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2章 黑暗曙光
    数十分钟后,方彦的便宜老爹鲁道夫领着一名白衣医生去而复返,而他也就像是一只任人摆布的小白鼠般,在后者所带来的众多医疗器械面前进行了一番全方位的体检。最终的检查结果令鲁道夫大为喜悦,因高致病性流感所引发的种种症状均已在自己的爱子身上消退殆尽;方彦只需再静养数日、将大病初愈的虚弱身体调理过来之后,便可彻底恢复正常的行动。

    “之后的一整个冬天,你都不要再出家门了。”待到医生离开之后,鲁道夫语气郑重的向方彦叮嘱道,“现在外面到处都是西班牙流感的患病者,各公共场所也已经全面关停,无论如何,你都不能再到外面去呼吸那漂浮着致命病毒的危险空气。此外,现在整个汉堡的局势也变得十分混乱,到处都是持枪的工人和军警在相互对峙,如果你贸然出门,自身的安全也很难得到有效的保证。”

    “父……亲,今天已经是11月的第几日,在我昏迷期间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么?”方彦嘴唇翕动,用这个身体的稚嫩嗓音说出了自穿越之后的第一句话语。他已经决心要融入这个全新的身份和世界当中,而了解到当前的现状便是自己当务之急;这幅身体的记忆只停留在国内革命爆发的11月伊始,在此之后的情况,他便也只能通过眼前的便宜老爹来得到一个全面的认知。

    听得方彦的问询,鲁道夫的眼中流露出一丝复杂之色,似迟疑、似痛苦、似愤怒、又似难以遏止的巨大哀恸;沉默半晌之后,方才用沉重的声音缓缓开口道:“本来你还处在疗养期间,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不应该告诉你的。但这既然是属于整个德意志民族的空前悲剧,我也就没有必要再对你有什么隐瞒了。”

    鲁道夫深深吸了一口气,道:“今天是11月11日,因基尔水兵叛乱所引发的全国性暴动的第14天。由工人和市民组成的苏维埃(议会)席卷了大半个德意志,我们所在的汉堡市也未能幸免;由于全国的局势已经失控,威廉陛下不得不在前天顺应那帮革命党人的要求宣布退位,国家权力落在了以社会民主党主席艾伯特为首的一个联合代表团手里。而就在今日,新政府向协约国发出了全面投降的声明,我们输掉了这场持续了52个月之久的世界大战。”

    看到方彦那骤然变色的脸颜,鲁道夫虽然心中笼罩着沉重的阴霾,但仍是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出言安慰道:“不过,你也不用太过担心了。德意志并非是因为失败而要求停战:事实上,现在我们仍旧有超过800万军队,全国90%以上的企业都在为战争服务;西边的各条战线也都处在协约国的土地上,而且其防线比起1916年还要更加坚固。再考虑到我们在东线战胜了俄国人,控制了130多万平方公里领土和4000余万人口,德意志完全有理由能得到协约国集团的宽大和尊重。美国人提出的《十四点和平原则》中也全然没有要德意志割地赔款的条件,我们还是能以一个相对体面的情况结束这场战争。”

    方彦嘴角牵起一丝苦笑,心中对当前的局面已然历历明了。现在的形势正与历史位面一般无二,延续了500余年的霍亨索伦王朝终于在这场大战末期走到了它的尽头。然而令包括那些一手推翻帝制在内的德国各方势力都万万没想到的是,协约国集团给予自己的并非是意想当中的宽容,而是敲骨吸髓般的空前压迫。

    “今天时候不早了,你先早些休息吧。”感受到房间中的气氛有些沉重,鲁道夫率先结束了话题说道。不管怎样,眼前的幼子毕竟还只是一个10岁半的孩童,自己不应该让他这么早就背负起这份重逾千斤的民族担责。他在方彦的额头上亲吻了一记,随即起身走出了房间;而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一片浓重的乌云已经从东方天际层层涌至,将天空的那轮明月掩藏在了深沉的黑暗之中。

    1918年的第一场冬雪,就这么在夜色里悄然降临在了汉堡的上空。

    晨光熹微,钟声悠鸣。方彦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已经在沉眠中度过了穿越之后的第一个晚上。他心中微动,从温暖柔软的衾被中起身坐起,看到这间陌生而又熟悉的起居卧室,一个前所未有的清晰念头在他心底浮现而出:从此往后,他便要彻底告别昔日的自己,转而以新的身份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

    经过一夜的休息,方彦感觉这具身体的力气恢复了许多,虽然远没有达到病体痊愈之后的气血充沛的程度,但正常的行走活动却是完全无碍了。他很快就将旁边那几件明显就是小孩子的衣物在自己身上穿戴整齐,并缓步走下了床沿。看到眼前那明显都高了一大截的家具物品,方言嘴角不禁露出了些许苦笑:自己这副孩童之身充其量不过150cm,视线高度比穿越前矮了一个半头有余。窥镜自顾,镜中的那人和前世这个年龄段的自己有着六七分的脸孔相似,只是五官更加俊秀精致,而眼瞳和发色也都转为了标准日耳曼式的湛蓝与亮金色。当他露出微笑之时,便宛若云开雪霁,让方彦这个主宰身体的魂灵都忍不住生出了由衷的赞誉。

    推开房门,寒意扑面,一个开阔纵横的宽大庭院陡然扑入了方彦的眼帘。石径蜿蜒,松柏傲立,远处的巴洛克式房屋穹顶和四周围栏上积了一层薄薄的冰雪;在晨曦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说不出的秀美壮丽。几名精神奕奕的佣人正在庭院里打扫积雪,看到方彦推门走出,无不停下手中的活计与他微笑着招呼见礼。

    “原来资本家都过的是这种奢侈挥霍的腐朽生活,这种感觉真是……太令人向往了。”方彦凭借这具身体的记忆与面前数人一一回应,心中忍不住暗自感叹道。抛开这座位于城市腹心地区的别墅型住所不提,光是在战争末期仍能保有一支十几人的佣人部队,便足以令人感到咋舌惊异了。要知道,在经历了长达四年的海上封锁之后,当前德国国内的物资供应已经变得极度匮乏;前线的军官们尚且因得不到足够的食物而半饥不饱,国内民众的生计便更加可想而知。若非如此,德意志帝国也不会在基尔水兵爆发起义之后的短短12天内便轰然崩溃。而在当前,这个富贾家族的生活却仿佛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通过地下黑市的交易,其仍是能够获得维持正常运转所需的一切必要物品!

    很快,方彦的念想就得到了完整的证实。一名厨师给他送来了精致的早餐:醇香温热的牛奶、松软金黄的面包、甚至还有鲜红翻卷的香肠,无论是品质还是总量都没有丝毫的折扣。方彦甚至猜测,即便是前线军队中将官级别的要员,其所获得的待遇也不会比自己更加优越了。而在用完早餐之后,自己的便宜老爹又领了一名蓄着山羊胡须的老者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方彦一番打听后才得知,眼前这为名叫林茨的老人竟是从巴伐利亚王宫里退休下来的教师。由于各处学校都已经因蔓延肆虐的西班牙大流感而宣告停课,鲁道夫便花了大价钱将闲居在汉堡的老林茨雇佣,以便在流感平息前的这段时间里为方彦传道授业。

    看着自己便宜老爹那张满是期待和关怀的脸,方彦心中又是感动又是震异,生平第一次间,他领略到了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的核心真谛。忽然,他的心中泛起一个念头:难道上帝令自己魂穿到这个富贾之家,正是为了让其所拥有的财富、在自己的改天换命之路上提供不可或缺的强劲助力么?自己不用经历地狱难度的首轮磨炼,就已经坐拥一个强力的家族背景和丰厚的第一桶金,而这无疑是在那条原本漫长曲折、而又荆棘丛生的艰难道路上架起了一段直通快线,将整个过程都有了决定性的大幅缩减!

    片刻之间,笼罩在穿越之后的方彦心中的所有阴霾尽数散去,而他也在乐观喜悦的态度中,对未来自己所将要做的一切都充满了信心。如果说昨天他还只是将改变这个民族的命运停留在想象当中的话,那么现在则完全具备了付诸实际的本钱;方彦已经决定要为自己将来的行动拟定一个详细的步骤,以便能够最终实现自己心中那久久遐思的那个幻梦。

    白雪飞扬,朔风吹舞,然而在侧厅的书房内却是炉火窜动,暖意融融。11月初冬所发生在布罗姆家的这一幕,似乎和当前德国的形势如出一辙:虽然当前是一片肃杀森冷的严酷寒冬,但在这一严峻的季节之后,迎来的却是希望和胜利的春日火红。

    新书上传期间,非常需要大家的支持,求收藏,求点击,求推荐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