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13章 意大利政客
    有钱能使鬼推磨,老板收了“重金”,服务质量果然周到之至,方彦只等了一小会儿,他所点的几样餐品就都被端上了桌。咖啡醇厚,热汤鲜香,大块的牛肉卷松软滑嫩,在面包片的裹卷下令人食指大动。腹中饥饿的方彦暂时放下了他心中的忧国之虑,开始着手消灭眼前的食物。正如老板向他保证的那样,这家店的东西果然品质过硬,如果不是要维持自己的匀称体型,方彦甚至想要放开限制、尽情满足自己那许久都没有追逐过的口腹之欲。

    饱餐一顿之后,方彦并没有就此离开,他再度翻开了自己所携带的那本书册,开始在座位上细细阅读起来。实际上,极为节约时间的他今天之所以会一反常态的进入咖啡馆,其目的便是为了在这家高档会所内纳凉避暑:由于有冰块降温,这家店内的温度无疑比学校图书馆和自己的出租屋凉快了太多,而这也会让他在炎热的盛夏里继续保持高效的研习效率。

    过不多时,店内的几桌客人都陆续结账走人了,只剩下方彦一个人还静静坐在原位手不释卷,并不时在稿纸上进行繁复的演算。眼见方彦浑然没有起身离开的意思,老板科林在耸了耸肩之后便也由他去了,反正现在也没有其他的客人来坐那个上佳的位置,况且方彦所预付的钱也足够让他在这里再吃一顿晚餐。在将店里的各商品标价又提升了15%、并将今天营业所得的马克在市场上全部花光之后,返回咖啡厅的科林看了看那名仍在聚精会神的专注于书册的俊美少年,心中忽然萌生出了一个让对方给自己的咖啡馆拍一张广告明信片的想法。

    夏蝉嘶鸣,钟摆滴答,眼见天空中风云变幻,阳光暗淡,已是渐渐临近了傍晚时分。精致的玻璃大门被推开,咖啡馆中又是走进了两名客人。当前一人莫约四十来岁,眉目细致儒雅,举手投足间流露出一股自信从容的气韵,竟令常人产生出了一种不敢逼视的敬畏感觉。在他身后,跟着的则是一个极为秀美娇俏的小女孩:亮金色的秀发束成了元气十足的双马尾,翠绿色的明眸宛若深潭秋水一般澄澈纯净。尽管方彦对这种十二三岁的萝莉片子并不感兴趣,但少女那扑面而来的青春和亮丽,仍是忍不住让他在心中萌生出了由衷的赞誉。

    那四十余岁的中年男子转头四顾,当看到方彦时有点点的惊讶之色从眼中流露,他似是没有想到在当前形势下的德国,竟然还会有一名少年单独坐在这家高档咖啡馆内。那中年男子在点完咖啡之后,随即便向方彦所坐的位置走了过来;合上书册的方彦看着逐步走近的中年男子,瞳孔忽的微微一缩,因为他发现来者虽然气度不凡,但脸部棱角却并没有如典型日耳曼人那样的锋利和肃然。

    “这位先生,您是要坐我这个位置么?”方彦语气平静地开口,身体缓缓从柔软舒适的沙发上站了起来。他所在的这个座位装饰雅致,视野开阔,当是这家咖啡馆内最理想的座位。他瞄了一眼正用好奇的目光看向自己的金钗少女,随即再度对中年男子说道:“我现在并没有点餐,如果您要坐的话,这就请吧。”

    那中年男子上下打量了方彦片刻,忽地微微一笑,伸手挡住了方彦起身离开的脚步,道:“这位小兄弟,您不需要这么快就离开的。说起来还是我冒昧打扰了您在这个位置上的工作。我看小兄弟颇为顺眼,不如我请你喝一杯咖啡如何?”

    听得中年男子那语调奇异的德语,方彦更可以断定他并非是德意志人了。经过近5年的穿越生活,方彦同样在社会人文领域积累了丰富的认知;这名中年男子的腔调似属于南欧语系,而在那众多的语言当中遍及范围最广、使用人数最多的便无疑是意大利语了。心念微动的方彦收回了刚迈出半步的颀长大腿,脸上流露出诚挚得体的笑容,道:“承蒙先生如此青睐于我,小生不胜荣幸。既然如此,那就请来一份意式的卡布奇诺,正好我也能与先生探讨一番意大利美食的制作。”

    中年男子眼中倏然异色闪动,沉默片刻之后,方才轻声开口道:“小兄弟真是心思缜密。仅凭一句话语,您竟然就能够观察出我的国籍。不过我有一事不明,既然您已经知道了我是意大利人,为什么还要接受我的邀请呢?”

    方彦脸上的笑容逐渐淡去,然而语气却仍旧保持着最初的平和之意:“导致德意志帝国战败的罪魁祸首,是英法美三个主要协约国强盗、以及那些从背后捅了德意志一刀的十一月罪徒;相较之下,主要在阿尔卑斯山区作战的贵国,所对战争结局起到的作用就要小上太多了。因此,只要是稍有理性的德国人,都不会对贵国以及贵国民众产生出多么切齿的恨怒。”

    方彦凝视着面前男子的双眼,再度开口道:“更何况在战争结束之后的今天,德意两国在很多领域都可以展开合作。因为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贵国也同样是被英法排斥在了凡尔赛体系之外的弃儿:在刚刚过去的世界大战中,贵国共付出了70万名士兵死亡的惨重代价,阵亡率甚至超过了在西线血战4年的英国,然而,贵国却全然没有得到英法的尊重,在凡尔赛和约的商议会场上只能像一个木偶般听凭英法的摆弄。对于这两个卑劣无耻的老强盗,贵国政府和人民也应该都是心怀不满甚至是憎恨的吧?既然如此,德意两国就有了相互合作的基础。我们和苏俄这个**人建立的国家都能够一笑泯恩仇,为什么还会对贵国怒目相视呢?”

    中年男子死死盯着方彦清亮的双瞳,仿佛不从其中读出什么信息誓不罢休;在他的灼灼注视下,方彦没有任何异常的反应,仍是用微笑的脸容平静相对。过了好一会儿,中年男子才渐渐收回了自己那略带凌厉的审视目光,道:“小兄弟果然见识过人。”他的神情从最初的随意转为了郑重,道:“不知小兄弟叫什么名字,家里长辈是德国的哪一位容克贵侯或是大族巨头?”

    方彦呼了一口气,对面前之人有此一问并不感到意外,毕竟能在当下的德国进入这家高档咖啡厅里消费的人,几乎也不可能是那些已经在通货膨胀中破产的普通民众了。他微微一笑,道:“小生约纳斯,是布罗姆-福斯船厂主鲁道夫之子。先生也应该不是一名普通的意大利人吧?”

    “约纳斯,布罗姆-福斯造船厂么……”中年男子喃喃念叨了一句,似乎若有所思。片刻之后,他点了点头,再度开口说道,“我叫科斯塔佐·齐亚诺,是意大利王国的海军部副部长。正如约纳斯小兄弟您刚才分析的那样,此番我前来柏林,也正是代表新组建的意大利政府来同贵国加深交流与合作,同时调解当前正在鲁尔发生的严重危机。虽然您可能会对我这番话语的真实性产生疑虑,但我可以认真的告诉您,我所说的全部都是实情。”

    “科斯塔佐·齐亚诺?”方彦心中微微一动,觉得这个名字好生熟悉,忽然间他脑中灵光闪现,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在刚刚过去不久的1922年末,位于欧洲南部的意大利发生了一件具有历史性意义的事件:由贝尼托·墨索里尼领导的意大利法西斯党在国会选举中未能得到足够多的选票,无法取得政权,墨索里尼遂在10月28日召集了3万名支持者进入罗马,实施武装夺权。由于意大利国民普遍不满现政府在战后几年内所表现出无能和孱弱,国王和军队也不愿意看到一场内战就此爆发,在经过一番紧急的磋商之后,居然就真的让时年还不满40岁的墨索里尼当了首相。这名铁匠的儿子、在世界大战结束时还只是一名默默无闻的报社记者的普通草根,此时已经将首相、外交大臣、和内务大臣三个核心职务集于一身,其从土鸡摇身一变成为凤凰的经历,让每一个人都为之瞠目结舌!

    不过,由于墨索里尼的蹿升速度实在太快,其根基的薄弱便也可想而知了。为了巩固这个靠武装政变得来的权力,墨索里尼必须竭力丰满自己的羽翼。而此刻出现在方彦面前的老齐亚诺,便是这名意大利独裁者最需要重用的一个人物。早在墨索里尼还是个愣头青年的时候,贵族出身的老齐亚诺就因为理想一致而与他结成了死党挚友,而那场让墨索里尼得以执掌大权的“进军罗马”行动,也是由老齐亚诺所一手策划的。在这种关系之下,墨索里尼又怎会不将后者倚为自己的臂膀股肱?尽管由于要平衡各方势力的考虑,使得老齐亚诺在新政府中暂时还只能当一个副部长,但墨索里尼对他的信任却已是无人能出其右。

    求收藏,求推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