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8章 展开的骗局
    星辉闪烁,月华如水,简短而温馨的生日晚宴结束之后,满脸喜色的鲁道夫也向方彦讲述起了其弟瓦尔特在最近这大半年里的闯荡经历。

    1919年8月初,瓦尔特起身前往奥地利;他的新身份是从阿尔卑斯前线复员的一名陆军上等兵,而在此之前则是一名在城镇银行工作的普通职员。之所以要为他安排这样一个身份,是因为曾经的奥匈帝国已经分崩离析,而这片土地正在民族自决的狂热浪潮中变得空前动荡和混乱,民事行政从1918年11月起就处于接近瘫痪的状态。在这种情况下,伪造一个人的档案履历便变得再简单不过;即便是日后有人真的追查起来,经历了改天换地的巨变的中欧也早已将相关的蛛丝马迹尽皆抹去,可以说是死无对证,而这也无疑为他提供了绝好的掩护。

    就这样,化名为亨利的瓦尔特在奥地利呆了近一个月,而后便买了一张从普拉到纽约的船票远赴北美了。这个时代的灯塔国还远没有后世那么严格的移民管理措施,一把尚未明显贬值的奥地利克朗往美国移民局的手里一塞,登时就让瓦尔特获得了合法进入北美的正式准许函。当瓦尔特在北美登陆之后,他首先便是根据事先的谋划建立起从北美到德国的资金转移链。在这项关键性的行动中,他和远在大洋彼岸的鲁道夫都颇费了一番周章,经过三个多月的艰难运筹之后,才分别在巴西和瑞典两国发展起了由鲁道夫所间接掌控的两条暗线。而为了达成这一点,布罗姆-福斯船厂在战后转运出来的那些家底又都被挥霍了个精光,甚至还欠了银行大笔的债务。听到这里,方彦忍不住暗自揣测,当事情的难度和曲折性变得远超先前预期的时候,鲁道夫估计对他这个直接导致了瓦尔特远赴北美的始作俑者是爱恨交织,对当初投入这番行动的决定连肠子都悔青了吧?

    果然,坐在他面前的鲁道夫轻轻咳嗽了一声,道:“实话对你说,在去年冬天的时候,我对瓦尔特在北美的冒险是极为后悔的。为了能在不为人知的情况下掌控几个能够向船厂输血的国外企业,我在精力和财力方面都投入了海量的心血,以至于船厂的经营受到了严重的影响,险些就要有支撑不住之虞。如果瓦尔特在北美的行动失败了,我就只能向魏玛政府提出破产申请,将我手中所握有的船厂股份向政府全部抛出。然而幸运的是,从今年入春开始,我们所做的这一切终于有了相应的回报,而这也让船厂得以从崩溃的边缘重新被挽救了回来。”当下他便把最近这几个月的转运情况向方彦微笑道来。

    在前期的准备工作均已就绪之后,瓦尔特也终于开始了他复制金字塔骗局的对美复仇之路。之所以说他的行动是复制,是因为创造这个金字塔骗局的老祖宗——意大利人查尔斯·庞兹——此刻也正在美国波士顿进行他的金融骗术。他以一个完全子虚乌有的项目来作为招牌,承诺能在45天内给予投资者50%的超级丰厚报酬;人傻钱多的美国人纷纷在这一致命吸引下趋之若鹜,甚至一些人将他视为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那样“发现了钱”的天赐财神。仅仅半年间,便有近两万名波士顿市民投身其中,涉案总金额超过700万美元;1920年的700万美元是个什么概念呢,再翻一倍就能为海军建造一艘3.2万吨级的顶级战列舰了!

    虽然庞兹是这种经典骗术的开山之祖,但在具体的细则上却仍旧显得十分稚嫩:他所向大众承诺的投资回报简直高的吓人,而这显然不是一个成熟的金字塔骗局所应当具备的素质。相比之下,后世用同样的原理进行集资的麦道夫便要高明太多:他对投资者开出的每年8%~12%的回报属于相对偏高、但却仍旧处于有可能实现的范畴之内的合理利率。而如此所带来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庞兹的骗术仅仅维持了一年便宣告破产,麦道夫的基金却在华尔街屹立8年不倒,总融资金额也高达500亿美元之巨;如果不是那场金融危机使得大量投资者都要求临时提款变现;麦道夫的骗局也还会继续存在下去。

    在综合了历史上的诸多经验之后,方彦在瓦尔特临行之前所向他兜售的,便无疑是最为成熟的细水长流式的做法了。除了向“投资者”赋予并不过分偏高的合理回报率之外,瓦尔特还可以将所筹集到的部分资金真正投入股市,从而在当前这波牛市中进一步扩充他手中所能掌控的财富。由于战后美国的工业需求较战争时期大为疲软,或多或少都在欧战中获利的企业家和普通民众失去了投资的地方;在这种情况下,大量的闲散资金随即涌入证券市场,而这也直接促使了美国股市在整个20世纪20年代的一路疯涨。除了极个别的情况之外,在这一期间进入美国股市都可以说是稳赚不赔,如此时代良机显然不应该被错过。

    尽管瓦尔特的基金没有庞兹那般骇人听闻的超高回馈,其在之前的名不见经传也加深了投资者对他的信用疑虑;但凭借着比常规投资高出2~4个百分点的诱人收益,仍是吸引了相当一部分客户将钱款投入其中。这场全新的金融运作也由此拉开了序幕。凭借着后续投资者所投入的本金,瓦尔特轻而易举的就为先投资的人付足了曾向他们承诺的高利回报;而在这些前期吃蟹者的现身说法之下,人们对瓦尔特基金的信用忧虑也随之大幅降低,从最初的怀疑逡巡很快转变成了激动惊喜。被发财**驱使的美国人纷纷追风跟进,大量资金如潮水一般涌入了瓦尔特的基金账户,而“亨利·科尔”的名字也开始在当地逐渐传扬开来,人们都知道把钱投进他的项目能获得比一般的投资获得更加丰厚的回报。

    “这三个月来,我已经通过设在巴西和瑞典的两处楔子接收了由瓦尔特转来的超过20万美元资金。他在信中向我保证,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骗局还能吸引更多的人投资其中,从而向我们提供更多的经济支援。”鲁道夫轻声开口,脸上有掩饰不住的欣喜之色,“即便是现在的获利速度,就已经接近了战前造船厂全面开工时的水平,这无疑是一个令人极其难以置信的成就!”

    方彦展颜微笑道:“那我就要恭喜父亲了。有了这些资金的注入,我们的船厂不仅能够在战后的德意志生存下来,更能在业界领域更进一步;在去年的凡尔赛和平协定签署之后,不仅是我们布罗姆-福斯,国内其他的各家主要造船厂也都遭到了协约国强盗的疯狂洗劫,此刻无不处在濒临破产的半崩溃状态。因此,我们只需用远低于从前的极小投入,就能将这些陷入严重资金危机的企业收入布罗姆家族的麾下,假以时日,我们会成为第二个克虏伯集团也犹未可知!”

    鲁道夫深深看了面前的方彦一眼,灰蓝色的眼眸中似乎有点点复杂的神采一闪而过;他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一点也不错。瓦尔特在北美的成功已经远远超出了我最初的预期,这些资金对于今天的船厂和家族而言再重要不过了。下一步,我就准备收购基尔和威悉两家造船厂的股份,将这两家企业纳入到我们的名下;如果可能的话,由克虏伯控股的日耳曼尼亚、和属于政府的威廉造船厂也在我的目标之中。它们的底蕴实力虽然比布罗姆-福斯更加雄厚,但现在糟糕的国内形势却是极大的困扰了它们的发展,而这也是我实施同行兼并的大好机会。”

    看到方彦那张满是喜色的稚嫩容颜,鲁道夫似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他顿了顿,而后道:“船厂现在的情况已经是近三年以来最理想的局面了。倒是你,约纳斯,你也应该好好考虑一下自己未来的发展。我听照顾你的菲尼克斯说,你的课余时间几乎都是在图书馆里度过,甚至还会专程去城内的高校里借来一些关于海军方面的书籍,可是这样?”

    方彦脸上的笑容微微收敛,点头道:“的确是这样。我在学校的图书馆中发现了许多我所感兴趣的东西,于是就常常流连其间了。虽然这不可避免的会使我在学业上分心他顾,但我却并没有荒废自己的主业;这里的所有情况,菲利克斯叔叔不都全部告诉你了么?”

    鲁道夫长呼了一口气,道:“你现在既然坚持你的梦想,我也不会强行干涉。不过当你长大之后,我希望你能够重新审视自己在未来的发展道路。”

    求大家在本书主页面轻戳一下“加入书架”和“投推荐票”吧,作者拜谢大家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