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16章 改变的开始
    夏夜的微风拂过柏林城中的楼房街巷,在燥热当中带来了一丝难得的清凉。

    方彦缓缓推开了书房的窗户,从高处俯瞰这座逐渐进入沉眠的城市,明朗的月光下,灯火微弱,长街清幽,寥寥几家商铺如同黑暗天穹中的星辰一般孤寂的开放着,在周围一片静谧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凄清而萧瑟。随着鲁尔危机的持续发酵,德国民众的生活早已在毁灭性的通货膨胀中变得举步维艰;即便是柏林这座德意志的首都,也同样在这一遍及全国的浪潮侵袭下陷入了极度萧条的冰封。

    这就是这个在十年前仍旧是世界双子星之一的德意志的腹心景象么?

    微凉的夜风拂过方彦的面庞和发梢,隐藏在窗户后面的修长手掌已经紧握成拳头;一团痛楚和不甘的火焰在他的心底熊熊燃烧,以至于让方彦的心中都出现了隐隐的抽搐感觉。四十年奋斗归为泡影,两代人心血付诸东流。尽管他并非是这片土地上养育的灵魂,但经过近5年的融入相处之后,他仍是清晰感受到了这份流转于这个国度中的刻骨铭心的锥心剧痛。此刻,它的西方领土和人民还在战胜国粗暴的践踏蹂躏之下痛苦挣扎,不知有多少德意志人民辛劳创造出的文明财富,被那个在世界各地都劫掠成性的野蛮强盗给鲸吞夺去!

    方彦深深吸了一口气,明亮的眼眸中所流露出的满是毅然与坚定之意。现在有能力改变这一切的,就只有身为穿越者的自己——那名奥地利下士虽然有着如神魔一般的天纵之才,但他却因为身在其中的时代限制、而不可能把握得住在美苏英三国压制之下的一丝生机。相比这份舍我其谁的责任和使命,那始终就在方彦身边触手可及的轻软富丽的生活已经完全不具备诱惑力了;即便是要面对再多的困难,他也将迎头而上、将面前的拦阻统统击得粉碎!

    一念至此,方彦的精神也倏地变得振奋起来。他从窗外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转身走到书桌前安静的坐下。位于他右手边的木质书架上,此刻正排满了三层共计近百本各种书册,而当中的绝大部分都有着明显的页边折角,显然是被书的主人不知多少次翻阅过了。见到这幅熟悉的景象,方彦的嘴角也忍不住浮现出了些许感慨而自信的笑容。在过去的4年时间里,为了提升自己专业素养的方彦没有一丝的懈怠,而这些关于机械装备和船舶构造的书册就如同最忠实的老友一般,陪他度过了上千个苍穹如墨的萧瑟夜晚,让他的灵魂得到不断的充实和发展。

    不过这一次,方彦却是没有再从书架上取出自己所需要观阅的图书。他从抽屉里取出一张绘图白纸平摊在桌面上,而后拿出了装有尺笔圆规等工程制图所需器械的匣盒。片刻之后,他竟如同一名真正的设计师开始在那张偌大的白纸上忙碌描绘;而随着墙上挂钟的不断摆动,一艘修长威武的战舰已然被他勾勒了出来。

    几个小时前,方彦在墨索里尼的密友老齐亚诺面前夸下了海口,称自己所属的船厂已经在舰船设计上取得了决定性突破,足可在同吨位的框架下实现对其他竞争者的压倒性优势。凭借着布罗姆-福斯的名头,他已经成功的吸引住了老齐亚诺的关注,如果不出意外,对方必然会在不久之后与自己船厂展开接触。

    然而,布罗姆-福斯的设计师们,却并没有方彦向老齐亚诺保证的那般实力。虽然这个位面的船厂在来自北美资金的援助下保留了全部的技术班底,甚至在企业兼并的过程中将其他船厂的人才也收入麾下,但这也只是成功延续了战时正常的发展脉络,却并未取得什么决定性的突破。实际上,德国造舰设计师的主流意识在战争后期就已经落后于时代:无论是美国那一票采用重点防护装甲盒设计的铁乌龟,还是英国在胡德号上采用的倾斜主装甲,都比在炮弹穿甲能力已经大幅提升的当前、仍旧抱着前无畏时代的全面防护体系不放的德国同行高太多了。如果让这帮家伙去为意大利人设计战舰,根本不可能会被后者看得上眼,而方彦的全盘计划也将因此落空,并直接影响到未来的地中海和整个全局的作战局面!

    因此,方彦也完全没有想要指望自家船厂的那帮设计师了。从他在老齐亚诺面前许下承诺的那一刻起,他就决定要靠自己来完成方案的制定。经过4年的努力,方彦已经在舰船设计领域积累了极为丰厚的知识,即便是现在让他进入船厂的设计部门担任要职,所欠缺的也只是一些工艺细节上的经验。此刻绘制一幅设计总图,对现在的方彦而言已经没有任何的难度,他只需要将自己那份来自于后世的设计理念表达而出即可。至于具体到每一个舱室的细则建造图纸,自然会有负责这一块的专业人员来补充完成。

    由于担心老齐亚诺会在近期之内就找上门来,方彦的整个方案制定过程没有丝毫的拖沓和松懈:核心舱舱室划分、战舰重量分配、装甲核算、航速预估……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就连方彦自己都为自己的厚积薄发而感到有些难以置信的惊喜。到次日上午,他便将连同绘图在内的主要工作全部完成,虽然细节上仍旧存在相当多需要考证的地方,但至关重要的核心精义却已经是历历在目。

    “呼。”方彦长舒一口气,活动了一下自己已经有些僵硬的肢体关节。连续几个小时的绘图工作让他的精神和身体都变得疲惫起来,然而心中的那股基于成就感的喜悦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他将桌上的这张图纸卷好收入盒中,推门走出了自己的房间;面对客厅里正在打扫清洁的老侍者,方彦微微一笑道:“菲尼克斯伯伯,我现在要回汉堡一趟,用不了几天就会回来。麻烦你在电话里对父亲说一声,请他今天下午在船厂里多呆上一段时间。”

    “我明白了。小约纳斯你在路上要一路当心。”菲尼克斯慈和平静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方彦点了点头,随即离开了这间出租屋。站在阳光明媚但却行人稀少的街道上仰头眺望,柏林火车站的那幢高大建筑已经映入了他的目中。

    尽管现在整个德国都深受马克崩溃的浩劫所苦,国民经济已经陷入崩溃的境地;但从柏林到汉堡的城际列车,却还是在井然有序的开行。除了流淌在这个民族血液中的严谨守时的品质之外,更重要的原因还是汉堡作为德国海外贸易的最主要窗口,每天都有大量的货物需要吞吐,因此其与首都柏林的联系便也不可能变得多么微弱了。仅过了十几分钟,方彦就坐在了一节车厢的靠窗位置上,伴随着蒸汽机头的呼啸嘶鸣,据此260公里的汉堡港也只是不到一个下午的旅途了。

    暮日熔金之时,汉堡火车站的熟悉景象便已出现在了他的眼前。无数饥肠辘辘、只为挣得一顿晚餐的车夫小工早已将出站口两旁围聚得水泄不通,眼见一批旅人从站内走出,登时便将饱含渴盼和急切的目光投在了他们的身上。见到这简直是十个饥瘦僧人围着一名穷苦农夫化缘的场景,方彦在黯然苦涩之余,心中的意念又坚定了几分;他抱紧了怀中装有图纸的木盒,登上一辆人力车朝着位于易北河畔的船厂直线而去。

    彤云飘散,晚霞如血,碧波荡漾的易北河畔,一片雄伟连绵的造船基地沐浴在灿烂的落日余晖里,显得格外壮丽而耀眼。此时正值布罗姆-福斯造船厂的下工时分,坐在人力车上的方彦清晰地看到一大片黑压压的人群正如同万马奔腾一般从大门口冲出;他们无一例外的都背着一个鼓鼓的麻布口袋,其风驰电掣的奔跑速度不禁让人联想到了奥运会中的百米竞赛。过不多时,位于一街之外的那家大型粮品店就被这些工人们围得水泄不通,其景象仿佛1918年11月的革命再临;在喧闹了一阵之后,便开始有人提着小袋的土豆、面粉等食物从人群中钻出,而他们那个原本鼓胀的麻布口袋已经完全干瘪了下去。

    时至今日,德国的所有工厂企业都已经实施了日薪制,有的甚至每天要发两次工资;因为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工人们在月初领到的薪水,到了月底就会只买得起面包渣。而在他们的家中,哪一个不是有三五个讨债鬼正嗷嗷待哺?实际上,为了能抢在商店涨价前购买日用品,他们每天领到薪资后也必然是全速直奔商店而去;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早已成为了不折不扣的“时”光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