着。

    到后来,苏晴只能听到薛瑶的哭声了。

    她心里放心不下,还是以最快的速度,坐着车,赶到了薛瑶说的月色酒吧里面。

    毕竟,酒吧也不是什么干净的地方,鱼龙混杂,坏蛋也多,她就担心薛瑶万一出了什么意外。

    而且,她刚刚才经历了流产手术,苏晴越想,心里就越加觉得担心。

    月色酒吧。

    看着酒吧里面糜烂的生活,那些像是被音乐蛊惑的摇滚青年,苏晴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这里还有很多,是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可是,却把自己大把的大好时光浪费在这个纸醉金迷的地方。

    很快,她便看到了人群里面的薛瑶。

    “瑶瑶,别喝了,跟我回去。”

    苏晴赶紧走过去,拉着薛瑶,就要带她一起离开。

    可是,薛瑶还是紧紧抱着自己手里的酒瓶怎么都不愿意撒手。

    她摇着头,一副醉醺醺的样子,“我不要,晴晴,你来了啊,既然来了,就陪我一起喝酒吧。”

    看到苏晴过来了,薛瑶傻笑着,拉着苏晴的手,想要让苏晴陪她一起喝酒。

    苏晴心里一阵无奈,她知道薛瑶这个时候肯定是喝醉了,只能安慰薛瑶说道,“瑶瑶,你喝醉了,听话,跟我走,好不好?”

    可是,薛瑶却是摇着头,一脸抗拒的样子,“不要,我不要走,才不要走呢!”

    “瑶瑶,你不要忘记了,你刚刚才做完了手术,你现在是不能喝酒的,你忘了嘛!”

    苏晴一阵头疼,可惜现在喝醉的薛瑶完全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意识模糊。

    薛瑶比她稍微胖了一点点,所以,苏晴想要强行带着薛瑶离开,显然也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今天这月色酒吧里面,不仅仅有薛瑶和苏晴,就是张以白,竟然也在这里。

    并且,张大少爷这会儿左拥右抱的,正乐不思蜀呢!

    这段时间,因为妹妹张以菲的事情,张以白整个人也是焦头烂额。

    不过,他今天难得出来放松一下,没想到,竟然就遇到了薛瑶这个丧门星。

    “张少,你看,那不是你之前的那个女朋友吗?”

    此刻,靠在张以白怀里的那个女人,正笑得花枝乱颤呢!

    可是,张以白只是顺着那个整容女指着的方向看了一下。

    他冷哼一声,说道,“不过是一个情人罢了,说什么女朋友,那不配。”

    听到张以白这么说,那靠在他怀里的整容女,显然是笑得更加开心了。

    “张少,你这样说,人家女孩子可是会失望了。”

    也不知道是因为距离太近了,还是因为张以白说话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竟然让薛瑶和苏晴两个人听到了。

    薛瑶只觉得自己的心里一阵刺痛。

    她为了这个男人流产,甚至,医生说,她子宫壁变薄,这辈子怀孕的可能性都比较小了。

    然而,张以白这会儿却是搂着其他的女人,笑得一脸的张扬。

    那她薛瑶的付出,又算是什么呢,简直就是一种讽刺啊!

    “张以白,你……”

    薛瑶一下下冲过去,指着张以白的脸。

    她先前怎么从来都没有发现过,这男人竟然是一个那么无耻的人!

    张以白冷笑着,回答薛瑶道,“我怎么了?”

    他显然还是一副坦坦荡荡的样子,就好像自己从来都没有做错过什么。

    薛瑶只觉得,自己这几年的青春全部都喂狗了。

    她最好的青春年华,竟然浪费在这样的一个男人身上,她觉得不值得!

    苏晴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直接冲上前,挡在薛瑶的面前,斥责张以白,“你个人渣,你知不知道,瑶瑶肚子里面的孩子已经流产了,是你的情人闹到了我们美容院,瑶瑶才会流产的!”

    可是,张以白脸上的笑容却是愈加明媚了。

    “是吗?可是,那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人渣!”

    苏晴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把这个人渣给千刀万剐了才好。

    可是,张以白听到苏晴骂自己是个人渣,脸色显然也非常不好看。

    “你这个女人,狐狸精,小婊砸,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呢,张少怎么是你这个女人能骂的!”

    张以白甚至还没有说什么,他旁边的那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已经开始做不住了。

    可是,苏晴只是冷笑一声,显然并没有把这个女人放在眼里。

    “苏晴,别以为你是顾长风的女人,我就不敢动你。”

    张以白说着,竟然真的扬起手,朝着苏晴的脸,就要打下去。

    “你可以动,但是,后果也不是你能够承担得起的。”

    突然,顾长风的声音出现在众人的身后。

    而张以白伸在半空中的手,这会儿也被顾长风给一把抓住了。

    他甚至是动弹不得,更加不要说出手去打苏晴了。

    “顾长风,你做什么?”

    看到顾长风出现的时候,张以白显然有些意外。

    不过,看着顾长风的眼里,张以白心里更多的还是恐惧,这男人现在是疯了,一门心思在针对自己。

    所以,张以白现在遇到顾长风的时候,更好的选择,不是去直面他,而是躲着走。

    “张以白,你的这只手,是不想要了吧。”

    顾长风说着,一把抓住张以白的手腕,把他整个手腕都给掰了过来。

    张以白疼得整个人的脸色都变了,“顾长风,我告诉你,你不要嚣张,你……”

    可是,他还没有把话说完,顾长风便手上一用力,更加把张以白的手掰得脱臼了,只能听到骨头错位的声音。

    “啊!”

    张以白尖叫一声,因为难以忍受的疼痛,脸上的冷汗都冒了出来。

    旁边的女人立刻走上前,装出来一副关心他的样子,“张少,你没事吧?”

    可是,因为动手的人是顾长风,所以即便是张以白身边带着其他人,此刻,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出头为张以白做些什么。

    顾长风冷冷地出声命令道,“张以白,我劝你最好是带着你的人滚出这个地方,不然,我让你躺着出去!”

    张以白冷冷地睨着自己面前的顾长风,气得浑身发抖。

    “顾长风,你给我等着!”

    可是,丢下来这句狠话以后,他也只能不太甘心地离开了。

    如果继续留下来,谁知道顾长风还要怎么对付他呢。

    现在的张氏集团表面上光鲜亮丽,其实,只有张以白自己清楚,私底下,早就已经是千疮百孔了。

    所以,张氏集团现在就像是空中楼阁一样。

    尽管表面上看起来华美异常,可是,只要是稍稍一个小小的打击,便也能让这个所谓的王国付诸于一旦。

    “你怎么来了?”

    看到顾长风过来的时候,苏晴还觉得有些意外。

    可顾长风只是回答道,“这个地方太乱了,以后你一个人的时候,不许过来这样的地方。”

    难得今天苏晴竟然没有顶嘴反驳他什么,只是点点头。

    她也觉得顾长风说的有道理,今天如果不是顾长风就是过来了,只怕她和薛瑶两个人,今天就要吃亏了。

    张以白那个男人,可就是一个小人,谁知道他会不会动手打女人,那样的男人,是极度没有风度的。

    顾长风强调了一遍,“记住,没有下一次了。”

    “好,我知道了,我只是……只是担心瑶瑶。”

    苏晴说着,正打算转身找薛瑶的时候,却看到薛瑶看着酒吧入口的方向,一脸愣住的表情。

    “怎么了,瑶瑶?”

    苏晴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看着薛瑶反常的样子,心里觉得奇怪。

    薛瑶却是喃喃着,“徐慕……”

    徐慕?

    苏晴稍稍惊了一下,徐慕她不会陌生的,他们四个当初是那么要好的朋友。

    可是,徐慕回来了吗?

    苏晴顺着薛瑶看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到了站在酒吧入口处的徐慕。

    徐慕真的从澳洲回来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